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童年的山河

@bykeer

很早以前的事了,那时我还在重庆以北一个叫“庆华”的地方念小学。一条小河弯弯曲曲的流过厂镇,不知从哪里来,也不知要到哪儿去。河水清浅,但几乎每年夏天都要淹死几个耍水贪玩的小孩,父母从来不准我下河游泳。

河边很好玩,可以看见对岸青青的竹丛和菜地。卵石滩上可以打水漂,偶尔还能捡到从上游冲下来的青磁碎片,或者锈迹斑斑的铜钱。这些难得的古董宝贝,常常刚拿回家就被父亲丢进垃圾桶里。还有大片茂盛延绵的水草,把裤子卷到膝盖高,用筲笈就可以捞到大虾子,它们身子有半个巴掌长,钳子却细得像火柴棍一样。这可比用鱼线吊省事多了。

五年级那年,劳动节放假第一天,我和几个伙伴去河边玩。也不知是谁提议的,我们突发奇想要顺着河岸往下游走一段。初夏阳光灿烂,河水涟漪,几个孩子刚穿上凉鞋,劈啪劈啪的顺着石板路绕过一个又一个河湾,别提多高兴了。慢慢的,身后的小镇看不见了,就连高高的烟囱都没了影子。

杨渝最先发现河中那些破网,好像乱七八糟的缠绕在水中,有的还被拖到了岸上,压在石头下面。网中有一根很粗的尼龙绳,阳光下洁白闪亮。那时我们刚在语文课上学过,知道它叫“纲”。蒋超很感兴趣,弯下腰用手去摸,说:“可以做成打人的鞭子。我们把它抽出来!”

“这网不会是别人家的吧?”不太说话,老是挂着腼腆笑脸的李涛问。

我们四处张望,没发现一个人,只有正午的太阳把土坡拷得像要冒烟一样。

“这么破破烂烂的东西,肯定是别人不要了丢在这里的。你看,也没有人在这里看着。”

于是我们就上去帮忙,把尼龙绳往岸上拉,那些水淋淋的白网也全部带了上来,全缠在一起。可惜网太大太乱,尼龙绳根本抽不出来,并且绳子很结实,用石头怎么也割不断。

我们都很失望。太阳就要升上头顶,快吃中午饭了。大家开始往回走。

没走一会儿,突然听到后面山坡有人大喊的声音。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儿,一个人在耳边大叫:“快跑!农民追过来了!”

我们拔腿就开跑,回头一瞄,哎呀,一个年轻农民在后面紧紧追赶,另一个年纪大些的从河边另一条路包抄。李涛从小就是在农村长大的,个子虽小跑起来却一溜烟,飞快的窜到了最前面。蒋超跑得也还快,后面是我,杨渝在最后。我只有拼命跑啊跑啊,胸口像拉风箱一样喘不过气来,哭都来不及了。

后面人声紧一阵松一阵,哪里还敢回头看!一群平时在学校里神气活现的家伙,现在狼狈不堪,边跑边带着哭腔,“我跑不动了!”也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终于回到了工厂居民区。蒋超就在前面路边站着,神色紧张。我刚大汗淋漓的停下来,蒋超说,“杨渝呢?杨渝被抓住了!”

怎么办?我们不敢回家,更不敢去找杨渝的父母,只好在居民区中一圈圈瞎转。最后蒋超说:“我们要把杨渝救回来!”

追赶我们的农民一路紧随,就在厂区外不远。我也不记得是怎么找到他们的了,更忘了杨渝是怎样的表情。也可能当时情况是我和蒋超看见他们抓住了杨渝就没有再跑。反正,我们三人又在一起了,这可比我一个人安全的呆在厂里要好得多!

两个农民一前一后押着我们往回走,经过拉网的河段后还走了好长一段,一直来到他们家里。他们大概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吧,把我们三人反手捆起来往墙角一丢,过了好久才说,你们把我们的渔网弄破了,要赔。留一个人在这里,回去拿一百二十块钱来。没有钱的话就把家长叫过来!

这次是我主动站出来的,蒋超也要跟我一起去,杨渝就在农民家呆着。我们已经是第三次走河边的这条土路了。怎么办?怎么办?一路上都在嘀咕。天气很热,寂静的田野中只有几棵巨人般高大孤独的桉树。我说,桉树叶子是中药,有毒。蒋超说,实在不行我们自杀,一人扯一把叶子吃进去。

回来后先找到李涛,这家伙躲在家里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才知道杨渝被逮住了。他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只有姐姐。然后,李涛和他姐姐跟我一起来到我家时,大概已是下午四五点钟了。很奇怪爸爸妈妈并没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不过我一看见他们就什么都不怕了,说:“我要一百块钱……”

当然拿不到。那是一九八七年,家里一个月的工资也没有几百块钱。问清了是怎么回事,爸爸生气的说:“家里没有钱!自己闯的祸自己去解决!”

