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无痕 BLOG 留言 app




云南南疆行记

@bykeer

这是色彩艳丽的云南,蓝天、白云、青山、还有比火焰更红更热烈的叶子花。这是风情浓烈的云南,淳朴的佤族、刚毅的彝族、婀娜的傣族、明眸善睐的布朗族、热情开朗的哈尼族,一路有你们相随相伴。这是群山聚簇大江奔腾的云南,平均每天近三百公里的曲折山路,似乎走尽了我半辈子的山路,环环相扣如瓜藤绕蔓;我喜欢在阳光和树影的碎片中用力旋转方向盘,带着我的女人,还有车后面甩过来又甩回去的西瓜、菠萝、芒果、香蕉。刚冲下一座山紧接着又攀爬另一座山,在绿影中的盘山道上永无止尽的迂回飞行,强大的离心力似乎要把身体拉出安全带。

2012年,我们自驾驱车漫游云南千里陆疆。有一种悲哀叫做记取,有一种幸福叫做遗忘。在琐碎苍白的生活中,这是多么难得而快乐的时光!旅行的真谛,不在于你去了哪里,而是,你的心真正到过那里了。

 

 

2012-5-5 星期六 晴 昆明-大理-保山 510km

第一次从昆明火车站出来——以前倒常从机场打的到火车站,搭乘前往大理或是丽江的长途车——火车站似乎变了模样,门前不再见那条熙熙攘攘的长街,还有守着奇异小吃的穿着民族服装的老太太。

只有茂盛浓烈的三角梅还是一如往昔,述说着这个明丽的高原之夏。

取车点离火车站不远,刚找到那边不久,一嗨电话打过来说,手动挡车还没还,只能送自动档的爱丽舍。问还有其他手排的车吗?也没有。昆明一嗨只有一家门店。


昆明到大理公路边的白族民居

午后灿烂的阳光中的洱海,
粼粼波光山色似乎也融化了进去

大理到保山的山巅之路

转问神州。过程略,罗×区门店有数辆手排,207爱丽舍皆有多余的。服务态度也很好。神州在昆明足有三家门店……一切跟南京掉了个个儿,就像骑行时代的吉安特与美利达。

昆明到大理的行程,乏善可陈。干旱延绵的红土高原,山脊起伏,植被稀少,红壤烁目。最喜欢的仍是那一丛丛不时可见、浓烈发紫的三角梅。只是阳光仍是灿烂,云白风轻,让我不时想起从前那些浸泡在阳光和汗水中的骑行的岁月。

接近大理,迷朦的远山逐渐变得清晰,山上的植被也更加茂密。苍山峰脊,竟延绵排开风力发电车,非往昔所见。

在洱海边小转了一圈,午餐都是当地特色菜肴。招牌菜酸辣鱼,酸酸辣辣的一大盘煞是入味,鱼倒在其次,我最中意的是里面的土豆片。树皮炒蛋,“树皮”昭然,纹理纵横宛若蛇皮,味道微苦,应该石头上的某种地衣。素炒紫菜,紫菜不知何物,形似芥兰,色若苋菜,其味尚可。炸泥鳅是最普通的,以薄荷叶垫底,佐以辣椒面。只可惜开车出来不能尝尝大理啤酒了!

饭后爬上湖畔的洱海公园,有长排拾级而上的台阶,山上有阁楼,牌匾“风花雪月”正对苍山洱海,四周亭台宛然,木雕题字颇为精细,长廊侧十二生肖浮雕,憨然可爱,古风犹存。公园正门的湖边是洱海的露天泳池,虽正值立夏,无数男女已畅泳湖中了。泳池两侧的路边,有贝雕工艺品的小摊,淡季人不算多,斑斓玲珑的贝壳风铃悬挂在午后灿烂的阳光中,粼粼波光山色似乎也融化了进去。在大理逗留了三个小时,我们向保山出发。

大理之后就是大山簇拥的峡谷,高速公路在局狭的谷底延伸,国道在高速公路一侧上下盘绕。通往保山之路!那些群山深谷,无法不让人想起抗日战争中滇缅公路的伟功。沿途那些地名,永平,顺濞,是如此熟悉,当年和甲亢骑行怒江,都是一脚一脚踩过的路段,除了一些零散的片段,好多都记不清了呢。后面的高速公路越走越高,堪称山巅之路,颇有皖南狮石公路之风,一座座凌空长架的大桥又有美国西海岸一号公路之势。山顶是一个两公里多长的隧道,路牌标明的十八公里下坡,才让人惊觉上坡之长。未到坡底便可看见澜沧江,从群山之间迤逦而来,而西天正是火红的云彩,将江岸山腰的梯田映得闪闪发光!这是何等的美景!放车下坡,一轮硕大的明月从东天冉冉升起,光辉洒在山巅的轻盈欲飞的白墙民居之上,又是何等绝色!

