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香格里拉腹地旅行

@bykeer

本来已经做好了骑行珠峰的思想计划,从拉萨出发,沿着中尼公路,经过江孜、拉孜,后面就是绒布寺、大本营。但有句老话叫计划不如变化,正满怀希望的等待劳动节进藏劳动时,人民政府突然就宣布取消五一长假。于是换了条短线,中甸-乡城-稻城-理塘,纵贯香格里拉地域的腹地,六月初启程,想看看初夏高原上的繁花。

出发·中甸

有个公差,出发前在成都呆了一周。汶川大地震半个月后的天府之国首府,歌舞昇平,根本看不出来灾害的影子;只有机场出口还有几条抗震救灾的大红横幅,以及通往都江堰的城西干道中间仍然保留着两条隔离的专用通道。在蓉期间有过三四次余震,但竟没丝毫察觉,都是事后听人说起。周五下午的飞机前往昆明,在机场高速的收费站,的士司机半是怀念的说,咳,现在又恢复了过路费,地震已经过期了!

后面就是小中甸,白云黄花,
如同当年的深秋滇藏线,充满了诗情画意
路边狭长原野游荡着成群的牛羊,开满了金黄草花

昆明,永远那么色彩绚烂。春城灿烂的阳光下,路边的三角梅繁花似锦,璨璨夺目。火车站前的长街上,那么老的少数民族老太太守着一筐光鲜硕大的咸鸭蛋叫卖。不时可见的烤豆干,是在小炭炉上架起一个金字塔般的铁丝网架子,然后把小块的臭豆干贴在上面烘烤——不知是以前看过忘了,还是最近时新的做法,总觉得新鲜。擦皮鞋的中年男子,西装革履笑容可掬,城管突然冲过来,一把夺过客人的椅子上车走人,男子只好苦笑着把客人领到小巷中,找地方坐下继续未完的生意。

到中甸的卧铺车黄昏出发,次日一早抵达目的地。清晨天亮的时候,长途车正在虎跳峡和中甸之间的那个长坡上盘绕,我还记得上次和BK骑行经过的那个发卡弯。后面的山脊上视野开阔,丝丝缕缕的云絮偎依着层叠群山。再后面就是小中甸,辽阔的草地黄花遍野,清晨柔软温润的白云升了起来,低低的掠过村庄,缠绕在山间,一如当年当日的深秋滇藏线,充满诗情画意。

在中甸买车还费了点周折,时间太早,大多数商铺都还没开门。打的来到当地一家“最大的车行”,邻居帮忙叫醒老板开张一看,全是三五百元的自行车,根本不敢买。又找到一家,情况相同。打电话查询当地美利达专卖店,没有登记。问到昆明美利达店,又没有人接。再找孔雀确认一下,他说的确是有的,不过已经05年所见。千方打听,终于问到说“民贸”那边两家店可能车卖,正往那边走,沿途路过的又一家车店居然就有两辆美利达:一辆标价1200多,一辆标价880。店老板是个藏族女子,不太说话,还是比较爽快的就以780成交了这辆MERIDA CrossWay 618,轻巧结实,神似上次骑行滇藏的坐驾。

一个要命的疏忽,带了驮包,却落下驮包挂钩。但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最终成功的用三根皮筋固定好一个驮包,背包也用上了,就直接放在货架上面。骑车来到城北,远远可以看见小山脚下金顶红墙的藏族寺院,那该就是上次滇藏飞驰中未曾留意的松赞林寺吧。吃饭出来,阳光正好,微风轻拂;重返滇藏高原,心舒意坦,打马扬鞭,向着乡城进发!

小雪山·翁水

中甸出来是条很好的白色柏油路,车少人稀。路边狭长的原野上,游荡着成群的牛羊,开满了金黄的草花。随着公路的爬升,原野不再那么丰润,黄花消失了,取代她们的是一种开满白花的树。在山间的峡谷,田园农庄掩映在成片的白花树中,颇有世外之感。一处小溪边,三五株浓密的白花树下,残英如雪,让我不得不停下车来。那么多白色的细小花瓣,铺满了草地,铺满了溪边的黑土,让碧草、黄花,还有溪边的蓝色鸢尾都失去了颜色。阵风拂过,无数花瓣从树枝上洒落下来,雪花一般轻舞飞扬,恍惚如同梦境。脚下,点点落英随着潺潺溪水,无声的流向远方,她们带走的是高原短暂而热烈的春天。

流水落花,春色灿烂
3930米的小雪山垭口,天空很蓝,云层很低
小雪山北麓真切感受到进入香格里拉腹地

下午一点来到格扎乡,吃了午饭,一大碗面条。后面是海拔3930米的小雪山垭口,25公里上坡路。边吃边想,休息么?继续么?状态似乎还行。想想鹧鸪山,想想觉巴山,算了,一鼓作气翻过去吧!过了个检查站,登记完身份证,再走十多公里就是小雪山脚下的格扎。这是原来的老乡政府所在地,不知什么原因已经迁移,剩下路边空无一人的卫生院农业站。三四十长的街道坡道倾斜,唯一能看见人的只有一家旅馆,一家饭店和一家小商店。三碗不过岗,上山想再吃一顿,无奈饭店已经停业,只好去小商店买了包饼干,正式出发。

后面就是土路了。上小雪山的路面质量还可以,几乎没有汽车,我把单车调到最大档慢慢踩,每半小时下车休息一下,喝几口水,啃几块饼干,慢慢上升到山腰。后面走得很累。有十多年的骑车旅行经历了,还是第一次第一天骑行就翻高山。骑车翻山说到底就是个坚持的过程,持续而缓慢的上升到高处,我喜欢这样的感觉;但从快节奏高效率急功近利的城市生活出来,或多或少需要些时间完成心态的调整。“在怒江山九十九道弯的漫漫长路上我终于感受到爬山的乐趣”,毛毛姑娘大作的开篇是骑行者箴言,每每精神或体力不济,默念三遍,振聋发聩,细思冥想,愈觉力量无穷。

路边不时能看见淡紫色的杜鹃,让人欣喜。云很低,很厚,紧贴着天边的连峰。明明晒着太阳,一朵乌云过来就开始下雨。千丝万缕的,明亮的雨滴,从云层洒落下来,浇遍周身。多少有些懊恼,但也不用急,几分钟,就几分钟后,穿过雨云,回望便能看见彩虹。体力愈发不济,才休息起身,刚转过个弯道又想下来了,能告诉自己的,只有坚持,坚持。来到垭口用了近三个小时,吃完了所有的干粮,幸好还有糖。

山顶小有起伏,有一个道班。坡峦上大片伏倒的松木,听Center讲是山火烧过的痕迹。

小雪山南麓基本都还是灌木草甸和矮小的松树,景色与内地相差不大;但北麓就截然不同了,两个字:惊艳。延绵峥嵘的石峰,黛色参天的巨柏,松萝倒挂,杜鹃紫红,幽深的峡谷升腾起淡紫色的烟雾,晕染着乡村民谣中的蓝色山脊。高蓝的天空中翻涌着浓厚的云层,六点多了,高原的阳光从云层中斜射下来,明亮,炙烈,为雪山深谷抹上浓墨重彩,点燃绝壁上怒放的杜鹃花林。无比强烈的色泽,无比鲜明的反差,让人震撼,让人惊觉果真进入了香格里拉腹地。这就是传说中的香格里拉秘境吗?

