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冬日里的夏梦

@bykeer

我宁愿让鹦歌海那映着星光和渔火的浪涛来告诉你,而不是用笔;我宁愿三亚那让撒满阳光和椰影的沙滩来告诉你,而不是用纸。还有吊罗山晨光中汹涌燃烧着的绿色火焰,椰子岛星夜里层层翻卷的滔天白浪,甚至仅仅是椰子树上停留在我目光里每一个光鲜饱满的椰子,甚至是烟火缭绕的大排挡中的那几串烧烤小咸鱼,它们都还牢牢占据着我的记忆,让我回想起那十多天来在琼海之南的一点一滴。

古城南京,此刻正是遍野积雪,滴水成冰。

冬季里,这是一个关于夏日的梦……

海口印象

从南京到海口,整整三个小时的飞行。在飞机上看到了落日,那么大,那么鲜艳的太阳,在被地平线吞没之前的最后一瞬间也没有丝毫的收敛,仍然鲜红如同燃烧的火焰。

夜幕中走下了飞机,踏上了海口的土地。不知不觉地,南方所特有的那种温暖、湿润的空气已经把我们层层包裹起来了,感觉竟是这样的亲切和熟悉,仿佛回到了来到深圳时的那年初春!

坐机场的中巴车进城。可能是由于白天阳光太强烈的关系吧,中巴车窗上贴着一层深色的薄膜,车窗外的世界就多了几分暗淡和隐约。朦朦胧胧中看见外面的出租车,白色的车身上有一道淡蓝的色带,一种热带中清新典雅的风格,感觉好极了!——但是后来白天看时也觉得非常普通,是不是刚到海南的心情给它们贴上了感情的色彩?还有影影绰绰的椰子树,和那些不知名的热带植物,感觉真好!中巴进入了市区,看着车窗外的灯光仍是很黯淡的,街上黑漆漆的一片。也许是大陆关于海南治安不好的传闻太多了,同行的大杨先生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海口的晚上这么黑呀?”其实不是的,从司机正前方的玻璃透出去瞧瞧,海口的夜晚一样的明亮和热闹,和内地的城市并没有什么区别。


椰子树上的金果

我们背着大背包走在海口夜里,一颗一颗茁壮的椰子树就在眼前,与桔黄的街灯和街边色彩缤纷的商店一起延伸向远方。由于是夜里,只能看清椰子树浓黑秀美的剪影;但在路灯下还是可以发现,几乎每一个椰子树上都挂着大大小小的椰子!椰子树几乎算是南方最漂亮的树了,我去过深圳,但那里的椰子树从来没有椰子,而这里却如此之多,看上去真是新鲜极了。我们在市中心附近找了一个农垦测试招待所,房价不高,双人标准间一个晚上只要70元。听招待所的服务员说,海口房间最紧张的就是春节那几天,家家旅馆价格翻了几倍后都还是全部爆满。


火山口公园中的热带植物

火山口公园中的野菠萝

下面几天,我们一边在等人,一边在海口闲逛。海口的市中心还是非常繁华的,豪华的大商场,热闹的小门面,和内地没有两样。像户外用品这样的装备也容易购买,我们在一家商场里买了三个气罐和一个营灯,价格本来就不高还打八折。在旅游者云集的大商场后面的小街小巷里更能看出海南的特色,看看那些一字排开的烧烤摊贩间穿流拥挤的人群,那些写着“鸽粥、蟹粥、东山羊、文昌鸡”的大排挡,看看沿街无数家标志着“重庆人”、“川菜馆”的店铺,摩托车在狭窄的街道中左右冲突找路,你会发现这才是真实的海口,市民的海口。


在古火山口的底部

滨海的“万绿园”是个无聊之处,却也正好适合于因为等人而同样无聊的我们。海口城外的火山口公园倒是个不错的地方,那边是数百万年前琼北火山群的遗迹,目前还有三十多个深浅不一的火山口。我们来到火山口公园时,阳光明媚,花木葱郁,给人的感觉非常好,整个情形有点像在深圳去过的东湖植物园,形异而神似。出了公园乘坐中巴车时,当地人还告诉我们附近有尚未开发的火山溶洞。

第一天,我们接到了从深圳坐海轮过来的小杨小姐,也是我的女朋友;第二天,我们接到了从重庆飞过来的甲亢先生。四个人全都到齐了,正好是除夕之夜。我们一起上街去准备年夜饭,买了啤酒、水果、卤肉。大家围坐在旅馆的电视机前,一如既往的守看着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包括我,大杨,小杨,我们三人第一次渡过了这个不在家中的除夕。

莺歌海,你不是一首诗

我们最初的打算,是选择海南的西南海岸,从东方徒步行走到到三亚。后来根据旅游点的具体分布情况,作了一些调整,把线路稍稍东移了一段,打算从莺歌海徒步到三亚,再向东玩陵水等地;再根据甲亢的意见,从莺歌海出发前先玩尖峰岭国家自然保护区这个点。

于是,2月1日,大年初一的早上,大多数人还在被窝中酣睡时,我们已经打好了背包,坐上了海口前往东方的巴士。很顺利的,我们在东方又转乘上了去三亚的车,一个小时后,汽车把我们留在了高速公路前往尖峰岭的分路口。

阳光明媚。不仅仅是明媚,完全是炙烈。完全不能想象,这是大年初一的阳光!

路牌上清晰的标明,到尖峰岭有8公里路。

高速公路立交桥下停着几辆摩托。我们去问了,现在没有去尖峰岭镇的中巴车;春节期间,大家都还在家里休息。这是大年初一的尖峰岭!

