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95%那玛峰
95%那玛峰 (2017.8.1)  /343
从草科进山,在向着那玛峰行进的途中,最引入注目的是那些血红的蔷薇,或者干脆叫玫瑰。先是看见路面飘零的花瓣,抬头偶尔可见枝头的残苞;然后有那么两三丛隐藏在树冠之后,犹抱琵琶半遮面。待到接近巴望海,她们终于大方的绽放在路边枝头,那么强烈又浓郁的色彩……
雪国蓥华
雪国蓥华 (2017.1.7)  /313
下午3点,独自走在蓥华山的茫茫雪原中,我确信已经再遇不到下山的队伍,和那群迟疑着不敢上山的人。空气阴翳,漫天大雾,四周树丛和小路上的雪越来越厚,也把小路逼压得越来越窄。不断有树枝横在路上,低头钻过去了,背包却被卡着,同时雪块也不断抖落进领口……
半脊之巅
半脊之巅 (2016.9.8)  /209
也许是以前那个年代?名山五岳常有这种爬法,凌晨出发,登顶观日出,然后白天下山。虽似乎曾有耳闻,但却真未想到,我的第一次雪山攀登,也是这种行程!
半脊峰,5k级初级技术型山峰,半自助登山,3天日程,一个紧凑的坑!3500米的起点,背上全部露营装备,技术装备,四五十斤吧,爬升至4400米c1营地……
寂寞佛静山
寂寞佛静山 (2016.4.4)  /214
脚下是条泥泞的山脊,黑色的腐土肥沃而滋润,踩下去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快陷到了脚脖子。四周是茂密的杜鹃树林,虬枝盘曲,青苔批覆。时间尚早,一点杜鹃花苞都还看不见;但最恼人的是她们野蛮生长,毫不讲规矩,让我的登山背包举步维艰,有时不得不跪在地上爬过去。手压在青苔上,那些黄绿色青苔,单个看都像一朵脆弱精致的花,但它们紧密排列成一个整体……
嵩山穿越
嵩山穿越 (2016.1.19)  /374
随着小狗子的茁壮成长,中断了三年的元旦登高之旅再次提上日程。然而皖南浙北都已跑遍,去哪呢?无意中瞄到嵩山。有现成轨迹参考,少室太室穿越,20公里出头,爬升不到2000,最高峰1500左右。简单,一天足矣,轻装,腐败游。
700公里自驾长驱登封。次日,新年的朝阳将少室突兀的石壁映得火焰般的鲜红……
九峰山之旅
九峰山之旅 (2015.7.14)  /199
今年第二次成都差旅,周末只身攀登今年第二座三千米高峰:九峰山。
还是感概一下,成都离大山太近了。七点半出门,沿途顺路早饭,到九峰山村停好车还不到十点半。山脚海拔1200米,有不少农家乐,盛开的芍药花朵硕大而娇艳。半小时后走到山脚第一座寺庙,海会堂,正殿已经休憩一新,但衰败的后门和“九峰奇景”的牌坊仍然提示着尚不久远的劫难……
牛背山旅行
牛背山旅行 (2015.4.8)  /177
离川二十年,从前闻所未闻的牛背山,现今已成为旅游热地。
离川二十年,当年青涩懵懂的毛头小伙,已在岁月蹉跎中变成废柴大叔。
是牛背山,让三杆老枪又走到了一起。伙同两名昔日高中校运会运动健将,我们从五湖四海汇聚成都,然后出发!