在翁水住宿的木屋
藏族妇女用树叶蘸着溪水拍打自己的额头
我甚至看见了一株有着红黄两色花朵的杜鹃
老乡打好酥油茶,又拿出青稞面来让我搅拌成糌粑
山上的风景如同油画,
石峰、草甸、松林、淡白色杜鹃,天高云淡
终于能看见峡谷尽头的村庄,
所有藏居都被粉刷成漂亮的白房子
到乡城沿途是漂亮的乡村景色,类似滇藏线盐井地貌
在乡城花40元包下的民族宾馆双人间
沙贡乡前的玛尼堆

下坡很困难。颠簸间或泥泞的土路,快速下滑中需要用腿把身体从车身上撑起来,但双腿已经吃不上力,跌跌撞撞几次磕碰手也几乎脱离车把。从扎格出来一路就没碰到人,密林中的公路上突然出现两名骑马的藏族女子,双方都觉得同样惊奇。她们很热情招呼,从哪里来?香格里拉,单车从马旁掠过,倏忽就很远了,已经听不清她们喊话。我停下车子,回头喊到,什么?这次听清楚了,她们说,祝你一路顺风!

八点钟时下到谷底,小雪山北麓脚下是久违的村庄:下翁水。四围群山如瓮,谷底流水潺潺,不知这个名字取自藏文的音译,还是汉文的古意,抑或是二者的巧合?终于吃上顿晚饭,仍然是大碗面条。本想继续走到中翁水,看天色慢慢变黑,又累,算了,就在这里歇吧!简易的木房,黑暗,静谧,陪伴我的是如泼的涛声。

大雪山·乡城

早晨问饭店老板做什么最快?说是蛋炒饭。好吧,吃饭出发。大小雪山之间的峡谷很漂亮,风景颇为柔媚。潺潺溪水两旁是延绵的乡野,晨光照耀着峡谷两边的石头山,也照耀着谷底经幡飘扬的白塔,照耀着碧绿的青稞田。路上所见的人们都是盈盈的笑意,我也笑意盈盈的相应。人们告诉我,来到这里的单车旅行者很多,基本都是老外。秋天的风景最好,国庆前后,霜叶尽染,非常漂亮。

来到十来公里外的中翁水,感觉又是前胸贴后背。于是再叫了一大碗面条,为翻越大雪山作好准备。

刚从中翁水出来,天气变得阴翳。看见三名藏族妇女,转完小坡上的白塔,又来到公路另一边,围着山溪上的小水房转了三圈,还用树叶蘸着溪水拍打自己的额头。再往前走便开始下雨,云层厚得看不见远方。接近十点的样子。突然间想起了折多塘。那年我和讯在小雨中骑到折多塘,问路人,路人直摇头,说山上肯定在下雨,整天都要下。而我们看看时间,还是选择了继续前进。而现在,我还能有什么选择呢?这不会又是一座折多山吧?套上雨衣,望望前面云遮雾罩的群山,心里面抖了一下。

还好,大概半小时后雨基本停了。群峰间隙后面是苍茫的大山,从突兀的石峰,到藏青的草甸,到深黑的松林,到嫩绿的阔叶林,到冲积到路边的灰白色乱石滩,层层铺展象是绽开的衣裙。间杂在深色松林之中的,是一丛丛淡紫色杜鹃。状态不错,路面也比小雪山更平整,基本能够持续的骑行。几个大弯盘上来,远远的已能看见大雪山垭口,青草苍松,石崖嶙峋,神似白马雪山。骑到山腰以上,又看见了蓝天白云。路边是挂满松萝的古树,是妖娆怒放的花朵,噙着雨点的花儿在阳光照耀下娇艳欲滴。我不禁感叹,高原六月,杜鹃盛开,山林新绿,而九十月份却已是叶黄时分,这里的春光多么短暂,却又多么热烈啊!

山花遍野,目不暇接,晴空艳阳,心醉神迷。在一处路边的悬崖,一株红色杜鹃的旁边,我甚至看见了一株有着红黄两色花朵的杜鹃,堪称奇迹。

正午时分,看到路边堡坎下有个石头房子,就跑过去玩了一下。藏民夏天会到山上放牧,这是上次骑行滇藏线所知。果然,这边上山游牧的藏人,每年农历五月中旬上山,九月初再回来山下,期间根据草场状况还会数次转场。黑衣的藏族姑娘打好酥油茶给我喝,藏族大叔又拿出青稞面来,让我搅拌成糌粑。炉灶上方晾着的白色东西,原来是风干的奶酪,加在糌粑中更加可口。不要以为他们身居大山没见过世面,交谈中才得知他们也去过昆明,去过拉萨转寺,去亚丁转山。大叔说,今年杜鹃花开得很好,山上面的杜鹃还要多。

逗留了半个多小时出来,继续赶路。后面山路边灌木逐渐稀疏,但白色杜鹃果然越来越多,连成了片,密密匝匝的开满整个山坡。

很快就来到海拔4310米的大雪山垭口,往北远望可以看见前面另一个垭口,但起伏的公路不知绕过了多少条皱褶,足足29公里之遥。山上天高云淡,石峰、草甸、松林、淡白色杜鹃,交织成油画一般的景色。我还看见了金黄的迎春花,刚过势头,这可是真正的“云南迎春”!俯瞰海拔更低一些的山坡,大片紫红色杜鹃跟嫩绿的山林错综斑驳,交织成绚烂的花毯。路过两个道班,最后一个道班旁边那一对夫妇,站在路边的岩石上,我踩车向他们慢慢靠近,眼看他们是清晰的,山风轻拂着,阳光将两人勾勒出一道亮边,而背景是令人眩晕的深崖和迷蒙的光雾,真是如处画中。这里是大雪山第二垭口前2公里的山弯,离到达第一垭口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第二垭口后面就是四川,但我居然没找到省界石碑。没有了高大的松木,感觉山岭荒芜了不少;但没走多远,成片的杜鹃林迎面扑面,比前面任何一段都更浩大,更猛烈。单车在下坡路上快速下滑,掠过那些盛开的花儿,我看见夹道的鲜花,仰起一张张娇艳的笑脸,在叫:停下吧!停下吧!我已经停过太多次了!但我还是不能不一次次停下车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后面一句是什么,取次花丛懒回顾,难啊,难啊!叹为观止。

后面就进入了山腰的松林,隐藏在密林中的杜鹃,花朵在林荫的光斑中闪烁。还有个5公里的长坡,我是一口气踩上去的。一辆疾驰而过的摩托大声打着招呼:扎西德勒!再走,咦,摩托停在路边,藏民也不见了踪影。我好奇的左顾右盼,不见有人;没几步,又听见车手的大声招呼:嗨!……再看,居然正光腚蹲在草地上办大事呢!我热情的藏民兄弟啊!

