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怒江日记

@bykeer

江,野性神秘的江,沿着中缅边境奔流蜿蜒。路,曲折缠绵的路,与江水缭绕周旋,相依相伴。面对中国地图,不免惊奇,在三江并流的最西面,在彩云之南的最西面,那怒江,是怎样一条江?那伴江而行的公路,是怎样一条路?很偶然在网上发现了怒江冬日的照片,金黄的菜花,火红的木棉,还有碧绿的江水……多么青翠清澈的一江水啊!于是这个春节约了甲亢,共同上路。

2007年2月17日,大年三十,阴雨转晴,南京-昆明-大理

今天是大年三十,公司仍正常上班。我提前请了一天假,在比平时工作日更早的清晨起床,提着单车驼包搭乘飞机赶往昆明。

机场里人群拥挤,绝大多数都是春节赶回家过年的打工仔。几位农民兄弟提着大包的编织袋,长发蓬乱,西装皱褶。闹哄哄的机舱中,闪烁着漂亮的空中小姐们不屑和鄙夷的眼神。飞机飞得奇慢无比,中途还在长沙黄花机场停留了一个小时。最令人难忘的是空乘服务,居然一人发一瓶纯净水了事,完全是打发民工的架势。


云贵高原上空,延绵大半个中国的阴雨浓云终于消散

云贵高原上空,延绵大半个中国的阴雨浓云终于消散,灿烂的阳光抚照着舷窗下的红土高原。刚下飞机,甲亢的电话就响了。这家伙昨天从重庆乘火车出发的,今天一早到达昆明,现在已经在长途汽车站买好票等我呢。

一路狂奔,好险,发车前十分钟赶到车站。连的士司机都惊奇,从前火车站前无比拥堵的公路今天居然畅通无阻。

汽车在昆大高速公路上疾驶,窗外蓝天白云,阳光明媚,田野中点缀着娇艳的桃花和雪白的李花,一派绚烂春色。这灿烂的阳光让我想起了上次,也是云南,滇藏线的旅行,乘车从大理前往丽江的旅途。

甲亢就坐在身边,他是我们高中的班长,本科和我也是一个学校。以前我们班上最精干最亢奋的同学之一,次次校运会长跑比赛上不可或缺的选手,故得此雅号。工作后,甲亢吹气球一般膨胀起来,不过仍数次徒步墨脱,梅里,贡嘎,体力上我毫不怀疑。近一年来,甲亢迷上了探洞,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居然拿了一个探洞用的头盔作骑行帽,上面还正好能绑着一个头灯!

到大理已是下午五点。甲亢从汽车行李箱中拖出一个庞大的编织袋,剥开一看竟是个七八十升的登山背包。相信甲亢的体力,不过还是觉得有些意外。


大理大年夜

根据孔雀的信息,我们来到洱河新桥边,找到那一长排单车专卖店,却家家关门打烊。只有一家店开门,黑漆漆的店堂望去仿佛缺了一颗牙齿。走近一看,原来是美利达。乌拉,越来越爱美利达了。

老板娘伏在柜台独自上吃饭呢,细致的甲亢发现她碗里是鱼虾,一问果然是浙江人。这次我们推走了两辆MERIDA MT200,单价从940一直杀到750。最后老板娘都说,差不多算是给我们的赞助了。

富丽堂皇的下关饭店,标间居然只要80元。和甲亢在一家小饭店中的年夜饭,有冬笋炒肉,花菜香肠,酸菜干露,煲鸡汤。“干露”手指头长短,洁白晶莹,形状和葫芦差不多,怎么看怎么像凉粉一类的东西,居然是一种植物的根。

冷清的街道上,只有几家贩卖鞭炮的摊贩前有人。下关的夜风,如约而至,簌簌吹过衣衫。而不时鞭炮炸得震响,一时竟倍感新鲜。过年了,过年了……

还记得小时候,一家人守坐在春节联欢晚会前是那么天经地义。有时吃完年饭要和父母回自己家中,要暂别欢乐的晚会,钻进冷清的黑夜,真是十二分的不情愿……遥远的春节,儿时朝思暮盼的节日,在岁月轮叠中已经淡得没有了颜色。

十点钟,甲亢终于下定决心,出去重新买回来一个小的旅行包和编织袋,把登山包中的东西倒腾出来。有些什么?登山绳(甲亢说准备去攀登石月亮的),对讲机,炉灶,锅,气罐。还有一个泡沫垫,甲亢没舍得拿出去,我帮他一路托到丙中洛,也没派上过一次用场,想起来就郁闷。

我困了。电视里歌舞喧嚣,窗外爆竹山响,只有奔波游离的日子里,睡梦那么香甜。

2007年2月18日,初一,晴,大理-顺濞-永平

清晨被鞭炮声炸醒,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07年初一的大理清晨,蓝天透晴,阳光从披着雪冠的苍山流淌下来,把排列着房屋栉密的阴影一点点涂抹成金色。多好的天气啊!如果你喜欢户外生活,一定明白我这种感觉。

春节期间下关邮局九点才开门,而负责包裹的工作人员来得更晚。甲亢得把多余的行李邮寄回家,耽搁了些时间。街上锣鼓喧天,好几队节日盛装的白族妇女举着游龙,在马路上款款而行。我有些困惑,是不是该花些时间观看节庆活动,而不是把新年全消耗在路上?邮局的人说,活动多呢,乡镇上到处是。于是释然,跨车上路。


我们一个上午绕行到了苍山背面!

顺濞到黄连之间的山路景色

自由明亮的单车行程从这一刻开始。下关城外,风和阳光一样强烈,让人微冷,却激动。家家院落门外烧着粗大的高香,颇有地方特色。路边延绵不绝的行道树上开满黄花,连缀成灿烂的风景。出发不久柏油路变成跳石路。一路下坡,扭头惊见一脉雪峰,山势雄奇,云雾蒸腾,相当壮观。突然想起这该是苍山,我们一个上午绕行到了苍山背面!

沿着顺濞河的二三十公里土路上,渐渐和甲亢拉开了距离。每次路边停下要等上十多分钟,然后一起吃干粮,清晰可见甲亢黑色外衣背上的白色汗渍。甲亢早晨去拉面馆吃早饭,碰到一伙值夜班的保安喝酒,一个重庆老乡送了他半斤干切卤牛肉。是不是有点行走江湖的感觉?今天洒家上路,筛了些好酒,又问店家要了些牛肉……这牛肉可不便宜,四十元一斤。

中午到达顺濞,海拔一千三左右,相比大理已足足下降了九百米。在一个农家乐里吃面条,黄花树不见了,而江南五六月份才绽放的凌霄,这里已然盛开。看到两样好玩的,一个是用竹片压制成的大菜砧,甲亢说,这在四川重庆已很是常见;还有一个是草绳编成的圆凳,后来师傅告诉我,很多工艺品商店都有卖。

好在顺濞后已全是柏油路,最后三公里急坡,来到黄连。黄连在这次怒江旅行中第一座山的山脚,舒舒服服躺坐在路边条椅上晒太阳,吃酒鬼花生,看猫在高香下搔痒,然后上路。

从攻略看到山口有十多公里陡坡,第一天上路不想太赶,于是约定3公里一休息。第一个3公里休息时啃掉一袋压缩饼干,等到甲亢。看他状态不佳,而时间不早,就把编织袋要过来,架在车后的驼包上,两人速度持平。第二个3公里休息,不记得了。第三个3公里休息,天色已晚,连山渐浅,离山口该不远了吧?我有些累了,躺在地上,听见心脏贴着后背噗噗的跳。这休息方式是n年前骑四姑娘山时向讯学来的,丝丝凉气从地面透上来,感觉很爽。

去路边人家灌水,老伯说到山口还有7公里。算算我们上山,差不多才走一半!