在家里没呆多久,扒了两口晚饭天就黑了。我在最前面带路,然后是我爸爸,蒋超和他爸爸妈妈,杨渝的爸爸,李涛和他姐姐拿着电筒跟在后面,匆匆赶往农民家里。幸好有月亮,能够看见远处的山丘土峁,还有那条银光粼粼的小河。一直走了一个多小时,李涛的姐姐老是在后面说,你们怎么跑这么远啊!怎么还没到?你们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

在农民家里我们旁听了大人们的谈判。农民说,这渔网是从重庆买来的,现在全缠在一起不能用,要赔。农民还说,我们抓住你们的娃儿,又没打又没骂,还给饭吃给觉睡,你们只要赔钱就行。家长们先是讨价还价,不行!非要赔不可!那没带这么多钱,先押工作证吧,把娃儿领回去,明天你们再来厂里拿钱。不要工作证!只要钱!不给钱就不放人!

越来越晚了,一直没能达成协议。大人们只好把我们留在这里,先回家去了。

我们四人睡在一张大凉床上,还是很舒服的。李涛躺在最里面一言不发,我在中间,杨渝和蒋超在外面窃窃私语,从学校的处分一直谈论到班上刚从重庆转过来的一个女孩子。这个晚上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吃过早饭,农民逐渐对我们放松了警惕。他们下地劳动;我们就在院子里随意逛逛,一会儿在前坝视察农民铡草,一会儿在后院看望嗷嗷叫唤的猪。蒋超和杨渝已经商量好了,等他们不注意,就跑吧!

我们悄悄翻过院子,重新勇猛的放开双腿。跑过了一个山头后,农民发现了,几个人喊叫着追过来,回头能看见他们的身影。我们对这条路已经很熟了,不知哪来这么好的体力,拼命的跑拼命的跑,终于又回到了厂里。

爸爸妈妈看到我回来了,有些惊喜又非常奇怪。我说我们跑回来了,他们什么都没说。

李涛家就在我家下面。下午我听见外面人声沸沸扬扬,不时夹杂着尖锐的吵闹声。大概是农民找过来了。我不敢探头出来看,就蹲在阳台上从下面的缝里往外瞧,看见李涛家外黑压压的人群,一直持续了好久。

后来李涛告诉我,前天晚上他姐姐留下了地址,所以农民直接找上门来。但逃跑回来以后,他姐姐就给邻里四坊交待过了,农民来时他们一直躲在房间里关门闭户不出来。

一年以后,外婆从重庆过来看我。一天吃过晚饭在工厂后面的山上散步,可以看见山下蜿蜒穿过厂镇的小河,潺潺水流在夕阳中闪闪发光。突然间爸爸又想起了这件事,一五一十的讲给外婆听了。外婆说农民也很可怜,并且对结局很惊讶,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是啊,也出乎我的意料,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在那条河外面很远的地方有一座山,俊朗优美的曲线勾勒出远方天空的边缘。山在平日里是一抹浅蓝,看不清皱褶和纹理;只有雨后初晴时分外清晰,似乎每一棵树都在眼里。

它就是华蓥山,山下到处流传着游击队和双枪老太婆的故事。

很小的时候上过一次山,小到已经超出我的记忆之外。也是在一个明亮的夏天里,外婆、小舅舅、爸爸、妈妈还有我,在镇外搭乘一辆煤矿的货车来到山腰。然后我就在外婆怀里甜甜的睡了一觉,醒来后其他人已经登顶回来了,兴高采烈的说着山上的野鸡野兔和茅草,妈妈带给我一朵紫色牵牛花,小舅舅扭伤了脚。

还是五年级的暑假,我们终于自己去了趟华蓥山。向导叫尹强,才转学过来不久,他家就在华蓥山脚下的磷肥厂。一块儿去的还有魏华,和一个大家公认的坏孩子,杨华。其实杨华并不坏,从来不跟社会上的小流氓打群架或者调戏女生;只是他太顽皮了,老是喜欢恶作剧,不是上个月摔断了胳膊,就是明天被玻璃戳破了屁股。