天目山穿越
天目山穿越 (2014.7.17)  /191
回想龙王山到西天目的穿越,印象最深的还是雨夜中的那段行程。连开车带攀爬也罢,负重20+kg也罢,长潭村到龙王山顶,5公里山路海拔上升1200多米,竟花了我们6个小时。海拔1588米的龙王山是天目山主峰,登顶时天刚黑尽,最后一小时全是走在暴雨中。雨水顺着裤腿汩汩而下,高帮Gotex也完全抵不住这般侵袭……
骑行华东屋脊
骑行华东屋脊 (2013.10.12)  /214
从山脚到垭口桐木关有20公里长坡,公路顺滑,蜿蜒流畅,竹木苍翠,空气幽香。峡谷两边都是高山,朝阳努力往上爬呀爬,却一直没能照进来。只在西坑村,透过连山的豁口,阳光斜射上公路,像一把刺穿透明而清凉的空气的剑,金光耀眼。到山顶还有多远?我问路边的村民。她嘟嘟囔囔的回答我,还有十五华里呢……
七百弄与东巴凤
七百弄与东巴凤 (2013.6.23)  /340
2013-6-10 只身上路
第二次来到南宁,同样带着大行,只不过是在白天。潮湿的空气,狭窄的机场。坐大巴到火车站,然后坐摩的到安吉车站,正好买到最后一个座位,坐在最后一排正中间。车上有小孩哭闹,前排不认识的陌生人,拿出火龙果来分他一半……
未完成之肖坑穿越
未完成之肖坑穿越 (2010.8.14)  /205
肖坑之行,最有趣的,还是那个无名峡谷吧。从肖坑三队徒步至老汪家已经有16公里,按攻略指示继续一路前行,丝丝入扣:第一个路口左行,第二个路口右行,直至第三个路口,我们踏上了河床边那条杂草丛生的艰辛之路。一小段之后,小路变得陡峭,却有着不错的防护,不时可见伐倒的树木搭在陡崖之上的简易护栏。山路湿滑,蛛网密集……
东天目山旅行
东天目山旅行 (2010.5.7)  /198
在东天目山顶遥望西天目山,硕大而平缓的山体,丝毫想象不出那边山中随处可见的参天大树。我疑惑了,那个平凡的山头真的是西天目山吗?应该不会,西天目在那个山头后面。可回来检查地图,那的确就是西天目,直线距离10公里。这次竟然没有一张记录下它的照片。
白马夜奔
白马夜奔 (2010.1.9)  /188
黄山,泰山,崂山,仙寓山。在这第五个幸福登山的元旦,千里挺进大别山,旌麾直指白马尖。
在铜陵接了W和X出来,走高速到桐城,吃饭,再西去就进山了。两车宽的白色柏油路在山岭间弯曲起伏,草木萧然,人车稀少。刚看到这路时S就说,终于到了喜欢的路上。这是一贯热爱的小路,也是从桐城直插白马尖的近道。心想如果骑车,也算佳境了。
小记搁船尖
小记搁船尖 (2009.6.8)  /299
端午去了趟搁船尖,海拔1482米的白际山主峰。
之所以知道这么个地方,还跟仙寓山相关。那个激寒的元旦,那脉浮现在云层之上的远山,那终于让我查出来的五龙山脉,这才惊觉“安徽十大徒步线路”之外也有这般高山!然后白际山也跟着浮出水面,次峰啸天龙,主峰搁船尖。
仙寓山流水游记
仙寓山流水游记 (2009.1.9)  /1128
元旦走了一趟仙寓山。
正是寒潮后转晴的早晨,从祁门到箬坑,沿途五六十公里是极厚的冰霜,田野村树一片洁白,像铺了厚厚一层面粉。TK和33在中巴里打打笑笑,窗外的风景却看得我惊心动魄。那些溪边的灌木,朦胧粉白的枝桠快赶上雾凇了。一天天一年年,蛰居的城市之外……
九华后山的穿越
九华后山的穿越 (2008.4.10)  /301
九华后山到前山的穿越旅行,排在安徽十大徒步线路的第七位。每天到铜陵的火车只有一班,虽然号称头文字T的特快,晃悠晃悠的到达终点已是下午一点。然后跟小白兔汇合,吃饭,换客车到青阳,换公交到朱备,就四点了。乍别都市丛林,天地自由,空气新鲜。放眼望去,九华山脉横亘在前面,峰岭参差颇有气势……
翻越牯牛降的散记
翻越牯牛降的散记 (2007.7.16)  /185
