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奶奶

@bykeer

小时候远比现在封闭,作为一个南方人,是分不清奶奶姥姥的,因为我们都叫做外婆和婆婆。有一天在幼儿园学到一个新词,“奶奶”,可家里人也理不清到底是啥关系。我对外婆说,可以叫奶奶吗?外婆说可以。于是奶奶就一直叫到现在。

很小的时候就住在奶奶家,奶奶哄我睡觉,总是讲红楼梦的故事:从前有个贾宝玉,生下来嘴里就含着一块玉……我问,人怎么会含着玉呢?然后就睡着了。有时候奶奶会教我唱歌,衣服被荆棘划破,后背被汗水打湿,努力,努力往上爬。每天是奶奶送我去幼儿园,有一回走在马路边,后面的车辆突然发动了,我警觉地跳上人行道,奶奶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后面就又笑又骂的说我机灵,但怎么不照顾人。更多的时候是在家里,奶奶在厨房中忙碌,我自己翻腾。有一次在抽屉里找着一块刀片,明知危险,却又忍不住在手上划了一下,大哭,然后奶奶就骂着“鬼砍脑壳的”从厨房里跑过来。还有次是无聊的拿着白晃晃的水果刀背在写字台边沿上敲,敲出无数道口子;奶奶没时间顾我,就说,让你姨妈回来收拾你。怎么收拾的记不清了,但在奶奶家我从没挨过打,也没被真正骂过。

奶奶还好多次说起我小时候说,等我长大了,要开着飞机接她去北京,我自己却不记得了。在华蓥念小学的时候,每年寒假暑假都要去奶奶家。一百多公里在那时可是长途跋涉,坐过绿皮火车,春运的闷罐车,还有厂里的卡车;也许就是这段经历让我喜欢旅行,每每别人在火车的摇晃和铁轨的撞击声中夜不能寐,我却睡得分外香甜。奶奶来过两次,一次是我肺炎住院,突然看见奶奶出现在病房门口时,当场就高兴得在病床上打起滚来。还有一次是夏天,在平房院子里吃完饭后我还非要闹着吃什么东西。妈妈让我必须先把剩饭吃完。我胜利的吞完了,肚子胀得溜圆。奶奶过去对妈妈说,他要吃就给他吃,不要这样……我听见了奶奶的话。虽然年龄还很小,我完全能感受到奶奶对我的爱,这种温和和温暖的爱跟平时严厉的爸爸妈妈是完全不同的。

中学时到了重庆,也经常去奶奶家。也许因为沉溺于新环境的挣扎,反而没有太多感受。直到大学和工作以后,每年一两次回家,会跟奶奶交流一些学校或社会的看法。奶奶那时开始学画,会叫我先帮忙用铅笔描边,然后再正式用毛笔作画。几年之后,奶奶的国画就已经远超我的水准,让我非常佩服。我有时跟女朋友谈起奶奶,她还有些吃醋呢,说我和奶奶很“般配”,那种古典的般配。而我一直动荡,不知道哪里能够安定下来,没能让奶奶健康的时候就看见她外孙的小家庭。奶奶中风后我飞过去看她,那时她已瘫痪在床,也不怎么说话。我坐在床头,握着她手,跟她对诗。我说,两个黄鹂鸣翠柳,奶奶回答,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又及,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都是奶奶小时候教给我的,和她曾经泼墨挥毫的诗啊。我和姨妈爸妈都笑了,心情却很复杂。

奶奶病后的十多年里,一直由姨妈照顾。我工作上起起伏伏,换几个女友,终于结了婚,有了薇薇,回到家乡四川,故土依旧,而二十年异乡生活仿佛生命的断层,我却不再是原来的我了。周二惊闻奶奶噩耗,我还身陷外地差旅繁杂的琐务中,难以抽身也无暇细虑。只有在夜里醒来,恍惚中反而有最清醒的意识。我才知道,我永远失去奶奶了。慢慢回想起往事点滴,那些上一辈子般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奶奶的爱,温暖如新。不管我走多远,心在哪里,正是这份爱,这份温暖的回忆,才让所谓的家乡有了更真实和更深刻的含义……

记于2017.2.23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外婆的山水画
童年的山河
[2005.5.2]
童年的山河
三峡好人
[2009.7.20]
三峡好人
西雅图有感
[2008.12.3]
西雅图有感
深圳
[2005.6]
深圳
遍野山花
[1999.7.17]
遍野山花
在南京春天的游记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1035)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0



评论与留言(回忆我的奶奶)


传说中的沙发,虚位以待……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