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江夏散记

@bykeer

一九九八年春天,大学四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现在想想从前的那些日子,是多么的杳不可及!高中的时候,曾怎样的读着《校园散文精选》憧憬着大学的梦幻;在离家求学的前一天晚上,又曾怎样躲在阳台上,永无休止的听着校园民谣专辑,深深迷醉在天之骄子们那些年轻却哀伤的旋律……一切都那么久远了,像在回忆童年里那些毫无凭证的故事。四年,整整四年的青春呀,我向往过,我追逐过,我绝望过,我沉迷过;现在,又如从前,我坐在东五楼的教室里面对着这一本本游记。但是,走在清静的过道中时,手中还带着游记本上的灰尘,我打量过自己;我和从前已经很不一样了!

在这四年中,我曾深深依恋过这座城市,也曾毫不在意的鄙弃过她。终于,我就要离开,可这儿却也沉淀了我四年年轻的梦想和前行的足迹。我想它们是记得的,春天生机勃勃的原野,夏季波光滟滟的东湖,还有秋季黄金般灿烂的梧桐叶隙间那深遂的纤碧的蓝天;它们是记得我的。一次,一位在轮船上认识的朋友来信,她讲起她的心跳,她的激动,她那些曾朝夕相处的朋友,因为她实习完毕即将回到武汉,回到这片“热土”!是的,这是一片热土,虽然我不太承认,可它就是在我青春中留下深深烙记亦为我所深爱着的热土。我不知道我能说些什么,但我不得不拿起已经很久都未碰过的笔,找出很久都未翻过的游记。让笔在纸面上倾吐吧,我感觉到心中有闪电般的蓝色的光耀,我渴望久积的乌云带来倾盆大雨,冲刷干净灵魂中的灰尘与污泥。

金口


有了金口,就有了武金堤

金口是一个永远瑰丽的梦想,一个永远神奇童话。

有了金口,就有了武金堤。

武金堤是有灵性的,它会微笑,它会呼吸。它是一个乖巧的孩童,依恋着长江母亲的身体;它是一条翡翠的丝带,温柔的束着扬子姑娘的腰肢。它是宋词,是唐诗,白云千载,烟花三月,秋枯春荣,雁去雁来,它静静的躺着,成了一条千古丽句。

有了武金堤,就有了长防林。那些笔直的水桫排成齐整的方阵,春季中挂满亮翠的羽叶,金秋里高擎着红褐的火炬。他们卫护着你呢,沿着武金堤前行,你能看见他们渐次变化的交错的身躯;他们的身后就是那片土地,那片生长着青春麦田,金黄菜花的土地。他们像栅栏,一道在光阴的流水边用年轻生命凝结成的栅栏;但他们更像英勇的忠贞的武士,挺直着身躯保护长江姑娘东去。


有了武金堤,就有了童话中的树

有了武金堤,就有了亮绿的草地,数不清的野花

有了武金堤,就有了童话中的树。瞧,那些堤外草滩上矮墩墩的树,他们那矮小的肥胖的身躯就像童话中可爱的小矮人,长长的细细的树枝向着天空发射开去,那是他们的手臂,他们的手臂上会长出小小的芽苞,然后展开,变大,变大,这么多支手,简直是奇迹!春天嫩黄的阳光把树们的阴影投成草地上的暗花,花们在白昼开放,在夜里凋零,这真是童话!

有了武金堤,就有了亮绿的草地,数不清的野花。堤边草坡上那么多的蒲公英,像无数金色的洒盞,盛满了所有的春光;那黄灿灿的不可抑制的眩目的热情,让你年轻的心止不住的震颤;微风轻拂,春天的秘密随着蒲公英的小伞四处飘送。还有那些權木丛中的雪白的野蔷薇,牛犊在她们中间缓缓漫步;还有那些不知名的红色的和黄色的小花,从江边一直开到了堤树下,再铺展开去,开到了子规啼响的远方,开到了东风吹拂的尽头,开到了天涯——噢,武金堤,你怎么竟载有如此多的诗情和画意?