出来不久天黑了。一瞬间会想起这是初一呢,无数人家团聚的佳节,我们却在这荒山上赶路。甲亢默不作声,突然间会骑得很快,要赶上他还有些吃力。

山路静寂,竹影婆娑。我说,骑车旅行是个缓慢忍受的过程,其实生命也一样。我说,踩车上坡要找到能够持续长时间使力的平衡点,不能用猛劲,当心关节肌肉拉伤。我说起去年五一的太行山骑行,与四个年轻人仅同行了一天的老残游记。我说起风雪夜的巴郎山行旅,讯的休息方式,还有那个企图骑车翻越的美国女子与中国教练。我说,鹧鸪山上山路也是16公里,当年和讯一起骑了4个小时,生命中第一座超过四千米的山口,4132的数字永远记得。我说,从前每次骑车都有两三天适应期,常常下午走的精疲力竭,几欲放弃,而当一觉梦醒,看见早晨的阳光,蓝天,想法就会完全不同。我说,现在感觉比以前要好,并不是体力因素,更重要是心态。我说的都是废话。其实,我想到了毛毛姑娘的深秋笑画之旅,她说在怒江山九十九道弯的漫漫长路上终于找到了骑行的乐趣,她说在阳光下酣睡,在星空下飞奔,是多么浪漫的事。


夜色中的永平县城

暗夜迷朦中终于看到里程碑,第四次3公里休息。甲亢推车走了一段,说,本以为怒江骑行是很轻松的,没想到会走成这样,没意思。应该把时间花在风景最好的地方,明天搭车去六库吧。我不置可否,我只是想看路上的风景,走一条线的经历。最后我们都认同,目前的情形下思维已不清晰,不适合商议国家大事,于是闭口不提。

第五次3公里休息。骑得有些累了。路边民房灯火寥落,狗叫个不停。我下车翻身仰卧在地,满天繁星像缀满夜空的钻石,动人心魄。有点点天人合一的感觉。出于面子考虑,有人过来查看时我还是爬起身来。

最后两三公里那样长啊,山口怎么也骑不到。秦岭月河梁的夜行,身心俱疲;巴郎山的雪夜,冰冷里程碑上冰冷的馒头,凝结在睫毛上的露珠滴落下来;迷雾折多山,消逝的经幡在山口浮现……还有这座卧观星空的无名山峦,它们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记忆。

到达山口已将近九点,16公里花了差不多4个小时。准备把编织袋还给甲亢,推车走了两步,后面的行李架直晃悠。一瞬间我重新回来滇藏线上那个赶往小中甸的夜晚。

戴上甲亢借我的头灯,套上冲锋衣顺着公路狂奔而下。夜风泠洌,只后悔没有把帽子罩上。通往永平县城的是一段狭窄破旧街巷路,单车从路边次第燃放的魔术弹下穿过,像是迎接我们到来的入城礼仪。然后找旅馆,找饭店,大盆的汤菜……

这是我所喜欢的生活!

2007年2月19日,初二,晴间多云,永平-瓦窑

昨晚找到旅店已快十二点了,于是今天睡了个懒觉,九点多才起来。问甲亢状态,说:还行。于是骑车出发。


永平城外,阳光灿烂,菜花金黄

永平城外,阳光灿烂,菜花金黄,高原明媚的春色中,昨夜山中历练似乎已远在天边。

曲硐,阳光在街上闪耀,新年里惺松初醒的人们在洗衣做饭,那种明亮干爽的小镇的感觉,让人记忆犹新。似乎并没看见多少少数民族,路边不少饭店却都在外墙中特地标明“汉族饭店”。已经过了早餐时间,我在一家饭店要了一大碗面条,最贵的那种,吃得真香。又发现那种草绳编织的圆凳。

后面紧接着开始上坡。在蓝天白云和阳光山间骑行,公路蜿蜒着向上爬升,逐渐找到了感觉。早春仍显得荒凉的山谷中,碧绿的菜田和金黄的油菜花顺着山涧延伸,坡上就是攻略所说6公里的山顶了。坐在路边的条石上晒太阳,等了半个小时,才看见一身黑衣的甲亢顶着草帽从下面慢慢骑上来。状态仍旧不好,并且还肚子疼,于是又说干脆搭车去六库好了,直接从怒江边开始旅行;但我还是愿意骑行。从攻略看后面该是下坡,于是商议先到澜沧江边,甲亢适机搭车,我们在六库会合。

没想到一小段后又是上坡,曲曲折折走了十多公里。山口上,大理前往保山的高速公路正好从下面的隧道穿过。在阳光和山风中等甲亢,又等了一个小时,甲亢上来了,再一起放车下坡。


苍绿色的江水在逶迤群山间缓缓流淌

二十多公里上好柏油路的下坡真是很爽,风驰电掣的狂奔!后来甲亢说,在这种路上放坡小有些害怕,一边是悬崖一边是陡壁,担心车子冲倒悬崖下面去。可我已经对这种路没有感觉了,想起来有点遗憾……如果把我脑海所有有关骑车的记忆都抹掉,重新再走一趟高原,那些高山、江流、土路、深涧也许会更有感觉吧!几个大转弯后就可以看到澜沧江,苍绿色的江水在逶迤群山间缓缓流淌,白云悠悠飘过最远天边哪些残雪的山脊。爬再多的山也值了。真要是搭车看到这般景色,还不要后悔得跳窗!

接近江面时看到了传说中的木棉,鲜红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更像英勇的火炬。然后一座悬索桥,永保桥,中缅公路曾经的咽喉,如今在大宝高速公路通车后,居然连守桥的武警都撤了。西桥头有块很酷的牌子,红色的中文大字写着:边境贸易区终止线。下面还有两行古怪的文字,可能是傈僳语和缅甸语。没想到边境贸易区的范围这么大,居然越过了怒江,直达澜沧江滨。

下午三点了,在桥头的小饭店开始我们的午餐。仍然是苦菜汤。不知道苦菜是不是油菜,反正看上去神似,这边小饭店都用来做素菜,汤味清苦。后面有一次,好象是贡山吃晚饭的时候,甲亢说土路灰大,木耳清肺,自作主张点了一个木耳炒苦菜,那苦菜苦得,惊天地泣鬼神,唉,这辈子估计再不会吃到这么苦的菜了。

店主口音和四川话很像,一问,居然是重庆北碚人。在这边当兵的,转业后就留了下来娶妻生子。上次走滇藏时就倍觉大理话与四川话神似,现在想想,也许就是云贵川几省人交融生息的结果吧。


甲亢收拾完行李,疲惫的坐在路边等车

甲亢准备搭车了,前往六库。下午车不方便,就先乘了摩托去瓦窑。看着甲亢收拾完行李,疲惫的坐在路边等车,不觉想起大二国庆时与他,还有盖妹等人的赤壁骑行。最后一天百多公里迎风狂奔回武汉的夜晚,大家疲于奔命,只有甲亢一边唱歌一边忽前忽后的鼓动我们前进,在大家水尽粮绝后数小时,还前后两次变魔术般的掏出瓶装水为我们解围。游记中,“……盖妹推车,我与甲亢互带。甲亢带着我奋力前进,迎着那么大的风,他的脊背随着蹬车的节奏激烈,起伏像一把刀,那拼命的动作深深的感动了我。”十多年过去了,甲亢脸颊圆胖,肚腩微凸,每每休息时都能看见脸上的汗珠。甲亢已再不是当年的甲亢了。

我独自骑车前往瓦窑,路边是木棉,仙人掌,还有阳光下竹梢嫩叶的反光。前面十来公里都是顺江而下,只有最后三公里陡坡。但是没看到路况时,已经不太放心甲亢了。这天的计划本来至少应到达前面四十多公里的曹涧,结果五个小时只走了三十公里到达澜沧江,还包括了二十公里下坡路。