下坡很长很豪放,也可以想像上山时的痛苦。山这边是干热河谷的景观,终于能看见峡谷尽头的村庄,所有藏居都被粉刷成漂亮的白房子。来到谷底,已快六点半了,阳光倾斜而炙烈。我终于看见了柏油路,这里是然乌乡,距离乡城还有30多公里。

钻过然乌检查站的横杠时想,不知道后面景色如何,最美的香格里拉的腹地,是不是就是这些严查死守的检查站之间的土路地带,因为常人难及而神奇美丽呢?在一处桥头坐下来啃干粮,做好最后冲刺的准备。空气凉下来,太阳躲在山后,我终于能够脱下长袖,换上利索的T恤。到乡城沿途是漂亮的乡村景色,村庄和农田都在深切峡谷的半山腰;青稞已经黄了,画布般的田畴,点缀着雪白的藏居,跟土红色的山谷相映衬,还有天空中懒洋洋的黄昏的云,多么安适的高原山村。飞车掠过的路边,有放学的小学生们的行礼,有美丽的藏族黑衣女子的回眸,她们活泼动人的眼睛好像天上明媚的月亮。部分村落的藏居上飘扬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在暮色中分外醒目,这是生平首次在藏区所见。河谷的尽头就是乡城,上空阴云密布,狂风大作,还好公路只是擦过雨云的边缘,稍稍淋到一点。最愤懑的是,踏上乡城县的水泥路迎面就是一个陡峭的长坡,我半披着雨衣沿着雨后湿漉漉的公路往上挪,心里那个恨啊。而回头,来时穿过的峡谷已经漆黑一片,沦入雷雨地狱了。

出发两天来终于吃了第一顿炒菜:木耳炒肉,生菜猪血汤,啤酒。感觉很爽。大雪山上坡无聊,胡诌小诗一首:大雪山口雪未销,杜鹃争艳春妖娆;风雨艳阳怜相送,马蹄得意乡城报。心想多亏然乌过来已翻修成柏油路,要不今天定定到不了乡城。无论怎样,两天骑行450华里,连翻两座大山,还是值得骄傲的。住在民族宾馆,40元包下的双人间,有闭路,可以洗澡;伴随着吊顶和四壁色彩浓烈的牦牛、蛟龙、荷花等藏族装饰画,是一股浓烈的酥油气息。

无名山·桑堆

早晨的天气好得不能再好。明亮的阳光斜照在乡城雪白的建筑群上,湛蓝的天空中漂浮着若有若无的白云,像极了从前深秋,或者春节待在云贵高原上的每一个日子。

在乡城吃了早饭,八毛钱一个的小笼包子没敢多要,稀饭还不错。县城最大的好处还不在于此,关键在于能买到扎实的干粮,馒头,新鲜的烧饼……我的宝贝干粮。

无名山腰马熊谷口的经幡
在雪山和乌云下的玛尼堆上居然飘扬着五星红旗
无名山的盘山公路
无名山垭口挖虫草的藏族女孩

前往沙贡的公路继续然乌过来的风貌,沿着河谷缓慢爬升。成熟的青稞在阳光下散发出金黄的光辉,高原的麦地散发着高原的朴实和热情。又看到了插着五星红旗的村寨,一家小店前拉起“反对藏独维护民族团结”的横幅,几个藏民坐在下面的石头上谈笑风生,有点遗憾没停下来拍照。沿途全是水电工地,每个水电站都有五六个引水洞相隔数百上千米排开。一路上数着引水洞过来,然后公路离开河谷,几个急弯陡坡来到沙贡乡。

有个小学,但居然没有饭馆。只好找到个小店,坐在树荫下泡方便面吃。七八个汉人坐在周围,他们有的是开商店做生意的,有的是水电建设工人。聊起骑车旅行,大家都说这是真正有乐趣的玩法,但也需要毅力;相比从前,人们逐渐开始理解、认同单车旅行,这让我很开心。说起行程,一天翁水,两天乡城,但从乡城过来28公里,仍然用了两个半小时,颇感无奈。我穿着02年骑行川藏线的那件长袖军衬衫,戴着披护脖的帽子,只露出眼睛和脸颊,他们问我满二十岁没有?我笑,十多年了,仍然在高原骑行,翻越一座座高山,但我知道,现在的心态,人事,跟从前是很不一样了。

将近40公里上坡的无名山跟折多山类似,总体上分为三段,最下面是山脚“S”形盘绕,然后穿过山腰的马熊谷栈道,溯小溪沿山涧长驱直上,最后是接近垭口横七竖八的“之”字拐。刚上山时5公里一休息,沙贡临走前买的那瓶可乐让我坚持到15公里。马熊谷口有飘扬的经幡,后面是一段栈道,濒临陡峭而壮观的深切峡谷。再后面,5公里的距离很难挺下来,于是3、4公里停一次。腰酸,肩痛,休息时学讯在公路上仰躺成一个“大”字,被太阳晒得暖暖的公路烙着后背,那10分钟真是说不出有多舒坦。

在山腰溪谷尽头的一片狭长牧场有不少的游牧帐篷,看着袅袅升起的青烟,我知道又有热水喝了。最让人吃惊的,是在制高的玛尼堆上,在荒芜的雪山和浓密的乌云下面,居然飘扬着一面鲜红的五星红旗!生平第一次在藏区所见,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在和两个挖虫草的藏民坐着休息时,又吃了一惊,因为我看到这4000多米的雪山草场上,无比简陋游牧帐篷边竟有一张台球桌,我看见藏民聊天,聊得无聊了就过去开上一局!

