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的辛夷花海·SOLO重装吴家后山

@bykeer

上周末藏王寨爆火,朋友圈里至少就有4波人分别打卡。

但我去年已往,很完美,于是今年solo独走吴家后山,重装。

带的运动相机,经历颇为丰富。可制作视频真是麻烦。

手机Insta自带软件最简单,特别手机自由视角的视频取景尤为神奇;可惜清晰度不够,甚至前后镜头衔接都有些错位,让我一度以为我那二手360 one该淘汰了。

今天在家电脑上试了下PR,啊啊啊,已经两年没用过了,还好还能很快捡起来。

相比手机上快餐式制作,PR上精确到帧的精确操控太犀利了,就像C++切割Python。

制片一时爽,渲染火葬场。

就是太费电。13分钟的短片,需要独显笔记本两个半小时的输出。

今天有些清冷,键盘上正好烤手。

 

翻了一下B站存档,入手全景运动相机开始玩小视频,已是4年前了。

作为曾经的摄影协会会长,我一直比较困惑,视频和摄影怎么取舍,出去玩好像挺难兼顾。

四年过去了,这个困惑慢慢有了眉目,视频么,重点还是故事,情节,叙事。

但新的犹疑又包围了我,作为高中时的语文课代表,对于小视频和小作文,又该如何取舍呢?

 





关于小视频和小作文,对于吴家后山,我觉得是这样,风景和路况,是能被运动相机精确记录的;但是山野中那些淳朴和可爱的乡民,数码机件却难以触及一二。

 

从大康镇上山的荒野小路上,刺黎疯长,春花恣横。穿过山脚葱茏密不透风的灌丛和满地四溢如海的油桐花垫,山腰林莽中惊见一名独坐深荫的山民,真吓着我了。咋看以为是徒步者,聊上几句,再仔细打量,原来是挖笋的山民。纤细的笋苗,只有两手一抱粗细,应该很鲜嫩吧。他掏出烟来,我谢绝了,然后继续前行。

前面传来犬吠,一个山民帅哥,迎面下行去跟同伴会和。两条不知名品种同样英武帅气的长耳猎狗跟在他身后,应该不到一岁吧,见到我却不敢走了;我站在路边候着,它们只是吠叫,不敢越过我去追随主人。等让了好一会儿,山民也吹着口哨逗引,最后说,你走吧,它们会自己找下来。

我一路几乎是驱赶着它们走了好长一段,它们终于学会跳到路边,呜呜叫着等我过去, 然后返身朝山下跑了。

继续在蓑竹林中穿行,迂回爬升,下面传来山民的啸叫,夹杂在草木行走的哗响中听不太清,是他们自己在呼唤吧……颇长一段后我才停下来侧耳,似乎说我相机镜头盖掉了?一看果真,于是我也呜呜狼嚎,联系上了。返身折回一百来米吧,年轻山民不知上行了几百米,微笑里挟持着山风和阳光的野气,小狼狗围绕在他脚边,伸手把镜头盖交还给我。

 

4个来小时,1000多米海拔爬升上去是段公路;一两户农家乐没看见人,然后小路又折进山林,措不及防的踏上悬崖险栈。我承认走到那段最险要仄逼的碎石间有点抖豁,——风吹过面颊,鸟鸣在脚下;低矮的甬道里直不起身,背包一直在头顶岩壁上摩擦作响。哦蹲下身去,没法脱掉登山包,也不敢转身。还好走过月里峡谷。聊以壮胆。

岩缝中的玄中寺,造化天成。进出皆是因果门,似乎昭示了世间最伟大的真理:自己选择的路(因),跪着也得爬完(果)。石壁下几间厢房和厨房,粗鄙的木床,简陋的灶台,却不见人迹。门内石缝里开着璨黄小花,门外一步之隔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上下莽莽石壁宛如顶天立地的石墙,我远远望着前面扶摇直上的罅隙直冒冷汗,要沿着这路爬出去可真是一劫。万幸万幸,小路是从一片树林斜坡中蜿蜒出去的。


山脚盛开的油桐花

油桐落花撒满草地

岩缝中的玄中寺,和通往玄中寺的悬崖险栈

 