坡底澜沧江桥,之后便是怒江六库的分路。当年骑行怒江的第二天,我和甲亢就住在离开澜沧江不远的瓦窑。但G56杭瑞公路掉头南下,带着我们在静寂夜色中一路飞驰,终于在八点半到达保山。

保山八十元的标间,热水,液晶彩电,免费停车、上网。很不错。晚上吃过桥米线,正宗,而那家店只卖过桥米线,分别冠以优质、特优、全优的名号……路边还有卖饵饼的小摊,好玩,也有大排档摆卖泰式风味牛肉。

 


保山大下坡谷底的怒江桥

傣族乡村一角

俯瞰怒江

老太扛着两株整棵的芭蕉,
问她是做什么?拿回去喂猪!

 

2012-05-06 星期日 阴 保山-碧寨-勐糯-镇康(南伞) 302km,共812km

早餐吃饵丝,其实就是小号的米粉,以薄荷打底。觉得新鲜。

刚出发时还能收到调频电台,音乐不错,准点对时报出很响亮的栏目名称:高黎贡之音!然后是个连续40公里的大下坡,狂放的保山!沿途有4个应急缓冲道,各有编号,路标牌上不断提醒陡坡还有XX公里,自救匝道还有X处……最后一个缓冲道上还真停了一辆大卡车,旁边是路政的小车。下坡警示牌具体而形象:“速度表”右侧高速区下面画着骷髅;“陡坡慢行”的上画的是战战兢兢的乌龟;“自燃多发”的牌子上,驱动货车下滑的,不是车轮而是风火轮了。

坡底就是怒江桥,河滩平缓,焚烧植物的烟雾飘荡,营造出柔美旖旎的乡村美景。路边颇有热带风情,香蕉、木瓜、菠萝、咖啡豆,还有一些类似农家乐般的傣族风情屋。村落旁边,巨大的榕树下有巨大而精美的傣族佛塔,地面上铺着厚厚一层榕树跌落的果实。卖水果的小贩贩卖西瓜和菠萝,菠萝果皮上没有内地的那种深凹的洞,号称无眼菠萝。很新鲜很甜,其实也挺酸,终于在两片后倒牙。

S231省道看见一名独行的单车侠。这里确实也是骑行胜地,但是山太高水太深,有些辛苦。到碧寨是上好的两车道柏油路,从S231越爬越高的山腰中斜逸而出,盘旋贴近到怒江谷底;分路口有个加油站,但没有任何标识,GPS上没有标出。我们向前误走了7/8公里后折返。路过慧通桥,35年华侨捐资所修,抗日期间曾被远征军炸毁以阻日军渡怒江东进;桥头碉堡尚在,但已废弃,只留下铁索和钢梁。公路沿着灰青色的怒江走了很长一段,到达碧寨;也能看见怒江对岸的土路相伴相随,延伸出很远。总体上,这一段的怒江两岸山势虽陡,但两岸路网交织,不像六库以上的怒江那么荒凉。碧寨之后到勐糯的路,GPS的老路也还是翻山的,实际上沿着怒江就有上好的近路。

在勐糯午餐,木瓜炒牛肉是酸的,可惜上午的菠萝!炝炒南瓜尖也不错!

午餐后来到“大海一村”,找到村政府的大榕树下舒舒服服的睡了半个小时。然后再次跨过怒江,公路沿怒江河岸越行越高,不时有阵雨洒下来,俯瞰江山苍茫、怒江蜿蜒,何其壮哉!

公路翻上山岭后,植被变得茂盛,看来怒江底的干热河谷,虽然不若川藏途经荒凉,但到底脱不了这个影子。芭蕉似乎这边人民最热爱的作物,我们看见有黄牛驮着粗硕的芭蕉杆,有老太扛着两株整棵的芭蕉,问她是做什么?拿回去喂猪!再从山上下去是勐捧,勐捧到勐堆在左右连山之间,公路平顺光滑,树林葱郁,有些穿行森林的感觉,两旁淡青色的连山也很让我喜欢!终于能跑出六七十码的速度,一是车少,二是路宽弯小——怒江沿岸不是公路不好,而是弯道太多!一个弯接一个弯像缠绕攀附着怒江的丝瓜藤,那么小的半径,速度快了似乎就会被甩出去!