那就徒步去尖峰岭镇,本来也不太远。可能才出来还不太适应吧,小杨满腹牢骚,走得也比较吃力。又去问摩托,一个人要20元钱,太贵了,却砍不下来价。没有办法,我们决定直接走路去莺歌海,明天就从莺歌海正式出发,徒步走三亚。


徒步行(左起:大杨、甲亢、我)

徒步行(左起:大杨、我、小杨)

开始走路了,大家兴致都还是很高。看了地图,应该向西偏南走,我们就上了高速公路。大约走了近一公里后,高速公路渐渐离开了原来的方向,开始偏南偏东。拿出地图校正,发现高速公路距离莺歌海还是有相当长一段距离的,必须下去走到从前的老公路上。于是又找到一个立交桥岔口往下走。下坡途中又出现了一次纠纷,杨小姐怨声载道,一度扬言要拦车坐回去,气氛很尴尬。后来有些缓和,大家终于到达了下面的土路上。

出发时我们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春节期间没有客车的情况,对徒步没有任何准备,更不要说带干粮。幸好小杨包里还有一个午餐肉罐头,于是大家在公路桥下分而食之,接着走路。

说实话,这边土路非常难走,路上全是松软的浮沙。但是,第一次背包走在海南荒凉的野外,感觉仍然是新奇而激动的。路边有的地方是荒草,有的地方是两旁高过人头的野菠萝和刺藤,庄稼地边大都种着仙人掌。不久,我便发现了一个乐趣,找仙人掌的果子吃!以前只是在书上看到仙人掌的果实如何如何美味,现在才真正第一次看到,品尝到。那种暗红色的肉质状果实确实很不错!不少地方还有仙人掌开放的嫩黄色花朵,这在大陆也是不多见的。


嫩黄的仙人掌花

在野地里摸索着走了几公里后,我们来到了一个黎族村庄的边缘。几条前进的路似乎通向村庄和田地,都被人用荆棘封死了。还有一条比较大的路被一条斜斜的溪水所切断:这溪水看上去有点“护城河”的架势,一直环绕着村庄的外围。我当时主张换了凉鞋走过去,但是老实说,大家心里都吃不准,前面就是黎族村寨,谁也不知道贸然进入会怎么样。于是,我们最终又原路折回,跌跌撞撞走了三个小时又回到我们下车时的高速公路岔口,问了人,老老实实的跟着小公路向莺歌海方向继续前进了。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了我们以前在三峡徒步的经历,想起了猴兄。我们当时为什么不直接走进村寨看一看呢?连一点点尝试都没有,就直接退缩!那旅行最神奇、最诱惑的未知,这时却变成了恐惧的壁垒。从后来的经历回头想想,这里毕竟还是公路边,不是原始森林里的野蛮部落;黎族同胞也还是非常纯朴,非常好客的。等后来乘车从村寨后面的公路上经过时,我们才发现这里的迂回不仅仅浪费了至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还松懈了我们的士气。


海南列车

下面就是沿着公路,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了。路程似乎比我们想象的更长;并且,由于是在平路上沿着公路前进,缺乏生气。途中路过了一座“白沙大桥”,桥下的小河渚清沙白,是露营的好地方。还经过了一个铁路岔口,正巧碰见一列客车路过,就只挂了短短的三五节车厢。今年琼海铁路通车,海南的铁路是个热门话题。碰巧出发前看过一篇海南铁路的报道,说海南是中国铁路的盲肠,只有从昌江经八所到三亚短短的一段,解放前用来运输矿石的。现在每天也开通一列客车,并且很有海南特色,与中巴差不多,几乎是可以过路招手停车的,直到最近才从蒸汽机车换成了内燃机。没想到在这个路口还真的碰到了,算我们运气好。


莺歌海落日

太没有成就感的我们,又走了足足两个小时,还没有到达距莺歌海一半距离的佛罗镇。太阳已经西斜,我们在公路上拦了一辆三轮摩托车,偏斗上面正着坐两人,反着坐一人,司机后面再加上一个,武装到牙齿的来到莺歌海的尽头,正好看见落日。

我们现在才发现,这里根本不是不是什么旅游区,就仅仅是一个简陋单纯的小小渔港而已:四周都是渔民的房子,街边到处摆满晾鱼的小摊,海边的沙滩上也铺满了风干的小鱼,就连风也带着强烈的咸涩气息。

有的同志就想坐上摩托车继续前进,换一个镇找旅馆休息了;但是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们开始了有生以来第一次野外露营。大家在镇上四处乱转,买了方便面、火腿肠、蜡烛,灌满了淡水,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镇外的沙滩走去。月黑风高中海滩,听到的只是海浪在沙滩上的拍响,看见的只有海面上明灭起伏的渔火。杨小姐又开始叫了。从小在城市里面长大的孩子,和我们的思维完全不一样。我害怕的是附近有人,想走得远远的安营扎寨;而她害怕的是没有人,巴不得现在就地住下来。我们的装备还算齐全,在足够明亮的营灯照射下发现远远近近的沙滩上全都风晾着小鱼。又朝远处走了一小段,但杨小姐的叫声实在让人无法忍受,于是只好将就扎了营,后面一点点就是成片的鱼干——直到一个礼拜后露营时我们还能闻出帐篷上的咸鱼气味来!


第一次露营。后面晒着鱼,前面是垃圾


莺歌海的早晨

气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方便面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欢迎,比方便面更受欢迎的是面汤,每一饭盒都被喝得干干净净。还烧了水,用桌布铺成坑洗脸洗脚。睡觉还好,只是四个人挤在一起太热,另外就是半夜有一群一群的小孩跑到海滩上来放鞭炮,直到很晚才睡着。甲亢一直坐在帐篷外面的一块泡沫垫上,很晚才进来睡觉。据他说,半夜涨了潮,有很多渔民来到海滩上把泡沫垫划进海里的小船上面去捕鱼;但这些我都不知道了。这就是我们大年初一在莺哥海镇的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一看,这是什么环境!简直就是“后面晒着鱼,前面是垃圾”。这几乎是在离居民住地太近的地方露营的必然结果。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里的渔民有早上起来后来到沙滩上对着大海便便的习惯!真让人忍无可忍。莺歌海,如诗如梦般的名字,曾让我们产生过多么美丽的想象!而这真实的渔村,真实的渔港,真实到我们难以接受的失望。