有了武金堤,就有了牧歌,有了田园,有了如水的乡愁,家园的期盼,就有了年轻的梦想,有了诗:

“当春风吹绿了你的新衣,
有谁知道你的喜悦你的感激
当我踩着单车走上你,
有谁明了我的快乐我的欣喜”
……
“想像河边那一片树林
想像她们绿风摇曳的青春
五月的阳光
漫过亮翡翠的草坪
她们那暗花般细腻凝碧的阴影
……
想像河边那一片树林
想像遍地的野花起伏 像饱含深情的眼睛
想像那无声远去的江水
想像那独坐斜阳 不归的王孙”

我曾那么多次的踏上武金堤,有时是满怀着追逐的希望,有时是为了找寻失落的梦想,有时只是行色匆匆的过客而已。我曾在长江的客轮上遥望过武金堤,在细密的地图上审视过武金堤,也曾背着相机在堤上飞驰,在堤下的草地上独坐,长跪,卧憩。我曾那么多次的提到金口,武金堤,朋友们几乎都把它们看得神圣,——是的,那是梦开始的地方,有树、有花、有江水、有斜阳、有生长童话与诗歌的青草地……

1998.4.6

纸坊

在重庆时,骑车去得最多之处怕是两路了,两路即江北县城,现在的渝北区,很早以前就因为江北机场的缘故拥有了一条极好的公路——国道210红双段。平阔的灰白色混凝土路面上,机动车风驰电掣;网格外的非机动车水泥道上,自行车闲庭信步;最先是几公里平路,再是一个小丘,又是两三个小丘,然后上一个又缓又长的上坡,过隧道,呼呼下坡,上立交桥,便是两路了。自己不仅走过多次,时而有要好的车友来,也主人般的领上两路逛一圈,顺带指一下在建的渝长高速公路(319国道),随口哼两曲“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 ……”我家在江北区,江北县就是我的后院。


潋滟空濛的汤孙湖

小山坡上整坂整坂的菜花金浪

那么,很自然的,当我来到了武昌的大学,武昌县就是我的“另一个”后院了。纸坊即武昌县城,亦称为江夏区。去纸坊的路没有国道210那么精彩,只是一条两车道的水泥路,虽然穿行于人烟和风物气味都十分浓厚的乡村原野,但路面给人的感觉终究不如柏油路那么亲切,故也哼不出约翰·丹佛的“乡村路带我回家”那种节奏与情调的乡村民谣,也许多少有些异乡的气味吧。但不管怎么说,这即使成不了后院,也是一个外乡度假别墅的后花园。这条名为“江夏大道”的路面上单车印纵横交错,是我在武汉去得最多的地方。

找到这条路是在大一的春天,自己的宝马从重庆运来之后。追忆着武黄路的历险,找到了这条路;山岭绵叠的诱惑,让我来到了纸坊镇,我觉得像一个武陵的渔人,冥冥中循着神喻才发现了这世外洞天。麦田的碧毯上灿若星光的金黄油菜花与粉红桃花,小山坡上整坂整坂的菜花金浪,潋滟空濛的汤孙湖,涂满远方般藏青色充满神秘诱惑的山坡,还有归途中两名小孩送给的两支红色杜鹃花,一切都成全了一个完美的童话了。情溢于怀,这便是当年那篇《一个星期六的下午》。

回味着那年春天梦幻般的经历,我又一次次的走上这条路,想发现些新的东西。在春天里,我们在田野上游荡,找寻不知名的紫色野花,与油菜花交谈,在桃树下与果农合影;在初夏,我们曾漫步在湖边的渔村,曾上山捕捉过蝴蝶,在山石上吹过口琴,在晚风中涉过含笑摇曳的白菊花草地,在汤孙湖中游过泳,在湖滨晒过太阳,蓝天下两条渴望被风干的鱼;在秋天,也曾在田野中漫步,在山间发现过灰色的野兔……

后来,也曾多次的经过纸坊;我们六人的车团在清晨经过纸坊,目标遥遥指向蒲圻的赤壁;我和世界由纸坊绕行六里铺,再一次共同呼吸六月的空气;在元旦我独身一人由金口来到纸坊,是因为想走新的路途,在苍白的考研重压下也不放弃“野蛮其身体”。今年春天,算是告别游吧,我们踩车去了武昌县城的白云洞,往返旅程中,享受过艳阳、游云、大风、冰雹、细雨……

纸坊仅仅是一个地名,但它并不只代表着这个城镇,它是几泊明湖,数脉山岭,它是一片生机勃勃的多情的土地。也许没有更多的话说,只是因为我和它彼此信任,相互了澥;也许说不出更多的华丽的言语,只是因为我对它怀有深情,我们之间太熟悉。

