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火箭科学家一样思考》 (2021-04-23 21:42:40 )

地球上的每一个生物都带有宇宙大爆炸的痕迹,正如罗马诗人卢克莱修(Lucretius)所写的那样:“我们都孕育自天上的种子。”地球上的每个人都“被重力固定在同一个直径12742千米的含水岩石上,以高速穿越太空,我们无法独自前行,只能共赴前程”。
关于不确定性
对确定性的迷恋:喷气推进实验室(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简称JPL),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提前向宇宙飞船输送全部指令,然后把一切交给牛顿运动定律。
我们花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尝试控制这个世界,而不是尝试着去理解它
病感失认症(Anosognosic)指的是某种疾病,而患者不知道自己正遭受这种疾病的折磨。
“未知的已知事物”类似于病感失认症,这是对自欺欺人的另一种表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自己知道某些事物,但实际上并不知道。
把确凿的事实与最佳的假设区分开来。
叙事谬误:我们更喜欢看似可靠的故事(虽然那是假的),而非混乱和充满不确定的现实(尽管那是真的)。
而当科学家们做陈述时,“问题不在于陈述的真假,而在于陈述真假的可能性有多大”。在科学领域,人们拒绝接受绝对真理,而更倾向于某个范围内的真理,不确定性已经成为惯例。科学答案以近似值和模型的形式出现,充满了神秘感和复杂性,它们都有误差范围和置信区间
宇航员之所以能保持冷静的头脑,并不是因为他们有着超人般的神经,而是因为他们掌握了用知识减少不确定性这门艺术:把“未知的未知”变成“已知的未知”。采取措施减轻风险,方法是从火箭科学的规则手册中调用两个规则——冗余和安全边际(如果你要做出不可逆转的单向决策,就要留出更高的安全边际)。
万物定理,第一性原则
知识可能会让我们成为惯性的奴隶,而惯性思维只会产生常规结果。
“路径依赖”,即我们以前做的事情决定了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是我们主导流程,还是流程主导我们?
能者达人所不达,智者达人所未见。
物理学教会你根据第一性原理做出推理,而不是通过类比进行推理。
大众多数人无可避免地会受到自身已知事物和先驱者经验的影响。逃避自己的设想是一件棘手的事,尤其是在我们无法察觉它们的情况下。
航天飞机的检查、翻修和加油需要经过“120多万道不同流程”,花上好几个月的时间,而且成本超过建造一艘新的航天飞机。
书面规则出现在标准操作流程中,可以修改或删除。僵化成规则的不必要习惯和行为,即无形规则,则难以察觉和修改。
为自己的局限性辩解,就永远摆脱不了局限性。
关于思维方式和局限性
“扼杀公司”演习:怎么摧毁你的公司?迫使你改变观念,扮演对手的角色,对你公司的规则、习惯和流程不屑一顾。演习参与者必须运用第一性原理思维方式,使用新的神经通路,并想出超越陈词滥调的独特见解。
探月思维的力量。“探月”迫使你根据第一性原理做出判断。如果你的目标是做微小的改进,那就可以保持现状;但如果你的目标是做出10倍改进,就必须改变现状。
你追求的事物决定了你人生的高度。如果你为自己设定一个极高的目标,就算失败了,也比其他人的成功来得耀眼。
狮子完全有能力捕捉、杀死和吃掉一只田鼠。但事实证明,这样做所需的能量超过了老鼠本身所含的卡路里。相比之下,羚羊的体型比田鼠大得多,它们要用更快速度和更大力量去捕捉羚羊。但是羚羊一旦被捕获,就能为狮子提供好几天的食物。
有一种方法可以激荡大脑并产生奇思妙想,即问自己一个问题:科幻小说是怎样解决这个难题的?
“反溯”,从未来出发决定现在要做什么,而非看现在的资源未来能做什么。
通常,现状本身就是问题的一部分。预测未来会把我们有问题的假设和偏见推向未来。在这样做的过程中,现状人为地限制了我们对可行性事物的设想。
反溯之后,你得要求自己从这个过程中获取价值,而非追求难以捉摸的结果。
沉没成本谬论。
一套X公司所称的“终止指标”,即一套确定何时前进、何时放弃的标准。
容易做的事情往往不重要,重要的事情往往不容易做。
理性的人让自己适应世界,非理性的人坚持让世界适应自己。因此,所有进步都依赖于非理性的人。