但是要说的是,朝阳斜射下莺歌海上停泊的那些花花绿绿的渔船还是非常漂亮的,荡漾着一种律动的美。夜里下海的渔船都回到了渔港中,码头旁的沙滩上到处是渔民,大家分拣着一夜的劳动果实,新的一天洋溢着无限的活力。就在靠近海边的一户渔家,我们发现窗板居然是用装步枪盒子的木板做成的,上面甚至还有“7.62自动步枪”几个字。


莺歌海最酷的一块窗板

路过了海南最大的莺歌海盐场,我们来到了黄流镇。经过一天的疲劳行军和露营,对下面怎么走又出现了不同意见。我的想法是先在黄流吃饭、洗澡,休整后坐车到崖城镇,再在那里开始,大小洞天、南山、天涯海角,一路玩一路走,最后进入三亚。而另一种意见是直接坐车到三亚,再反过来玩三亚四周的景点。可能是由于比较疲劳的原因吧,大家都倾向于后一种意见。于是,三亚,最初计划徒步的终点,在我们开发后的第二天中午,一车坐了进来。

旅游三亚,逍遥三亚,fb三亚



正午的三亚:碧海椰林

刚一走出三亚汽车站就被出租汽车司机和三轮车夫围了个遍。甲亢已经是第二次来海南了,我们就跟着他走,去海边的大排挡吃海鲜。坐在大排挡露天的二层楼上,四周椰子树的修长叶子在海南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炫目的亮光,不远处海洋氤氲着朦胧的蔚蓝色,四周的人们围坐着一堆虾蟹贝壳,这反差与不久前的莺歌海是在太大了,以至于大家都不太适应,似乎现在才反映过来这也是一种旅游,一种与我们完全不同的旅游方式。我们在这里吃了旅行途中最昂贵的一顿饭,也付出了旅途中一次性花费最多的的一笔钱:290元。我们忍不住感叹,莺歌海边那样平淡的路程,我们徒步走的那么辛苦;而三亚这里如此绚烂的海滩,却留不住我们的足迹,让的士司机带着我们转!甲亢以前的旅游方式是包车加宾馆类型,我的出行方式是全自助带有自虐倾向,太艰苦了不能忍受,太腐败了又有些心疼,大家就在这两级间来回摇晃。

吃完饭后大家来到海边。三亚午后的海洋泛着一汪朦胧的蔚蓝,海天相接的缥缈水雾间隐约漂浮着几个岛屿,千百万个太阳的影子在海面上闪着粼粼的波光,只有软软的浪涛在洁白的沙滩上低语呢喃。成片的椰子树挽起了大海的栏栅,在他们凌峻黝黑的身影缝隙间就是波澜不惊的大海那抹眩目的淡蓝。椰林下面,是遍洒阳光的漂亮绿地,如茵草坪。


三亚沙滩上的贝壳

卸下背包,阳光下的椰子树上光影斑斓的树叶和椰子已经让我们迷醉了。无牵无挂的椰子树啊,他们恣意舒展的羽叶丝丝缕缕梳理着热带海岸的灿烂阳光,这些因为沐浴着阳光而如此饱满亮翠的树们在蓝色天际下张扬着摄人心魄的美丽。我们赤脚踏上沙滩,让温润的海水亲切的舔着我们的脚丫。沙滩上有好多五色的贝壳!密密麻麻,种类繁多,就像天上的繁星一般,比我在以前任何地方看到的海滩都要精彩。不少尖尖的贝壳是名花有主的,你仔细看时,会发现里面住着寄居蟹;这不,沙滩上也有,它们笨拙的拖动着贝壳,还想回到海里面去呢。一些贝壳上面还有着珊瑚虫一类的东西,在海水中摇晃着触手,让人觉得又新奇又害怕;沙滩上也有不少珊瑚礁的碎片呢。还有很多小螃蟹在沙滩上挖的小洞,洞四周铺满了小沙粒编织成的奇异花纹,人一走近了这些小精灵就碎步如飞的移动,还没看清时它们已经钻进洞里去了。



三亚晨曲

在海滩上面,我们意外的找到了一家家庭旅馆。不,也许应该说是他们找到了我们。这是一家东北的朝鲜族人开的家庭旅馆,据主人说,这在朝鲜族是相当普遍的,很多韩国人都到他们那儿去住。我们要了只有一张床的小房间,既清洁方便又很经济——60元一晚的价格别人听了都不相信:要知道,春节期间的三亚房价动辄就是三四百的。洗澡、洗衣服的问题都解决了,而美丽广阔的三亚海滩和浩瀚无垠的午夜星空正是我们睡袋下的温床和帐篷外的篷帐。在海边露营的感觉妙不可言,刚开始也许还有些害怕呢,半夜潮水会不会涨很高?后来,我们都沉醉在其中了,静夜的星光,玫瑰的朝霞,还有退潮后洁白的沙纹,多少人能够享受这种在海风中,枕着涛声入眠的幸福啊!回到了南京,有时半夜中醒来,在一片黑暗静寂中我还能听到耳边海涛的轰鸣。


观音等身造像

海滩露营

三亚四周有的是风景区,我们玩了鹿回头、南山、天涯海角、亚龙湾、大东海几个最著名的旅游点。鹿回头来自于黎族一个美丽古老的传说,总所周知的故事就不再重复了。公园就在三亚东部的一个小山头上,上下山可以坐滑道。但令人恶心的是,不能仅仅买门票,必须连着滑道票一起买,因为现在没有单独上山的路(后来据我们所知,能够上山的那条路被公园留作后门,只出不进)!!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你对我不仁,我也对你不义。后来,我们通过摩托车夫帮忙,只用了门票的价格到公园里面转了一圈。因为天黑吧,也不是很好玩,但是可以俯瞰三亚夜景,还是不错的。

在介绍中说南山是个佛教风景区,并且把南山、大东海与中国传说中的“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牵强起来,这样附会可能会影响它在你心目中的感觉,但实际还是非常不错的。南山公园的面积很大,这就提供了充分展现其热带风情的机会;再则,它没有像鹿回头公园一样,说是这里只有公路,因此不能仅仅买门票,必须连着观光车票一起买。


