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BLOG 留言 app




那些熟悉的浅山

@bykeer

周末闲暇的下午,喜欢骑车去爬紫金山。等到四五点钟的时候,阳光已经能将单车拉出斜而长的影子;这时无比沉闷的白天似乎也轻轻舒开了一口气,——正好跨上单车,穿过喧嚣城市,上山享受清凉的空气,和斜红的光影。

喜欢从最东边的小路上行,要借道一小段中山陵。在暮春或是初夏,陵道边的梧桐树已经长满浓云般的叶子,白天里氤氲成一片化不开的浓荫。只有黄昏的短暂时光,阳光从西天直射进来,那些绿色阴影中的高挑的树干突然变得色彩斑斓而明亮,摇曳披覆的树冠仿佛燃起熊熊火光。

一条新修的柏油马路,蜿蜒在中山陵前那片起伏的乡野。俯冲的单车掠过浓密的树林,带着飞翔的风声。扑面而来的青草汁液的香气。开阔的原野的一侧,是浅丘、农庄和湖泊;对面则是延绵的紫金浅山。上山前的公路上偏头就能看见它,雄壮挺括;下山离开时它还在那里,温柔缠绵。

五棵松登山的路线绕过了灵谷寺风景区,直接插上登顶的青年路。初来到南京的那年,我踩着淘来的二手公路车,翻烂地图,遍寻阡陌,终于发现此路。在南京的第一个生日是阳光明亮空气泠洌的冬天,我第一次骑行紫金山巅。这条山路当时还铺着民国时期的砖石,衰败残破;现在早已翻修成平滑的柏油路了。不过范鸿仙墓到青年路之间还是有一小截土路和陡坡。骑行土坡,得把变速挂在很大的档上,握紧车把,埋头用劲;那些树枝和绿叶几乎要拂上脸颊,蝉嘶虫鸣距离如此之近——就会想起曾经匆忙奔走的旅行。

现在青年路上不时也能看见骑行者了,黄昏出来的都是独行侠,披挂整齐。而我是连一套骑行服,一个头盔都没有的。要是报名现在的单车俱乐部,恐怕没有基本资格。我只是喜欢这种独自用力,缓慢前进的感觉罢了。

有时带一罐啤酒上山,喜欢独坐在头陀岭的巨石上,看斜阳在晚风中一点点的沉下去,城市渐渐笼罩在暗雾里。

有时飞车下山能碰见长蛇穿越公路,迅猛急刹中车尾摇摆,差点从车上摔下来。

喜欢有时行进在树荫甬道中,它们宽阔的叶子在大风中鼓掌,发出大声喧哗,我也能感受阵风掠过脸颊,摇晃车身。

喜欢有时行进在漫长的登山道,前路总是看不到尽头,而头上浓厚的云层翻滚着雷声,仿佛众神低语,声响隐隐震颤在心底。

 

这个周末刚走了一趟梧桐山。脚踏沙滩凉鞋,提着独脚架,从深圳最中心的地王大厦下出发,穿过繁华的东门商业区。独脚架精悍,暗黑,像二分之一哼哼哈嘻的双截棍,也像精简版的街头联防手中的制暴长棒(以前就是一米多长的自来水钢管,现在统一换成黑色带手柄的长棒了,貌似木棍,似乎杀伤力不如从前。联防很喜欢把持长棒摆普士,我谓之曰深圳钢管舞),走在街上略引人注目。

从北麓泰山涧上山。最近深圳台风肆虐,雨水延绵,登山人不多,风景却不坏。溯溪上行,夹道茂盛的南国植被,宽大的野芋和香蕉叶子,盘根错节的榕树,雨湿后饱满鲜嫩的绿叶闪闪发光,万物鲜活水灵,娇嫩欲滴,生命丰盛而快乐。在高一些的山麓,灌木稀少,湿润深黑的树干如同栅栏密立,薄雾中只有溪流白浪飞溅,莫知所来,莫知所去。