勐堆到镇康,又翻一匹山岭。发动机很烫,停下来有轻微的咔嗒声,但水温并未报警,也不知是不是正常。

镇康县很小,几条井字形的街,路边的房屋平矮但整齐,感觉一二十年前修好的样子,看不出来有更长的历史。县政府是本地当量最大的建筑,比县城中其他任何一座建筑都要大N倍(N≥10),政府对面还有片绿意盎然的公众花园!顺着大街走到头就是南伞口岸,缅甸出入境似乎稀松平常,看见不少KK打头牌照的车辆,和手拿鲜红色护照的靓女走来走去。

 

 

2012-05-07 星期一 多云,暴雨 镇康-孟定-班洪-糯良-单甲-不知名佤村 250km,1062km


佤族饭店的掌柜和食客

孟定河浊流和茂盛的雨林

把这些服饰艳丽肤色黝黑的姑娘老太
拍摄下来是我一路上的最爱

无名佤山之路

雨后悠远的连山和粉白的杜鹃

偶尔还能看见摩托,甚至两三辆汽车

早上,在佤族饭馆吃面条和米线。掌柜的是三个佤族少女,环肥燕瘦,皮肤黝黑,眼神明亮。

镇康到孟定GPS无法导航。明显是条新路,宽敞而平滑,翻一座大山,有点边境的味道——迷蒙的远山,婆娑的凤尾竹,起伏浅山上散布着竹林、农田和村庄。我们离开高山下到孟定所在的河谷前遇见边防检查,是真正的检查,所有背包箱子都拉开翻了个遍。孟定在河谷边上,从这边下山途中就能看见对面的大山,很高,那是我们就要翻越过去的地方!

孟定到班洪仍然无法使用GPS导航,但路况很好。先向北,过大湾河。然后开始上山,一路热带雨林风情,在绿色森林中飘摇,无数个弯道,左左右右在深深浅浅的绿色海洋中晃荡。经过悬崖时有栈道一般的路段,两车道变成一车道,公路宛如绿色的小径,偏头透过树林能看见蓝天和白云,老鹰在云层间翱翔!途中不时可见佤族、傣族,把这些服饰艳丽肤色黝黑的姑娘老太拍摄下来是我一路上的最爱。君不闻云南十八怪,姑娘叼烟袋!还有菠萝蜜,高大的槟榔树、榕树、蕨树。一路上坡,翻第一座大山注意看了一下路边里程牌,从868到928,足足60公里呢。

午餐在班洪解决的,一个佤族的吊脚竹楼,蕨菜炒牛肉,小苦菜。老板说蕨菜是水蕨菜,长在水边的。平常我们吃的是旱蕨菜。饭店中还有个很热心的佤族人,是在班洪供电站工作的,把我们领到班洪抗英纪念碑前面,历史上班洪曾被英国占领。那里有一棵很高大的榕树,估计十来层楼高,佤族人说只有三百多年。

继续前进,浓郁的热带雨林风景,美不胜收。进入南渡河国家公园区域,是亚洲象和华南虎的保护区。中间又有一个佤族原始村寨,草棚房子,从公路边拐进去三公里。每人要收50元门票,不高兴进去,驾车继续前面逛,发现一处后门,可以看见里面的村寨,有标示牌“请勿擅自入内,否则按佤族风俗严肃处理”。:)这里睡了20分钟午觉,——每天午休都是最惬意最放松的时光!返回时下起了暴雨,来程所见云抹连山已经没了踪影,路边的佤族吊脚楼也只好在车里匆匆拍了张照。

继续上坡,下坡……到沧源S314省道时,完整的翻过第二座山,累计45公里左右。

刚上S314省道就是个“十里壁画”的宣传牌楼,引诱我们在岔路上走了10km去看壁画。到了才发现山脚是个很小的佤族村,鸡犬相闻,却不见有车有人。最后终于知道看壁画还要上山走一个小时,或者开车到山腰停车场,再走半小时。时间已是不早,我们都不想再走,于是原路加码返回。

从S314省道岔口到糯良翻越今天第四座山,由于省道的规格,路面宽阔,游龙走蛇,气势恢弘。估计有10公里上坡吧,然后刚开始下坡就是去单甲的分路。

一条新铺的柏油路,刚开始进山时还能看见阳光透过云层,探照灯一般的打在远处的群山,再往里面走就很阴沉了。前面是浓云,植被深厚,开始下雨,接着又是大雾,最后是噼里啪啦的暴雨,所见不多出来的车辆都是点着远灯雾灯,很恐怖的样子。一个分路口,暴雨如注,向左到单甲,向右到普洱。四下无人。哪边去?所幸一辆摩托从右到左经过,我们追上去问,小伙子在雨中停下车,费力的对话,这边是新单甲,老单甲是去普洱方向,不过路不好走,岔路也多,你们为什么不走外面的省道国道……谢了他,右拐上路,下坡之后就是单甲乡。