木棉、炮仗、椰子、鸡蛋花

南山景区里有一尊观音的等身造像,而现在正在海上修建一个如同自由女神般的大观世音造像——这真正是“大”观世音了。景区内零星分布着不少宗教景点,不过这些并不是我们的兴趣所在,林林总总的佛经石刻我一路看过来只在留意里面出现了多少次“菠萝蜜”。我们更关心那些形形色色的热带植物在海南明亮阳光下的飘逸风姿和绚烂色彩。高举着鲜艳火炬或是吊着青翠荚果的木棉树,灿若丹霞的炮仗花,造型奇异如同翠羽开屏般的旅人蕉,其名不扬温润玉滑的鸡蛋花,或者就只是那逆光下勾着一线金边的一个个椰子,所有植物都是这样生机勃勃,兀自生长,它们才是这片土地上真正的主人!南山的海也非常漂亮,一泓青碧、亮翠、蓝翡的海洋在蓝色的天幕下汹涌起伏,还有那些暗湿沙滩上铺展绽放着的银白浪花,叫所有人的心都跟随着浪涛拍打下的礁石一同震颤。



天涯海角

天涯海角则是另外一种风情。与三亚、南山都不一样,这里海边和水下都有较多礁石,因而显得风平浪静;又由于没有多少沙的原因,海水特别清澈,海底的礁岩、石砾清晰可见。海南的傍晚,天空中涌起的云朵已遮住了太阳,蔚蓝色的海洋在云层的映衬下愈发的澄碧、淳厚起来,时而太阳透过云层,在远处的海面上洒下丝缕红光,远山隐成了一抹淡蓝,一切都是这样的美!越往景区深处走,里面人越多,到了刻有“南天一柱”、“天涯”、“海角”等字的地方,简直就成了集散市场,熙熙攘攘的人群摩肩接踵,批发转卖着以这些石刻为背景的照片。我们也在这里匆匆留了几张影,回去一看,是效果最差的几张,一点感情色彩都没有。



亚龙湾

亚龙湾是三亚最著名的海滩。第一次来海南,我们也未能免俗的去转了一圈。由于事先不知道行情,吃了一个大亏:我们先花了41元门票去中心广场,再去的海滨浴场。其实,中心广场里面除了一个贝壳馆和一个立柱什么也没有,而直接去海滨浴场根本就不用门票。亚龙湾主要玩海上娱乐项目,潜水、帆板、香蕉船、快艇、降落伞、深海垂钓等等,全都是大把大把扔money的项目,价格狂贵而且人满为患。我们打算去东海岸比较偏僻一些的海滩玩这样的项目,就只下海游了会儿泳。虽然沙滩上狂热无比,但是下海还是很有些冷的,所以没游多久便又上来坐在沙滩上面晒太阳。看过了南山和天涯海角,在亚龙湾并不觉得风景如何特别;可后来看看拍摄的照片,完全不同凡响:那蔚蓝的天空,澄碧的海洋,雪白的沙滩,沙与海之间一道暗灰的花边,的确不愧盛名——看看当时我们已如何的融进这些美景而不自知了!亚龙湾是个典型的fb游地,海边一线高级宾馆最适合真真假假的fb游。亚龙湾的西瓜,市价8毛一斤的西瓜,在海滩上小的半个卖20元,大的半个卖30元。我们游泳回来,小杨跟我们说,坐在她旁边的几个人,就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拼命买西瓜吃,口口声声的说着“潜水啊,300元太便宜了,待会儿请你们多潜几次,反正找老板报销……”只是一群以销毁钱为乐的BT而已。


三亚最后一次露营后的朝霞

从亚龙湾回去的时候,我们顺路去大东海玩了一下。这里给我们的感觉就要平民、亲切了很多;其实,大东海更像城市边缘的一个市民广场,只不过仅仅因为是临海,只不过有一些花园和喷泉,只不过还可以游泳和玩乐罢了。大东海的人也很多,热闹喧嚣,但是这种气氛和天涯海角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似乎这里天生就是市井,本来就应该这样。大东海的附近也有很多的烧烤铺子和水果摊贩,都比较便宜。最受我们青睐的是一元钱一个的菠萝,吃了个畅饱。

甲亢在三亚和我们分了手,一则因为他时间比较紧张,要比我们提前四五天离开海南;二则他以前已经来过海南,不可能再和我们一样在这些消费奇高的大景区里闲逛,而宁愿深入一些更有特色的,尚未完全开发的风景区。因此,他又折回去了尖峰岭,以后再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

飞瀑吊罗山

在三亚轻松逍遥了三天,我们又背上了鼓鼓囊囊的大背包继续出发了。


陵水牛腩饭

先坐车到了陵水县。一个很普通的县城,只有在小街小巷中那一家连一家的茶馆,一个接一个卖槟榔的小摊才显现出一些特别的风情。我们就在车站附近吃了一顿很有当地特色的牛腩饭,各人一份小碟小碗的牛腩、酸菜、菜汤和酸浆;然后,中巴车带着我们深入海南内陆20公里后,将我们留在了通往吊罗山的路口,自己转眼间在草木夹道的简易公路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行走在吊罗山下

除了吊罗山下那正午阳光带来的炙烈,唯一的感觉就是寂静。公路四周不见人烟,也没有什么汽车过路,只有热带山林中各式各样的草木在鲜活的生长。我们在公路边发现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禁止捕猎长臂猿违者严惩”。长臂猿!我们好生激动。这会是一座怎样的山?这石碑上的两行字似乎忠实的反射出我们初到海南内陆时的心情,一种复杂而微妙的感觉,新奇、向往,还有交织着丝毫的畏惧。又看到了椰子树,在远离海洋的内地山地里,在泛着蔚蓝天光的清澈小溪旁和蓊蓊郁郁的植被丛林上面,椰子树仍然是这样的风姿绰约,气度不凡。


