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95%那玛峰

@bykeer



从草科进山,在向着那玛峰行进的途中,最引入注目的是那些血红的蔷薇,或者干脆叫玫瑰。先是看见路面飘零的花瓣,抬头偶尔可见枝头的残苞;然后有那么两三丛隐藏在树冠之后,犹抱琵琶半遮面。待到接近巴望海,她们终于大方的绽放在路边枝头,那么强烈又浓郁的色彩,在高原阳光的浸淫中竟然有些发黑,像极了康巴女子黑里透红的脸。

下子梅村前往贡嘎寺的漫漫长坡上,清晨灿烂的阳光中,路边高大的杜鹃树上挂满了松萝,像满树的哈达,又像光影斑驳支离的海藻森林,闪耀着淡青色的光芒。晨光透射着枝丫,游丝般水汽袅袅升腾,恍惚如仙境。路边不时可见神迹标牌:不动佛圣地,制伏地神者半面猪头,玖日行者奶牛脚影,圣骡起舞影迹,虽然无数次探访藏区,却未曾见过这般标示,只是觉得新鲜。坡顶是草坪,点缀着无数颜色各异璀璨斑斓的星子般小花,城市已然濡夏,山中方才仲春!

贡嘎寺前往BC营地,惊鸿一瞥数树高山杜鹃,嚯喇喇闪入眼帘。这些坚守着最后时光的高山精灵,痴迷着它们遥遥相望的石峰上的雪,蓝天下的云,在春日后翻覆无常的雨季里,在一天最灿烂的阳光时节中,招展着柔美而坚韧的青春。

BC前往C1营地,山势地形像极了狼塔从一棵树营地向着群山裂隙的库达坂横切攀升。粗犷绵远的藏青色山岗!因为当年骑行香格里拉,方知道漫山灌丛开到爆炸的小花是紫色杜鹃。在沿着溪流的潮湿石缝间隙,簇拥着淡紫或黄色水仙般娇柔的花朵,偶尔还有海蓝色的绿绒蒿(?),她们便是贡嘎山区中承受着最高海拔凛冽冰风的精灵了。

C1营地颇为荒芜,一片浅草与砾石混杂的台地,还有藏民放牧着山羊——很快有人说道,那不是家畜,是野生的岩羊!是的,从远焦镜头中看看它们硕大的羊角就知道!可它们距离我们帐篷这么近啊。




 

 

爬上下子梅村与贡嘎寺的山头草甸花园,第一眼看见雪山,近处的大山背后兀然闪现出一脉凛冽的山脊,有老司机确认,那就是贡嘎。噢,第一眼直视,他就这么毫无遮掩的绽露在眼前。山路向着贡嘎寺下行,一头扎进群山叠回的画卷中,蓝天下的贡嘎是最英武逼人的背景。从贡嘎寺折过去,贡嘎更加逼近,失去了延绵的卫峰,硕大无朋的山体直逼眼帘,和佛静山上远眺的群峰屏障很不一样;但一样的,却是行走在神山注视和庇护下,发自内心深处的幸福。

BC营地,一夜冷雨之后,浓云下贡嘎泛着蓝光,那抹神秘而深邃的光芒掩盖了山体,只有浅浅的冰舌从蓝雾中伸出来。然后就是库达坂般的爬升,苦行者外,浓云之中,贡嘎金字塔般的主峰不经意间显出伟岸肃穆的身躯。那份置身世外的超脱与淡然,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冲顶当日,凌晨即起,佩灯夜行,不时有雨雪卷涌袭来。第二次雪山攀登,似曾相识的乱石坡和暗夜拔升,熟悉而又印记深刻。待到天色渐曙,云海铺陈,白雪黑山连成气势恢宏的水墨长卷,贡嘎却隐默了,环拥着那玛山脊,却始终不肯探出头来。那玛峰,第二次五千米雪山攀登,天气比半脊好,强度也没半脊高,却因为种种原因,止步于海拔5380米。协作说,登山达到95%的高度就算登顶了,这次比半脊提升了150米,永远定格在了95%。

无论上午阳光如何灿烂温暖,下午的雨总会如期而至,绝无错失。第三个湿漉漉的露营之晨,在冲顶下撤毫无食欲的十个小时昏睡之后,贡嘎披着闪闪发光的云边,目送我们从水草丰茂的2#BC营地离开。乱石坡下,贡嘎寺正好出现在山坳阴影的第一抹阳光里。而回首浮云尽散,贡嘎再次纤云不染,一如我们进山时觐见。这样一次神山照耀下的夏季旅行。

 

 

第二次跟着毛驴队伍攀登技术型雪山,虽然天气远胜于半脊,但受阻于堆满浮雪的暴露感极强的山脊(一个这次学到的新词),碍于协作们使命必达的决心和敬业心,仍然第二次折戟。毛驴说,带队登雪山压力颇大,晚上下雨想着次日的行程都会睡不着觉;作为一个原金牌领队,我当然能够理解。凭心而论,这种高强度高风险的大队伍活动,也不是我个人的意愿和能力范围。


队伍中的王姐,漂泊深圳成都的浙江人,以54岁高龄,跟随全队往返徒步20余公里,尽管雪坡升降略为迟缓,总归令人佩服有加。楚河,重庆工作的湖北人,当我在4700余米的C1营地睡觉时,顶着太阳捡了2个多小时垃圾,那热情绝对是发自内心。铁咪咪,典型的重庆天棒汉子,警队工作,每4天跑步20公里上班,顶着C罩杯的胸肌在C1大拍艳照。鼎戈,从攀枝花自驾来草科会合出发,登顶当天,一路下撤到下子梅村,坐摩托出山却遇到车坏,只有负重走出去,想想当天午后的雾霾阴雨,想想经日累夜的跋涉折腾,想着都觉得无比辛苦。

C1营地还有两个妹子,帐篷扎在乱石滩上,闲坐着喝茶晒太阳,在阳光中面朝那玛雪峰拍清凉照,令人侧目。次日凌晨冲顶,天刚泛蓝,当我们还在悬崖下的冰石混合路段绕行,侧面大雪坡高处已有跳跃爬升的灯光,队友们说是提前一个小时出发的商业队。待到天色大亮,受阻于雪坡山脊,一小会儿能惊奇的看出山顶晃现出小小人点。不多时,他们从先前亮灯的陡坡下山了,四人两队,身速敏捷。一个女声从雪壁清晰的向我们喊话:不回去吃午饭吗~~?其时朝日初升,阳光透过云海云层,正照亮着远处延绵的群山。长焦镜头中,他们哪有什么保护绳,只是两两绳结相连,相互牵引保护着下行。接近较缓坡底时,女子干脆躺下来,由协作在后面牵拉着向山脚滑去。多么自由的灵魂!雪山结组攀登!这才是我向往的登山方式啊。也许我也可以?……谁知道呢。

 

记于 2017年8月1日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贡嘎卫峰之那玛
[2017.7.22~26]
贡嘎卫峰之那玛
与4mm山的约会
[2003.11.20]
与4mm山的约会
西高原
[1996.10.12]
西高原
雪国蓥华
[2017.1.7]
雪国蓥华
半脊之巅
[2016.9.8]
半脊之巅
寂寞佛静山
[2016.4.4]
寂寞佛静山
九峰山之旅
[2015.7.14]
九峰山之旅
牛背山旅行
[2015.4.8]
牛背山旅行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665)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8



评论与留言(95%那玛峰)


传说中的沙发,虚位以待……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