油表已经掉下去一格,问人到一处窄陡坡道上的小院子中加油,四瓶1.25升的93号汽油,每瓶13元,直接灌进油箱。从坡道下来时,发现左后轮胎压不足。打听到雪林,大概六七十公里吧,都是土路,至少得两个多小时。现在已将近七点,就在单甲住一晚吧,明天一早按过去。

退回到单甲乡上一打听,居然没有旅馆。也没有修车的地方。几处修摩托的店铺,佤族小伙子说话很认真很质朴,但还是不能给汽车轮子充气。前进还是后退有些犹豫。主要是担心车胎,还有夜路。snow说走吧,大不了睡车上。她是无知者无畏。我犹豫了几分钟,终于决定前进,让snow在小店中买了饮用水和干粮,做好车里过夜的准备。

公路随着山势上升,雨有点小了。沿途张望着有没有可能借宿的村落,作为最后的退路,但偶尔可见的一两个村寨都在深不见底的山坡谷底,隐隐连着一条狭窄泥泞的土路。远处山脉上的白云非常漂亮,就像传说中的云海。我屡屡停车拍照,snow开始懊恼。我们为什么来走这条路呢?又不是特地要走这条路,只想看看不同的风景,在紧贴国境线的西南边陲,也许这是我们这一辈子唯一的一次机会。在我开导下snow又开始拍摄沿途风景了。

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原生态的雨林景观。路边无数格式各样的大树、枝桠、藤蔓,蕨长成了树,杜鹃盛开,在能够望出去的悬崖上,全部堆覆着各式植物,满眼绿色,不见黄土。在开阔的地方,能够看见远处的连山,白云悠悠漂浮,映衬着悬崖边的粉白色杜鹃,太漂亮了。

偶尔能看见岔路,因为天已放晴,能够看见路的走势去向,识别主路不再困难。偶尔还能看见摩托,甚至两三辆汽车,这是滇西南旅行跟康藏最大的区别吧,同样是山脉高耸河流密布,但这里并非无人区,公路有沿途串起来的村落!

爱丽舍在边陲山路上以20公里的时速前进,天色慢慢暗了下来,直到与黑色的山林融为一体。我们终于来到又一个佤族人的小村,路边有两三家深黑的平房亮着微弱的灯光。我们找到人家借宿下来。不管怎样,这可比睡在车内强多了,晚上的山岭还是挺冷的,大概几度吧!佤族人中摆设非常简单,一台电视机信号倒是清晰;家中有爷爷、奶奶、女儿、孙女,爷爷奶奶都很年轻,看上去和我们差不多吧;我们住在偏房中,里面只有一张简单的床,和墙边堆满的被子。自来水停了好几天了,只有用特大号的塑料壶接水用。snow说,如果我们在这里不也是一样的过。我明白她的意思。其实这些天来,每天每时看到的一切何曾没让我思索,我们的生活到底需要些什么?

 

 

2012-05-08 星期二 晴 无名佤村-雪林-竹塘-澜沧-勐海 288km,共1350km


云蒸霞蔚,柔指妙曼,宛如仙境

沧源县尚未进入澜沧县的土路边有一个佤族村落

大家三五成群的围坐在一起,吃饭、喝酒

西双版纳,路边村落中有金碧辉煌的傣式庙宇

早上爬起来,才发现这个村庄比昨晚看到的要大很多呢。云海如期而至,水一般的漫过远近群山,遮掩着层层梯田。朝阳升了起来,云雾便浸透了霞光,云蒸霞蔚,柔指妙曼,宛如仙境,何似在人间。这是对昨晚艰辛最大的报偿!

从佤村出来就开始下山,从单甲到翻完整座山一共38公里。跨过一条小河后紧接着又开始翻第二座山,大约33公里,最后有两三公里的柏油路,然后到达雪林。在第二座山巅上,沧源县尚未进入澜沧县的土路边有一个佤族村落,进去小转了一下。一户人家里面很热闹,我们以为是在办酒席;一个老婆婆热情的邀请拉我们进去吃饭。进去一看,里面好多人呢!房子里面是个火塘,大家三五成群的围坐在一起,吃饭、喝酒。他们很快给我们端来了白米饭,菜就是酸辣面条,他们抱歉的说,今年干旱,没有其他菜和肉了。几个小孩子好奇又有些害羞的跑过来,这里的小男孩都不穿裤子的。最热闹的是,有几个男女在唱哈瓦调,一应一和,就跟我们说话聊天那么平常,那么自然。一个大叔向我们解释,他们唱的都是日常生活,种包谷,种土豆。