在泛着蔚蓝天光的清澈小溪旁
和蓊蓊郁郁的植被丛林上面,
椰子树仍然是这样的风姿绰约

从主公路的岔口分出去走了大约两三公里就到了吊罗山林业局。这里的规模还不小,相当于一个小镇。原来还不完全是蛮荒野地啊,一进来,我们就大惊小怪:“这里居然有电线!这里居然有路灯!”我们在路边的小店里又买了一些干粮,大杨几番犹豫终于还买了一把大刀。开道乎?防身乎?按照当时的情况,我能够想象的这把刀的最大用处就是去砍一两个椰子,此外毫无意义。当然,这把刀最终在琼海实现了它主人的夙愿,还待后话。在这里我们才真正打听到吊罗山的具体情况:目前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开发,只是山上海拔990米的地方有一个天池,四周有一些旅游度假村,后面有个不大的森林公园;还有一个枫果瀑布也不错,它与度假村、林业局组成了一个“Y”字形,每一段有10公里左右的路,一般人们都是租车上山的。我们商量了一下,准备租辆车把我们送到瀑布,然后再附近露营,第二天走路下山。想到莺歌海的徒步经历在大小二杨心中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创伤,我特地征询了他们的意见,两位都口口声声的说着没问题。

于是我们就坐上当地那马力强劲的农用车的后厢,在崎岖不平的土路上蹦跳颠簸了一个小时,终于赶在日落前到达了枫果瀑布。


枫果瀑布

安营扎寨

对于家在西南山区的我来说,瀑布已是见过不少,枫果瀑布本身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能够在瀑布旁的清澈溪水边露营扎寨,却了却了一个长久以来的梦想。林木后面,就在离小路不远的溪边有一小块平整的沙滩,正好可以放下我们的帐篷。如何描述这种野趣之美?帐篷外,帘帐开,一涧山溪,干净透明,石子沙砾清澈可见,却没有鱼;两壁岩坂,紧束甘泉,突兀崖壁嶙峋可见,草木藤萝兀自繁茂。白日,沧浪之水清兮,可洗可漱;夜里,围坐营炉,抬头自是对峙山崖间流淌的璀璨星河。此情此景,又让我回想起那年太白山下的借宿,何曾相似!

第二天早早的起来,又去看了看瀑布,再煮过面条,背包出发。美丽的吊罗山中的早晨,晨光把所有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金,竹木摇翠的山中,朝阳在道路一旁林木深黑的阴影上撒下星星点点的光斑。极目望去的吊罗山峦,如同一幅鲜翠欲滴的屏风,遍野都是那种苍白色的树干,时不时在高高的斜上方可以看见一两株特别沧桑古老的树木;而我们行走的道路,沿途尽是那种把梢头深深伏在地面的翠竹,引起了大杨莫大的兴趣。远远的可以看见吊罗山主峰,脸庞掩埋在秀美的云纱之中。转过三四处清泉,吊罗山看得更加真切,透过眼前的草苇和矮树,主峰就清晰的呈现在眼前,但是蓝色天幕下却披着一条雪白的云幛!感觉像极了画片中的非洲!接着山路就转了过去,不能再看见主峰,却能非常容易的俯瞰山下的原野了。


吊罗山画廊:主峰,翠竹,不知名的野花,山北边的植被

大家兴致都还很高,中午时分走到了枫果瀑布与天池交接的公路岔口。接着就开始了下坡。山这一边的植被与上午时很不一样!看看那些枝繁叶茂的芭蕉树!看看那种长得很像棕榈,却高大粗犷得多的植物!不知名的野花和野果也更多。这一带的海拔并不高,也就四五百米的样子,南北山麓的植被差异却如此明显。真要是爬到千多米的山上走个往返,还不知道景观会是什么样子呢!


这就是树上的菠萝蜜

椰子菠萝蜜,吊罗美餐

两点多钟的样子,我们来到了山下的鹿苑,距离林业局还有五六公里的样子。一路饥渴,终于在这里看到了人烟,还有椰子卖,大家都一屁股坐了下来,人手一个椰子捧在手里,喝得啧啧有声。旁边的一棵波罗蜜树也引起了我们的兴趣,老板接过话题,说有一个菠萝蜜熟了,正好拿来充饥。我以前吃过一个从云南带回来的菠萝蜜,稀稀软软,甜香腻人。这里的菠萝蜜不太一样,没有这么稀,没有这么腻;但是会分泌一种乳白色的胶状物,粘在手上很不舒服。不过当地人也有办法,吃完菠萝蜜后用汽油或者花生油洗手,效果也非常好。

正如老板告诉我们的,菠萝蜜很饱人。徒步一天下来,我们三个人居然没有收拾掉一个菠萝蜜!于是把能吃的部分撕下来,打包带上,继续走路。没多久,一辆金杯面包车从后面超过我们,徐徐停下,车里飘出一句话:“需要我们带你们一程吗?”原来是我们在鹿苑碰到的一家武汉人,他们驾车去宝亭,有一段可以同路。正好我们已经走下山来,离出发的林业局也不远了。于是大家就上了车,顺道走了一段后转搭中巴回到了陵水。

椰子岛,椰子岛

陵水还有一个神奇的地方叫椰子岛,那是海边一片遍长椰子树的岛。椰子岛是在三亚时一本介绍海南非常详细的地图中发现的,书上的附图当时就深深的吸引了我。从吊罗山回来,我主张直接去椰子岛露宿。但是大杨小杨毕竟不如我等生猛,露宿一夜下来便要求住一晚上旅馆再说。住就住吧,于是沿街走着瞧。也许是天意,这边的旅馆又贵又差,根本就没有能够瞧上眼的。我又站出来老生重弹,大小二杨也就不再反驳;于是租了个钟点房,洗澡洗衣,忙里偷闲看了半个小时久违的电视机,提了淡水出门;还去称了一斤半,价格高达30元的熟鸭子,找了一辆三轮车向椰子岛出发了。

风尘扑面,一路颠簸……夜色渐渐暗了下来。跌跌撞撞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就在我们都快被抖散架的时候,三轮车停在了一片水边。老板热心指指对岸,叫我们直着往前走,前面有一个庙云云。几分钟后,这深浓的夜幕中就只剩下我们三人了。

