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铁峡风情

@bykeer

我们是随着年级到广阳坝体育训练基地春游的,所以脱离集体逃出来很费了一番周折。早在学校,在船上,直至基地上,我们对赵老师三番五次地说想早些走,可他一直都不同意。迫不得已,我们决定“先斩后奏”,走了再说;却不料刚提着包走出宿舍就被赵老师逮个正着。

“哪儿去?”,赵老师高声厉喝,“是不是想先走?”

我们只得站住了,却不知从何答起,只得嚅嚅应道,“嗯”。

哪知老赵也不再说话,似乎无可奈何的默许了。我们大喜,急急走出基地,暗渡成矣!



于是就来到河边,开始了这半天的行程。大江滚滚东去,远处是连绵的群山,轻烟薄雾之中,显得极有层次,像一幅淡淡的山水画,雅致极了。而眼下的河滩,景色就更美了:处处是团团簇簇的青草,苍翠欲滴。无数种野花就散布在这草坂里:有的粲粲的红蕊藏在亮黄的娇瓣之中,明艳迷人;有的是纯白的小花,攒集在高高的枝头,闹着笑着;有的数枝秀颀的青臂擎着淡紫的茸茸的芳卉,还有着蒲公英似的白伞和白绒绒的嫩叶;好多好多,常见的夏枯草,铃铛菜,七姊妹等不用说了,就是平常不见的奇花异草都不及遍数。像昨夜晶莹璀璨的繁星,像无数只饱含着深情的眼睛,叫人又怜又爱,思绪万千。

我们就在这青青河边草中行进。路旁也有庄稼,鱼草茂盛可人,烟叶中间种着玉米,金黄色的麦穗沉沉的,在清风中轻歌曼舞。

燕麦也很好看,只只小燕轻捷的挂在碧茎上,——细看时,还可发现她们真的有剪刀似的尾。迎风飘举,就像天边飘来的悠悠轻曲,余音清越。沙地上还有一种极清脆的草,她的叶丝丝缕缕的,一簇簇的直指向天空,很像马尾松那玉雕翠琢的绿绦。淡淡的阳光中投下斑斑驳驳的暗花,还有比这更可爱的么?

当然有!我最喜爱的,还是一种蔚蓝色的小花。这种花有着金红色的蕊,素雅的花瓣朴实的围在四周。而且,她们常常一大片一大片的长在一起,密密的缀遍了整片山崖。那是晴空的蔚蓝色,既热情又恬静。我没见过勿忘我,这就是我心中的勿忘我;她们未说勿忘我,可我是永远也不会忘记她们的。真不知为什么我对她们这样独有情钟。

我们就在这花香鸟语中行进。有时还会遇到一种白芒的小草,她们戴着高帽——那是一种白亮的芒穗,还沾着好些黄灿灿的粉。高帽全向着一个方向,极有诗意的飘在青草上。微风起时,她们都轻轻的摆动,摇曳着窈窕的腰肢;又像一面面小小的旌旗,呼呼的高唱。

我只有痴痴的望着她们。我们没有去碰任何一朵花。生命如此艰辛,生命有这么多的快乐与苦涩,我们怎能随意摧残生命呢?“我们都正年轻”,我想。突然之间,我发觉我是这样的热爱生命,我是这样的热爱生活。

不觉已到了广阳坝的尽头。这是一片浅浅的河滩,山洪是河水将漫过来,将广阳坝隔成一个孤岛。放下行囊,休息了一会儿。站在礁石上回望,便可见来时的河滩上,翠绿的草坂与金黄的麦田纤纤细细的杂交在一起,仿佛一条黄绿错综的大毡子。而且很柔和,仿佛一伸手就能触到的凝脂。紧接着是一去不还的长江。江畔沙地上的庄稼,竟长得如此丰茂;真是伴着我们的母亲河流呵!我想,长江夏日的泛滥,大概也近似于古埃及文明的尼罗河——留下大量肥沃的淤泥,哺育着我们千百万的劳动人民吧!

铁山就在前方。铜锣峡看起来也清晰了。走,走,不多是我们便到了铜锣峡口。

回想我们坐船过这儿时,只见陡峭的坡崖上全是蓊蓊郁郁的松杉与草莽,不时还有绝壁,不见一个人,没有一条路。我们问了几个人,都道是还是有路的,不过走的人极少,且全被草所掩埋。

有路,还怕啥?云不知何时也褪光了,大地万物都泛着阳光。我们迈开步大步,向着金色的铜锣峡奔去。




进峡的小路旁,有几家民宅和一家小厂。路也怪极了:我们先走的下面一条,不多时看见其前大书:“下有狼犬伤人,请走上面!”于是又退回到上面,走一会儿有路口,又书:“上面有狗伤人,请走下面!”又走,却蓦然闻犬狂吠。大惊失色之余,细看方觉狗被链子套住。赶紧走过去,一会儿又见:“闲人莫入,行人请走上面。”于是又上行。如此这般。就如同深入一秘密基地,七折八旋,搞得人心惶惶。

还好,不久就走出这一区域。一条土小路在山上蜿蜒。这样的路,实在没有什么可怕的。又过了一座圆柱状很别致的白色建筑——料想是水文观测站,或看护灯塔的——我们便真正进入了铜锣峡。

下面是一片礁石。我们冲了下去,站在礁石上。脱掉了汗湿的上衣,我们挺立在江风徐徐的江畔峡口。前面是铁山中断楚江开,看起来与照片的三峡景点毫无差别;若去个好角度拍张照,定能以假乱真的。回头便是铁山,太阳正好挂在崖上,千万条金箭直射下来,而这光帘后的铁崖,罩着一层薄薄的紫烟,隐隐的透着墨黛色的沧桑。嗨,你好!铜锣峡,我们如约而至!