我们约好了,杨华先到楼下把我叫出来,再一起找到魏华,坐中巴来到溪口镇,顺着公路走到磷肥厂,同尹强会合后,就开始上山了。

几乎不能叫上山,只是顺着峡谷走了一段。经过一座小石桥,翻过半匹山坡,就是一个很大的山洞,我们的目的地就到了。

洞在一个悬崖下面。当我面对那堵山崖的时候,被彻底的镇住了。黝黑嶙峋的峭壁在眼前拔地而起,似乎马上就要倾轧下来。阳光透过头顶上的草木倾泻而下,光柱后的山崖披覆着蓝紫色的光雾,那么雄奇神秘。这在我十一岁的心灵里产生了深深的震撼。回家后爸爸叫我写篇作文,这次我毫不犹豫。不过他们看后都笑我——作文里全部是“啊!多雄伟的华蓥山啊!”之类的句子。可我当时确实找不到其他表达方式了。我想要是现在还能找出那篇作文,该是多有趣的一件事。

我们进山洞看了看。就是那种西南地区很常见的溶洞,洞口很大,里面不知道多深。好多石笋石钟乳都被人敲走了,黄褐色外皮下露出凝脂一般雪白的肌肤。阴森潮湿的山洞让我们感到害怕,于是跑出来在山坡草地上面疯耍。

杨华拿出了从家里偷来的几节香肠,燃起茅草来烤。那黑乎乎油滋滋皮开肉绽的美味,简直令我终生难忘。尹强摘来了一大串一大串的野果,每颗果子只有豌豆大小,火一样红,里面有黄色的肉和黑色的籽,吃起来有点面,有点甜。他们把这个叫做“野苹果”。

太阳偏西,该回去了。在磷肥厂告别尹强,我们谁也不想再走那条乏味的长路去溪口坐车。干脆抄近路直接走回庆华吧!

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是因为杨华魏华认得路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我们真从那条十多公里长的乡村小路端端的回到了庆华。该是我第一次独自走这么远,跟着杨华魏华在小路上疾行,翻过一条条小山岭。路过一条小河时,伙伴们趴下去大口大口的灌水。尽管我嗓子渴得已经冒烟,但是想起家里的训斥,还是不敢去喝。翻过山岭后再淌过第二条小河,我终于忍不住了,俯下身去喝了个痛快,哪里还管河面的小虫和灰尘呢。

没喝进去蚂蟥,回去后也没有拉肚子。这让我很惊奇,原来不按照大人说的去做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后来我跟随父母告别厂镇,远离了儿时熟悉的伙伴。那些标志和象征一般延绵于天边的山,再没有每个清晨或黄昏,抬眼就出现在视野里。流水似的岁月中我跨过了更多的江河,却再没有如此强烈的愿望,想要沿着它的上游或下游一直走下去。

记于2005.5.1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无家无乡愁
[2012.7.21]
无家无乡愁
上海一日
[2011.12.10]
上海一日
春天里
[2011.4.10]
春天里
隐于市
[2008.8.18]
隐于市
三峡好人
[2009.7.20]
三峡好人
西雅图有感
[2008.12.3]
西雅图有感
江夏散记
[1998.5.8]
江夏散记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198)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8



评论与留言(童年的山河)

[快速留言]  

[沙发] 发表人:每一天都是崭新的[RE]
来自: 北京(211.150.249.46)
发表时间:2005-5-1 22:38:12
[Homepage][Email]
这是给bykeer的悄悄话,你看不到喔
bykeer:[RE]
又在胡言乱语了,呵呵。没喝多吧?不过这句话说得蛮好,“别总拿理想当补药吃,吃的热血沸腾的,这不上火吗? ”,哈。留下你手机号码了,抽个时间给你发消息过来。

[2楼] 发表人:忽然发疯[RE]
来自: 江苏(210.42.108.70)
发表时间:2005-5-4 13:37:42
[Homepage][Email]
呵呵,顶,写得好好,多么美好的童年啊~~
bykeer:[RE]

\|///
\ - - //
( @ @ )
━━oOOo-(_)-oOOo━

美好的童年 :-)
Oooo
━━ oooO━-( )━
( ) ) /
( (_/
_)

