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赵公一日穿行

@bykeer

第一次攀爬赵公山,也是我第一次参加速攀赛,拼尽全力,浑沦吞枣,终于赶在三个小时内跑了个来回。第二次是去年秋天,陪同两位毕业后就天南海北的高中同学,山村露营,星夜往返。这是第三次,只身一人,双杖,越野跑背包,轻便高帮徒步鞋,我又来了。

穿过山脚笔直挺拔的松树林,也把其余登山的散兵和游团抛在了身后。山腰庆云寺稍坐喝水,继续上行。灌丛坡地上,散落着星星点点的白花和香气,大丛毛茸茸的金黄色蕨芽从老叶间探出来,它们盘卷的身姿如同外星生命。山路更加湿滑,最后一次遇见同行的,是三个穿着长筒雨靴的本地人。又碰到一对负重下山的情侣,冲锋衣清爽干净,行动敏捷,心想这个雨雾稀泥天里上去露营,也算神仙伴侣了。相聚甚远还有几对,可装束身手大不相同,女孩们都套着雨衣,遍身泥泞,身前挂着的睡袋上也全是泥污。几点出发的?九点。现在十点多点。这么快就到这儿了?后面路很滑。还有雪。是啊,我在山下就可见云层中的峰峦,层云明暗间隐隐闪烁着耀眼的雪光。

一路泥泞上行,探入云霭,路边斑斑积雪连接成片,最后俨然变身为雪山深林。稀泥陡坡的路边树灌间居然有块牌子应景:“珍爱生命,拐杖护身”。这次本想着是越野跑,好在数次川西山野经历,出发前的那一闪念,拯救了这次行程。出发两小时,爬升1300余米,终于再次踏上海拔2360米的赵公山巅。在道观中吃了碗方便面,15元,良心价吧。停坐下来只觉寒气逼人,刺入肌骨,只能尽快下山。


西麓山道全程打有木桩,并不见雪,穿出云雾后是壮阔无边的崇山峻岭,岷江偶尔在峡谷中显现,惊鸿一瞥如同翡翠般缥蓝的缎带。淡紫色的杜鹃花竟也已绽放在头顶树枝上,着实让人惊叹!而在西麓山脚的岷江宽谷,物候晚于成都平原,更是一片春光无限的世外桃源!金灿灿的油菜,灿若云霞的晚樱,还有农家屋角院后缀满不知名金红色花儿的长藤,漫山遍野翠绿萌动的树,都带着香,在雪山云雾和深峡长河的滋润宠溺中招摇泛滥。山野小路通向深涧,菜花竹林间掩映一座索桥,名造福桥,桥头立柱上赫然两行字:翻身不忘毛主席,幸福全靠共产党。桥那头是富庶秀美的村庄,问村头老人,青城后山是这样走吧?老人努努嘴,一路上去就是。

通往南天门的路,也能称为天路吧?公路抛弃了峡谷中的桃红柳绿,向着蛮荒深山兀自延伸,双杖再次派上用场。偶有当地车停在路边,正寻摸着怎么打招呼,他们先开口了:厉害啊!你们在摘什么?听不太清,某种野菜?海拔将近1800米的山口,公路嘎然而止。青城后山界。顺着木桩路下行不远是一片残败的院落,三个菩萨端坐于遮雨天棚下,不知是哪场地震的遗迹。白云寺。一名黄袍僧人踱步出来……写到这里,突然意识到道教名山青城,后院山头也被佛家占据。走下一道长长的石阶,一道铁门之隔便是青城后山景区,穿过铁门如同穿越到另一片天地,这个世界中的白云寺游人兴旺,香火缭绕。两年前深秋曾带着薇薇走到这里,当年这条人迹稀少的线路在清明长假中早已人满为患了。那年秋夜山腰的白云村,我们搭车返回了山下古镇,这次当仁不让体验了步道。龙隐峡,流水飞瀑,苔径迂回,风景清幽,可狭道游人中提不起速度,走走停停磨蹭到出口,已经五点半过了。快速穿过泰安古镇,一路车水马龙,人群簇拥,虽然大部分人都还或戴或挂着口罩,可这只是一份象征意味的心理安慰吧,这热闹劲儿跟往常已没有任何区别了。

翻罢赵公青城两座大山,海拔累计爬升两千余米,天色渐晚,强打精神继续赶路。穿过一座索桥后是一条尚好的乡村道,终于又摆脱了车流拥挤的公路,重入无人之境。数百米后,三两农舍,水泥路消失了,变成土路,再变成山道,心中那缕隐约的不安终于兑现:还要继续翻山。沿着手机中的轨迹,踏着青苔石径翻越树林,小片田畦边是四川山中典型的木板房,似乎并无人居住;后面草地上只有一个摇摇欲坠的瓦亭,被几根树干勉强支撑着,亭中几个破败的木雕菩萨相互依靠,亭前还有个小小的太阳能莲花灯,在这万籁俱寂的山野中发出喃喃的祈祷!

