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回忆我的奶奶
回忆我的奶奶 (2017.2.23)  /205
小时候远比现在封闭,作为一个南方人,是分不清奶奶姥姥的,因为我们都叫做外婆和婆婆。有一天在幼儿园学到一个新词,“奶奶”,可家里人也理不清到底是啥关系。我对外婆说,可以叫奶奶吗?外婆说可以。于是奶奶就一直叫到现在。
入蜀记
入蜀记 (2016.11.12)  /301
去年多次往返蓉宁双城,正式搬家,该算是春节前吧。前一天,刚参加过玄武湖第三次光猪跑,次日,和snow一起拖了两个箱子,背着四个背包(其中两个是正儿八经的登山包),婴儿车上推着薇薇,还挂着两个拎袋,举家乘着喷气式飞机离开了古都金陵。
紫金夜游神
紫金夜游神 (2014.9.20)  /160
因为国庆的远行,提前半年开始紫金山的负重拉练,从最初的十四五公斤,直到收官时的二十六点五公斤。
也因为要照顾四个人的时间,拉练通常安排在周末的晚上。多选择偏僻无人的野道。山脚下就是城市周末慵懒的灯火,汽车声浪隐隐起伏。而环顾四周,草木环合,漆黑阴森……
那个骑车拽木下山的人婚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个懵懂无畏的时代。家里是一天也呆不住的,呆在家里时也是整天研究地图,谋划着远行。骑车和徒步,从郊区,到郊县,到出省,到高原。年少莽撞,心浮气躁,在烈日与大山中折腾摔打,在朋友书信唱和里歌颂着伤痕血汗。自己努力奋争的姿态,别人眼中只是神经病罢了……
无家无乡愁
无家无乡愁 (2012.7.21)  /130
姨妈经常说,我刚生下来的时候,脸只有三根手指那么大。是她和小舅用平板车把我妈从医院里推出来。把我抱回家的晚上,两架飞机从天上飞过去。没两天收音机里就传来周总理逝世的噩耗,举国哀鸣。
没多大妈妈考上大学,家里没人带我,帮我托给一个农村婆婆……
上海一日
上海一日 (2011.12.10)  /197
上次来上海是调档,这次是转户口。
6:50去上海虹桥那班动车没赶上,衰。换了9:00到上海的高铁。地铁一号线从南站到南京站,趁机研究上海站到浦东人才中心的线路。
春天里
春天里 (2011.4.10)  /189
护照过期,去上海换发,见了LL一面。
LL骑着一辆28单车来地铁站接我,这个狂热的单车爱好者的单车前几年被偷了,一直没有去配。
拐进一家小饭馆吃饭喝酒聊天,一盆酸菜鱼,一盆毛血旺。两瓶青岛啤酒是在饭店点的,LL又出去提了两瓶哈啤回来……
三峡好人
三峡好人 (2009.7.20)  /373
上个周六把三峡好人看了一遍,然后去找了影评,周日又看了一遍。
我终于想起,我们曾是徒步走过三峡的。
也是从奉节开始。
古老破旧的城墙,除了残存的照片,对这座城市几乎没有更多的印象……
西雅图有感
西雅图有感 (2008.12.3)  /322
美国归来,感慨万千,心中千言,下笔无语。
只好随便写写,不成章节。
最直观的感触是环境。清澈的空气,湛蓝的海水,蓝天白云,非常漂亮。深秋了,街道边的树变得金红或是金黄,落叶没被扫除,全都堆在路边……
隐于市
隐于市 (2008.8.18)  /191
小时在山野长大,一度很不习惯城市。那么多车,那么多人,逛商场时常常分不清衣着精致的木偶模特,和表情同样冷漠的行人,感到一阵阵眩晕。
读书的学校在城市边缘,面积空旷。最喜欢铁干浓荫的梧桐大道,在校园中纵横交错,一直延伸到后面的瑜伽山。晚自习的闲暇,或是无聊的周末,曾一遍遍在山间小道上徘徊……
大江上的船
大江上的船 (2007.9.25)  /165
一直生活在长江流域,没有少坐过长江上的船。
最喜欢靠坐在船舷边的缆柱上,江风徐徐,水流边的风光缓慢退去。或是靠着船尾的栏杆,看红旗低垂或者翻卷,引擎震响,江轮颤抖着喷涌起巨大的浪花。还有停靠码头的当儿,无论岸边的小贩还是停靠过来的小渔船,都会伸出长长的竹竿,顶端的篮子盛满鱼虾豆干等食品……
那些熟悉的浅山
那些熟悉的浅山 (2006.8.10)  /163
周末闲暇的下午,喜欢骑车去爬紫金山。等到四五点钟的时候,阳光已经能将单车拉出斜而长的影子;这时无比沉闷的白天似乎也轻轻舒开了一口气,——正好跨上单车,穿过喧嚣城市,上山享受清凉的空气,和斜红的光影。
喜欢从最东边的小路上行,要借道一小段中山陵。在暮春或是初夏……
深圳
深圳 (2005.6)  /282
非常喜欢深圳的立交桥,秀逸而不张扬。桥下一律是青青草坪,曲线优雅的灌木是环绕的绿纱。鲜红或是金黄的美人蕉,三五棵乔木错落,燃烧的凤凰树,温柔的紫荆花。前一段时间,天天从公司班车就能看见那块绿地,凤凰树上的红云辉映着美人蕉。明亮的阳光下,深浅斑斓的绿色红色描绘出一片梦幻般的世界……
童年的山河
童年的山河 (2005.5.2)  /198
很早以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在重庆以北一个叫“庆华”的地方念小学。一条小河弯弯曲曲的流过厂镇,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要到哪儿去。河水清浅,但几乎每年夏天都要淹死几个耍水贪玩的小孩,父母从来不准我下河游泳。
河边很好玩,可以看见对岸青青的竹丛和菜地。卵石滩上可以打水漂……
遍野山花
遍野山花 (1999.7.17)  /328
偶尔我还会想起那样一个山口,那时我和朋友常常来到那个山口。那是在学校后面,瑜伽山和南望山相接的一处浅鞍。走过山腰浓密的林荫道,再越过一段短墙,小路便从灌木丛中显现出来,可以看见流动着淡云的蔚蓝色天空和两旁青翠的小山了。这是便会发现这是一个山口,身后还是青翠的连山呢,眼前则是绚烂的田畴:深浅的绿色错杂着……
在南京春天的游记
在南京春天的游记 (1999.4.24)  /220
很久以来,我都未曾写过游记了;而且,从发现我再也难以写出称心的游记到现在,也是很久了。曾有的激情和梦想正像沙漏里的沙粒被逐渐遗忘,向远逝的春天一般匆匆流逝。青春,我流星般短暂的青春,她激情的光芒和梦幻的色彩黯淡下来,甚至没有留下燃烧过的痕迹。我还怎能用我湮灭的心来写游记!
江夏散记
江夏散记 (1998.5.8)  /199
一九九八年春天,大学四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现在想想从前的那些日子,是多么的杳不可及!高中的时候,曾怎样的读着《校园散文精选》憧憬着大学的梦幻;在离家求学的前一天晚上,又曾怎样躲在阳台上,永无休止的听着校园民谣专辑,深深迷醉在天之骄子们那些年轻却哀伤的旋律……一切都那么久远了,像在回忆童年里那些毫无凭证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