我们赤了脚,站在江水中。凉飕飕的。长江水层层的拍着石崖,哗哗的直响。“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那酒一样的长江水;那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沉沉的乡音带着沉沉的乡愁,随着江水也轻轻淌来,漫上我的心田。

照张相吧,也有个留念。我们三人坐在灯塔旁,请一位钓鱼人照的。他是我们在铜锣峡中碰到的第一人,也是最后一人。

正在照相时,我们年级的船上来了。我们连忙躲在岩石后,那钓鱼人给弄得莫名其妙。也没有办法,更不敢出风头:年级早规定在广阳坝不准接触江水;若在这里被看见,回去够受的了。

回身上路。草在渐渐加深。先没脚踝,后来没膝盖,最后整个下半身都看不见了。蕨类植物很多,一大片一大片全是,像是走进了中古的森林。其他的草和灌木也逐渐增多,终于只能看见脚下的路的颜色,而不见前后的踪迹了。乔木也增多了,大都是松柏,还有好些叫不上名的。阳光从遥遥的坡顶贴着草莽透过来,斑驳陆离,很有些“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的味道。抬头仍可看见蓝天。我想要是在深夜透过头上那丝丝缕缕的杉叶看着一轮金黄的圆月挂在中天,那感觉该是又爱又怕吧!

再往前走,这些高大的乔木稀疏了,而灌木蒿草不断增多,路就更加艰难了。有些青石横在路上,不留神胶鞋踩上去,非常滑。险的路,一歪就可能掉进江里;于是还不得不用手抓一下路边的草。有时抓住带刺的,一下子还反应不过来;愣一下,再缩回手来。边走边用右手臂抵出挡路的草木。有时碰到了断了的荆棘横在途中,只有一勾腰钻过去;背包却被热情的拉住了,走着只听见后面擦擦擦得响。还有一种小灌木,特别扎人,裤子都没有用,只有小心翼翼的躲。后来又误入一条岔路,一直走到悬崖林立的江边;下去还好,上来后气喘吁吁的。不由高叹: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终于走到铜锣峡西口了。站在峡口上,早已长烟一空,碧空万里了。遥望唐家沱,碧水东流至此还;而对面则是铁山坪,像一座大屏风;山崖草木,在灿烂的阳光下直逼人眼,一切都历历在目,纤细入微。

峡已尽了,山仍在继续。这时路才是最难走的一段,两旁全是高出人头的野蒿,拨开眼前的枝叶,仍看不见脚下的路面,但也只得迈开大步走。路上仍有青石,有时还有被山水冲出的一个个坑,不留神就会“扑通”一声滚进去。路一折便看不见讯,却分外清晰的听见他又在惊呼踩上蛇了——这便是“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了。只顾埋头走路,终于走出了深林,草也浅多了。脚有些酸,口也渴极了。路旁的野花中有好些蛇莓,也就顾不得大雅的一阵狂咽了。这使我更怀念深峡中那段小溪了,她带着淙淙的欢歌从山涧石隙蹦下,快乐的绕过那棵古榕直向长江奔去。该知道当时再多喝几口的。

后来碰见一农夫。经指点,我们下到江畔的农人所谓的“大路”上。我忍不住不时的回望,看看蓝天衬着的山峰在日光照耀下所产生的慑人的苍翠和无尽的诱惑。苍鹰在山梁上盘旋,无比的矫健。我多想躺在草丛间再回味一下自然,可这是不行的。又进了村舍,找一个热情的村妪要了点水喝。

再一次来到河滩上。硬硬的砂石使脚掌辣辣的疼。响亮的汽笛声中,水翼艇快速驶过“神女”、“白帝”泊着的码头,江水仍然拍着沙滩,依依情深。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沿长江徒步旅行,初识长江风情。只希望这生命的执著,这青春的热情,永远不倒,永远不老!

1994年4月28日

记于1994年4月29日夜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暑假,我们徒步走过三峡
从九江到南陵
[2008.10.18]
从九江到南陵
鄂赣行旅
[2002.8.10]
鄂赣行旅
三峡好人
[2009.7.20]
三峡好人
大江上的船
[2007.9.25]
大江上的船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182)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8



评论与留言(铁峡风情)

[快速留言]  

[沙发]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61.190.161.230)
发表时间:2006-4-23 12:26:32
[Homepage][Email]
94年.....,忽忽12年过去了。
bykeer:[RE]
对了,昨天翻了一下你的川藏地图,看见你在新都桥草原的几张照片,后面背景的山好像就是雅拉山阿!

[2楼] 发表人:Daisy yan[RE]
来自: 北京(210.31.76.240)
发表时间:2006-4-24 21:51:23
[Homepage][Email]
赞一个,为什么俺在长江边住那么久就没这些雅兴呢!
bykeer:[RE]
呵呵,记得就是那一年,我突然对春天有了感觉,第一次发现春天的花红柳绿。真是奇怪。

[3楼] 发表人:燕子[RE]
来自: 海外(128.193.140.248)
发表时间:2009-6-10 3:24:00
[Homepage][Email]
三年前的留言。。。青葱岁月

[4楼] 发表人:崭新[RE]
来自: 北京(218.70.38.177)
发表时间:2011-11-20 09:50:58
[Homepage][Email]
第一次来重庆,不知道哪里去耍,翻翻这些老印记,愈发的觉得来晚了……
bykeer:[RE]
:)铜锣峡还有得玩,现在峡谷中还有温泉可以泡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