晨曦亮起的火车窗外,一直就是这片醉人的绿。绿油油的夏天,夏天的绿。金黄的丝瓜花爬满了藤架。还有路边那些橙黄的南瓜花。看到南瓜花就想起那年五一在福建的宵夜,炒南瓜花的闷香和啤酒的清爽。
从祁门到历溪村的沿途,都还在感叹,青山,绿水,稻田。丝瓜花,南瓜花……
清凉峰旅行漫记
清凉峰旅行漫记 (2006.6.27)  /280
清凉峰的旅行,最喜欢蓝天凹的那一片绿。从嶂山峡谷的百丈崖出来的早晨,还有上午,天空都是阴翳的,时不时抖落几滴雨点。待中午翻上绿景村后的第一个山头,阳光就来了。斜斜的山路下就是蓝天凹,跟去年秋天看到的秋雨玄黄全然两样。天穹乍晴,那片鲜湿饱满的草坂宛若碧绒,从山头巨大的断崖下铺展开来,慑人心魄……
太行三日之老残游记
太行三日之老残游记 (2006.5.14)  /215
河南西北,山西西南。太行山,王屋山,中条山,历山,全都纠缠在一起,暧昧不清。过去骑车三天,从这条皱褶拐进那条皱褶,仿佛回到了从前在四川山地中起伏颠沛的日子。
2006年5月2日,阴间多云,洛阳-小浪底-邵源-英言,135公里左右……
黄山
黄山 (2005.1.15)  /201
上一次去黄山是在四年前的暑假,陪着父母跟着旅行团。走路上山,大小景色远远的瞧过,还没到光明顶就碰上雷雨,雾气氤氲满眼迷茫。天都峰封山,不能上去;莲花峰也没有去成——跟团一日游几乎就是不可能的,更何况那样的天气。我和团里的一个小伙子偷偷离队,在雨水倾泄而下的石阶上向着莲花峰狂奔……
三清山 歙县游记
三清山 歙县游记 (2000.12.22)  /351
国庆期间去三清山玩了一次。这个地名是从地图上查得的,它是江西省距南京最近的一个国家级风景区。山,从来都对我有着无限的吸引力;南京是平原,离南京最近的山地便是安徽了。来南京的两年时间里,几乎把安徽的名山玩了个遍:琅琊山,天柱山,天堂寨,九华山,黄山——安徽的国家级风景区也都是带了个“山”字的。现在好了,目光翻过了安徽,来到江西
走进天堂寨
走进天堂寨 (1999.10.5)  /201
对天堂寨心仪已久,只因为它是大别山的主峰。在武汉时就有过登顶天堂寨,翻越大别山的计划,但一直没有实现的机会。现在,当这个为期七天,史无前例的国庆假期到来时,收拾好包,躺在床上准备出发时,心中倒有些惶恐,甚至是恐慌;不过还好,等在长途汽车站买上票,坐着候车时,我已差不多又溶入这一段旅途生活了……
中天一柱
中天一柱 (1999.5.8)  /324
当我们三人走在青松夹道的下山途中时,天色已有些昏黄。回头看看后面的山,巨石突兀却并不显得威严,我几乎辨不出我们是顺着哪个山头的缝隙溜下来的。山在后面了,正一步一步的远离我们;我意识到又一个令人怀念的登山日子已渐渐远逝了。想像着上午进山的情形,回忆中飘忽着迷濛的雾岚,思维的触角艰难的探索着怎么也抓不真切……
太白山游记
太白山游记 (1997.8.18)  /219
从华山下来,老王一直在叫不爽不爽:为大队人马所拖累,五大三粗的老王也只有如淑女般款款而行,他一个人背着三个人的背包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逛遍南峰西峰仍然觉得不过瘾!瞧,他又搜罗着同伴要去秦岭主峰太白山了。伙同郭Sir,他找到我三番五次的说,言语之切切,让我实在不忍敷衍拒绝。好吧,最后又找到一名女生:刘,四人同行。
华山月夜行
华山月夜行 (1997.8.14)  /647
你永远不会忘记那个走在华山峪中的夜晚。四周的山那样高,那样黑,如巨齿般的噙着苍天。一条石坂路,曲曲绕绕的依着山崖行进,被灌木丛纷茂的枝叶遮掩着,如同栈道一般。清脆的泉声从谷底扬上来,你尽可以想像她怎么晶莹剔透,欢快活泼,其实却什么也看不见。山风从高空中蹓下来,顺着涧谷滑滑的游动,带着山的灵气,顽皮的纠缠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