进入瓦窑一路张望,终于看见甲亢正守着行李等车呢,于是停下来陪他。明亮强烈的阳光已靠近山头,斜照在我们身后。瓦窑是大理和保山前往六库的必经之路,我多么希望甲亢搭上班车,然后能在斜阳下上行三十公里借宿曹涧,次日一举翻山直抵六库。路边的车一辆辆问过,然而一次次失望。等了好长时间,终于拦下一辆大理前往六库的中巴,却全部满座。从五颜六色的背包和外衣可以看出,车中很多都是游客。一位女侠蒙着纱巾,隔着玻璃向我们轻轻摆手致意,小有激动。

云南的交通管理就是这样,山道崎岖,纪律严明,长途客运是绝不会超载一人的,甲亢大为赞赏。

等了两个多小时,一无所获。当地人劝我们,明天一早搭车吧,很多的。只好在瓦窑住下来。

甲亢在等车时就去买来了红花油。关键是,甲亢在昨夜的骑行中拉伤了膝盖,和我上次骑行太行的经历一样。甲亢的左膝有旧伤,我也有,是右膝。

晚上,西方深邃的的天幕上演着星月同辉的奇观,初二的新月在云贵高原无尘的夜空中,已是那么明亮清晰;而熠熠闪光的璀璨金星守护在她身边。才吃过晚饭,月亮就已经下山了。

2007年2月20日,初三,晴,瓦窑-曹涧-六库

起了个大早,刚下楼,就看见保山到福贡的中巴过去了,几乎是空车。还没来得及后悔,又是一辆下关到六库的。

刚送走甲亢,在路边居然发现久违的馒头摊子。揣上几个小的备作干粮,又买了两个大的,一边啃着就上路了。


甲亢镜头下的彝族人家

后面十公里长坡,时缓时急

清澈透蓝的天空,高挑的竹林在山崖上摇曳生姿。阳光从山头斜照进路边梯田里,给新长出的麦穗笼罩上一片美丽的光晕。在山的阴影里,高原早晨的空气无比清凉。出发一个多小时,当我走上中和之后的翻修路上时,甲亢搭乘的客车已经翻过了澜沧江-怒江的分水岭。甲亢在山口下了客车,一路下坡向怒江深谷滑行。此时,他正在一户彝族人家休息,那户人家还烙了玉米粑粑给甲亢吃呢。据甲亢说,这些少数民族是真正的“家徒四壁”,木板房中间除了一口灶几乎什么都没有。彝族在四川南部分部广泛,大小凉山是他们的聚居区,传说生性粗野,常在公路上挖了坑等着过往的汽车掉进去好帮忙推车要钱。在甲亢的照片里,他们是穿着绿色军衣,戴着绿色军帽的男人,穿着斜襟衣衫,戴着彩色头巾,或大幅的黑布头罩的妇女,还有一大群高矮不齐的孩子,提着水桶,吹着炉火,背着弟妹,拿着烙饼,扶着锄头的孩子。

我独自在公路上骑得很爽。公路有时穿过荒凉贫瘠的河谷,有时又行进在开阔原野的小片林地。十一点的时候,已能够远远看见曹涧,和背后延绵的雪山。还在修路,挖出来的石块在路边堆成一个个小丘。我三步两步跳上去,迈开双腿,掏出长焦镜头远眺雪山小镇,自我感觉潇洒极了……然后脚下的石块就塌了,我缓慢的跌在地上,压碎了镜头前面的UV镜。

曹涧镇挺大的,街道攀附着陡坡,那些房子一栋垒叠着一栋的挂在街道两边。但我差点没吃上午饭,才初三呢,好多饭店都没有营业。不过点心店很普及了,我已经买了两个面包,灌好开水准备继续奋斗了,终于发现路边一家小面馆。后面十公里长坡,时缓时急;景色也清爽,大片松林之外就是积雪犹残的石头山,有点点森林公园的味道。我正在状态,上坡7.5公里的标准速度,一个半小时到达山口。毫无风景可言,也许海拔还不够高吧。

下坡没什么特别风景。甲亢发现了彝族人家,老窝火腿,和堆满原木的加工场;而我几乎什么都没看到。只有一处飞瀑,气势煊赫的水浪在山崖下化作烟一般的水雾,与漫山遍野的芦苇和阳光下嫩黄春树纠缠着。

六库之前,路边高大的木棉正在怒放。河谷对岸山坡上的芦苇,飞絮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原以为和澜沧江一样,骑车翻山的旅行会有一个俯瞰怒江的视角,结果呢,一直来到六库的怒江公路桥头才一睹芳容,那翡翠般碧绿的江水!


一直来到六库的怒江公路桥头才一睹芳容

六库县城里,有无数贩卖凉粉和腌萝卜的摊贩,也有肯德基和大超市,但还是那座悬索桥最有意思。无数穿着民族服装,或背着花布包的男男女女在桥上走过,桥头总有小贩在贩卖一些稀奇古怪的水果。桥的另一头,一名中年男子就在大幅半裸女郎招贴画的墙边摆卖弓弩和箭袋。看我们感兴趣,他向我们介绍,这些弩都不是竹子做的,用的是弹性上好的木材。他是傈僳族人,说解放前傈僳人没有种地畜牧的习惯,主要就靠打猎为生。旁边买玉器和银饰的婆婆是白族的,从大理过来做生意。傈僳族、怒族是怒江流域的土著民族,但他们文化比较落后,在这边做生意的基本都是大理、丽江那边过来的白族人,纳西族人。我喜欢这边人的服饰,无论男女老幼,即便是汉式服装,在衣襟或裤脚都绣制有精美的花纹,那些细碎的美,流连着我的眼睛。白族人喜欢穿白色服饰,甚至我看见路边那些白色衣衫的少女,都在想她们会不会是白族姑娘!

怒族天性嗜酒,街道对面的摆放着玻璃瓶和矿泉水瓶的小桌子就是卖酒的;总是围坐着不少人把酒颜欢,高声谈笑,就像内地人围坐喝茶一样。甲亢总是擅长以烟结友,卖酒的怒族阿姨也不例外,不久她就举着杯子请我们喝酒来了。阿姨说,敬酒都是要唱敬酒歌的,她一边举着酒杯一边唱,表情真挚。那些怒族歌傈僳族歌我们是听不懂的,汉语唱的记住了两句:你也不吃我也不吃谁来吃,你也不喝我也不喝谁来喝,大家一起吃,大家一起喝。

晚上吃黄焖鸡时,才知道最正宗的应该是在瓦窑。不过那美味……哎,还是别提了!

2007年2月21日,初四,晴,六库-匹河-老姆登

怒江行,怒江行,辛辛苦苦走了三天,终于来到了怒江边上。并且,就在今天,终于开始沿着怒江前进了!用甲亢的话说,叫前戏太长,还是直接切入正题的好。

六库城外,美景如画。江边舒缓的山坡上,无论照射着阳光的绿树,还是沉浸在阴影中的石崖,色彩鲜亮。洁白的沙滩,碧绿的江水,水面倒映着山崖上树林的红光。怒江对岸,青里透黄的原野上,村庄笼罩在朝阳的光雾中,沉浸在早晨的炊烟里。这哪是偏僻的边塞,明媚醇厚的景色分明如同江南一般。


路边一个小山坡下就是著名的澡堂会地点

路过前往片马的岔路口。片马在高黎贡山的另一边,是中缅边境的口岸小镇,有著名的驼峰坠机纪念碑,二战烈士墓,须翻越片马风雪垭口。原来是有骑行计划的,这次由于时间原因,只能遗憾的放弃。前往片马的弹石路,盘绕着向大山爬升,我只有无限憧憬,无限惆怅的远望,心想,高黎贡山,总有机会翻越你的!