后面的之字拐,仍然是累。看起来那么简单的一撇一折,动辄数百上千米。一边的云很厚,另一边却是万里晴空。当太阳照在身上的时候可以停下来休息,抬眼可见的这段山路又休息了三次。烧饼啃完了,就开始剥糖吃。下午六点半来到海拔4740米的无名山垭口,距离乡城出发已有八个小时。两个挖虫草的女孩主动走过来叫我给她们拍照。

似乎翻过无名山顶才真正进入青藏高原。公路蜿蜒起伏,开阔的草坡上散布着经幡环绕的帐篷,游走着繁星般密集的牛羊。大片云朵在蓝天上飘荡,为群山投下重重阴影;傍晚明亮的阳光从云层间穿透下来,照亮山头的残雪,开满黄花的草甸,和藏青色的灌木丛。挖虫草的藏民收工了,成队的摩托从草原深处驶来,披着夕阳的光晕,仿佛刚从太阳上下来。他们经过身旁时会留下灿烂的笑脸和响亮的问候,苍茫的雪山之巅让人感受到的是温暖和诗情。

下山才惊觉到空气的凛冽。扯出夹克套在身上,仍然在扑面的山风中浑身哆嗦。欣慰的想,沉甸甸的驮包中那些抓绒衣总算没有白带,它们将很快派上用场。

山下的桑堆,有着成片深灰色的藏房,以及夕阳斜射下碧绿的青稞田。这是乡城-稻城-理塘的分岔路口,由于稻城只能原路回来,所以不想再骑过去了。找到道班对面的桥头成都饭店,跟老板娘攀谈几句,我还在絮絮叨叨准备去稻城亚丁两天,第三天下午回来住宿;老板娘很痛快说,你把车放在这里吧,随便你去多久。于是很快收拾好背包,把单车和驮包存在店里,搭便车来到稻城。

这次骑车的日记本,就是上次走川藏那个。翻看当年的行程,基本日行七八十公里,间或还会休整半天。这次出发前三天里奔袭三百公里连翻三座大山,是史无前例的。很高兴还能够走下来。漫漫长坡经常会想起毛毛姑娘的骑行箴言,想起尖子弯山口遇到的台湾老伯,明亮的眼神,健硕的身腿,历历在目。一个人的骑行,跟结伴同游是完全不同的感受。坚持走完全程,其实并不困难;但要走得闲适,走得舒缓,我却从来没有成功的经历。骑车日记本上,川藏线和香格里拉之间的是四姑娘山,2003年10月28日,我和讯从耿达出发,途经卧龙、邓生翻越巴郎山,12小时91公里漫漫长坡海拔爬升3100米,不知今后还能否超越当年的辉煌。

供养藏族小孩读书的老木匠

稻城·亚丁

稻城真像个旅游城市,可是,可是却看不见一个游人。到亚丁还有一百多公里,站在街头想找人结伴搭车,很无奈,很落寞;最后还是只有包了个的士过去。后来才知道,这天进入亚丁景区的游客,连同前面两辆自驾车,加上我一共11个人,而往年同期每天都是四五千之众。2008多事之秋,地震,藏独,四川旅游业遭受重创。

去亚丁的公路时好时坏,总共翻两座山,穿过一座峡谷。稻城外面的大片白杨林,在秋天将是绝美的风景。山坡上开遍紫色的小花,后来我才发现,这是一种花型较小的杜鹃。一个人乘车,走走玩玩,碰到有喇嘛庙,观景台,师傅主动停车陪我过去转上一圈。

途中还带了一段客,其中有个老头,汉人,木匠,单身,却供养了多位藏族小孩读大学。他最近手受伤了,干不了活,就跑到山上来挖虫草。由于户口不在这边,民政多次叫他办社保也不办,每每有救济都还优先发给他。司机谈论起来,颇有敬佩之意,说中国人要有十分之一像他那样就大有希望。师傅是成都人,在这边呆了近二十年了。说八九十年代就有人来亚丁,全部是老外。那时还没铺柏油路,到亚丁只能跑越野车,没有两千块钱包不下来。谈起藏人,这边叫做“老乡”,以前政府都让着几分。因为开发亚丁兴建栈道,断了藏民牵马的收入,乡民多次聚众滋事。今年上半年又是,烧了十几辆车。政府借拉萨事件之机强势出击,武警民兵全体出动,当场击毙三人,逮捕数十人,藏民知道来硬的了,方才收敛许多。政府待老乡很好,大山凹里的几户人家,都要费劲周折的架桥通公路,通水电,藏民的吃、住、教育,全部免费,甚至还要给大人付费让小孩上学。看得出来,司机颇多不满。回程搭的另一辆车,老乡在司机嘴中叫做狗日的杂种,对他们恁么好还造反!我终于明白了一路过来为什么看见那么多五星红旗。

师傅主动停车陪我去喇嘛庙转上一圈
转过一个山坳便看见了仙乃日
冲古寺遥远夏诺多吉
仙乃日脚下的卓玛拉错
牛棚中的藏族老人

云南的香格里拉,中甸县。这边也有个香格里拉,日瓦乡。九十年代稻城跟中甸争夺香格里拉的名称,官司打到国务院,输了,但还是整了个香格里拉乡出来。日瓦后面就开始翻第二座山,稀疏的林地间鲜花遍野。转过一个山坳便看见了仙乃日,巨大的雪峰端庄巍峨,心生震撼。公路沿山腰盘绕过去,直到仙乃日跟前。纵观雪山、峡谷、森林,畅想在这难得人稀的初夏环山一周,多美啊!

进入景区才知晓,由于赶修栈道,冲古寺到洛绒牛场一侧禁止通行,门票也因此由150降为80。上半年平息藏民事端之后,管理方态度非常强硬,游人一律禁入。当然,藏民转山还是放行的。狗日的杂种,现在每天几个人过来游玩?竟然封闭修路。我不远千里过来,却因为70元便宜,跟央迈勇缘失一面。我本来是想走仙乃日小转山的!也有办法,就是花几百元带上向导,次日一早天亮前绕过洛绒牛场。但我很犹豫,这不是我希望的走法。住下来之后,时间尚早,于是吃了碗面条,信步去卓玛拉错看看。

从龙龙坝进去,松林茂密,溪流潺潺,一改无名山桑堆日瓦过来的空旷苍凉,像又回到大小雪山深处的香巴拉秘境。路边到处是大大小小的石堆,矮的只是岩石树缝间的几粒石籽,高的则垒成两三层楼高的金字塔。冲古寺,十来个管理员坐在草地上看住洛绒牛场入口,对游人轻蔑的勾着食指。我满怀惆怅的遥望夏诺多吉,然后掉头向卓玛拉错走去。