我们就打起头灯,穿过那座木板搭起的破桥,走上了灌木丛中的土路。四周非常黑,什么都看不清,只有头顶上的群星熠熠闪光,还有身旁不时矗立着的几棵拔地而起的椰子树。不久拐了一个弯后就是沙滩,沙滩不宽,一边是水,是非常平静的海洋,一边是草地,在沙滩上稀稀疏疏的长着一些野草的草地,草地以外就是山坡了,灌木丛生,还有不少的坟;更远的地方,是什么也看不见的黑暗。这种地方怎么露营?沙滩上,不用说了,大海涨潮怎么办?草地上呢?相当脏,好多垃圾散落在上面。山坡上就更别提了,还有那些坟!我们又往前面走了好一段,一路上的环境都差不多。难道又是一个莺歌海?回撤吗?我们站在沙滩上不知如何是好。


在白天里看我们晚上走过的沙滩。
我们以为那“平静的海”,
实际上是一条入海口处的河

这时我们才注意到前面远远的沙滩上灯光明亮,人声喧哗,靠海船也很多,有些像是码头,又像一个工地。先前还有一些渔民,打着非常明亮的煤气灯,在靠海很近的沙滩上,抬着小船往我们相同的方向走去。那我们也过去看看吧……一直走到前面,沙滩没有了,只剩下一些礁石,一副路绝的样子。还有一个黎族村寨,在离水很近的地方,昏暗的灯光下有几个影影绰绰的人影。又是黎族村寨,如同尖峰岭公路岔口处一般神秘的黎族村寨!我们没有再走,犹豫着准备撤回到我们下车的地方露营,——毕竟那里还有着大片的椰林!

这时离海很近的沙滩上又走过来几个打着气灯,抬着小船的渔民。暗夜相逢,我们顾不得更多了,向他们打听椰子岛在哪里,游客们一般都在哪儿玩?走进了才发现他们都还只是十多岁的孩子。他们说,这就是椰子岛,游客们一般在前面玩,前面有一个庙!

这才反应过来。前面有一个庙!三轮车夫不也说前面有一个庙吗?于是我们跟在他们后面,借着他们明亮的煤气灯光一起往前走。先在离水非常近的沙滩上走。这是海吗?为什么如此平静,没有一丝波纹?接着路就从黎族村寨和水边之间的狭窄石壁上穿过去的,不太长也不短。要是仅仅我们自己,不可能发现有这样一条路的。

终于来到了这边。似乎是很大一片沙滩,黑夜中一眼望不到边,只有凛冽的海风携着涛声在沙滩上驰骋。远远近近都是渔火,不少渔民提着汽灯在沙滩上奔走,一副忙碌的景象。沙滩最边上还有一个渔民棚子,我们去问了,庙子就在山坡的上面一点点。但远处啊,沙滩的外面,那是什么?一片片,一层层,层层叠叠,紧紧密密,喧嚣铺张的,是白浪滔天的海洋!冥冥黑夜之中,那层层叠叠的白线,是激荡铺陈的海浪!夜风迅疾中,那闷雷般低沉的轰鸣,是海浪汹涌澎湃的回响!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我们终于在庙宇的东侧找到一处合适的宿营地。一个无人的棚子,正好可以为我们挡住风,却挡不住浪涛万马奔腾般的轰鸣;哪怕在这样无光的夜里望过去,海面上那汹涌肆虐的白浪!在半夜中醒来,我都忍不住爬起来,出去看看那些海浪,那奔放自由,在无人的黑夜中兀自蓬勃的海浪。我知道,这些波涛的巨响,已经深深的融入我生命的旋律中了。


晨曦中的椰子岛,一线金沙外的怒涛起伏,
而沙滩内却水平如镜,晨雾氤氲宛如江南

第二天早晨,我们才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在山坡的前面,是一条细长的沙滩,——难怪我们夜里觉得这片沙滩其大无比!正是这条奇异的沙滩把水分成了两半,才使得眼前出现这样的奇观:沙滩外的海面上惊涛拍岸,怒涛如聚,而沙滩内的水域却纹波不惊,水平如镜。我们昨天夜里正是顺着沙滩内的水边一路走过来的,难怪当时疑惑“海面”为何如此平静。夜里的神秘面纱退得干干净净,唯一不变的,却只是那浪涛起伏的轰鸣!



层层叠叠的海浪

我们走上了晨光中的沙滩。昨夜的潮水已经退了下去,只在沙滩上留下一片深色的水痕。站在临海的岩石上,浪涛仍然非常的大,在霞光中层层叠叠扑面而来,把他们愤怒的激情在岩石上摔得粉碎,水花四溅;雪白的泡沫还没有退却干净,又一层海浪已经扑了上来。远处的一些小岛,我们看见浪花溅起三四米高,又悲壮的跌落下去。但是与这无限壮观的情景相对应的,就是沙滩的另一边,那里波澜不惊,只有悠悠划过的小船能留下一丝褶痕。远山、村庄、椰林,一切都笼罩在早晨那若有若无的雾气之中,宁静安详得如同江南的水村。



抓鳗鱼苗的孩子

我们顺着这一线沙滩往前走,才发现沙滩中间有一线缺口。看上去水清清浅浅,却也不是我们能够轻易渡过的。有一些小孩拉着网在缺口附近的水域里捞鱼,然后再把网摊在沙滩上,把活着的鱼苗抓出来放进盛水的容器里。后来我们问了人,说这是鳗鱼苗,抓起来用人工喂养的,一条鱼苗要买两块多钱呢。这边的沙滩,石砾很粗,波浪拍击的水线上散落着好多死去的鱼苗,不时还有一些颜色鲜艳的小鱼和漂亮的贝壳;大杨就在这里捡到一颗很完整的海螺。

等我们顺着沙滩往回走时,看见沙滩内侧的湖里,暂时这么叫吧,还有专门运输往来游客的木船,而这些游客都是本地人,来椰子岛就是去那个庙子烧香拜佛的。昨天夜里我们见到的棚子,就是在这些游客进庙途中的两旁,专门卖香火和小吃。我们路过时,就有人叫我们了:“大陆仔!”坐下来玩了一会儿,吃了两碗的海南酸粉,显而易见的正宗。很好吃,酸酸的,和我们在城里吃牛腩饭时小碟子中的酸酱是一个味道。那人还热情的招呼我们,说是如果今天晚上不回去可以来找他,到他家去睡,就在旁边的那个寨子里。我们相视笑了笑:昨晚感觉那么神秘的黎族村寨,原来它的门却始终向我们敞开着!