路边一个小山坡下就是著名的澡堂会地点。怒江边的少数民族常在这里的露天温泉中沐浴,还在新年中摆开盛大的集市,举行上刀山下火海等活动。可惜我们来晚了一天,初三是新年庆典活动的最后一天,现在只有路边满地的垃圾。江边的风景仍是非常漂亮,特别是那些火红的木棉树,鲜艳的花朵如同飘摇的火焰!江边有两棵沉浸在大山的阴影之中,还来不及遗憾,阳光就如同探照灯一般扫射过来,明艳的红花在沉默涌流的江水上熊熊燃烧起来。

飞车上路,蓝天,阳光,公路平滑流畅,群山延绵,碧江相伴……


孩子们把秋千荡得很高,
矫健的身影在风中飞翔

大兴地乡,我们看见了傈僳族最本色的秋千。新年最热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村口的喇叭还在播放着欢快的民族歌曲,彩旗飘飘的场地却显得空旷,只看见几个孩子跑来跑去。一个头发很长的中年人倒茶给我们喝,我给一位傈僳族大爷拍照,他穿着一身整齐的军装,戴着翻毛军帽,胸口还别着红色的毛主席像章,只可惜我听不懂他说的话。风轻轻的吹过来,阳光洒在脸上。孩子们把秋千荡得很高,矫健的身影在风中飞翔。他们似乎不属于大地,不属于群山,而是属于头顶上深邃透彻的蓝色天空。

中午的时候在路边看到了第一座教堂,很普通的小房子,洁白的红墙上画着醒目的红色十字架,鱼底坝基督教堂几个字颇为精美。

后面的江水平静而深绿,对岸有大片洁白的沙滩,两三个族人在江边等候渡船。小舟在江岸边的香蕉叶间轻轻划过,那么清澈的江水,江底的岩石宛然可见,船儿仿佛漂浮在空中一般,让我想起了高更的大溪地。

有时经过的路边小镇还有马帮或是驴帮,那些背着花布包,穿着蓝布衣服的汉子不知道要赶着这些牲口到哪里去。有时路边能看见标记着大幅国徽的边界巡逻驿道路牌,很多人搭乘在敞篷卡车后箱上前往自己的村庄。他们说村庄在山上,离国界只有5公里。心想,要是有时间,搭车去他们的地方看看,一定也是不错的经历。


蓝天,荒山,绿水;我们在静寂公路上前行

快下午三点才到达秤杆镇吃顿午饭。镇边的不少居民都在院落的大簸箕中剥核桃,核桃是怒江中游一带的特产。

路边偶尔可见水电勘探的施工队伍。江山峡谷中那样渺小的人,对环境的影响和改变却是翻天覆地的。国家已经有在怒江中下游开发十多座梯级水电站的规划,也许数年后的风景就大不相同了。

蓝天,荒山,绿水。我们在静寂公路上前行,阴影外的山川流水如同亘古永恒的画卷。就像澜沧江深秋峡谷的寂寞蓝天一样,这些画面定格在我脑海里,成为生命中难以磨灭的痕迹。

六点钟多到达匹河,没有时间吃饭,我买了两包压缩饼干,匆忙赶往碧罗雪山山腰上的老姆登。十公里盘盘绕的土路,还不算太陡;但从六库九十公里奔波过来,甲亢的体力已经到了尽头,只有推车前进。我跟着他的速度骑车,还算轻松。老姆登上方不远就是知子罗,从前的碧江县城所在地,我们都觉得纳闷,一个县城怎么会修在这么高的山上?多不方便啊。在瓦窑买的奶糖终于派上用场,一颗颗的塞进嘴里。太阳从对面的高黎贡山上落了下去,天空中几片浮云变红后又慢慢变黑,老姆登遥遥不知尽头。走了好久到达一个小村,有狗追上来狂叫,已经看不清公路,只好跳下车推行。问村民老姆登有多远?都说,还早得很呢,公路足有五六公里,指着山上远远的灯火给我们看。真没想到那么高啊!看我们无奈的样子,他们又笑着安慰我们说,不远了,不远了。

无数个弯道。有时明明看上去不高的地方,公路却要走出很远,再折头调转回来。偶尔有流萤闪烁着飞来,消失在路边丛林中,这时会想起讯,以前听他说过小时候在广西的生活,无数的萤火。甲亢说膝盖又有些拉伤,刚才在下面骑车太猛了。甲亢第三次说起搭车,第一次想搭到留六库,第二次想搭上老姆登,这次是到贡山或丙中洛。头上是碧罗雪山璀璨的星空。心想,没有机会触摸碧罗雪山的雪,触摸碧江苍凉的历史,能有在碧罗雪山的星空下行走的经历,也足够了。

从再一次走近村庄,到真正看清老姆登教堂点缀着灯光的十字架,又是一两个漫长的大弯。在路边的小店里,我们庆功般的买了两瓶可乐,一饮而尽。九点钟了。这一天只有下午吃过一碗面条。然后碰上娅珍,在她家住了下来。


老姆登教堂里礼拜的少数民族农民

很庆幸的赶上老姆登教堂周三的礼拜。我们赶到时,当地的傈僳族、怒族农民正在听牧师讲课。男人坐在左边,只有七八个;女人有二十来个,老少都有,一些人还在做着笔记。然后长时间的静默,一个当地妇女上台,清了嗓子,带领大家唱赞美诗,当圣经歌曲从这些唱惯山歌的少数民族天然歌手口中出来时,宛若天籁,似乎飘入云霄,融化在碧罗雪山浩渺的星空中。

怒江是因为怒族而得名,而老姆登村落是怒族原始聚居区。老姆登教堂也是怒江地区最古老的教堂之一。清朝末年,西方传教士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深入怒江峡谷传教,并自学傈僳语,兴建教堂,印发圣经,造就了现在怒江地区多种宗教广为传播,和谐共处的奇观。后来听娅珍讲,牧师布道有时用傈僳语,有时用怒语,但圣经都是傈僳文的,怒族没有自己的文字。教堂周三和周日礼拜,周三人比较少,周日就很热闹了,附近的山民都要赶过来。

晚上在娅珍家的竹楼上吃饭、洗漱。怒族的竹楼真是很有意思,透风透气,挂满玉米、辣椒、向日葵,地板也是挑高的,洗漱用水直接泼在地板上就漏下去了,怒族人聚餐、洗澡都是在竹楼上。有意思的是娅珍家的狗,喜欢把头枕在我们的腿上,无比亲热的样子,这样不喂它东西吃都不好意思了。我们尝到了侠辣,就是酒炒肉,上面还会放一种植物榨的油。娅珍说,侠辣是恢复体力很好,特别是这种植物油,都是自己家榨的,每年只能收集到一点点,怒族女人生了孩子后都要吃,自己家没有了也要千方百计找其他人家买来。只可惜我们劳累一天,不胜酒力,只尝了一口就搁在一边。

2007年2月22日,初五,晴,老姆登-知子罗-福贡


怒江峡谷晨照

一个空旷的广场,怕是从前县城的中心吧

按照一般的旅行方式,都是一早包车从六库出发,半上午时间到达老姆登游览,当晚赶到贡山;攻略中大都称赞老姆登是观看怒江日出的好地方,并表达了希望在老姆登住上一晚的美好愿望,——这也是我们昨晚死活要赶到这里的原因——其实是有所误导的。怒江南北流向,老姆登在峡谷东侧碧罗雪山的半山腰,太阳从匹罗雪山的后面升起来,哪看得到什么日出!直到八点多钟,阳光才开始照亮对面高黎贡山的山顶,顺着白雪皑皑的山脊,慢慢向下到山麓上的森林,田地。山坡上的木板房就像精致的小火柴盒,升起蓝色炊烟。怒江峡谷新的一天就这样拉开了帷幕。