山顶仍是浓云。迅急的水雾从海上涌来,包裹了整个山头。环顾四周,有水滴落下,抬头却不见有雨。摸摸头发,原来竟是海雾在发梢上凝成的露珠。突然想起巴郎山,那寂静雨夜的骑行,迷濛雨雾上空的裂口,繁星布满黑天鹅绒般的夜空。睫毛上凝结着露水,眨眼时劈啪劈啪的掉下来。讯说,那辆金杯超过他时,问要不要捎他去日隆;他本来想上的,但想到我肯定想骑,就算了。金杯超过我时,打了个招呼,然后我们继续骑行。穿过雨雾,看见星空,跨越峰巅,又重返风雪迷雾。

下山开始觉得不便。我的沙滩凉鞋!半个小时土路来到好汉坡的水泥台阶上,再下去是停车场,再下去是小梧桐的分路。在小梧桐的公路上,人车稀少,可且行且歌。

凌云道,是一条新修的从山下长岭直达小梧桐的石阶路,六十多度的天梯冒然而上,悬挂在陡峭的山脊,我喜欢的风格。自从今年初新发现了这条路,宠爱有加,几乎每每必走。这次在狂风中下山,只见流云如流水般飞逝。下到海拔600米,山道突然穿出云层,远处鹏城深圳尽展眼前,地王大厦高高耸立,天线插入云天。尽管浓云低矮阴沉,云层下的风光却是清亮,后海水面闪闪发光,南山也都清晰在目,更别提罗湖那边山岭青青的香港特区。台风造就的奇迹!

时间已经不早,干脆了却夙愿,拍一次深圳夜景吧!停下来坐等天黑,一个小时之后,风越来越猛,云越压越低,我快要冻僵了,却看见城市又慢慢消失在浓雾之中。好不沮丧的向下走,海拔400米时再次穿出云层,再次看见深圳!磨磨蹭蹭中终于等到华灯初上,南海边的明珠在夜色中尽显繁华。天空是深邃透蓝的,点缀着两三颗大星;那些大朵的漂过城市上空的云,却被染成了红色,如同漂浮在天宇中的莲花,俯照着一个童话世界。独脚架,我的独脚架,却无法稳当的拍摄,而四周草木葳蕤,难以找到合适的支撑……我肠子都要悔青了。用刚学来的一个词来说,无语泪奔。

下山时还能碰见一两个人,在这遥远僻静的深圳郊外,不得不让我绷紧了神经。好在无数次盲骑天文台的经历,我是适应这暗夜中的山道的。一边疾步下山,一边摆弄着独脚架,精悍,暗黑,哼哼哈嘻。山脚前的岔口有个治安亭,那条横行的土路我很熟悉,一直通往梧桐山腰。一个联防猫在路口的树丛下,看上去警匪不分。他吃惊的问我,这么晚了还在山上?从哪边过来的?

最后一段山路边是浓黑茂密的荔枝林,那段长路似乎比白天短了好多。终于看到深盐公路上的橘黄色灯光,就像白天的梧桐山一样熟悉亲切。走在地王大厦的繁华市区,头顶上那些低矮湿润的云,掠过城市上空,掠过深黑色夜幕的云,是白色的。

 

外婆家在沙坪坝,不远就是平顶山。山很小,不高,山顶就像平阔的足球场。小时候年年夏天去外婆家玩,最喜欢爬山和采花。是那种橙黄色的野菊花,散发着太阳的光泽和味道,开遍了夏季的整个山坡。每次和家人爬山,都会捧一大把野花下来,插在家里,好几天进门就能闻到青草和山野的气息。

儿时漫长的暑假被记忆碾成短暂的片断,却总是充满着夏花的颜色和芬芳。

后来平顶山开始采石,山下看上去丝毫不变,山后却已被挖空了好大一块。再后来,山顶修成了休闲公园。偶尔去爬山还能看到一些小伙子在山腰玩山地车攀爬。舅舅说,要是你现在像他们一样大,会不会也玩攀爬,而不是骑车旅行了?