1998.4.23

豹澥

从未见过这样迷人的花。紫藤姑娘攀附着老槐树挺立起她娇柔的身躯,蓝天下披散开的每根青丝都反耀着阳光的光华。她在上面呢,活泼又有些顽皮的,笑吟吟的看着你。那么多的紫色花儿倾泻下来,每一串花簇都是春风中摇响的风铃,每朵花儿都是蕴藏着幸福的漩涡,在流淌,在膨胀。无数的蜂蝇围绕着她飞舞,她特有的芬芳浸透了整片土地,而她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你。在春天里开花,开花,毫不掩饰的奔放的热情,寂寞而又热闹的,孤独却又顽强的,矜持的,在春天里生长,开放。在静静的小湖边上,在长满松林的山岗下,不为人知却满怀自信的开放。我呆呆望着她,她甜蜜的笑容深深烙进了我心里。


大片金色的油菜花外是潜龙隐脊般的龙泉山

我是好奇这古老的地名来到这儿的,却没想会遇上这样一位神奇的让人怦然心动的女郎。我坐在远处把她愣愣的瞧着,又靠近她上下细细的打量。然而,夕阳垂影,我只得记好了这地方,带着燃烧的希望,带着复活的梦想离开这里。

现在,我收到了清风的托咐,我感受到了白云的召唤,骑着宝马来到了豹澥。当我怯怯的走过那条通向小湖边的梧桐甬道,却没看见那条想像中灿烂的紫色瀑布,我心中是何等的失望!一切都没改变呢,惊鸿照影的明湖,有着深色树林的浅碧色山岗,湛蓝的天空,金色的阳光,只是,我亲爱的紫藤姑娘呢,到哪儿去了?我急急来到老槐树下,只有挂着细小花苞的暗褐色长藤在轻轻摇晃。

紫藤姑娘,你知道吗,我就要离开这里,离开这片春色滟漾的土地,离开这在我生命中,烙下四年青春光轮的地方。两年前的春天,我在这儿碰上你,青春、花朵、生命,孤独的奔放的热情,寂寞的顽强的绽放……我们相逢在生命中最璀璨的日子里,心儿禁不住的震荡。现在,我又寻着了你,我已有了不少改变,你也尚未进入新一年的花期,那又何妨呢?我们有信心,有勇气面对生活的本色,面对走过的日子。忧愁的,抑郁的,让我们坦然面对;平淡的,琐碎的,让我们仔细品味,努力突破;精彩的,绚烂的,那是我们希望所在,我们的憧憬和理想;而已经过去的,那是最美的一页,让我们彼此用心珍藏……

 


蓝天上流云,金色阳光在发亮的柏油路上蜿蜒流淌

在江夏大地上,要发现汤孙,豹澥这样似乎锈迹斑斑的古铜色地名并不是件多么因难的事。如果说“汤孙”是途经有感而撷的话,“豹澥”则是专程慕名前往了。去豹澥前要经过流芳,这也是从武昌取道龙泉山的必经之路。流芳离学校有二十里,不在大公路上,因而更加地方民俗化一些。我也去过几次,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在街边碰着一个民间戏团,男女老壮略有五、六人,其余人用二胡,梆子等不知名的民间乐器演奏,一名青年女子用地方戏曲的腔调却唱着通俗歌曲的词:“春花秋月它最美丽”……韵味独特。围了好些人看,我拿着相机想拍照,却又有些不敢。

从流芳到到豹澥路边花相当多。大片金色的油菜花外是潜龙隐脊般的龙泉山,阳光下披着蓝色的光雾。在新犁开却尚未出芽的土地上,星星点点的蓝、白、黄色花像天空中的繁星,集中了春天的所有神韵一般让人看上一眼就舍不得掉开眼睛。紫藤姑娘的居所则为整个地方的形胜:穿过路边一条高密的梧桐甬道,是一个镜泊般的小湖,湖边是长着深色松林的浅绿色山坡,另一边开阔些,有菜花,草地,农舍,远山。紫藤姑娘就在小湖边的一棵老榕树旁。能一睹如斯浓密热烈的紫藤花实在是命运的因缘,然而,这里除了紫藤之外,还有好几棵开得如银似雪的梨树,草地上有不知名的淡紫色花束,还有极小的黄花和蓝色小花。

后面有一段风景也不错,岭峦绵回,赤红的土岩与深绿的松林,浅结的草地相互映衬,还有散漫的黄色菜花,蓝天上流云,金色阳光在发亮的柏油路上蜿蜒流淌。一名老叟,几头暮牛,还有我那辆横在路边、拖着长影的单车,——这岂不是经典的乡村风物画片?