我和甲亢走路去看后面山上的知子罗。公路也是通的,大概四五公里,按照昨天的速度起码要一个小时。不想再骑车了。

路边有一片荒凉的烈士墓园,入口已经被木条拦了起来。年代不记得了,大概是七七年?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后面就是知子罗。曾经是碧江县城的所在地,因为担心滑坡全部搬迁,如今只是一个行政村,留下无数遗弃的房屋。一个空旷的广场,怕是从前县城的中心吧,游荡着一群悠然自若的火鸡。大排阶梯寂寞面对空空的主席台,主席台的两侧是书写着大幅毛主席题词的矮墙,一个小孩翻坐在墙上,独自玩得起劲。主席台后面一个巨大的三层攒尖的亭楼,是八六年完工的图书馆,里面已经一无所有了,只剩下无数砸碎的玻璃。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孩子安静的坐在背后,一个拨弄着吉它,另一个脚边沉睡着一只篮球。

我仿佛又看到自己飞檐走壁的童年,正准备钻进去玩个痛快。在学校图书馆的围墙里面,阅览室的窗户没有关严;我们伸长了胳膊,从里面掏书出来看。那是夏天,旁边墙上的金银花正开得灿烂。罗大佑的歌声中,就这么好奇,就这么幻想,就这么孤单的童年!

爬上亭楼,一边是纵深的怒江峡谷,这山腰上的废城如同一段蒙昧的历史,不那么真实的静默在阳光里。另一边,披着淡蓝色光雾的碧罗雪山在房脊后面舒展开来,勾勒着一道雪光闪耀的银边,安静的注视着人世变迁生息。

知子罗现在是各族混居,据说晚上很乱,估计有不少犯事的人都躲在上面,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去废城后面那个教堂忏悔?那是个雪山和峡谷边缘的基督教堂,十字架下的四个大字,神爱世人,颇为惊心。不管有没有那个神,在这群山与峡谷中,在这蓝天与阳光下,在被爱的温暖中生活无疑会更幸福很多。


返程中能俯瞰老姆登教堂,
伫立在延绵苍茫的怒江峡谷的高处

返程中能俯瞰老姆登教堂,伫立在延绵苍茫的怒江峡谷的高处。百多年前外国传教士深入如此偏远之地传播上帝福音,空手建立起一片精神家园,实在令人敬畏。

从老姆登出来已经是中午了,这天匹河正好当集,很想过去玩,但我们还有路要走。

匹河以后的坡路比前面多了一些。山没有前面这么荒了,色彩更加明丽,翠碧的怒江愈发醇厚,河滩和梯田上有时还能看见菜花淡黄的影子。两点多的时候,在一个下坡的尽头我们吃了午饭,一大盆鲜鱼汤,感觉很爽,英姿勃发。

没走多远就看到一个溜索,几个当地人正站在一边准备,这是我们期待已久的场景!立马放下车子奔跑过去。男女老少都有,每人都背着花布包,把自己绑起来挂上钢索,然后鸟一样掠过碧水白浪,向对岸滑翔而去。滑轮是他们必备的交通工具,人手一个,简直太炫了。笑着对甲亢说,早知道去集市上买一套,一路骑过来,看见溜索就滑一趟来回!


雪白的沙滩和蓝色阴影的群山中是绿得发暗的怒江

我和甲亢也分别滑了一趟,真是不一般感受!溜索对岸高高低低坐着一群人,安静的看着我们玩闹,阳光中鲜艳的红头巾在后面阴影中的大山前分外醒目。想摸出相机拍照,才发现没带在身边,留给了江那边的甲亢。我们在江边玩了一个多小时,继续上路。

阳光灿烂的下午,雪白的沙滩和蓝色阴影的群山中流淌的是绿得发暗的怒江。多么纯粹,质朴的色彩,多么纯粹,质朴的大自然!

来到福贡前面的宽谷,太阳已经下山,遍山的油菜花都带着淡蓝。路边矗立着新建的教堂,长排的立柱和大幅的玻璃窗显出现代气息,山墙的十字架下,仍是“神爱世人”四个大字。

福贡似乎是怒江峡谷中最大的县城了,现代化气息浓重。还记得六库街头,路灯做成弓箭的装饰;而这里呢,全是砍刀和石弩!

2007年2月23日,初六,晴转多云,福贡-贡山

早上吃过早餐,在巷子口发现一个市场,门口的小摊卖的东西有箭袋、花布包、小竹背篓,还有彩绘着民族少女图饰的圆簸箕。拍了一张就匆匆上路了,其实现在还念念不忘,如果能有机会好好逛逛一次怒江的集市,不知该有多大的收获啊!


沙滩、芦苇,嶙峋俊秀的尖山,
能清晰看见石月亮的另一面

这天出来得早,斜射的朝阳为对岸涂抹上非常浓重的色彩。蓝天、大地、江水都是安静的,似乎惺松未醒;只有我们在公路上偏头骑行,几乎沉醉在这明丽的画卷中……突然会听见头上钢索的响声,等回过头,一个黑影已经顺着溜索滑到江中心了。

沿途油菜花盛开。路边是拿着弓弩的中年汉子,背着吉它的放牛娃,顶着背篓的母亲带着小孩,孩子额头也顶着小背篓!不少地方,人们在溪水边洗衣,把衣服摊晾在江边零散的大石头上。

在一段曲折幽深的峡谷,层叠的梯田和嶙峋的山势隐隐显露出非凡气度。蹬上坡顶,这里竟然是石月亮的观景台。石月亮是怒江西岸山顶上一个洞穿的喀斯特石岩,状若明月,号称是傈僳族的发祥地,生命之源。在老姆登娅珍家的阳台上,借助望远镜就能看见石月亮,而我们骑车到这里差不多走了整整一天!

利沙底后,峡谷地貌非常明显。金黄的油菜花,雪白的李花之外,是碧蓝的江水,葱郁的群山,苍茫的雪山在蓝天下遥遥可见。还有沙滩、芦苇,嶙峋俊秀的尖山,能清晰看见石月亮的另一面!

一个山坡上浓烟升腾,阳光透过烟雾照下来,给山川大地罩上了一层淡淡的橘红色。风很大,不见有人扑救,路边坐着两三个人安静的看。按甲亢的说法,这是刀耕火种的遗俗?

下午四点多钟穿过一段狭长的河谷。入口的地方有个“移动通信服务盲区”的牌子,甲亢表演了一段精彩的怒砸手机的即兴情境剧。那时阳光灿烂,江水悠远,峡谷尽头一抹雪山,缕缕白云从山后袅袅升起,溶入高蓝苍天。我看得那个激动,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大抵如此吧!


一抹阳光正好穿出浓云,照亮碧罗雪山山颠,
山川万物在银光闪耀的雪光中黯然失色

前后不见人迹的峡谷深入,对岸一条小溪汇入怒江。在汇入口的拳拳峭壁之上,竟有一两户人家,三四份薄田,两根溜索是他们到外界的唯一通道。我和甲亢坐在溜索这端休息,甲亢特地把我从江边的石头上拉回来,搬来一块砖让我坐在更靠近公路的地方。我们目不转睛的看着对岸,几乎不相信这是现实,总觉得这样的情形只可能出现在水墨画纸上。

走出峡谷,天上的云逐渐多了起来。不经意间回头竟是苍茫雪山,几户木屋散落在山坡的最高处;据说,住得越高的傈僳人家离上帝越近,生活也越幸福。近处,竹丛,村庄,油菜花田,与大江群山向辉映,描绘着浓墨重彩的横断山水。

快七点时来到普拉底,沿途有不少骑车的当地人。云层越发浓重,而一抹阳光正好穿出浓云,照亮碧罗雪山山颠,山川万物在银光闪耀的雪光中黯然失色。这一幕让我看得发呆,不顾甲亢在前面发足狂奔,停下车来安静的看了十分钟。

到达茨开桥已是天黑,只有深蓝的天空中还飘着云朵。路灯光沿着江水一线铺开,最远处就是贡山县城。这情形像极了滇藏线上的奔子栏。

贡山居然是没完没了的大坡,迅猛的爬升了至少两三公里。而街道彩旗招展,店饰新潮,戴着银色耳缀的少数民族女子衣着时髦,身姿矫健,眼神明亮,根本想象不出这是边境上一个地形陡峭的小县城。我们住宿的旅馆,靠街这边有两三层,另一边却有六七层,层层都是视野良好的大窗!