卓玛拉错就在仙乃日脚下,如此近切,抬眼清晰可见雪峰,断崖,积雪融化的潺潺流水。蓝天白云,雪山威峙,海子宁谧,经幡飘扬。这里却只有我一个游人,我独自一人在海子边静坐,徘徊。偶尔两三个藏民经过,问他们是转山的吗,说是。问我也是转山的吗?我不知怎么回答。有时修栈道的工人路过会聊上几句,问我从哪里来,告诉我的却是管理员叫他们不要与游客交谈;还说到昨天有个广东游客跟管理员大吵一架,说受骗了,以后再也不来了。

我想找转山的路。往海子后面的树林中走了一段,不对,折身回来,想离仙乃日更近些,然后就在雪山脚下发现了它。没错,路边延绵不绝的石堆是最好的路牌。沿着小路往山上攀爬,古松浓密,杜鹃硕大。我还背着背包,我可以转山的,逆时针绕过仙乃日,就可以看到央迈勇,还有俄绒错,单珍错,然后从洛绒牛场出来。有山溪可饮,有牛棚可宿;尽管方向相反,但不是我的担心,当年骑川藏到拉萨,迎着如潮的人群,懵懵懂懂也是反转了一圈布达拉宫。只是心中仍然犹豫。近一个小时后,走出茂密的松林,视野骤然开阔。这是山腰的一处牛场,已经可以清晰的看见翻越仙乃日的山口,就在不远的前方。坐在山崖边的石头上,想,我要转山吗?

一片云飘过来开始下雨,我找到一个牛棚。藏族老人友好的把我迎进屋,拖出棉被让我坐下,又打起了酥油茶,很热情的掰开大饼、奶渣给我吃。老人七十多岁了,汉语说得不好,但不妨碍我们交流。他微笑着看我费劲的吞咽着大饼和奶渣,拿出佛珠指给我看。我说,嗡嘛呢呗咪吽,他点头,笑,摇起转经轮,开始念念有词。屋外烟雨朦胧,而面前的火炉和青烟让人感到温暖。老人突然停了下来,手指着门外隐隐若现的雪峰。我说,仙乃日。老人高兴的笑了,说,仙乃日,观音菩萨。

雨停了。告别老人出来,转身再看仙乃日突然有些审美疲劳。不想转山了。为什么要转,是因为安排了转山的计划,而我最早骑行打算中根本就没想进稻城的。喜欢牛棚中的温暖,适意,在神山怀抱里,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不再感到压抑不安。

下山时遇到牵马回家的管理员,我已经可以跟他们聊天了。这里见面最喜欢问人的一句话是:你从哪里来?无一例外。其实,他们也只是底层的执行者,可恨的是上面那些狗日的管理者。

回到旅馆,在院坝上和老板娘对坐两人,唯一的消遣就是聊天。老板娘来这边也有近六七年了,指着大山间的峡谷,那边的云有时候也很好看。那峡谷正对仙乃日,是从日瓦徒步进入亚丁的步道。人们都说,《消失的地平线》中的约瑟夫洛克,就是顺着这条山路进入香格里拉的。老板娘说,今年游客奇少,只能靠转山的藏民赚一点钱。要是以前,从龙龙坝骑马到洛绒牛场就要800元,有的藏民欺生,走到冲古寺就说到了,游客也不清楚。每年十一前几天都会下雨,山路淤泥很重,常常有游客从马背上摔下来滚进泥里,转眼马就跑得不见了,又好笑又可怜。藏民经常闹事,就这几天,甘孜炉霍那边又炸掉了一座桥,戒严,任何人不得进入。南线还好,但理塘也驻满重兵。不要骑车了吧,多危险啊!老板娘是邛崃人,一手正宗的川菜,吃得很过瘾。

晚饭后不久开始下雨,一直下到第二天上午。仙乃日的日落日出也不用看了,美美的一觉睡了十二个小时,然后到龙龙坝等回稻城的便车。百无聊奈,传说中收虫草的货车也不见踪影,几乎就要把成都师傅叫过来了,终于等到一辆顺路的士,一对男女坐后排,正好空出副驾给我。告别亚丁了,仙乃日隐入浓云之中,但东方的天空却分外开阔,师傅说,那片天空下就是木里,通往泸沽湖,公路正在修,还没通呢。而日瓦到中甸的公路已经修好,翻越俄初山,距离比走乡城要近了不少;二百多公里中没有县城,没有大的乡镇,师傅说是真正的“贩毒路”。日瓦前面那座山上,花开遍野,连师傅都忍不住感叹,你看,你看,那么多的花啊!

桑堆:漂亮的生机盎然的初夏高原
帮波寺:领我推动转经轮的藏民

 

回到桑堆,路口竟也设起了检查站,检查登记往来行人。老远就看见成都饭店前,老板娘和一名壮硕的藏族男子并坐在靠墙的长凳上,阳光洒落下来,照着两人灿烂的笑脸。这是一个殷实的家庭,有宽敞的藏楼,小院,经营着饭馆、旅店和商铺。老板娘抽着黑色过滤嘴的香烟,看儿子满地乱爬。她给我讲店里的两架老虎机,赌注多少,几赔几,那个常来玩耍的喇嘛,昨天赢了多少,今天输了多少,可惜我从没玩过,不谙此道。

这是八点半天空中仍透着霞光的黄金季节,连日赶路的我终于有了闲暇,在桑堆的原野上空车裸奔。悠游的白云,延绵的石山,潺潺流水,绘着经文的草坡,黄花,马匹,牛羊,还有灌木间看不见的啁啾的鸟雀,多么漂亮,多么生机盎然的初夏的高原!走路或是骑摩托的藏民经过,相视微笑,挥手,嗨,扎西德勒!路边蹲坐的道班,藏民,在每个人身边都可以停下车来,久违老友般聊上半天,然后起身走路。天马行空,在车为王;从亚丁回来,我再次拥抱住无比幸福的自由。

黄昏中回到饭店,老板娘向我指点起峡谷边的喇嘛庙,说河里有很多鱼,喇嘛们还会在早晚投食喂养山上的松鼠和藏马鸡。后来才知道,这就是著名的噶玛噶举派帮波寺。我来得晚了,几乎不见有人,只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藏民,独自推动院墙外一排排转经轮。他发现了我,示意我跟着他,转动着经轮往山坡上爬。我正感到吃惊,为何绕院墙逆时针行走,却见他从一扇小门钻进院墙,来到佛殿前,示意我收好相机,举手敲门。一个年轻的喇嘛应声开门,里面是金碧辉煌的殿堂!藏民多次伸手邀我进去,我仍以为是他要拜经,请他先进,直到庙里的喇嘛也示意我入内,我才进去匆匆看了一下。然后再跟着藏民出来,推动经轮,下山,道别。我突然明白,他是特地领我过去参观的!