山一直都在那里,在每个人的童年中烙下深刻印记。只是那些大片灿烂的金黄色野菊花,已不再盛开在现在小伙子们的记忆里。

 

童年生活的小镇后面也有一座山,把厂区环抱起来。山的西边有三座水池,小镇上的人叫水池山;山的中部是个突起的土丘,叫宝塔山;山的东侧延伸出很远,并且没有了名字。童年的记忆,都是和这些浅山连在一起的。

在儿时最喜欢的夏天,太阳无比明亮的暑假正午里,人们都躲在家中,只有我们兴致盎然的在水池山的水池墙壁上捉壁虎。失足踩进了堆叠的预制板的缝隙中,翻开的肉皮下能看见白花花的小腿胫骨。不敢告诉家人,自己把掀起的肉皮抹下来,在伤口上贴张报纸,几天后竟无疾痊愈。宝塔山顶是几块很大的深黑色石头,从《十万个为什么》中我知道这些巨石是从海底升起来的。黄昏时坐上余晖暖暖的石头,晚风摇动着狗尾草,俯瞰浅丘延绵和天边横亘的连山,竟是我重回故地时最想做的事。宝塔山的下面有一大片石崖,一个初夏的上午我们竟碰到两个讲普通话的叔叔,叫我们下午去招待所玩。下午爸妈不准我出门,我只有眼巴巴的看着伙伴们说说笑笑的去拿叔叔们许诺送给我们的邮票。那片石崖缝中的四个溶洞是我童年时最感到神秘和畏惧的地方。虽然也曾跟着小伙伴们一起打上手电爬行探洞,但黑暗之中那种无助和恐惧,仍是难以自制。后来再次回来,惊觉这些溶洞如此之小,竟无法容纳我长大的青春的身躯。

山下的小溪是我们搬螃蟹的胜地。有时能碰到青蛇跳进溪水里叼青蛙,等它摇摇摆摆的游走了才反应过来,追上去看。有时能碰巧捉到拳头大小的螃蟹,无比兴奋的狂奔回家,用盆子盛了水养起来。记忆中的童年被父母管得很紧,没有太多的时间四处游荡,却对四周的山川充满了无限的好奇,经常呼朋引伴的去“探险”,去“发掘古墓”,去捡回来那些碎瓷和铜钱,去四处收集各种植物的叶子。

很小的时候,每天晚饭后和父亲、表姐出去散步,有时顺着公路走,有时从一个山头走到另一个山头。父亲常常会出一些题考我们,当然,很多次表姐都报出答案了而我还没听懂题目。只有一次,父亲问,怎么才能数清楚空中交错的电线?表姐抬头去数,好久没有答案;我灵感乍现,说去数电线杆上的瓷瓶。那是回忆中我唯一答上来的一道题。还有一次,是读小学的时候了,父亲和我玩对子,出上联:“平顶山,山顶平”;我想来想去终于憋出来一句“水池山,三池水”。父亲没认可,说山和三对不起来。但我自己还是很得意的。

据父亲说我幼儿园时能够背一百多首唐诗,自己却没有一点印象。但有的事听长辈说起,竟然逐渐开始清晰,甚至当时的场景心情都还能想起。一次从幼儿园回来,外公逗我:小凌凌;我回答:老爷爷。外公非常惊奇,又找了其他人过来,再叫我,我以为说错了话,便不再开口。外公又叫我,我只回答说:爷爷。长大后妈妈说,外公夸我懂韵律。当时我当然是不懂的。

小学有一年的课本上的一首诗,我非常喜欢,现在仍记得:“我们挥手送走了夕阳,晚风吹来阵阵花香;野地里搭起白色的帐篷,安排好少先队员的营房……”。那时候我也会写“诗”的,我自己写:啊,国旗,每当我看见你冉冉升起,眼眶上总是沾满晶莹的泪滴……一共有四五段呢,后面不记得了。过两天,我觉得“眼眶”不好,改成了“睫毛”,我问了好几次大人,确认睫毛是什么意思。我说这是我写的诗,但大人不相信,说是我抄的。有一次我犹豫好久,鼓足勇气对父亲说,我发明了个成语,叫“藕断丝连”。就在我家下面那个石阶梯上,真奇怪为什么有的记忆如此清晰。