2007年2月24日,初七,晴间多云,贡山-丙中洛-五里村

早晨,又是一个大好的晴天,阳光从街巷间斜照进来,把这个边远县城映照得生机盎然。走了这么多天,终于站到了丙中洛的门槛,想着就觉得高兴。问路时才知道昨晚那个坡算白爬了,丙中洛是要下去沿着江边走的,而上面这条路是通往——独龙江。几乎没反应过来,原来距离独龙江已是如此之近,从前如雷贯耳远在天边的秘境竟然就在眼前。

沿着陡峭的坡道一路杀下去,回头不远处就是艳阳照耀下的皑皑雪山,江边的下半城却还笼罩在群山的阴影和清晨的薄雾之中。

刚出县城的崖壁下是处民国年间的摩崖石刻,有“佛生万家”,“滇西保障”,“千古流芳”,“动政爱民”的大字或石龛。看吧,怒江峡谷就是这么神奇的地方,一路过来,怒族傈僳族的基督教堂,天主教堂随处可见,这里又是汉儒文化,后来还有藏传佛教的白塔……


在开阔的峡谷,有梯田,有人家,
族人烧荒的岚烟氤氲成迷幻般的雾

接着是独龙江公路的真正岔口,一块大牌子标明是“国家交通部省交通厅扶贫项目,通向全国最后一个未通公路的少数民族——独龙族聚居区”,芒孜到孔当,96.2公里,翻越高黎贡山到达滇西边境的热带雨林。现在还是漫长的冬季封山期,与外界不通交通。这次没有机会过去了,不过,以后肯定还会再过来的!

贡山到丙中洛只有40公里,上好的柏油路,车辆极少。明亮而倾斜的晨光中,只有我和甲亢悠然自得的骑行,如同漫游在爱丽丝仙境。清凉的空气,汹涌的菜花,四周山上的雪线也明显变低。怒江时而停滞,时而奔流;停滞时是沉静的幽蓝,奔流时如同喧赫的小溪。一两株雪白的李花娴静的开放在江边,那是临江盛装的少女;有的又探出枝干,凌空怒放在山崖,那是飞翔的胸怀和身姿。在开阔的峡谷,有梯田,有人家,族人烧荒的岚烟氤氲成迷幻般的雾。我们停下车来,驰眼骋怀,惊觉怒江已经变得如此狭窄,却又如此碧蓝!

一段幽深的峡谷,蓝天明丽,碧水流奔,阴影中的树化成为俊美的剪影。真正的怒江大峡谷才刚刚开始呢,我们的旅行却已经快走到了尽头。


丙中洛处的怒江景色

茶腊村,这里有怒江最明媚的春天!看那多瑙河般蔚蓝的江水,洁白如凝脂般的石滩,还有青青麦田,嫩黄垂柳,群山深处莫名惊艳。那些河湾中,翡翠般的流水缠绕着洁白的石滩,苍茫斑驳的大山裙摆上,碧绿的麦田中夹杂着三五块金黄的油菜花田。然后是一段小坡,头顶的白云正飘过木板房边的老树,然后就是怒江第一弯。我的10-20mm超广角终于派上了用场。就是前年滇藏线上的金沙江第一弯,让我决心要装备这么一个镜头的。

终于看见了丙中洛。原以为是群山中一个狭窄局促的小镇,没想到非常开阔,在雪山游云中显得气势磅礴。

从丙中洛吃过午饭出来,正午的阳光下,踏上了前往四季桶和五里村的土路。田野中如同乡村小道一般;而当年丁丁和孔雀纵贯怒江前往左贡就是这条路呢,通往察瓦龙,通往西藏的路。心想,这条路在他们脚下才刚开始呢,在我却是即将结束了。


四季桶的独木梯

丙中洛的风光还是不错。油菜花像潮水一样在大地上展开,白云从群山后气势恢弘的升腾起来。还有桃花。这边房子的瓦是用一种很薄的石板盖成的,有时能看见屋脊上伸出来的大喇叭——我们走在路上经常能远远的听见一些人家中大声播放音乐,甲亢说,大山中的人们实在是太寂寞了。有藏传佛教的白塔,经幡,也有精致神圣的天主教堂。怒江边上是天主教徒的合葬墓,并排十字架终日面对奔流的怒江,一年年青碧或浑黄的江水就伴随着时间流逝而过。

石门关,四季桶,在峡谷的缝隙中就能望见五里村,群山之下,怒江河畔,质朴的木板屋散落在碧毯一般的青稞田中,被誉为又一个“中国最美的乡村”。而当我们走出峡谷,太阳光如同一枚巨大的探照灯正在向上移动,五里村逐渐落入群山阴影之中。

进入五里村要离开公路,经过的一段栈道与我们当年徒步的三峡栈道神似。经过一条满是水磨房的小溪,在青稞田间的小道上奋力推车前往,跌跌撞撞来到罗老师家。他的三个儿子正在院子里有一杯没一杯的喝酒呢,说几个来玩的亲戚刚走,刚喝了一天,罗老师还在家里睡觉了。给我们也乘上酒,尝起来很淡,感觉不错。罗老师出来后请我们另一种青稞酒,泥水一样赭石的色泽,罗老师叫它“怒族的咖啡”,说杂粮酒就是怒族的开水,青稞酒就是怒族的咖啡!

罗老师家两条狗,一条叫莫名,一条叫其妙。坐在火塘边聊天,罗老师说,今年冬天不冷,雪很少,都没有落到江面来。雪落到江面来——真是诗一般的意境。罗老师有三个儿子,老大温和,沉默,负责料理客店;老二能干,负责做饭;三儿子机敏,年纪轻轻是五里村的村委副主任。他会四门语言:汉语、傈僳语、怒语、藏语,在昆明读过4年中专,去过东莞、深圳、广州、上海打工,最后还是回到家中,每个月拿村委700元工资,也满足了。问他基督教和天主教有什么不同,说基督教不信圣母玛丽亚,天主教可以抽烟、喝酒,但是不能喝醉,不能骂人打架。老大也陪我们坐过一会儿,说读小学的时候正在怒漂,当地组织他们烙了粑粑送到江边去。按照我们的思维,冬天水流平静更适合漂流吧;谁知冬季也恰好水浅,暗礁容易割破皮艇,中外漂流队都是选择夏天漂流的。有时会想起电影《燃情岁月》,想起老上校的三个儿子,还有山姆,他能“听见自己内心中咆哮的熊的声音”。一刀说,“那些依照自己内心生活的人变成了疯子,或者成为传奇”。

晚上没有电,罗老师家杀了只鸡,就着烛光柴火一半黄焖,一半清炖,佐以苦菜,杂粮薄酒,哎!!老大的小女儿像个野小子,和她合影,小家伙机敏惊人,连拍六七张照片中,居然每次都被闪光灯刺激得刹那间闭上眼睛,只有一张是勉强睁开的!最后我们只得放弃了拍照的念头。