小路终于扎进山野中了。脚下的石头路,青苔茂盛,但又有隐约的履痕,绝非常有人走,但又确实是有人走过的,如同小船划过水面后那缕若有若无的波纹。路面散落着大片枯叶,几乎就盖住了山路,但刚好又能辨识出路痕,宛如悬疑小说中那条常常中断却又刻意留下的线索,这一切让我无比讶异,谁会走这条路呢?石头消失了,路在灌丛间迂回,在蓑竹下潜行,很隐晦,也很清晰。驻足喘息,回望身后渐渐浓重的暮霭,我知道没法掉头,只能走下去。


垭口海拔1300多米,又是500米的爬升。一片开阔林地,落叶下的泥坡看似踏实,实则湿滑,几次踉跄,几欲摔倒。手机轨迹左右漂移,难以精准定位,方向似乎也不对。于是折回垭口,沿山脊探路,更不靠谱。斜坡下有两个矿泉水瓶,但并不能说明什么。厚厚的落叶像大雪般覆盖了一切,抹平了最后的水纹和线索。一瞬间有些惶恐。只能“方向大致正确”罢!在树林灌丛间盲走百把米,林地边缘,山路再次神奇的出现在草丛之中,就在脚下!横穿过几次小溪,然后是一大片高大的楠竹林,暗喜,这是农户的痕迹。前面果真就是一户木房!小路径直通向厢房后门,墙板较新,应有人住。走近了隐隐听得人声,我不禁高叫起来,老乡,老乡!没等到人出来,我又从旁边的泥地绕到前院了,听见后面在说,人呢?一个婆婆出现在院里,爷爷也走到门前。你是要干啥子嘛?原来是老两口。赵公山是这样走?下面有公路吧?我向他们哭诉,后面的路好难走!也真不好找。下面有公路啊,这样这样,你慢慢走哦。看见他们我太高兴了,真没想到群山间能碰上人居,也不知道这荒山野地里两位老人是怎么生活的,我在心中喊着万岁,只愿他们长寿无疆,永远健康!

跨过一条小溪,终于再次回到机耕道上。杂草丛生的狭窄红泥路,带着山间春夜湿漉漉的气息,路边大丛雪白的野蔷薇吐着幽幽芬芳。沿途不见一个人,我坐下来吞了一根士力架,喝掉最后半瓶水。杵起登山杖继续在山路上攀行,天慢慢黑透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似乎永远都要这么走下去了,永无休止,可幸好是春夜,山中清凉,空气微香。突然,头灯光柱中照亮一块路牌,杜仲种植核心区域,我是来过这里的!某年某夏的越野山跑,却不记得当时咋走的了。公路迂回折下山谷,路边渐次显现出商铺、人家,却都已关门闭户。直到三岔路口,看见那家门窗都挡上木板的杂货店,我才惊觉,两河村!去年秋天与高中同窗的赵公山之行,我们就在这露营的!砰砰砰叫开店门,买了一瓶可乐和脉动,我问老板,还记得不,去年在你门前搭的帐篷?老板也很惊讶,又这么晚,这次就你一个人啊?去赵公山,慢慢走哦。

后面是熟悉的路程,去年我们也曾在晨昏中往返。早晨驱车在山脚还能看见成片紫红色野花,现在全都消融在夜色中了。我想起去年下山时,那片笔挺的松树林,黄昏中无数松鼠在枝头间跳跃,发出吱吱聒噪的声响。那天也很晚了,在山脚小店吃完面条再徒步回两河村,头上满是繁星,路边浮动着萤火。萧萧群山中,寂寥山村外,只有两个女子在路灯下认真跳着广场舞。白日氤氲雾岚尽散,黝黑的赵公山显出身来,在夜色中隐约可辨,硕大的身躯遮挡了西方大半个天空,令人心生震颤,仿佛就在昨天!

我走回到停车点了。这段重叠的逆程时间过得很快,也许是因为熟悉。我似乎也并不太疲劳,甚至还想这样继续走下去。六只脚轨迹的记录中,总共历时12时32分,行程40.96公里,累计爬升3072米。没参加过正儿八经的越野赛,不知道算啥水平。就这样吧。

 

记于2020年4月8日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青城后山
[2018.11.25]
青城后山
半脊之巅
[2016.9.8]
半脊之巅
未完成之肖坑穿越
东天目山旅行
雪国蓥华
[2017.1.7]
雪国蓥华
寂寞佛静山
[2016.4.4]
寂寞佛静山
清凉峰旅行漫记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597)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0



评论与留言(青城赵公一日穿行)

[快速留言]  

[沙发] 发表人:tiger[RE]
来自: 江苏(112.3.248.44)
发表时间:2020-04-09 07:57:41
[Homepage][Email]
苍茫的天涯是你的爱
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2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111.38.29.216)
发表时间:2020-04-10 11:57:00
[Homepage][Email]
像我这样人品欠佳的人就观摩一下了。

[3楼] 发表人:seven[RE]
来自: 江苏(61.132.54.2)
发表时间:2020-04-17 10:30:19
[Homepage][Email]
达人帮推荐下江苏境内的户外路线,强度中低等(带大童),五一出行参考,谢了。
bykeer:[RE]
爬山的话,南京附近大概有老山,四进山,九连尖等可以走走?六合明光盱眙一带的草场树林似乎也不错。皖南和浙江可以走的山倒是很多。

[4楼] 发表人:刘强[RE]
来自: 四川(112.45.96.18)
发表时间:2020-04-21 02:32:57
[Homepage][Email]
这是给bykeer的悄悄话,你看不到喔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