只有在事后看时,突破性成就才会是理性的产物。
先宣判,后裁决:每当我们熟悉一个难题,以为自己拥有正确答案时,就不再看到其他选项。这种倾向被称为“定势效应”(einstellung effect)。
教育的局限:一道典型的习题会包含“所有限制条件和已知信息,而且这些条件和信息都是全面预先设定好的”。然后,学生去剖析这个预先包装好、且预先验证过的问题,把它套入到记忆中的公式里,从而得出正确的答案。
看清问题本质比解决问题要困难得多。
火星探测:‘勇气号’和‘机遇号’
两个问题重构了所有难题,并最终催生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星际飞行任务之一。这两个问题就是:如果我们用安全气囊取代三条腿的着陆器,会有什么效果?如果我们向火星发射两台探测器,而不是一台,是否会更好?
第一性原理是指你不能欺骗自己,而你恰恰是最容易被欺骗的人。
在火星轨道探测器坠毁后的解释,“这次的问题不在于有人犯错,而是NASA系统工程及我们检测错误的过程中制衡架构的失败,这就是我们失去这艘航天器的原因。”
观念和事实
当实际情况与观点相悖…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信仰与身份融为一体。当你的信仰与身份融为一体时,改变想法就意味着改变身份,这就是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分歧往往转化为事关生死存亡的竞赛。
做验证的目的“不是为了证明假设,而是为了证明事实”。
我不再说“我认为……”而是说“这篇论文假定……”。以我为例,这种微妙的言语调整欺骗了我的头脑,使我的观点与个人身份分离。
为了确保你不会爱上单一假设,请多制造几个假设。当你拥有多个假设时,就会减少对它们的依赖感,且更难以迅速选定一种假设。诚如钱伯林所言,通过这种策略,科学家就像是“一系列假设的父母,而且,由于他们是所有孩子的父母,所以不能过分宠爱任何一个孩子”。
检验某个人是否具备一流智商,要看这个人能否同时将两种对立的思想铭记于心,却仍然不受其左右。”
杀死你喜欢的假设
每个否定的答案都能让我们更接近真理,它们比肯定的答案提供更多信息。只有尝试反驳而非确认我们最初的直觉,从而形成否定的结果,我们才能取得进步。
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证明自己错误的重点不在于感觉良好,而在于确保达成预期目标。每当我们印证那些自以为知道的东西时,我们的视野就被缩小了,而且我们会忽略其他可能性。这就像实验人员的每次点头认可都会导致实验对象执着于错误的假设。
“可证伪性”,即科学假设必须能够被证明是错误的。“可证伪性”将科学和伪科学区分开来。
不要采用“稻草人谬误”战术,而要采用“钢铁侠”战术。这种方法要求你找到并阐明对立观点的最强形式,而不是最弱形式。
系统整合:你认为,由于你了解了‘1’的含义,所以你必须要了解‘2’的含义,因为1加1等于2。但你忘了,你还得了解‘加’的含义。
双盲试验:缓解观察者效应的影响。
关于失败
快速学习而非快速失败。只有当你把它们称为“损失”的时候,它们才会真正构成损失。你也可以把它们视为投资。
输入比输出重要:你的目标应该是专注于自己能够控制的变量,即输入,而不是关注输出。你应该问自己:“什么问题导致了此次失败?”如果输入需要修正,那就修正它们。但这个问题还不够,你还得问自己,“在这次失败中,哪些事情是做对的?”好的决定即使导致了失败,你也应该保留这些决定。
草率的失败,指的是因为心不在焉而反复犯同样的错误或反复失败。
聪明人的失败。当你正在打造那些可能会失败的东西时,必须要接受一些无法避免的错误。人们不应该为聪明的失败承担责任,而应该为没有从中学到经验承担责任。
心理安全:在实现雄心勃勃的绩效目标过程中,没有人会因为犯错、提问或求助而受到惩罚或羞辱。
如果一个失败项目的输入质量很高,那么该项目的团队就会得到奖励而不是惩罚,他们将在公司内担任新的重要职务。奖励出色的失败者,惩罚平庸的成功者。
“美丽的混乱”效应: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会让你在其他人眼里极具吸引力。在自揭伤疤之前,你必须要完善自身能力。
体面地失败。在她小时候,父亲每周都会问她一个问题:“你这周哪些事情没做好?”如果莎拉说没有,她的父亲会很失望。在她父亲看来,不尝试比失败本身更令人失望。
关于成功
成功是最大的失败。成功会隐藏小错误,而小错误可能会像滚雪球般变成最大的灾难。