后面的那段公路因为与山下药王寺景区相连,人烟颇为密集。在水泥公路最后尽头的农家乐要了瓶可乐,所有人都说辛夷花已经谢了,来迟了一周。也有个自驾游客说山里面还有一些,也有露营草地,约摸四五公里。趁着天亮,于是灌满水继续上路了,反正背有帐篷,哪里都能歇。农家乐老板说,你怕是部队退役下来的哦。

结果啥都没有,土路蜿蜒,山林静寂,天色越来越暗。出山的两辆摩托,三台越野车,他们都停下来问,怎么还往山里走?我说带的有帐篷。路过一间村居,孤独的坐落在盛开的芍药花田间,我都已经走过了,大爷也追出来叫住我,现在还进山?见我挎着相机,哦原来是来玩的。

直到天色黒尽都没看见一朵辛夷,路边停着辆车,走近才发现还站着两人。就这里了。搭帐篷啊,很快帮我找到附近一片泥地——我的轻量化非自立帐篷必须得打地钉——一边围观一边帮忙支撑了起来。等我收拾完毕,提着炉头方便面走进车后那间破门败窗、四壁萧然的小屋,他们已经架好柴禾烧上了开水,可以直接冲泡了。“可惜你来晚了,我们刚吃完。有鸡蛋,要吗?”

“好,好”

“我们晚上还剩了点肉,如果你觉得可以……”

我当然不嫌弃。土豆烧的肉块,还剩了几坨,毫不犹豫的都赶进了方便面里。有点点骚味,他们只说是山里的肉,没说更多。没找到辛夷花下的浪漫营地,可错失花期的深山野宿瞬间变成山味盛宴,何尝不更是一种浪漫。

他们是上山来修公路的,要把土路挖通到山的那边。说我刚才看到下山的越野车并不是游客,就是他们的挖土机师傅。这里以前都是原始森林,现在种草药的多了,慢慢开辟了出来。以前也有零散的村寨,反而都迁居山下了。我记得这边是羌族吧。呃,我们以前都也是少数民族,后来整批被政府划到汉族。

现在汉族少数民族也没啥区别。我说。我指的是生活方式和习俗上。

少数民族区别大了。他们说。他们指的是招生政策这些。说起他们以前在凉山州做工程装路灯,那边少数民族真是能生,女孩十八九岁就结婚,然后一个接一个的生仔,多的要生十来个。彩礼很贵,十几二十万,可离婚的话女方得双倍赔还。年纪大一些的族人,穿着斗篷披风,哪里都能躺,也不管草地上都有什么,走近了身上就是一股牛羊屎味道……

吃完饭,他们出去溜达,去看“野生动物”,指给我地上的啤酒,还拿来一罐花生豆奶。我在小屋中休息烤火。宛如重回20年前的川藏线道班——反差太大了。成都开车到山下小镇两小时,徒步上山五六个小时,艰辛跋涉穿过莽莽山林,鸡零狗碎的现实全消失了,只剩下简单质朴的生命的本色。我知道,这只是现实生活中一道狭窄的缝隙,可这罅隙就是此刻的全部,光芒如此纯粹,足以照亮我的一生。

昨天,就是这晚的整整一周后,我找回了沉睡已久的公众号,更名为(生命的)“999种可能”。

晚上,我那轻量化开放式帐篷下一切无虞,只是结露太重,抬头伸腿碰上外帐,露水便噼噼啪啪往下掉。他们两人呢,带了棉被,就睡在车里。

次日早餐是青菜稀饭。下饭咸菜是啥忘了。每人又是两个水煮鸡蛋,最后多出一个,让我带着上路。在这没通电也没手机信号的小小世界,几乎无从言谢,唯有深埋心中的感激。旅人无所有,聊赠表心意的,只有因搭伙早餐多出来的几包麦片和一袋豆干。等我收拾完帐篷背包过来告别,他们已经走了。他们说过要上山修路十多天后再下来。我们甚至都没问起尊姓大名;可这不重要。刹那已是永恒。