海子山·理塘

一夜大雨。次日早晨,天已经放晴了,但桑堆四周的山头上都洒满了皑皑白雪。我已经收拾好了行李,老板娘睡眼惺松的爬起来,煮了一大碗面条。看我推车出来,问,如果下雨怎么办?有雨衣嘞,我说。很感激她的照顾,但无言的话都埋在心里,对她笑笑,挥手出发。

水烟晨雾缭绕的帮波峡谷
不知不觉开始进入海子山
石缝中那些硕大的淡黄色花朵,
点缀着苍凉的青藏高原古冰帽的春天
海子山上的海子

帮波寺一带的峡谷,山崖和寺庙还沉睡在阴影之中,而强烈的阳光已经照射到谷底浸透雨水的草地,它们白花花的像结了层霜,松树和野花也成了黑白分明的版画。最奇妙的,阳光下的草地仿佛刚开锅的蒸笼,水汽缭绕,纠缠着河面的白雾、寺庙的晨烟,峡谷水岸看上去如同仙境。

路边不时闪现出善跑的鸟,矮胖,灰色,鲜艳橙红的双脚引人注目,想必藏马鸡无疑。初见时惊得我叫出声来,一路走过峡谷共看见六七只。还有松鼠,旱獭;各种不知名的鸟,一种腹部鲜红的小鸟在亚丁也是常见。甚至还有水鸟,悠闲自得的浮游在河面,而当我掏出相机来,就警觉的飞走了。

能够想像吗,阳光明亮,百鸟啁啾,松林茂盛的山崖,跳跃奔腾的溪水,白云从峡谷尽头的蓝天中升起来,单车劈开清凉寂静的空气,挟带着早晨湿润的气息,漫游在爱丽丝仙境。停车休息时,我看见路边的松树,枝头新生的果球是如同鲜花般的艳红!

路边的连山越来越浅,越来越荒,河谷中的石头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公路蜿蜒,缓缓爬升,不知不觉开始进入海子山。起初还能看见草坡和紫花,后面举目四望只有覆盖着灰褐色巨石的大地,石缝中偶有硕大的淡黄色花朵,点缀着青藏高原古冰帽的苍凉的春天。有时可以看见海子,海子四周是荒凉的石漠,积雪犹存的连山在天边蜿蜒。

一路顶风,好在腿力不错。漫山巨石,休息时都无法找到遮阴之处。云很多,总能看见三五片下雨的云团;目测路向控制节奏在这些雨云间穿行,也是一种乐趣。正午时分来到海拔4600多米的海子山顶,居然是大片的湿地!

海子山的另一侧,是风光旖旎的牧场,淡青色的草坂间杂着大片紫花杜鹃,点缀着星罗棋布的牛羊。看见一大片奇怪的云,有点像雾的样子,和那些常见的雨云并不一样。惶惶然冲了进去,竟是雪籽和冰雹,一时间四周雪花纷飞,狂风挟持着冰雪劈头扑开,又冷又痛,打得我嗷嗷直叫,藏青色的抓绒衣袖瞬间就全白了。不多时,冲出了云团,阳光普照,一瞬间,就一瞬间,衣服又恢复了本色。

相隔不远的兔儿山,路牌标示海拔为4696米,继承着海子山古冰川遗址的荒凉。顶风,走得很累,上坡中一直在找,兔儿耳朵呢,生怕看漏了,结果在垭口上就能轻松看到。下山号称24公里“急弯冰雪”,但走得并不爽快,流水缓谷,草坂,青松,巨石,却顶风,有的地方踩车都出不来速度。最后几个大坡下面是大片平阔的草场,暑气逼人,漫漫长路通往无尽的远方。走得有些疲了,坐下来跟道班聊天,他们告诉我,理塘么,很快就到了,以前骑28大车去理塘买菜,单程三个小时。我起身继续,看着前面的公路那么直,又那么远啊!

下午四点来到甲哇,这是今天遇到的第一个乡镇,距离桑堆已是90多公里,终于能够吃饭,我满嘴的饼干渣子可以淡出鸟来。美美一顿抄手,想,要是一天只走八九十公里,那生活将会何其幸福!后面就开始扎嘎山的缓坡。身后是浓阴的暴雨区,四周却闷热,顶风,疲累。山谷中植被很好,又看见淡红的杜鹃花,和好些采花的藏民。一个老人坐在山坡上牧羊,身旁是一束热烈的杜鹃;他朝我打手势,过来坐坐,我笑笑谢绝了。一个女子迎面走来,怀里抱着一束热烈的杜鹃,花枝招展。一辆小车停在路边,车门开着却空无一人,然后我看见司机从山下跳下来,手里握着一大把杜鹃!可这些,都没能影响我的情绪,我想到理塘还要翻山,还有这么远……最后,避开好几次的雨云终于迎面碰上,我气急败坏的翻出雨衣……

兔儿山又恢复了海子山古冰川遗址的荒凉
更高处山坡上是开阔起伏的牧场
那名长者连说好,好,胡子都能看到了

一小段后,雨云过去,终归风平浪静。空气湿润而清新。夕阳照射着草山和松树,白云从山坡上冒出来,飘过蓝天。更高处山坡是开阔起伏的牧场,点缀着炊烟袅袅的帐篷,和云朵般的牛羊。山涧中突然会有大群的鸟腾空而起,飞翔盘绕,这是我第一次在高原所见。盘坐草地上的老人,举起盆铂向我示意,发出晚餐的邀请,可是我已经没有时间过去玩耍了。

我突然又找回骑行的乐趣!生命就是忍耐,就是坚持,戒骄戒躁,戒气急败坏,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啊!