2007年2月25日,初八,晴,五里村-碧旺-丙中洛-贡山

罗老师之于五里村,正如邵导之于清凉峰,属于在网络上叱诧风云的人物。我们来的时候已是节末,游人已经散去,只有一对北京恋人刚从秋那桶回来,在这里又玩了一天;本来想去察瓦龙,没有找到同行伴,只有作罢。还准备去元阳看梯田……羡慕他们有这么长时间走这么远。


那些栅栏,木板屋,青稞,麦田,
色彩何等鲜明,宛然若画

我们依据老三的建议,去五里村山后的一个小村,碧瓦,看了看。沿着悬崖边的栈道穿过一条狭窄潮湿的溪谷,老树挂满了毛茸茸的青苔和松茸,有的树干上杜鹃刚打起粉红的花蕾,还有的甚至长出了枝叶肥厚的蕨。碧瓦在山腰的一畦斜坡上,正对着峡谷外的皑皑雪山。一个很“怒族”的小伙子在山上挖兰花,黝黑的皮肤,瘦削的脸膛,卷曲的头发,肩上斜挎着花布包,腰上系着砍刀。还有几个人从五里村出发去碧瓦做礼拜,他们说每周轮流到碧瓦村和五里村的教堂。

回到五里村快十一点了,阳光正好透过延绵群山,刚刚洒在河边的青稞地上。阴影和光亮交接的地方有着从碧绿到黑暗过渡的最细腻色彩。而阳光下的村庄,那些栅栏,木板屋,青稞,麦田,色彩何等鲜明,宛然若画。鲜绿的麦苗仿佛是浸透了阳光的海绵,粼光闪闪,仿佛可以一把将这些明亮的光子挤出来。炊烟从屋檐下升起来,把房屋笼罩在神奇的蓝色的光雾中。远处,白云掠过雪山,在蓝天中飞行,变幻。怒江安静的停滞在画面一个角落,化为山谷最底部那一抹深沉的碧蓝。

老大的两个孩子在阳光下撒欢,他们追逐着莫名嬉戏,又抱起猫咪玩耍。强烈的阳光,纯真的笑脸,还有那样明丽的高原春天!

吃过老二烙出的石板粑粑,酥油茶,我们要走了……

甲亢终于摆脱单车了。他把车子留给了罗老师,还有不辞辛苦带来的雨衣、冲锋裤,然后背起那个大编织袋,徒步返回丙中洛。而我在丙中洛吃饭时已经说好把单车卖给饭店老板。

在村口忍不住回望,大山下那一片仙境般的绿野。奔流的怒江回旋盘绕着村庄,氤氲成温柔的湛蓝。而在栈道旁,金色的阳光与跳跃的树影交织的栈道旁,翠绿的松枝外面,怒江只是一片纹波粼粼的蓝,梦一样的蓝……


他们的歌声刺破了云天,
也透穿了我的心

很快就看到了重丁村的天主教堂,洁白纤小的房子,两座尖顶塔楼,还有高耸的十字架,在大山下有着童话般的感觉。路过教堂时,听见里面传来歌舞之声,一打听,今天正是星期天,礼拜日。放下车子,人们正在教堂前的空地上纵情歌舞。藏族,傈僳族,怒族,还有汉族;穿藏袍的,穿自织的条纹布长袍的,还有穿劣质布衣的;戴毡帽的,包头巾的,戴头饰的,还有戴蓝色老式军帽的,在两名小伙子弹琴的节拍下,一圈圈的旋转,踢踏,高歌。场地中间的小木桌上摆着啤酒和碗,一曲跳完,人们散开休息;可没一会儿,三三两两的人又忍不住了,手挽着并排在一起,哼唱着调子寻找脚步的节拍,其他人也逐渐围了上来,于是慢慢围成了一个旋转跳跃的圆圈,就这样没完没了的唱下去,跳下去。

我一直坐在草地上,在阳光的包围中,注视着环抱的群山,注视着这些纵情歌舞的人们。他们的歌声刺破了云天,也透穿了我的心。

甲亢也过来了。这个徒步的家伙,在单车上一蹶不振,负重前行却虎虎生风。我只是觉得徒步太累,所有家当都背在身上,两个肩膀都要被勒得掉下来。n年以前走三峡的经历记忆仍是深刻。

从教堂出来时遇到两个傈僳族小伙子正赶来参加歌舞。他们背上的吉它一个鲜红,一个翠绿,到处粘满贴画。问他们并不是天主教徒,只是过来一同玩乐罢了。从六库一路上来,路边拿吉它的人就和背弓弩的人一样常见。

在丙中洛轻松处理掉单车。丙中洛算旅游城镇了,人们不算穷,尚有消费力。饭店的老板告诉我,察瓦龙到察隅的公路还剩最后十来公里,明年国庆就会通车了。我想我今后会再来的,会从西藏那边过来。

告别丙中洛,乘车返回贡山。窗外阳光灿烂,蓝天高远。看着曾经走过的峡谷山川,和甲亢聊起一路行程,瓦窑,片马,大兴地,老姆登……有些都记不太清了。也许这时候我们才是最融洽的。甲亢的内心并非真正认同骑车,他是旅行骑车,提过好多次搭车,只想游玩最精彩的点;而我是骑车旅行,一次次坚持走完全线,看过完整风景。罗老师送的米酒还在背包中呢,一口口清甜芬芳。阳光,蓝天,有种流泪的冲动……我看到窗外的风,工地吊桥上的彩旗,在大风中猎猎飘扬。我看到窗外的云,在街边楼房后面,那些不为人所见的,飘荡在蓝天中自由的云。而我将离开这里,还有那么多没翻的山,那么多没走的路。到贡山时,我喝醉了。

2007年2月26日,初九,晴,贡山-福贡-六库-昆明

我和甲亢乘坐一早的班车回到福贡,然后买前往昆明的卧铺车。没想到正是节后外出打工的高潮,剩下的最后几张车票被包工头团购了。甲亢在车站里大吵一番,最后站长叫一个司机把我们带到六库,然后帮忙在六库买票。


集市上盛装的傈僳族妇女

沿途看到好几起赶集。不必说那些纷繁热闹的集市,最精彩的是从周边匆匆赶来的山民,那些盛装的傈僳族妇女,黑白分明的短衫长裙,鲜艳的花布包,大串彩珠、玛瑙、银币、砗磲片钉缀成的装饰带,摇曳的身姿在大山中恍然如画,动人心魄。

后来我才知道,砗磲(chē qú)片是海贝打磨而成,最早用作货币。过去,人们出门就把砗磲片穿成串,戴在头上,或斜挂于肩膀,就像今天出门带钱一样。起初男女都带,后来由于男人经常外出打猎,买卖便专交妇女来做。斗转星移,海贝片演变成傈僳族妇女的装饰品,象征着财富和美丽。姑娘出嫁时,砗磲片是必须购置的嫁妆;母亲去世后,砗磲片也是留给女儿最珍贵的遗物。

匹河,洛本卓,古登,大兴地,一路下来,还看到许多先前未曾发现的教堂,有的混杂的稠密的民居之中,有的只是山墙上画着简单的十字架。我们刚到怒江时还不会分辨什么是教堂呢!怒江越来越混浊,由蓝色逐渐变绿,变白,没有几天前初见的感觉。大兴地的秋千已经拆除,只剩下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空旷坝子,谁曾想到几天前,蓝天清风中,人们在木架上鸟一样的飞呢?六库前面,我们刚踏进怒江峡谷那个早晨所见的幽仙美地,在中午燥热的阳光下山水空濛,判若两处。

只有澡堂会,在春节热闹狂欢后,在旅游者喧嚣散尽后,又恢复了正常。汽车路过的时候,司机还特定停下车来,大喊:洗澡的人在这儿下车了!

