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大破车与远征
大破车与远征 (1994.11.27)  /660
说是大破车,半点都未夸张:我与熊的车全是借来的二八圈的载重车。熊的那辆后闸全无,前刹也几乎没有,——只有用手把刹车把扳到高出龙头手柄的位置方有效果;我的呢,全捏死刹车,也只能感到车子有刹车动机而无实际行动,心有余而力不足,继续前行五六米方能缓缓停下。而且,我的车没有执照。
四面巴山
四面巴山 (1994.7.22)  /286
天空这样的蓝,阳光这样的照。当山在阳光下苍翠夺目时,当金黄的野菊花在草地上婷婷乍放时,清风便会徐徐拂过,带来又一个鲜丽的夏天。我知道,风在向我呼唤,远山在向我呼唤,我又得出发啦。
不过这回是受了打击的。本计划徒步走三峡,可时间不够。无奈又无奈,想去四面山……
铁峡风情
铁峡风情 (1994.4.29)  /418
我们是随着年级到广阳坝体育训练基地春游的,所以脱离集体逃出来很费了一番周折。早在学校,在船上,直至基地上,我们对赵老师三番五次地说想早些走,可他一直都不同意。迫不得已,我们决定“先斩后奏”,走了再说;却不料刚提着包走出宿舍就被赵老师逮个正着。
“哪儿去?”,赵老师高声厉喝,“是不是想先走?”……
濛濛长浪屿 菁菁统景峡
濛濛长浪屿 菁菁统景峡 (1994.2.10)  /382
这一年夏天特别奇怪,天气一直不热,这两天还时不时一场雨。讯是下午来找我的,我就对天气放心不下。厚厚的云层在充满金色阳光的天空中翻涌,就同我对放弃的恐慌在我充满希望的心中翻涌一样。果然,第二天早晨一睁眼,灰沉沉的云天就在我心中布下了大不安。再绵了一会儿床,起来一看,地上湿漉漉的。上午天色一会儿明朗,一会儿阴沉,我和讯都没有底……
大足石刻
大足石刻 (1993.12.31)  /516
高一的时候,曾见过一篇作文,是一个女孩子写的,是说自己胆子大——初三毕业就敢一个人挎着相机,乘火车从重庆到邮亭,再转车到大足去游览一番。看是看了,也没多想什么,但怎么也未料到一年多后我也有胆子而单车游大足了。
其实骑车那么在大足、铜梁走一遭,高一时我也想过,当时称之“重庆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