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百合之夏 (2023-05-22 17:11:42 )

朋友圈里的野百合又开了,于是想去看看。
斜源出发上山不久就钻进一段丛林,差点没找着路。林莽间穿出去是农田,心生惊喜,小路连接大丛黄灿灿野菊,竟然走上了水泥乡道村村通。
有一个小庙,里面的菩萨玉颜冰肌,一反老庙枯瘦的模态。
小小的路边还有大大的刺梅,鲜红,中空,甘甜可人,个头足能把拇指和食指头套在一起,正好比个心。却叫不出名字。
雾岚渐大,水分子在眼前斜飞。没下雨,却能分明有噼噼啪啪的雨滴声,好奇的四处张望,竟然来自路边阔叶林的硕大叶片。树冠间零星挂着红白斑驳的花苞。该是木玉兰?
林木稀疏的草坡,树下大丛金黄色夏菊,像是画在天光枝干交错的苍灰色背景上。
然后就看见了野百合,在林间沟谷,挺拔带露,静美无声。
野百合,我又来看你们来啦!
后面便一路相随。中午的天空明朗起来,阴郁的草木开始闪耀鹅黄色光辉。一片树林中的野百合,高挑而秀颀,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清香,那是雨后独特的气息,去年我在黄昏中独自翻越荒野垭口,就已经熟悉!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山中人兮芳杜若,饮石泉兮荫松柏。
走到这时才知道,原来这条线就是传说中的斜源到龙窝子穿越。
于是切换成网红山野风格,有游客,有山舍,有权当午饭的麻辣凉粉。阴雨天气人不算多。
再前往雾山方向的路就友好了太多,路上还有稀稀拉拉的行人。
一个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跟着我一路往上爬,拖拽着手拿捞鱼网兜的妈妈。一对情侣走得颇快,蓑竹山道上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甚至已经翻过了垭口尚不自知,女孩只是一身闲逛公园的轻薄装束。更早一些,三个妹子一路上行,拿着手机地图想走环线,企图拉我结伴,可我的环线还要转回斜源,还没走到一半。
终于翻过到了雾山开化寺,曾数次行经。在小店里喝了一瓶可乐,打听回程线路,老板怎么也不开口,说不是徒步线路。
可我有轨迹。山下碰着采黄皮的山民,翻水井槽去斜源?可以,返身一指,过得去。
山谷中无数野百合,是闪耀在晦暗密林中的星子,触目惊心。轨迹在山脊上,等我留意到偏差,已经走出颇长一段了。看海拔地形,似乎这里翻山更为近切,或者吧,也可沿等高线横切过去。若有若无的小路一直在眼前延伸,用脚拂开遮盖它的草木,能看见脚窝。数不清的野百合啊,在山坡上明灭闪烁,呼唤着,吸引着。
艰难上行,陡坡上竟是沃土,登山杖能插进去一整节,再费力的拔出来,像抽出我的三米长刀。小道边的野百合,簇拥着我,俯视着我。这些高傲的野花啊,睹面如同见人——面对我前面的人群,我得穿过而且潇洒。
后面是竹林,微光潜影的路痕,偶尔两三根砍断的竹枝彰示着人迹。兜兜转转,断断续续,终于彻底消失了。
前面,是近切但无法企及的垭口。右侧,是望闻但难以抵达的轨迹。密不透风的丛林严严实实的遮蔽了一切。哦,这很川西。尽管去年野百合越野之路,那条荆棘横生的小路,我最终翻过去了;但也是附近的白云庵,我曾造访,知道有好多山民采挖竹笋的小道,它们并不通往什么地方。
原路回撤,倒比上山时轻松了太多。毕竟是重力做功,双杖保持平衡,还有一双登山鞋可以蹚平一切。
检查海拔高度,距离来程时垭口已相差无几。然并卵。
只是漫山的野百合啊,招展在又一年初夏时光中,无声燃烧着她们的青春生命。
山脚山居小店,重返人间。买了一瓶脉动,再次打听路况。女主人说没路,地震都毁了。男主人说有吧,毛路,大概是云华顶插过去,就是水井槽。
哦。才知道这边并非全然的荒山野岭,还有一些野生景点和步道。明年再来一趟吧,争取走通,我说。
今年还早,还有时间,下周再来啊。女主人说。
这边出去就很熟悉了,跑步和徒步都有过几次。伸手拦了一辆货卡,小伙子热情的带上了我。他是电子产品爱好者,对360全景相机还挺熟悉。
我在鹤鸣山路口下了车,此处距离斜源还有7公里。一个滴滴解决。
2023年的野百合之行,就这样了。

分类(HAUNT)  浏览(2156)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链接异常或无法留言,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或通过右上角菜单“在浏览器中打开”)

评论与留言(20230521.野百合之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
  

X
++ 直接点解选择头像 ++


平凡

野蛮

愤怒

朴实

公子

英俊

海龟

率性

潇洒

沮丧

头大

羞涩

喜欢

善良

顽皮

娴静

匿名

乖乖

平凡

眨眼

小胖

朴实

低调

朴素

天真

蛊惑

海龟

«2023 - 5»
MonTueWedThuFriSatSun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