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追忆海南的片断

@bykeer

一样冰冷的冬天,终于又想起海南来了。一发不可收拾。

开始想念海南那温软湿润的空气,饱含着南方海滨的独特的气息。在海口的黄昏,灯光朦胧些许昏暗的街道上,我们穿着T恤散漫的走。多么高大的椰子树!在街边排列得整整齐齐,雄伟的高昂着优雅的俯垂着,被无数次台风穿过的枝叶从树的顶端纷披散落。枝叶聚集的树梢上必然悬挂着大大小小的椰子,我们从树下走过就想,要是哪天熟透的椰子突然从天而降怎么办?每次抬起头都会不自觉地摸摸脑袋。

很喜欢海口那些热闹的街巷,人挤着人,摊挨着摊,路边还有很多杂乱而又丰盛的小饭店。喜欢和大杨在晚上不太早也不太晚的时候,出来在街上转转,顺便找上一家烧烤摊子,懒洋洋的坐下来,一边吃着麻辣烤鱼一边看着烟火缭绕的摊贩后面那些热闹的人群,就像通过电视银屏看着香港或是广东的市井。海口的的大商场与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每座城市的摊贩和市井却都操着各自的方言,长着最有特征的模样。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我们也想去吃烧烤,但是那几条街巷反而比平时冷清多了。

早已习惯了行走在外的感觉,在外过春节却是头一次。

那时有四个人,一个同学甲亢,一个哥们大杨,一个女朋友小y,当时还是女朋友。还记得和大杨去海口的码头等小y,她从深圳坐海轮过来——我是有些羡慕的,从没坐过海轮,不知道身凭轮舷,放眼四周茫茫蔚蓝是种什么感觉——去得有些早,先在附近逛,买了好大一个菠萝蜜。后来船就靠岸了,看着旅客像蚂蚁一样排着队,慢慢的挪过甲板,从轮船前面敞开的大口中涌出来,四散在大地上。在甲板上还看到小y的,后来眼光就没有再跟踪上。等到转过头,小y已来到了面前。

我牵着小y,大杨背着大菠萝蜜回到了旅馆。谁知道菠萝蜜费尽我们九牛二虎之力都剖不开,找服务员借大刀时我们才知道,这是一个生的,熟透了的香气四溢,一碰就炸。我眼睁睁看着它白浆直冒,心想难怪和我以前吃过的不一样。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我们也想去吃烧烤,但是外面反而比平时冷清多了。

走过旅馆门前的人行天桥,可以俯瞰海口明亮温润的夜晚。那些沿街深黑的椰影,在遥远海南的陌生城市里把延伸得那么远,天桥的高度却把圆溜溜的椰子拉得这样近。想着这是千里之外的海南,温暖湿润的海南,心中就忍不住的高兴。一个不同的除夕,一个冬天里温暖而陌生的除夕。

今年我没有这么幸运,我不是不喜欢回家,但我更渴望那种陌生的新鲜感。

今年初一会是什么样子?也许和所有过去的初一一模一样,懒洋洋的睡醒来,呼吸着新鲜冰凉的空气,无所适从不知所以?我并非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也决非想在万家团聚的日子里在外面游荡,但我认为生活完全也可以是另一个样子。所以这个冰冷的冬天里我又想到了海南,任凭那些记忆的碎片在脑海里闪闪发光。

想到了三亚,想到了南山海边那滔天的碧浪,那晴空下自由翻卷的澄澈的海洋。想起了那南方冬天里灿烂的阳光,木棉树上燃烧着鲜红的花朵,那洒落在脸庞上手臂上的阳光强烈得需要墨镜来遮挡。

今天晚上产品在哈罗哈自助美食新年聚餐,阳光沙滩的热带风情中,一个穿着蔚蓝沙滩衣白色宽松裤子的小乐队在舞台上松弛的演唱。我看着舞台一侧那位戴着墨镜电吉他手随着音乐的节奏在那里轻轻的摇晃,突然就开始怀念戴着墨镜的日子。

几天以前与一位网友聊天,名字挺有意思,叫想边走边看。闲谈之中叫我推荐几个冬日的去处。我说三亚。哈哈,他笑了,三亚我在那边呆过一个半月。为什么?散心。

突然觉得好嫉妒。什么时候我也能有这样的机会,在海南闲闲散散的住上哪怕半个月呢。一定要在冬天。

从小就喜欢爬山,喜欢群山层层叠叠峰回路转,坐看云起时,胜事空自知。自从海南归来,我才发现自己所不喜欢的,仅仅是那种平静而沉闷的海洋。椰子岛,多少次回忆中仍然在山坡上瞭望,那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晚,只看见山下的层层翻滚,似乎就要卷上山岗的滔天白浪,在睡梦中只听见那雷电般轰鸣,那万马奔腾的巨响!