扎嘎山口,我问一名骑摩托车的藏民,理塘还远吗?都是下坡和平路了!健壮的康巴汉子,在草原黄昏的斜照中备显英武。垭口旁的庙宇走过来三名喇嘛,聊起香格里拉的行程,高兴的直拍我肩膀。给他们拍照,起先是全身,他们嫌小,于是又拍半身。那名长者连说好,好,胡子都能看到了,笑着摸摸自己的络腮胡,又摸摸我下巴。快七点了,夕阳把人影拖出老长,遗憾不能跟他们进庙喝茶。临走前不知怎么说起成都地震,长者举起手,张开五指,说,我们看电视,那么多老婆婆,小娃娃,年轻人,很疼心。藏族人,汉族人,都是一起的。最后,他按住我肩膀,祝我一路平安,顺风。

最后的旅程了,心情终于变得平缓,变成一朵朵懒洋洋漂浮在理塘草原上空的黄昏的云。远山,牧场,连环弯曲成S形的小河,笔直的公路通向前方。公路尽头的右边,我看到了川藏线的爬坡;而左边,夕阳中烟尘渺渺的集镇,就是旅行的终点:理塘。

归途·重庆

理塘的建设程度远不如中甸,卖车基本没费周折,因为无可周折。当地人告诉我,骑车的都是那些贪玩的藏族小孩,这里的汉人从来不骑车。最终,车子还是卖给了旅店老板的儿子,300元开价狠狠打折到200。老板儿子是半汉半藏的混血。

回程千里堪称奔袭。六点半理塘始发的班车,下午三点半到达康定。还没进城,组合包车的的士已经等在折多山脚,第一时间换乘,接力狂奔,八点半到成都。再换的,这次是辆面包,胖师傅胖手中的方向盘风火轮般的旋转,在成都的大小巷子中急奔,去堵截收班前的成渝高速快线。零点四十到达山城,纵横的立交和高峙的摩天楼在子夜都市的灯光中变幻莫测,魅惑而陌生,我实在辨认不出这就是我的家乡重庆。

回想川藏南线天路再奔,每每途经卡子拉山,雷达兵站,红龙道班,每每都能看见年轻的我和年轻的讯,赌气或是欢笑,而一样的阳光,一样的照着亘古不变的草原,感慨光阴似箭,射穿你我。尖子弯山口和高尔寺山顶,清晰可见贡嘎山,卓世凌空。新都桥后面的公路正在翻修,破烂不堪。折多山腰,盘踞着康定机场的巨大石碑,而三年前滇藏返程中焕然一新的折多山公路,已经衰败破旧。二郎山的烟云依然壮观,天全、雅安的峡谷深山仍旧动人心魄。四川边缘的大山啊,魂牵梦萦的川藏线。从雅安到康定到新都桥,每一位单车爱好者都必须要走过一遍。

很多人问我为何独自骑行,我其实在想,路遇的那么多老外都只身单骑,为什么我就不行?一次次行经高原,不同的年纪,感悟截然不同。喜欢高原藏区的旅行,香格里拉地域的路人相逢,笑脸绽放如花。骑行在路上,见面总是点头,微笑,挥手,hello,你好,或扎西德勒,无论路人,摩托,还是拖拉机。疾驰而过的汽车中,伸出手臂上高高竖起的拇指,那是骑行者的荣耀。随意进入路边的游牧帐篷,就能喝到酥油茶,吃上糌粑。无论是藏民,还是道班,在路牙子上坐下来就能亲热的交谈。无比开阔辽远的天地之间,人和人的距离却比任何地方都近。还有那一座座延绵起伏的雪山,晴雨交覆的旅程,似乎遥遥无期的爬坡路上,心中第一千次默念,要忍耐,要坚持。在怒江山九十九道弯的漫漫长路上,你是否已终于感受到爬山的乐趣?

08年6月7号~13号

记于2008年7月7日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穿越香格里拉
[2008.6.7~12]
穿越香格里拉
云南南疆行记
怒江日记
[2007.4.22]
怒江日记
滇藏线行记
[2005.11.28]
滇藏线行记
西高原
[1996.10.12]
西高原
天路狂奔
[2005.12.6]
天路狂奔
与4mm山的约会
[2003.11.20]
与4mm山的约会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465)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8



评论与留言(香格里拉腹地旅行)

[快速留言]  

[沙发] 发表人:不想去旅行[RE]
来自: 江苏(117.88.170.171)
发表时间:2008-7-9 22:45:01
[Homepage][Email]
哈哈,先做上沙发,一会儿再回来看!
bykeer:[RE]
在座是传说中的“想去旅行”?

[2楼] 发表人:凉白开[RE]
来自: 江苏(159.226.101.147)
发表时间:2008-7-10 9:35:13
[Homepage][Email]
就着早饭看完啦,您骑得痛快,我读得亦神往,何时才能实现我折叠小车的梦想?
又及:昨天和出去的玩的朋友商量下,战略转移,8月我们要去呼伦湖、满洲里、漠河……
bykeer:[RE]
哈哈,我也想过骑折叠车短程骑游,估计在安徽浙江一带还是比较合适。
以前见过两个成都mm骑折叠车环游越南和柬埔寨,太厉害了,佩服

[3楼] 发表人:CC[RE]
来自: 湖南(222.240.176.170)
发表时间:2008-7-10 12:07:16
[Homepage][Email]
游记终于传上来啦!呵呵...午餐上的佐料呀,边吃边看!!
:)
bykeer:[RE]
佐料够劲啵,拌完了早餐拌午餐……

[4楼] 发表人:fat_horse[RE]
来自: 北京(218.106.180.165)
发表时间:2008-7-10 16:41:54
[Homepage][Email]
呵呵,终于等到了。
俺计划八月从中甸骑到康定,多谢你的游记哈。:)
看来从中甸出来的头三天很是辛苦了,不知俺们能不能坚持......
bykeer:[RE]
哈哈,能行,小年轻不要和老同志比

[5楼] 发表人:小羽[RE]
来自: 江苏(172.16.243.38)
发表时间:2008-7-11 9:17:06
[Homepage][Email]
看你的游记总觉得世界特别美好,世人特别友好,一个人的自由自在很是令人羡慕!
bykeer:[RE]
其实世界本来还是比较美好的,哈哈

[6楼] 发表人:海军少校[RE]
来自: 安徽(60.173.45.243)
发表时间:2008-7-11 9:55:47
[Homepage][Email]
很精彩,细细看完.
本月下旬,我决定骑行哈市至漠河.并没有特别的意义,只是找个陌生的地方骑车罢了.也决定效仿你,到哈市买车到漠河捐了.
已经想过了,这一路,少说多悟.让自己从红尘中消失一段时间.尤其喜欢骑行途中背倚大树席地而坐的感觉.
时间快的实在有些不象话,转眼间,奔四了.感觉还没有怎么地,就半辈子撂下了.所以我一定要抓住每一次机会为自己创造一点老时的回忆.
bykeer:[RE]
帮忙看看在漠河还能否看到我那辆车,哈哈

[7楼] 发表人:山子[RE]
来自: 江苏(58.214.81.144)
发表时间:2008-7-13 8:42:10
[Homepage][Email]
喜欢看~其实只有真正去了才能体会那一份感动!谢谢分享~

[8楼] 发表人:daisy[RE]
来自: 海外(129.1.55.244)
发表时间:2008-7-14 7:56:40
[Homepage][Email]
饿嘀神呀,你怎么又跑了哈!