脚下枯萎褐黄的辛夷花瓣

零落菲微的辛夷花朵

垭口这边最后暮春里,零零散散六七棵残株

 

后面十公里的荒野山道,海拔慢慢爬升——终于在高度1800来米的样子,路边辛夷树冠上出现菲微相连的花朵,我独拥的花儿啊!一边走一边数,最后的暮春里,零零散散六七棵残株。然后有一片繁茂的金黄色雪山报春花坡,翻过最高的垭口,土路变成了支离残破的水泥路,而路边和山坳里,竟是成片的辛夷花林,还坚守着最后的辉煌!我终于见着了啊!虽然,脚下更多的是已经飘零如雪、枯萎褐黄的花瓣,虽然,2024年4月14日这天,开得最茂盛的那株树下,遍地娇嫣的落英跟枝头顽强的精灵们同样绚烂、炽烈。

“没有永远,但还有明天,明天也许一切就会改变。要笑得灿烂,令世界黯然,就算忧伤也要无比鲜艳。我要怒放 怒放 怒放 怒放 怒放 怒放 怒放 怒放 怒放……


一片繁茂的金黄色雪山报春花坡

坚守着最后的辉煌的辛夷花林

下山途中路边的野花

 

下山是条若隐若现的小路,隐藏在荒草刺笼之间,显露着皲裂破碎荒废已久的水泥路面。小路紧贴着崖线俯冲,路边甚至还有铁丝护网,虽然不时被落石或坍塌破坏。我颇为疑惑,这条路是……?足足1200多米的海拔落差,最后终于明白竟是景区小道,偶尔可见打着“九皇山云上花林”的招牌。一共只见着三人。山腰密林中,一个妇女拖着一根落木往山上爬。你厉害啊!她这么赞叹,就像从大康镇上山时碰到的山民那样夸我。山路接入山脚景区大路时有一间小屋,屋后山坡上一个妇女远远的叫住我,你来晚了!一二十天前过来,漂亮得很!山上还有花吗?她问。你再往下面走就有人了,还有卖东西和吃饭的。她似乎也觉得这里实在不像是景区。

下面也没看见人,只有一处村舍路边有两个老头,他们穿着羌族色彩明艳的长袍——我才意识到从前所见九皇山宣传彩页上的少数民族同胞衣着,也许并非表演。整修过的小路继续朝山下急降,快出山时才又碰上人,一个脸膛黝黑的少数民族姑娘,我们都好奇的相互打量着,走过去后她在身后问:上面要买票吗?你怎么喜欢一个人出来玩?我也问她,下面要买票吗?她说不买。哦哦,几百米就到了山下,岂曰买票,偌大宽敞的风景区停车场换乘处,没有一个人,没有一辆车。辛夷花季刚过,这游乐场人头簇拥的热闹劲儿竟消失得无影无踪,宛若废弃千年,只有蓝天下高矗的朗俊青山俯瞰着渺小的我。

跨过澄碧的平通河后是247国道,公路对面是九皇山猿王洞景区入口。在饭店要了一瓶冰可乐,长途班车倏忽而过又刹下车来,师傅说看见我在门口张望……手机扫码买票,5块钱,仅仅20分钟之后,我又回到了这趟辛苦跋涉一整天前大康镇的起点。

 

2024年4月13日-14日,吴家后山重装穿越

记于2024年4月24日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山花千树藏王寨
夜袭磨子坪
[2020.5.17]
夜袭磨子坪
华山月夜行
[1997.8.14]
华山月夜行
黄山
[2005.1.15]
黄山
仙寓山流水游记
中天一柱
[1999.5.8]
中天一柱
雪国蓥华
[2017.1.7]
雪国蓥华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773)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4



评论与留言(迷失的辛夷花海·SOLO重装吴家后山)

姓名
来自
悄悄话
  

X
++ 直接点解选择头像 ++


平凡

野蛮

愤怒

朴实

公子

英俊

海龟

率性

潇洒

沮丧

头大

羞涩

喜欢

善良

顽皮

娴静

匿名

乖乖

平凡

眨眼

小胖

朴实

低调

朴素

天真

蛊惑

海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