小时候的夏天,阳光是那样明亮,树叶绿得像云,知了永远叫个不停。中午父亲强迫我睡觉,我会在竹席下藏一本小人书,悄悄的翻;运气好的话,洗脚时能够捉到蜗牛,偷偷把它放在竹席上,看它慢慢的爬,爬啊爬啊,怎么中午就还没有过完呢?

转眼之间,童年已是如此遥远。

 

随便写写,走题太远。才看过2006年的春花,怎么就已经立秋了?

 

2006-8-10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三峡好人
[2009.7.20]
三峡好人
隐于市
[2008.8.18]
隐于市
大江上的船
[2007.9.25]
大江上的船
邛山夏夜
[2018.4.27]
邛山夏夜
江夏散记
[1998.5.8]
江夏散记
尘世云月
[2019.11.23]
尘世云月
回忆我的奶奶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794)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9



评论与留言(那些熟悉的浅山)

[快速留言]  

[沙发] 发表人:我想去旅行[RE]
来自: 江苏(58.213.20.92)
发表时间:2006-8-23 23:53:57
[Homepage][Email]
呵呵,想不到又可以坐沙发了,看到我熟悉的紫金山啦,BYKEER的文笔就是不一样,有天傍晚站在山顶我最想那时候有点水果吃就好了,因为爬山肚子饿了。
后面走题的内容写得比较有趣,你的记性好象不是一般的好,我怎么就想不起来过去的什么了。还好,记得明天还要早起去上班,该去睡觉啦!
bykeer:[RE]
很少的几件事有印象也正常吧。以前就觉得还能想起那么小时候的事真是奇怪,而且还会越想越清晰。。。。时间那么长了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记得”,哈哈

[2楼] 发表人:凉白开[RE]
来自: 江苏(159.226.101.147)
发表时间:2006-8-24 8:41:43
[Homepage][Email]
叹!叹!叹!据老妈说我小时候也能记得不少唐诗,现在能想得起来的也就是鹅,鹅,鹅,离离原上草,粒粒盘中餐这一首了。不过我小时候常出没的是草地 树林
我喜欢秋天,南京的秋天,北方的秋天太快,一场秋雨秋风刮过就是冬了
bykeer:[RE]
哈哈,这不是一首吧,我怎么数了三首出来呢?南京的春天秋天都还不错,可惜时间也都不长~

[3楼] 发表人:凉白开[RE]
来自: 江苏(159.226.101.147)
发表时间:2006-8-25 14:36:36
[Homepage][Email]
把小宇宙里残留的一言半语串起来,就是这一首了。。。哈哈
我怎么觉得南京秋天好长,比起北方来好多了,家里的春天更恐怖了,沙尘暴~~~~那叫一个尘土飞扬 壮观!!
bykeer:[RE]
不长不长,透晴几天,下两场雨就过了。
沙尘暴也是别有风味,呵呵。http://www.bykeer.com/photo/new13.asp ,沙尘暴的夜晚还漂亮吧?当时还没什么感觉,呵呵

[4楼] 发表人:老雀[RE]
来自: 重庆(222.183.234.87)
发表时间:2006-8-30 14:52:00
[Homepage][Email]
你的散文越来越有那么点味道,亲切、自然、淳朴,继续努力
bykeer:[RE]
谢谢老雀鼓励~~慢慢积累,自然发展。。。

[5楼] 发表人:小羽[RE]
来自: 江苏(191.168.100.148)
发表时间:2006-8-31 20:41:46
[Homepage][Email]
中山陵去过很多次,一直没爬过紫金山,虽然是想了无数次。九月一定要去一趟,再回来细读你的文章。
bykeer:[RE]
哈,来南京多久了啊,紫金山都没去过~