我这样的来描写这片土地,它深沉而绚丽的承载着我生命的光阴缓缓流过了四年,即便明空丽阳,也荡漾着丝丝涟漪;我这样的来描写这里的春天,感叹于她绿草如茵,繁花似梦,万物蓬动的勃勃生机,多么希望自己的青春,这生命中唯一的春天,多姿而绚烂,即使不能永存,也能留下饱满而生动的回忆!

1998.5.3

青山、阳逻

江夏是后院,青山就是前庭。庭外一槛长江,隔开了新洲和黄陂,在从前的计划中,北上红安取道的渡口就是阳逻。

并且,阳逻是武汉市在建的新兴深水码头,多少也更增添了一些魅力。我第一次去阳逻的情形已不太记得,反正走岔了路,一折一拐的误入了青山区。第二次情形清楚一些,那次的前一天原本说好与世界同行,可后来天气不好,便说定取消;谁知第二天红云满天,现在我都清晰的记得在窗前张望一番后回寝室向大家描述那“玫瑰色的晨雾”……诱惑难耐,便背上相机外出;走在底楼阴暗潮湿的过道上碰见特务,于是同行。

穿过东行路边灿烂的油菜花和翠色斑驳的小山,我们踩车翻一脉一脉的赤红色土山。阳光淡淡,土路蜿蜒,春天的感觉也是极淡的,更强烈的是一种“西部”情结。来到江边,是沙滩,绿杨,穿过大堤,渡至江北,便是阳逻了。


草色遥看的江边春堤上傍晚散步的人群欢歌笑语

当时就只是吃了顿饭,围着阳逻兜了一圈。阳逻有修得极宽阔的六车道水泥路,也有石梯千层,人流熙攘的石板老街;现在除了这鲜明的印象,其余的都没多大记忆了。我原先还真以为有机会从阳逻北上红安呢,谁知一别音容两缈茫,除了在船上遥望,再也没去过了。

从阳逻回到江南,归途必走青山,又是一条武金堤模样的长堤,不及武金堤秀美,但多几分英俊。那次是四月,时候还早呢,只是暗绿的浅浅的草坪,一朵花也没有,英武的树们却早披上翠绿的新装了。堤外是大片大片的暗色草滩,不时有几处水洼,几棵老态的扭曲的树,还有大群的牛在吃草。我和特务坐在堤根下暗花般的树影上,面对着一片辽阔的大草原。特务有些伤感,说是两个大男人出行让人悲切,以后要带上女朋友,不过不用单车,而是摩托。

然后便是青山了。我对青山颇有感情,前面不还有篇《路迷青山》么?青山我专程去过三五次,不过这都是两年前的事了。那儿有其他城区不太多见的场景:笔直宽阔的街道边法国梧桐浓荫匝地,草色遥看的江边春堤上傍晚散步的人群欢歌笑语。好一个宁静又快乐的都市城区。令人向往。

1998.5.5

白沙洲

我和甲亢是坐渔民的船上白沙洲的。当是我们问岸边的人如何上洲时,他们叫我们“喊船”。我们来到江边,却不懂喊法,踌躇好久,才放开嗓子嘿嘿的叫;又过了好久,洲边“突突突”的过来一只渔舟。

每次坐船过长江时我心中都不会平静,也不仅仅是坐船。从前在重庆,最早过长江的当然就是南坪的长江大桥了。以后在附近走得多了,独行四面山时在江津坐过车渡;与郑毅有联系时走过长江二桥上游荡过半个晚上,长江索道自不必说;初中与李伟去了巴县回弹子石后也在朝天门坐过轮渡;高三春天的铁峡风情,与朋友们舟渡唐家沱;后来在有太阳的冬日里,渚清沙白,我也曾与马儿一同乘过纳溪沟的轮渡呢。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去四面山,一个人在暑假寂寞的阳光下倚车在车渡上迎着猎猎山风滑过混黄的江水了。当时又看过些什么散文,有《孤身旅行》,还有的说什么在渡只身渡江时抬头看见孤雁……心有所感情景相织,那满心憧憬而又暗含哀怨的孤独少年,至今想起来仍历历在目……

