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深圳海山穿行
深圳海山穿行 (2015.6.10)  /266
十年前正好在深圳交接工作,于是有了无数个周末奔走在南国海山之间;我当时“就有这样的梦想了,来南澳住上一周,今天爬山,明天涉海,周而复始,把这一片扫荡个遍”。十年后再临深圳,短短两三个周末,这个梦想几已实现。
行走越南
行走越南 (2010.4.17)  /260
越南无疑是美丽的,可是你有所不知,从这么美丽的地方旅行回来,还要配上一个美丽的标题,是多么不容易!思虑翻覆,终于作罢,就借用流行的网络语言吧,也能最真实的表现出我的心境:低纬度的震撼,越南越美丽!
走马观花山东海岸线的碎片
有时候会想,是因为喜欢旅行才摄影呢,还是喜欢摄影才旅行?现在相机在旅行的分量越来越重,可是我知道,不是所有片断都能用图片展示出来的。比如那些思绪的碎片,像沙砾中的水晶一样闪闪发光,却无法透过镜头显影。随便写写这次山东海岸线之行的碎片。
游走深圳
游走深圳 (2005.9.1)  /894
今年狂出差,在深圳累计呆了半年多时间;周末没事就出去爬山游泳,参照网上攻略跑了一些地方,感觉很爽。闲来没事一一道来,录下深圳游走足迹若干。
另,文中摘录皆出自《深圳市区登山路线攻略》,假行僧于千禧年底发表于深圳磨坊论坛,极其经典。另有老余的补遗版本也流传广泛。上网搜一下,古狗白肚上大把大把的是。
梧桐归来
梧桐归来 (2005.3.29)  /156
是从莲塘上山的。拾级而上的台阶路,活佛走得很急,我在后面紧紧跟随。第一次停下来休息时,满身大汗。不累,心跳也不急,却感到憋。怎么会这样子?我有些难受的想。四年了,又来到梧桐山。变化很大吗?我看不出来。上一次不是从这边走的。我不知道是否四年前就有这样坚实的台阶,但我记得四年前爬山的人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多的。
追忆海南的片断
追忆海南的片断 (2004.1.14)  /174
一样冰冷的冬天,终于又想起海南来了。一发不可收拾。
开始想念海南那温软湿润的空气,饱含着南方海滨的独特的气息。在海口的黄昏,灯光朦胧些许昏暗的街道上,我们穿着T恤散漫的走。多么高大的椰子树!在街边排列得整整齐齐,雄伟的高昂着优雅的俯垂着,被无数次台风穿过的枝叶从树的顶端纷披散落……
冬日里的夏梦
冬日里的夏梦 (2003.3.8)  /415
我宁愿让鹦歌海那映着星光和渔火的浪涛来告诉你,而不是用笔;我宁愿三亚那让撒满阳光和椰影的沙滩来告诉你,而不是用纸。还有吊罗山晨光中汹涌燃烧着的绿色火焰,椰子岛星夜里层层翻卷的滔天白浪,甚至仅仅是椰子树上停留在我目光里每一个光鲜饱满的椰子,甚至是烟火缭绕的大排挡中的那几串烧烤小咸鱼,它们都还牢牢占据着我的记忆……
看海峄山
看海峄山 (2002.10)  /118
  连云港的海边,有一道长堤。
  我和蕤来到连云港。海边小城,朦胧着若有若无的海的气息。刮着好大的风,吹尽了街上的落叶……金秋十月,应该有落叶吧,回忆如同海的气息一般了无痕迹。
  还有那些海边的小鱼,在海边街道上小摊上的小鱼,咸咸的,苦苦的。只有海边的小城才有的这种小鱼。风吹得那么猛烈,掠过我絮絮叨叨的嘴,让我说不出流畅的话语。
小梅沙
小梅沙 (2001.6.4)  /204
虽然杨和我对小梅沙都心驰神往,但我把杨拉到那里去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华为的日子除了起早摸黑、披星戴月,就是因为起早摸黑、披星戴月而带来的神经衰弱,满面菜色。我打着哈欠,一脸倦色,却仍然穿得像百倍精神的样子,拖了杨往海边跑。“看海去看海去没有驼铃我们也要去远方”,梧桐山翻上去,大康溪谷游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