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最后一次远行
最后一次远行 (2000.3.22)  /2280
我骑车的历史已经有了十年。只有我最清楚这十年青春中,自行车所占的分量与地位。十年里,我从一个狂热的少年成长为一个成稳的青年,也从一名自行车旅行者蜕化为一名自行车旅游者。十年前梦的纱幕已经慢慢退去,眼前只剩下更加清晰的现实世界,没有更遥远的远方,也没有身外的天堂。当年少的激情都已经湮没,心中的家园只是想象中的幻境时,我怎么还能远行?
朋友
朋友 (1998.10.5)  /419
许多天来,我常常回想起这样一幅画面:连绵的群山和浑白的江水;天色渐暗,而在山水相连的颠簸土路上,两个人正在奋力踩着车。他们是我和我的朋友,我们刚从高原上下来,仆仆风尘满面倦色却马不停蹄。天快黑尽时我们终于在河对岸发现了一个灯火阑珊的小镇,于是过桥去找旅馆,吃过晚饭后又摸黑下河去洗澡。站在陪伴我们一路从高原下来的河水中……
十市廿二县
十市廿二县 (1998.8.20)  /934
七月里出去转了一圈,从川南走到川北,共经过十个市又廿二个县。原来的计划更宏伟一些;由宜宾西进,翻大凉山到西昌,到攀枝花,再入云南、去丽江,虎跳峡,然后南下大理,东抵昆明。谁知道出去后才知道,一张“通存通兑”的邮政活期储蓄在四川地区中只有成渝两地开展此业务。也还因为一路的风雨泥泞,于是在宜宾打了个折,北上……
翻越秦岭
翻越秦岭 (1998.2.23)  /1220
从沣峪口进山三公里,我坐在国道210路边的大石条上,沮丧极了。车坏了。
车就靠在我面前。这是一辆在西安旧车市场中以二百元成交的十二速山地车,买来后我又换了货架,装备了侧框,指望它有个出色表现。后来发现它笨重,并且车座锈死了怎么也拔不高,也并未在意,本来就二手货嘛。在西安时,它带着我和北京佬——野鸡去大雁塔、秦王宫、南二环表现也还不错……
单车行
单车行 (1997.2.15)  /360
前一天晚上十点半猴兄打来电话,相约次日出行;我一口敲定,但还是无所事事的迫近十二点才上床。早上起来匆匆收拾一下,嘿,出发!
在南坪与猴兄会合,再沿着川黔公路南行。与你同行,——兄弟,单车,我与你们同行,你们可注意到我脸上的笑容,我掩饰不住的喜悦与激动?
老马千里
老马千里 (1996.1)  /677
我清楚的记得“买马”的情形。那时我上小学,过完了寒假一家人从重庆回华蓥。在由火车站到厂里的中巴车上,母亲对老爸说:“现在春天快到了,我们买辆自行车吧。”就在那年春天,我家有了辆车……
赤壁行旅
赤壁行旅 (1995.10.27)  /291
就这样走在去赤壁的途中了,我似乎有些不相信。
四周是平阔的田野、褐色的土地、淡黄的稻田;青山明湖,一层淡淡悬浮的朝雾,太阳把影子投下来,江夏大道上,我们六人骑车迎着南风卖力的赶着路。前面,是盖妹、甲亢,我的两位一拍即合的老乡;后面,是小何与小施,昨日才决定去赤壁的同学;中间是特务……
暑假,我们徒步走过三峡
暑假,我们徒步走过三峡 (1995.9.23)  /2125
没有人能够忍受如此漫长的等待;三峡,我们望穿秋水,苦苦的把你盼了两年。一次又一次的憧憬与幻想中,三峡不再是是一个简单的通常意义上的风景区。它不仅有纵横绵亘的山峦,奔腾翻复的激流,也有烈日下古栈道的孤寂,有黄昏草地上的晚风轻拂和会心的微笑,有着我们最初的渴望与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