香火兴旺的水口王侯庙

是的,白天里才会真正注意到那庙中密集的香火,炸开的鞭炮纸屑染红了庙下土坡。这庙子叫“水口王侯庙”,水口是这地方的名字,王侯就是这里的神。王侯庙里人如潮涌,热闹非凡;王侯前的神案上祭品丰盛,让我们眼馋的还有一头香喷喷、黄嫩嫩的烤乳猪!我们还爬到王侯庙后的小山坡上去看了看。这一次才叫真正的一览无余,原来还不仅仅是我们早上看到的,沙滩把水分成了两半;也不仅仅是我们刚才知道的,沙滩上还有一线缺口;还有,沙滩隔开的如镜的水域也不是湖,而是一条河!那一线缺口,小孩子们抓鳗鱼的地方,就是这条河的入海口,也就是这里的地名:水口。延绵群山的缺口,是旅人穿行跨越的地方,叫山口;茫茫大海的缺口,是人们乘舟摆渡的航向,叫海口;而这浪涛翻滚的海岸,百川归海的缺口,叫水口,多么神奇的名字!左右两条细长的沙滩包围过来,把河流入海口钳得如此的窄;而又把怀中的河流环得像是一汪湖。椰子岛,原来就是这个河流入海口附近一片椰树丛生的半岛;我们所在的地方,其实并不是椰子岛,而是这条河的北岸。一夜一天,我们终于解开了这神奇椰子岛的秘密。


水口

椰子岛

回去的路上,我们走回到桥的对岸,穿过了真正的椰子岛。途中又碰到一个惊喜,我们吃到了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椰子,无与伦比的新鲜。正如我们听说的那样,正午十二点的椰子汁,鲜美可口,甘甜欲滴。还吃了椰子肉:以前从未料到那层无比坚硬的椰壳下的白肉是这样的软,充满奶香,并且就像在吊罗山吃的菠萝蜜一样,是可以当作午餐来填饱肚皮的。这里是海南,海南的公鸡母鸡,甚至猫和狗,都对椰子肉那么入迷,迫不及待的要跟你来争抢。海南的明亮的阳光照在这一片有着深深浅浅绿色的槟榔树和椰子树中,小木屋前堆满了吃剩的椰子壳,一两只鸡埋头在椰子壳间寻找着残留的椰子肉。我忽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想象着我在阳光明媚的海南,拥有了一片深深浅浅绿色的椰林,还有一间椰林中的小木屋。

琼海白石岭,八仙泉,以及尾声

陵水出来之后,我们迷失了目标。兴隆有个植物园和温泉,但是从地图上看离公路颇有一段距离,我们就把目标放在了琼海。汽车从东线高速公路驶过,车窗外的牛岭附近倒是一片非常不错的海滩;路过去兴隆立交桥的岔口时,我们看见热带植物园的招牌向我们频频招手。


白石岭青云寺

白石岭

八仙泉

神奇的湖景

到了琼海才知道这是一个没有什么地方好玩的城市。琼海在万泉河边,以红色娘子军的故乡文明全国,但是最没有意思的就是琼海城边的万泉河公园,沿着河窄窄短短的一线,除了一艘很小的巡逻艇外一无所有,还要10元钱的门票。又去看了博鳌,亚洲论坛的会址。人山人海。太贵。数晚露宿的我们对这种旅游方式已经不太习惯,从三亚、椰子岛回来的我们面对金沙碧椰海浪层叠的玉带滩毫无感觉。唯一有收获的是大杨,鹤立鸡群的大杨轻而易举的从博鳌一条公路边的一个海鲜大排挡外的一棵椰子树上摘下了一个椰子,并且不辞辛劳的背回到琼海的旅馆中,终于为他在吊罗山买的大刀开了刃。唯一找到些乐趣的是白石岭,当时我们在博鳌发现毫无生机时就匆匆回师白石岭,重新把目光投射回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白石岭何谓白石徒有其名,满山都是那种黝黑的千百万年前从海底升起来的大石头,攀岩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们在白石岭下狂吃菠萝、小米蕉、木瓜;我们还看到了有黄黄的野菠萝卖,但是谁都没有更宽敞的肚皮空间了。我还尝试了一下槟榔,但是不得要领,无论是味道还是颜色上都没有感觉。


“我”牌摩托

再说说琼海这个乱糟糟的嘈杂的小县城吧,感觉就像深圳的坂田或布吉。大街小巷,每条上面都是凡所应有,无所不有,商店、发廊、饭馆、旅社、五金、小吃、网吧、书店、录像厅、游戏室,一应俱全。琼海的旅馆前面大都摆放着一个大牌子,写着放映什么什么录像,最初还以为是旅馆兼营录像厅业务,后来才知道就是招揽客户的一种方式,录像就在旅馆的内部闭路线上播出,都是些色情片。琼海有很多散装的咖啡粉卖,我们在这里学会了卖咖啡粉来煮咖啡喝,当然是用我们自己携带的气罐。当初我们在海口买了三罐气,宿营时用来烧水煮面条,到琼海以后天天日以继夜煮咖啡,可最后居然连一罐气都没有用完。小杨还发现了一种摩托车,牌子居然跟我名字的拼音一模一样。