还记得椰子岛宿营的第二天早上,我们才亲眼看到夜里看不真切的大海。站在沙滩前的礁石上,太阳从云层中穿透出来,把金光铺展在海面。一层接一层的海浪从杳无边际的天边奔涌而来,在礁石上摔打出几米高的浪花,破碎成雪白的泡沫,悄无声息的重新回到大海的怀抱。喧嚣的涛声中我们屏息安静,任何语言都描绘不出内心深处的震撼。

我们爬上椰子岛的山坡去拍摄全景,俯瞰那壮阔的海洋,愤怒的海洋,万马奔腾的海洋,这烙印在我内心最深处的海洋。数码相机拍照永远都是那么方便,可是没拍几张我就明白了,运动的海洋啊,我永远不能把那些气势恢宏的雪白浪涛连接成一条线!在凝固的陆地,在平静的湖泊,这些全景可以完美的拼合;但是在海洋上,在浪涛宽广的海洋上,不回还的时间却留下了永恒的裂缝。

一首老歌这样唱道:过一回桥叹一次青春如流水。

我现在回想着椰子岛,想着那里的波涛仍然如同我们当时所看到一样,奔涌往复,不舍昼夜。而我们又已经走过一年,我们沧海桑田的一年,的青春,甚至一生,也许就仅仅是椰子岛上那浪花绽开又破裂成泡沫的一瞬;后面还有无数的波涛从杳无边际的天边奔涌而来……更高的山坡上这些壮阔的波涛在不回还的时间里不能连接成一条线。

从海南回来生活平淡如前。夏天小y和我分了手,我感觉心灵上翻越了更多于那年川藏南线的高山。在我想要离开南京前去深圳的时候,大杨告别独自工作生活了两年多的上海重新回到南京。甲亢还是呆在家乡重庆,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样。重庆也是我的家乡,但我实在不喜欢那里雾霭沉沉的天气。小y和一个生意人好了三个月最后还是各奔东西,而我深圳也没有去成,有一些外界原因,但也许是我的决心还不够坚定。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在去年海南以前日记中还写着生活平静得想让人恸哭,一年过去了我仍然在这样的生活中迈着相同的脚步。冬天还是这样寒冷,太阳不够强烈也从不下雪,于是我开始想念温暖的南方,想到了海南。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写道如果永劫回归是最沉重的负担,那么我们的生活就能以其全部辉煌的轻松来与之抗衡;而我看到的生活却少有辉煌,也不甚轻松,尽管我曾那么希望我的生活能够“比大气还轻,会高高地飞起……运动自由而毫无意义”。

只是在南京冬天的回忆中,海南仍然湿润而且温暖。有时还能想到海南之行中那些幼稚的争吵和赌气,但现在它们都已遗留在了所翻越山脉的那一边。还能想起那条三十夜里反而变得冷清的街道,想起椰子岛的夜晚让人心悸的白浪和涛声,想起白天山坡上触目惊心的全景,那些壮阔的波涛在不回还的时间里连接不成一条线。

2004.1.14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冬日里的夏梦
走马观花山东海岸线的碎片
游走深圳
[2005.9.1]
游走深圳
看海峄山
[2002.10]
看海峄山
小梅沙
[2001.6.4]
小梅沙
梧桐归来
[2005.3.29]
梧桐归来
行走越南
[2010.4.17]
行走越南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174)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8



评论与留言(追忆海南的片断)

[沙发] 发表人:土行孙[RE]
来自: 广西(222.84.6.231)
发表时间:2006-3-31 22:04:57
[Homepage][Email]
已经无语!不知道为什么晚了三年,在三年后才看到这样的文字这样的图片这样的网站!纵然时光会像海南的阳光海南的涛声逐渐随岁月远去,但今天晚上,看到这个网站的这份感动,将会长久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2楼] 发表人:我想去旅行[RE]
来自: 江苏(58.212.111.79)
发表时间:2006-6-21 21:48:39
[Homepage][Email]
扎西德勒,呵呵,看来你很向往黑到第四层或者更黑一点:)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人在安逸适乐的环境里很难写出激荡人心的文字,古今中外好象个人幸福与文字的感染力都是成反比的。
bykeer:[RE]
怎么这么巧,我今晚刚刚新加了一张背景图片,兴来每独往,盛事空自知。我觉得王维的五言诗太太太厉害了,哈哈。

[3楼] 发表人:刘莹[RE]
来自: 广东(124.240.120.37)
发表时间:2006-12-9 8:44:38
[Homepage][Email]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