我有点明白了,从原路出来,是个残忍的破梦的过程。已经看过丙中洛明媚湛蓝的怒江,再回到出发点,那些初入胜景的美好记忆无法承受这样检视,那些神奇的梦一样的行程破碎成平凡的时间片断。

可我还能记得独龙江公路,还记得片马岔口,曲折盘绕的弹石路,通向杳不知所往的山颠。

高黎贡山,我会再来的。

记于2007年4月22日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骑行怒江(一)
[2007.2.18~25]
骑行怒江(一)
骑行怒江(二)
[2007.2.18~25]
骑行怒江(二)
云南南疆行记
香格里拉腹地旅行
滇藏线行记
[2005.11.28]
滇藏线行记
川藏线行记
[2002.11.24]
川藏线行记
天路狂奔
[2005.12.6]
天路狂奔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971)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8



评论与留言(怒江日记)

[快速留言]  

[沙发] 发表人:bykeer[RE]
来自: 江苏(222.95.10.138)
发表时间:2007-4-28 23:41:52
[Homepage][Email]
沙发自己睡,肥水不外流~
最近换了个签名,叫:我们共同追逐的牛逼梦想,许多都还没有实现。以此作为本篇游记注脚。

[2楼] 发表人:崭新[RE]
来自: 北京(211.155.129.217)
发表时间:2007-4-29 15:56:15
[Homepage][Email]
呵呵 梦想何时照进现实。不会只留得看别人游记过后的叹息吧!哎 千万别!!!!!

[3楼] 发表人:阿越[RE]
来自: 江苏(222.95.10.201)
发表时间:2007-4-29 19:45:05
[Homepage][Email]
梦想全部实现,就没有追逐的动力啦。没有追逐,人生也就寡淡咯

[4楼] 发表人:stan[RE]
来自: 江苏(60.191.103.15)
发表时间:2007-4-29 23:08:43
[Homepage][Email]
呵呵,看了你的文章,突然发现,原来我们是同事,而且同在一个城市,只不过不在一个办公地。
更有趣的是,你曾经去过我老家,实在是值得怀念啊!~~
期待你,新的pix!
bykeer:[RE]
这么巧 :)

[5楼] 发表人:Becky[RE]
来自: 江苏(218.94.136.180)
发表时间:2007-4-30 1:12:19
[Homepage][Email]
看完了有点揪心的感觉,那么热闹的除夕夜却选择与寂静的山林共度,是怎样的一种情怀呢^^^没事还是常回家看看~~
bykeer:[RE]
山野情怀阿,呵呵
其实也还好了,没什么的

[6楼] 发表人:孔雀[RE]
来自: 江苏(222.76.214.36)
发表时间:2007-4-30 10:08:14
[Homepage][Email]
我们那时到永平之前也是赶夜路翻山啊....
bykeer:[RE]
恩,如果时间抓紧也可以不走夜路的。不过走走感觉也还不错,呵呵

[7楼] 发表人:走王[RE]
来自: 新疆(211.136.171.10)
发表时间:2007-4-30 12:36:37
[Homepage][Email]
我哭了。。。。。
bykeer:[RE]

[8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211.141.240.36)
发表时间:2007-5-2 12:59:41
[Homepage][Email]
千呼万唤啊!
先顶后看!

[9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211.141.240.36)
发表时间:2007-5-2 17:50:57
[Homepage][Email]
为看这篇我做足了准备:一杯浓郁的黑色咖啡,象牙白的IPod,轻巧的THINKPAD笔记本,暖暖的阳光也很配合,透过字句,想象着那翻美妙的滋味,就这么心灵做了个旅行,消磨了一个下午,太诗意了、太小资了、太忘我了!
以后哪也不去了,专等着看你的游记,就这么遐想一番。
当然客观的讲,终究没有川滇藏那三篇文章激情澎湃。等有机会,咱把身体调调好,你把速度降一降,咱们搞一把,作为我骑行生涯的句号!所谓生平未和君共骑,骑遍河山也枉然......
bykeer:[RE]
呵呵,小白兔现在学得越来越像少校了,前戏做得这么充足~
不过少校一年年想着要去青海,去滇藏,小白兔一次次想着划句号~
主观的讲,这次走得也确实没有川滇藏刺激,怎么说呢,海拔不够高(怒江澜沧分水山口2500米高,六库1000不到),山也翻得少,我都在想是否该算作“梦幻高原”~
No Mountain,No Fire,hoho

[10楼] 发表人:桑塔纳[RE]
来自: 江苏(218.79.154.13)
发表时间:2007-5-3 10:58:48
[Homepage][Email]
这只小白兔好小资啊,我看别克的BO,光着膀子,穿着拖鞋,吃着剩饭,偶尔还扣把鼻屎。。。。
bykeer:[RE]
偶也是这么写出来的阿,呵呵
顺便问一句,BO是什么意思?

[11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220.179.199.200)
发表时间:2007-5-7 21:52:33
[Homepage][Email]
没办法,这次五一走不掉,只能把前戏做足一点YY一翻,哈哈。等着你的新照片了。

[12楼] 发表人:lotsdog[RE]
来自: 甘肃(61.178.18.80)
发表时间:2007-5-8 19:09:52
[Homepage][Email]
云南真好。
这个五一我又把秦岭翻了个来回。
bykeer:[RE]
哈哈,羡慕。住在大山下真好,那些熟悉的浅山~

[13楼] 发表人:凉白开[RE]
来自: 江苏(159.226.101.147)
发表时间:2007-5-10 12:53:07
[Homepage][Email]
路上的确看到好多骑自行车摩托车穿越的,羡慕,我们只能用脚量一小段,然后上四个轮子的车。

[14楼] 发表人:盛夏[RE]
来自: 湖北(122.48.0.41)
发表时间:2007-5-13 22:38:23
[Homepage][Email]
有激情的文字,留爪。几年了,
常常上这里来看看,成了我的一个习惯。
bykeer:[RE]
呵呵,有啥好线路推荐一下~

[15楼] 发表人:盛夏[RE]
来自: 湖北(122.48.0.146)
发表时间:2007-5-19 20:55:08
[Homepage][Email]
吼吼,我的好线路大多都被你先行一步了。
去年就准备骑怒江,可惜只骑了神农架和唐蕃。
今年骑了恩施的沐抚大峡谷到利川。
明年应该会有机会骑拉萨到瑞丽,游滇缅怒江。
这个愿望实现了,我的目标应该会转向贵州吧。
最爱山野情节。
bykeer:[RE]
你的很多线路我也眼馋阿,呵呵:唐蕃,沐抚大峡谷,。。。
以后真要去了还得问你多指导一下~

[16楼] 发表人:麦穗[RE]
来自: 云南(58.62.231.164)
发表时间:2007-6-16 10:19:04
[Homepage][Email]
我快要去西藏啊   哈 高兴

[17楼] 发表人:水无忧[RE]
来自: 广东(59.42.140.6)
发表时间:2008-5-20 17:30:10
[Homepage][Email]
很莫名地,好像被感动了~你叙述的方式好像我的一个朋友
呵呵,踩下~~
bykeer:[RE]
:)有点怀念怒江的蓝天和阳光

[18楼] 发表人:Ivyiv[RE]
来自: 云南(218.202.4.135)
发表时间:2009-10-2 16:56:48
[Homepage][Email]
今天晚上的卧铺大巴前往六库,然后一路上去到丙中洛。喜欢你的文字风格,一路上就当是我们的功略了!深谢!
bykeer:[RE]
一路玩好!丙中洛到川藏线的公路已经修通啦

[19楼] 发表人:存在[RE]
来自: 广东(117.136.31.27)
发表时间:2010-06-21 22:36:49
[Homepage][Email]
旅行与照片

[20楼] 发表人:yushang[RE]
来自: 四川(211.137.104.67)
发表时间:2010-07-04 18:57:04
[Homepage][Email]
不错,留个爪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