[3楼] 发表人:aprilzhao[RE]
来自: 江苏(211.90.149.22)
发表时间:2005-5-5 12:29:03
[Homepage][Email]
刚我看了你的"童年的山河",虽然感觉有点象记帐,但还是满有同感的(相信很多人都会有儿时"出远门的经历"吧).我印象中就有两次,都是我们三四的小孩,顶着大太阳.去离家不远的亲戚家玩.虽然现在看来一点不远,但对于只有八九岁的小孩子来说,做出这个决定还是要下很大的决心的.第一次出门忘记大人是什么反映了,只记得第二次,是去同学家玩,要经过一条"长长的"田埂.我们走的脸上红红的,全身冒汗,但还是一脸的兴奋.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回家的,只记得老哥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恶狠狠的说"你到哪去疯了?我们都急死了,你看妈回来怎么收拾你!!".我也不怕他,不过奇怪的是老妈也没骂我,更没有打我,还记得那天中午妈烧了"炖猪蹄",专门给我留了一个,我是真的饿了,抓了就啃,只觉得很香很香很香.
bykeer:[RE]
是啊,呵呵,偶尔想想以前的事情真是好玩得很呢

[4楼] 发表人:又见炊烟[RE]
来自: 江苏(218.64.39.101)
发表时间:2005-5-8 23:53:34
[Homepage][Email]
东西冲的石头有幸,竟在有生之年有人立传,画外音很有英雄难觅知音的感慨啊,哈哈;小日本倒真的是欠扁了,又画防线又改历史的,历史性的照片啊,呵呵,说不定若干年后可以当老照片成见证呢。
小时候的回忆竟还那么清晰啊,人大了,回望童年趣事,对现实是不是又凭添了几多唏嘘感慨呀,什么流水易逝,岁月蹉跎啦,呵呵,有时候好像还可以听见儿时同伴的笑声在某个清晨随着那阳光照进梦里来吧。就像bykeer形容那山,除了太雄伟之外,好像无以言表了,呵呵,而形容童年,除了幸福和快乐,还有更好的词语吗?
bykeer:[RE]
好久不见炊烟,恭喜得了市劳模喔。
说要请吃饭我是记得的喔 :)

[5楼] 发表人:孔雀[RE]
来自: 四川(61.188.205.41)
发表时间:2005-5-9 22:06:28
[Homepage][Email]
"那些标志和象征一般延绵于天边的山,再没有每个清晨或黄昏,抬眼就出现在视野里。流水似的岁月中我跨过了更多的江河,却再没有如此强烈的愿望,想要沿着它的上游或下游一直走下去。"

呵呵,看了这句话很激动:)
bykeer:[RE]
:-)

[6楼] 发表人:华蓥人[RE]
来自: 四川(222.214.72.53)
发表时间:2006-4-7 9:55:55
[Homepage][Email]
你是不是在华蓥庆华的江华厂生活过
bykeer:[RE]
是啊,呵呵,幸会哈,敢问你也去过那儿吗,还是在那儿生活过?

[7楼] 发表人:林文希[RE]
来自: 福建(222.47.174.76)
发表时间:2006-5-18 19:56:25
[Homepage][Email]
文章很好,我喜欢看一些有知识多的,读书好,读好书,爱读书

[8楼] 发表人:林文希[RE]
来自: 福建(222.47.174.76)
发表时间:2006-5-18 19:57:54
[Homepage][Email]
童年如梦,
bykeer:[RE]
梦中的童年,呵呵

[9楼] 发表人:水手[RE]
来自: 重庆(222.183.91.62)
发表时间:2006-6-30 12:28:56
[Homepage][Email]

有路,现在不少人骑车上宝鼎了
bykeer:[RE]
是吗,有机会真想去骑一次。我94年爬山上过一次宝鼎。

[10楼] 发表人:sunny[RE]
来自: 重庆(125.62.55.185)
发表时间:2006-12-9 22:29:38
[Homepage][Email]
能忆起童年的人是幸福的……

[11楼] 发表人:疯狂的蜗牛[RE]
来自: 四川(222.18.22.202)
发表时间:2007-1-21 15:08:19
[Homepage][Email]
庆华---我的故乡
bykeer:[RE]
我的半个故乡……

[12楼] 发表人:小龙[RE]
来自: 广东(121.13.55.87)
发表时间:2007-4-14 11:08:25
[Homepage][Email]
写的太好了

[13楼] 发表人:snow[RE]
来自: 江苏(114.217.38.72)
发表时间:2011-04-26 17:05:39
[Homepage][Email]
这篇文章我是在哈哈笑的状态看完的,
原来童年的回忆真的很纯真,有趣啊!
嘿嘿....我也要把我的童年往事记下来,乘现在还记得的时候。
bykeer:[RE]
嗯,文字也是记忆的载体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