[6楼] 发表人:小羽[RE]
来自: 江苏(191.168.100.148)
发表时间:2006-9-1 17:33:43
[Homepage][Email]
你说得对,这是我最失败之处了,不懂得劳逸结合。以前去中山陵也都是作为陪同去的。
bykeer:[RE]
哈哈,看起来很忙的样子……

[7楼] 发表人:helen[RE]
来自: 上海(218.79.99.52)
发表时间:2006-9-2 12:49:07
[Homepage][Email]
写得真好!勾起我对童年的记忆。人大了后,总觉得日子过得像流水一般,无从回味就从指间溜走,而那些儿时的光阴,在我们记忆里,似乎永远停留,在夏日正午蝉声以及夏夜满天繁星里。
bykeer:[RE]
哈哈,人要有一颗童心,生活才过得更有味道。

[8楼] 发表人:心晴[RE]
来自: 江苏(218.94.36.152)
发表时间:2006-9-8 17:23:05
[Homepage][Email]
五棵松那里有条上山的路?是不是经过一个水库往范鸿仙墓地走的那条路?我天天都从那条路回家....那条下山的路才让我想起头文字D里那段练飘移的路...
bykeer:[RE]
就是那条路。南京难得的让人喜欢的山路,呵呵。心晴不错啊,住在那边,仙风道骨啊?!!

[9楼] 发表人:孔雀[RE]
来自: 江苏(218.94.142.6)
发表时间:2006-9-8 17:23:05
[Homepage][Email]
其实我倒一直想在大雨中上一趟紫金山,看小溪发洪水。可惜总不能成行
bykeer:[RE]
呵呵,lostdog不就这么跑过吗,不完整之旅之游记之完整版就是在暴雨暴登山中起笔的

[10楼] 发表人:豆儿[RE]
来自: 江苏(218.94.61.156)
发表时间:2006-9-12 8:55:52
[Homepage][Email]
哈哈哈,有意思。回想童年我也很快乐呢!阳光明媚的午后,我们几个小伙伴就会到院子后面的大片树林里玩,采各种野花,除了拿来欣赏,我们还会偷偷的吃,哪个酸,哪个苦,哪个甜,后来,就专找甜的来采。再后来,听到一些吓人的故事,就怕中毒,不敢乱采来吃了。长大的我,觉得当时好可爱。还有很多趣事,真的可以在一个夏日的傍晚或是一个冬天的阳光午后,斜歪在椅子上,慢慢的回想,细细的体会......
bykeer:[RE]
哈哈,偷吃野花野草的事看来儿时都玩过。还记得金银花,美人蕉的花蕊是甜的,有种茅草的根洗干净了白白的也很甜,有种三片叶子的草,叶子和花都是酸的。还有刺莓和桑葚,可以把嘴唇和舌头都吃得发紫发黑~

[11楼] 发表人:豆儿[RE]
来自: 江苏(218.94.61.156)
发表时间:2006-9-13 17:15:22
[Homepage][Email]
哈哈,看来你也吃了不少!记得当时最喜欢吃的是一串红,里面的心子拿出来,轻轻一吸,甜甜的,据说是蜂采的蜜!后来只要是我们走过的一串红,准保没了心子,都剩下外面的花瓣了
bykeer:[RE]
see see,什么是采花大盗~

[12楼] 发表人:豆儿[RE]
来自: 江苏(218.94.61.156)
发表时间:2006-9-14 15:47:59
[Homepage][Email]
呵呵,采花大盗就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现在不采花了,懂得欣赏了
很喜欢你这篇美文下面的背景,呵呵
童年的记忆随着你的文字慢慢浮出心头,还有很多的游戏是不能忘记的,跳橡皮筋,跳绳,踢毽子,甩大绳,沙包,弹球,洋画,捉迷藏......哈哈,太多了,真想把那些小伙伴再聚起来玩一次,好久不玩了,都到了记忆里。
bykeer:[RE]
呵呵,还是放在记忆里好。