在海南的最后一天我们回师海口,路过定安县城顺带吃了自助餐火锅,15元一人,在当地应该算作中上档次吧,感觉好极了,虾子吃得特别爽。下午玩了个点:八仙泉。这是在地图上发现的,几乎无人知晓,符合我们的一贯风格。谁知道去了才发现,这个八仙泉啊,岂止是没有开发,连一条像样的公路都没有,说白了就是路边田野间的一个小水塘。但是这仍然不妨碍它是眼地地道道的火山泉,也不妨碍我脱了衣服跳进去泡着晒太阳。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谁说八仙泉不就是这片土地上的龙脉?阳光下面,清澈可见水底的火山岩,三五个泉眼突突的冒出来,还有不少小鱼在水中游来游去。海南的最后一天,仍然是阳光明媚的碧空,仍然是飘忽散漫的白云。云啊,自由的云,我忽然发现我又能看云了,云的姿态,云的光彩,云的色泽,云在远方投下的影子,在云的影子下充满神奇诱惑的湖海和远方。

第二天,我们就坐着飞机离开了海南。飞机在上万米的高空上航行,俯瞰大地居然如此清晰!我们看到了琼州海峡,看到了磅礴的云阵在海面上编织的秀美暗花,看到了滨海的原野和村庄,看到了内陆的公路,蜿蜒的河流与迷蒙的山脉。最神奇的却还是湖泊的景色,我不知道是哪一片湖,只能用两个字形容:神奇!深蓝色泛着神光的湖面,藏黑色毛茸茸的岸边,但是湖水的边缘如此的奇特,如同千变万化的触角,又像无数簇拥招展的葵花,而湖岸与水交接的那一线,必定有一道金黄色的缘!像极了电脑描绘出来的混沌图案,但这却是真真切切的大自然的杰作。


冬日里的夏梦

来到上海时,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等坐车回到南京,已经是午夜了,窗外大雪纷飞。灯光朦胧的桔黄色街头,纷纷扬扬的雪花把这座熟悉的城市包裹得这样的不真实。身上还残留着海南的余温,我竟忘了这是什么时候,滴水成冰的严冬!可是,就在不久以前,我还光着身子泡在泉水里面晒太阳呢,我还行走在竹木摇翠的群山之中呢,我还面对着阳光下层层翻卷的浪涛呢。冥冥中,我耳边又回响起汹涌澎湃的涛声,就如同抱坐在那灿烂星光下的帐篷中。冬季里,这是一个关于夏日的梦……

2003.1.29 ~ 2.10           

记于2003.3.8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冬日夏梦——海南
[2003.1.19~2.10]
冬日夏梦——海南
追忆海南的片断
[2004.1.14]
追忆海南的片断
看海峄山
[2002.10]
看海峄山
小梅沙
[2001.6.4]
小梅沙
梧桐归来
[2005.3.29]
梧桐归来
行走越南
[2010.4.17]
行走越南
走马观花山东海岸线的碎片
[2006.10.23]
走马观花山东海岸线的碎片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413)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8



评论与留言(冬日里的夏梦)

[快速留言]  

[沙发] 发表人:土行孙[RE]
来自: 广西(222.84.6.231)
发表时间:2006-3-31 22:04:07
[Homepage][Email]
已经无语!不知道为什么晚了三年,在三年后才看到这样的文字这样的图片这样的网站!纵然时光会像海南的阳光海南的涛声逐渐随岁月远去,但今天晚上,看到这个网站的这份感动,将会长久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bykeer:[RE]
我最记得海南的就是椰子岛那晚上的涛声和白浪。
“一个无人的棚子,正好可以为我们挡住风,却挡不住浪涛万马奔腾般的轰鸣;哪怕在这样无光的夜里望过去,海面上那汹涌肆虐的白浪!在半夜中醒来,我都忍不住爬起来,出去看看那些海浪,那奔放自由,在无人的黑夜中兀自蓬勃的海浪。我知道,这些波涛的巨响,已经深深的融入我生命的旋律中了。”
历历在目,呵呵。

[2楼] 发表人:让你小心[RE]
来自: 江苏(211.90.126.178)
发表时间:2006-12-22 13:01:18
[Homepage][Email]
去过海南,真想老了以后就住在那。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风景。
bykeer:[RE]
Your Name So Cool,哈哈
海南不错,还可以去西沙南沙看看,怕是更不一般的风景了。

[3楼] 发表人:weizhi[RE]
来自: 四川(202.115.141.132)
发表时间:2008-5-8 10:55:01
[Homepage][Email]
那真的是个好地方
人寿长
光是风景就很令人想重游了
bykeer:[RE]
是的,呵呵

[4楼] 发表人:DRAGON[RE]
来自: 海南(221.239.75.222)
发表时间:2008-6-21 8:19:04
[Homepage][Email]
我从小就生长在英歌海!

[5楼] 发表人:路寡[RE]
来自: 海南(10.174.132.128)
发表时间:2008-9-8 17:07:57
[Homepage][Email]
您拍的相片令我思念远方的家乡--莺歌海,谢谢您.其中的一些相片我将保存到我的QQ里,希望您能同意,谢谢!!!
bykeer:[RE]
没关系,呵呵 :)

[6楼] 发表人:向日葵[RE]
来自: 海南(119.41.138.239)
发表时间:2008-12-10 2:40:16
[Homepage][Email]
好好

[7楼] 发表人:向日葵[RE]
来自: 海南(119.41.138.239)
发表时间:2008-12-10 2:44:23
[Homepage][Email]
我的家乡真的好美.看到你对椰子鸟的游感.让我好想家......
bykeer:[RE]
椰子岛,哈哈,都是五笔惹的祸

[8楼] 发表人:刘乙苗[RE]
来自: 海南(58.54.248.86)
发表时间:2008-12-28 15:37:44
[Homepage][Email]
赞~~~因为我也是英歌海的

[9楼] 发表人:天边的纸鸢[RE]
来自: 陕西(117.36.7.89)
发表时间:2009-2-26 0:18:01
[Homepage][Email]
非常喜欢你的文字,也是温润如春日的雨丝一般令人沉醉其中,在你笔下的远方是如此引人入胜。这样的日子,是多么好啊!

[10楼] 发表人:ll[RE]
来自: 上海(180.168.109.82)
发表时间:2015-12-05 16:14:23
[Homepage][Email]
我又要去海南了,这次是大排量摩托带老婆,墨镜大背头皮夹克皮靴加大砍刀,并随车带音响循环播放终结者出场时的音乐。
bykeer:[RE]
大背头你好~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