[9楼] 发表人:小羽[RE]
来自: 江苏(172.16.243.55)
发表时间:2008-7-15 12:42:55
[Homepage][Email]
Re:5楼之bykeer
别人问你有没有满二十时,是不是特别开心,觉得世界特别美好!哈哈!不过,你看上去真的只有二十左右吧!
bykeer:[RE]
哈哈,不敢装嫩阿,糟老头子了

[10楼] 发表人:水手[RE]
来自: 重庆(125.82.44.112)
发表时间:2008-7-15 15:52:12
[Homepage][Email]

浪个 我觉得现在的文字 少了以前那种味道 有些流水了 内心的东西少了

是不是岁月也在慢慢打磨博主的心啊

55555555...
bykeer:[RE]
这篇就是流水帐。。。
怎么说呢,不同时期味道肯定不同,忠实于当时心情的记录吧,呵呵

[11楼] 发表人:桑塔纳[RE]
来自: 江苏(60.240.207.216)
发表时间:2008-7-16 12:20:23
[Homepage][Email]
有些时间没来看了,远在澳洲了,看旅行日记描写的那些熟悉的地名也有点梦里依稀。

[12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211.141.161.54)
发表时间:2008-7-18 20:31:35
[Homepage][Email]
Re:10楼之楼主
我看主要因为这条路毕竟不是拉萨-尼泊尔的路,不足以激发bykeer的浪子情怀哈!
不得不说,滇藏之行和天路狂奔确系巅峰之作啊!
感觉这次疯跑,多少有点不服老的那种情节。。。有点愣头青,
bykeer:[RE]
晕,逻辑不清,不是疯跑,是中途无处落脚,哈哈

[13楼] 发表人:孔雀[RE]
来自: 北京(220.231.27.52)
发表时间:2008-7-18 22:23:12
[Homepage][Email]
重走许多年前的路,会有很特别的时空交错感。去年在花石峡也有这种感觉。

[14楼] 发表人:zxl[RE]
来自: 重庆(222.179.142.101)
发表时间:2008-7-22 11:18:56
[Homepage][Email]
很是羡慕。希望自己也能有机会感受一下。

[15楼] 发表人:盛夏[RE]
来自: 湖北(124.156.98.219)
发表时间:2008-8-4 1:10:43
[Homepage][Email]
大顶,一到夏天,就活动筋骨去啦~~~

[16楼] 发表人:紫金山脚下[RE]
来自: 江苏(218.2.138.73)
发表时间:2008-8-11 13:36:34
[Homepage][Email]
我最近想带上SP8折叠走这条线,请问能行吗?谢谢。
另:请问“孔雀”是曾经在南京读书,目前已飞往北京的那只吗?久仰了
bykeer:[RE]
我对折叠车性能不太清楚,其中大小雪山是土路,大概200公里不到吧,如果这一段能够撑下来就没问题。
另外,我对折叠车长途旅行也很感兴趣,兄弟这次去做了尝试,拭目以待~

孔雀就是从南京飞北京那只,呵呵。

[17楼] 发表人:linda[RE]
来自: 广东(58.61.65.198)
发表时间:2008-10-23 10:29:21
一直向往這樣的工作之后的休閑日子,到這看看,到那聞聞,外面的空氣一定格外的好,BYKEER,羨慕你......
bykeer:[RE]
:)高原空气好阿,呵呵

[18楼] 发表人:曾经的历险者[RE]
来自: 河南(221.4.229.244)
发表时间:2009-1-10 17:57:58
[Homepage][Email]
89年也曾独骑四天红旗26翻越秦岭到达西安,沿途席地而卧,见麦堆瓜棚而眠,边骑边补充能量,游白马穿峡谷爬华山观黄河,不亦乐呼!一路被警察盘问无数,最终在火车站遭劫,弹尽粮绝,不得已乘火车返回.独骑真的爽,自比独行侠,支持自己的只有坚持,我能行!
那一年我十九.天真烂漫的年纪.

"生命就是忍耐,就是坚持,戒骄戒躁,戒气急败坏,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啊!"

支持楼主!
bykeer:[RE]
幸会前辈 :)
我第一次骑车出去,大概就是90年,重庆-北碚往返 :)

[19楼] 发表人:凉白开[RE]
来自: 江苏(159.226.101.147)
发表时间:2009-1-14 8:42:35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bykeer
快要20年了,10年不策划一次壮美的骑行以庆祝20年的脚蹬不辍?:-)
bykeer:[RE]
说的是阿,该纪念一下了。
从南京骑一趟滁州往返距离上差不多。

[20楼] 发表人:凉白开[RE]
来自: 江苏(159.226.101.147)
发表时间:2009-1-15 11:12:21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bykeer
呃……吐血,没见到我说壮美的嘛,南京骑到滁州太安逸了吧

[21楼] 发表人:青山绿水[RE]
来自: 重庆(125.86.17.195)
发表时间:2010-03-25 23:17:09
[Homepage][Email]
本人在市区骑车20余年,未骑车远游。请您给予指点,谢谢。
bykeer:[RE]
可以从近到远试试阿,先去北碚,再去永川、长寿…走几趟就有经验了:-)

[22楼] 发表人:水手[RE]
来自: 重庆(123.147.247.119)
发表时间:2010-07-12 22:35:41
[Homepage][Email]

肚皮越来越大了 我想从理塘骑过去 晓得还得行不呀 就在最近 重庆的空气好污浊
bykeer:[RE]
男人不要说不行,:)理塘到稻城骑慢点适应一下,再往乡城走主要是下坡。乡城可以走土路翻山到中甸,也可以走柏油路去得荣…

[23楼] 发表人:水手[RE]
来自: 重庆(123.147.247.119)
发表时间:2010-07-16 11:31:15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bykeer

想了一下 打算还是从康定开始骑 骑好久算好久 骑到大理着数——也
bykeer:[RE]
翻上折多山,川滇无山!真羡慕你有这么多时间阿

[24楼] 发表人:水手[RE]
来自: 重庆(123.147.247.119)
发表时间:2010-07-17 12:24:01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bykeer

翻过折多山也恼火 那个剪子弯高差也大噻 又要着整得气都出不赢的个
理塘到中甸沿途的住宿 住道班 老乡家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本来打算和贵阳的几个人一路 但是人多的话 我看那道班(就是那“洛亚方舟”)安顿不下的个
一个人骑车 确实味道不一样哈

我没有钱 就是有时间 5555555555555555
bykeer:[RE]
没有问题的,夏天凑合凑合。好长时间没骑过长途了哦,好怀念那种在长路上迷茫又自由的感觉。。。

[25楼] 发表人:水手[RE]
来自: 重庆(123.147.247.119)
发表时间:2010-07-23 11:30:37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bykeer
“迷茫”+ “自由” 这是精华哦...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