[13楼] 发表人:豆儿[RE]
来自: 江苏(218.94.61.156)
发表时间:2006-9-15 9:18:58
[Homepage][Email]
恩,在记忆里永远也不会消失了'
有时间再拿出来回味,也是件美事~~
bykeer:[RE]
:)

[14楼] 发表人:云中幻影[RE]
来自: 安徽(61.190.158.152)
发表时间:2006-9-21 9:00:40
[Homepage][Email]
去年5、1去了南京,中山陵上游人如织,没了爬山的兴趣,于是没有上去。喜欢山是绿的、水是清的,天是蓝的,虫子在草丛里啾啾地叫着,我们大汗淋漓的踩着车,在爬上一坐山岭的时候大声的叫着,跳着,所有快乐和不快乐的全部燃烧起来!
很期待10、1和少校的骑行,听说您也会去吧!哈哈,两大帅哥风景更好呀!
bykeer:[RE]
哈哈,少校还约了不少人嘛。。。
国庆不去安徽了,天堂寨、大别山那边都去过,准备去山东那边。。。

[15楼] 发表人:云中幻影[RE]
来自: 安徽(61.190.158.152)
发表时间:2006-9-21 9:02:58
[Homepage][Email]
哈哈,刚接少校短信,说您去山东,回来互换游记和照片吧,嘿嘿,等于10.1去了两个地方!
bykeer:[RE]
^_^

[16楼] 发表人:豆儿[RE]
来自: 江苏(218.94.61.156)
发表时间:2006-9-24 9:53:26
[Homepage][Email]
爬过两次紫金山,据说都没有爬到顶,还有第三次,第四次......终会爬得了如指掌,呵呵
两次爬山,一次是傍晚,一次是上午,两种时间给我带来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傍晚那次是和朋友去的,上山速度比较快,从小道上去,好久没有爬山的我,显得气喘吁吁,不过一路行来,除了爬山和下山的人,几乎没有车辆,空气在树林里回荡,呼吸很畅快,后来坐在半山中的大岩石上,微风徐来,俯瞰南京,真是心旷神怡!那是一个夏日的傍晚。第二次是秋天的上午,阳光很好,一个人去体会爬山的乐趣。当时游人很多,上下穿行者众,汽车也是间息间有,人爬的不免有些浮躁。仰头看看竹林和阳光交错的斑斓,感觉很是灿烂,想猛吸几口是充分光合作用后的新鲜空气,可是几口之后,又有汽车驶过,带出一阵灰尘和汽油的味道,只好屏住呼吸。一路上,就在这种呼吸、屏气中爬行。这次是沿着大路走的,想体会一下大众的口味。后来爬至天文台就下山了,一路行来,只觉得是锻炼了一下肢体,风景大不如前次来的好,关键空气不是那么清新,天气有些燥热。不过还是领略了一下阳光明媚下竹林的摇曳。
两次爬,两种收获,下次还要再爬,再爬的高一点,看看感觉如何,呵呵
bykeer:[RE]
呵呵,爬山走小路阿,走大路肯定要与汽车争道了 :)

[17楼] 发表人:桑塔纳[RE]
来自: 江苏(218.79.149.72)
发表时间:2007-4-5 17:23:02
[Homepage][Email]
一个城市有山便增加了几分灵、秀之气。
喜欢闲坐山头,望城市的两面,于是那世界也就在心中了。
bykeer:[RE]
我想的是,如果紫金山不是448米,而是4480米,那该多好啊,绝对的东方瑞士了。

[18楼] 发表人:zxl[RE]
来自: 重庆(222.179.142.97)
发表时间:2007-6-28 16:45:41
[Homepage][Email]
真的很怀念童年,那些日子渐行渐远,记忆却越来越清晰如昨。
bykeer:[RE]
:) 还记得小时候冬天看你切大白萝卜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