乔治·萧伯纳,“科学一旦自认为解答了所有问题,就会开始变得危险”。
每一次成功都强化了人们对现状的信念,培养了人们视风险如无物的态度。有了成功经验之后,原本被视为不可接受的风险成了新常态。成功破坏了表象和现实之间的关系。当我们成功时,我们相信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着,忽略了一些危险信号,也忽略了变革的必要性。每次成功之后,我们都会变得更加自信,并提出更高要求。但是,一帆风顺并不意味着你能无往不利。
在靠自身努力取得成功的人面前,你不能提‘运气’二字”。我们付出无数努力才获得眼前的成就,当然不愿意听到别人说成功与我们的辛苦努力和才能无关。但是,如果我们不去反思,不承认我们成功之前犯了一个错误、冒了一个不明智的风险,那我们离灾难就不远了。
当我们假装某项活动是常规作业的时候,我们就会放松警惕,固步自封,而补救办法是把“常规”两字从词汇表中删除,并把所有项目,尤其是成功的项目,视为永远未完成的作品。
人类就是未完成的作品,但他们误认为自己已经是成品了。
常规化和不间断的成功是存在问题的,它是软弱的表现,而非强大的明显标志。
成功和自满是相伴相生的。我们取得成功的时候,就不再突破原有界限,舒适的现状给我们安装了一块天花板,我们的边界不断缩小,而不是继续延伸。
未遂事故会伪装成成功事件,因为它们不会影响最终结果。
这次成功存在什么问题?运气、机遇和特权在这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我能从中学到什么?”如果我们不问这些问题,运气最终会跟我们分道扬镳,前方等待我们的将是未遂事故。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问同样的问题,遵循同样的流程,这个方法可以给结果减压,将我们的注意力转向最重要的东西——输入。
事前验尸法:我们到未来进行一场思想实验,假设项目已经失败,然后问:“哪里出了问题?”通过生动描绘灾难性的场面,找到潜在问题并决定如何避免问题发生。
反溯法是从一个理想的结果向后回溯,“事前验尸法”是从一个不理想的结果向后回溯,它迫使你在采取行动之前思考哪里会出问题。
提前量化不确定性,比如说你的新产品失败可能性达到50%,那你就更有可能认识到运气在成功过程中所扮演的作用。
深层原因和系统机制
避免只关注一阶原因,则二阶和三阶原因并未获得纠正。
“偏差正常化”描述这种异常状态。NASA的主流文化使高风险飞行正常化。“过去一直发挥作用的文化理解、规则、程序和规范,这次不管用了。这场悲剧的起因并非管理者毫无道德感、精于算计或擅自违反规则,而是因为他们遵守规则。”NASA不仅仅存在O形环问题(技术问题),还存在墨守成规的问题(管理问题)。
“风险的自我恒定”。人们把“安全感”看得比实际安全更重要,由此而产生的行为变化抵消了安全措施带来的好处。如安全气囊导致开车风格激进。
保持第一天的心态。
我们必须继续走在杳无人迹的道路上,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航行,在狂野的天空中飞行。

posted by Mozilla/5.0 (Windows NT 10.0; Win64; x64) AppleWebKit/537.36 (KHTML, like Gecko) Chrome/90.0.4430.72 Safari/537.36

分类(READING)  浏览(751)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链接异常或无法留言,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或通过右上角菜单“在浏览器中打开”)

评论与留言(20210423.《像火箭科学家一样思考》)
[沙发] 小白免[RE]
安徽(223.104.34.81)
2021-05-01 16:46:53
很有意思,不过太理性就失去诗意了
bykeer:[RE]
科学逻辑让浪漫诗意更有深度和内涵,哈哈
比如这本书,还有大刘的科幻,都还是诗意满满的(•̀⌄•́)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
  

«2021 - 4»
MonTueWedThuFriSatSun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