 
尽可以忘情的举翅迎风 我 甲亢

大一徒步三峡,渡江机会就更多了。从瞿塘栈道渡至大溪古镇,为避开错开峡天堑又在大溪宽谷中返渡至江北;在巫山过江,走入巫峡栈道,为朝觐神女峰,在横石过江,下峰后又迎着洄水狂澜渡至江南青石;去巴东,去秭归,去流来观;翻兵书宝剑峡到青滩,到庙河到三斗坪,在莲沱过江,进入葛州坝……

在武汉,也不仅仅是长江一桥,长江二桥和武汉关人渡。在阳逻也过了江呢,在鄂州乘过快艇呢;在南京,我用了半个小时,走上了南桥头堡,又用了半个小时,走过了长江……到江南,到江北,去武汉,去南京,这蜿蜒的长河上纵横的足迹在如水的光阴中是否也织就成缜密的岁月之网?

现在渡上了白沙洲。朝东走过竹木棚搭成的渔村后,全是白色的萝卜花,原野平阔,衬着远处一排婆娑的小树林,让人感觉这不是在小岛上,而是置身于遍野鲜花的草原。洲最东头尖尖的,站在这“大舟”的舰桥上,尽可以忘情的举翅迎风。江边是泥,但全龟裂成石般的裂迹,成为景观;洲的西头则全是雪白的沙滩,洲尾是正在兴建的长江三桥。冬春季节在江堤上遥望,江中一线晴沙历历,墨玉点点,颇为爽目。

白沙洲静卧长江,体态修长;半为花原,半为沙滩;一侧平缓,一侧陡峭,素淡而有神气,宛若静女。

 

好了,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他日顺江来,今日溯江归。从重庆到了武汉,又将到南京了。随笔偶得,从武金堤开始,于白沙洲结束,光阴如逝,风云淡淡,仅仅一时所感,但留浪迹萍踪而已。

1998.5.8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老马千里
[1996.1]
老马千里
赤壁行旅
[1995.10.27]
赤壁行旅
大破车与远征
[1994.11.27]
大破车与远征
入蜀记
[2016.11.12]
入蜀记
紫金夜游神
[2014.9.20]
紫金夜游神
三峡好人
[2009.7.20]
三峡好人
那些熟悉的浅山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199)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8



评论与留言(江夏散记)

[快速留言]  

[沙发] 发表人:空中弦[RE]
来自: 湖北(219.130.89.61)
发表时间:2006-4-3 15:18:57
[Homepage][Email]
看着散记中那家乡熟悉的地名心中好生亲切和怀念,一个平凡却又和自己生息相关的地方,世界如此之大,而又有多少人能发现这渺小的美呢?
bykeer:[RE]
美丽的武汉南郊 :)

[2楼] 发表人:深山人[RE]
来自: 湖北(172.19.192.14)
发表时间:2006-4-9 15:19:48
[Homepage][Email]
看到你的游记好羡慕,尤其是这片就写我身边的景色的游记。。。可惜我自己却从来没有去细细看过,现在人在外漂泊,想回去看看都没有时间了
bykeer:[RE]
呵呵,我自己也何尝不是这样,当年在家乡时,身边的景色又看过多少呢

[3楼] 发表人:hiking[RE]
来自: 江苏(125.220.28.190)
发表时间:2007-4-22 11:06:56
[Homepage][Email]
我怎么没觉得江夏有这么美啊~~~
bykeer:[RE]
美在于发现和体验吧~再说回忆总是挺美的,对吧

[4楼] 发表人:盛夏[RE]
来自: 湖北(124.156.98.219)
发表时间:2008-8-4 0:22:32
[Homepage][Email]
以前的江夏很美,和你拍的那些油菜花一样,明亮通透,早晨还常常出现神仙般的雾障,让树木和花草若隐若现的,天空和卡通片里一样蓝。

现在变化很大,房屋多了,树木花草、河塘、山头,都少了,空气也不似那么好了......人类的侵略十分严重,气愤一下,希望罚大家做回原始人。
bykeer:[RE]
可以想像……
以前学校后面那个露天游泳池,似乎早就开发成公园了。只是听说,好久没回去过了。

[5楼] 发表人:盛夏[RE]
来自: 湖北(124.156.98.89)
发表时间:2008-8-5 1:04:51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bykeer
露天游泳池?我看都没有看到过。现在那附近估计只有东湖的水,没有被蒸发。
bykeer:[RE]
是啊,呵呵,以前夏天下午常去游泳的
这一页的倒数第二张:http://www.bykeer.com/photo/new3x2.asp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