土路进入澜沧县境内就变好了,基本都已经铺好了硬石路基。据佤族人说明年就要铺柏油了。雪林后继续翻山到214国道。无数连环弯,方向盘转得膀子疼。上山和下山路大概都是20多公里。心想,幸好是开车,如果骑车岂不要活活累死。这边的山林不如昨天单甲那么原始,不少山岭都被开垦出来了。从大山里面出来后再走下面的路段已经没什么感觉了。怀念大山中那包裹一切、批覆一切的绿呀,淹没了公路之外所有的一切!

214国道到竹塘镇吃饭。这边是拉祜族,镇上每个人都背着装饰着长絮的彩色包包。snow想买,但没找到卖的。向他们打听说彩色包包都是自己做出来的。

由于时间紧张,在崎岖的盘山公路上无法达到预计的速度,决定不走西盟和孟连,直接到西双版纳勐海。

午饭后走岔路到林中村的陡坡上休息,仰望黄土绿蕉,蓝天白云。闭眼前云从车子前挡风玻璃的左边飘到右边,一觉醒来睁眼,云又从右边飘到左边。挺喜欢每天午饭后休息的时光,这是最放松的,一份闲看云起的闲适与心情。

山路上下来再走国道是最轻松不过的了。路面宽,弯道直径大,过弯无需减速,相比山路不要轻松太多,回想山上几乎没有超过30米的直路!

一大片橡胶林后从澜沧进入西双版纳,风景几乎就完全热带化了,很明显。公路变窄,两旁是古老高大的大树,绿萝掩映!过界就是大片香蕉林,烘托出浓得化不开的绿来。然后是翻山——虽然路边不时可见观景台,可从高山上下来,这些欺哄旅游车的观景台实在无景入目!只是天空的云朵仍然非常漂亮,洁白、轻盈,一如年少明眸所见的天空。

山下就是大片的平坝了,穿过一望无际的碧绿稻田,公路终于笔直,延伸向天边的浅山。我叹了一口气。从保山到镇康到孟定到单甲到雪林,终于走出边关无数山!

路边村落中有金碧辉煌的傣式庙宇,层檐相拥,伴随高大古老的榕树。不少村落的入口,也有一个金色的傣式飞檐门楼,非常漂亮,炫丽的民族风。路过时去看了下傣族八角楼,傣式佛塔跟我们在越南看到的占婆庙挺像。有一棵很大的菩提树,旁边种植着鸡蛋花,几乎融为一体。菩提树叶的形状很特别,就像玉佩垂下一缕丝带,落满了寺庙的瓦檐。拾级而上的台阶两边,坐下叶子花下的泥塑小沙弥很有爱。

再后面就是勐海县城,一座具有现代气息的边城,我们兜了好几圈都没找到市中心!一条主街在修路,跟其他街道有土埂和水沟相隔。我不幸误入其中……看见一辆越野过去了……一辆面包也淌过去了,怒曰,好歹也是从佤山上下来的啊!挂着低档也冲过去了!晚餐吃的牛肉干巴感觉不错!

 

 

2012-05-09 星期三 晴,阵雨 勐海-布朗山-勐龙-景哈-勐罕 200km,共1550km

早上起来较晚,开车去勐混吃早饭。米面感觉不错,浇上麻辣佐料要比米粉好吃。傣族的烧烤也不错,还有一个PPMM卖烧玉米,吸引我们拍了不少照片。


吃水勿忘挖井人:
路边傣式风格的凉亭水井

在布朗山的密林间行进

一问居然不是傣族,是布朗族

勐飞龙村后巨大古老的白塔

偏街上有烧烤一条街,每个大排档都把火炉烧得旺旺的

勐混出去有个10km的长下坡——这边反正坡多,我也并不记得哪里有上坡——然后是条去布朗山的小路。起初是大片开垦过的山坡,大片的香蕉田;村庄门口仍是尖顶的门楼,金碧辉煌的公所,与外面并无所异。二三十公里后,精彩来了,一片州级自然保护区,公路同时变成很难走的石块路。公路两侧,一边是悬崖,挂满了大片大片的蕨叶;另一边是深溪,无数灌木树木从下面生长上来,向山坡伸展上去,层层叠叠包裹了所有土地;向天空伸展上去,直到遮天蔽日。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茂密的森林!由于峡谷的潮湿密闭,更甚于沧源澜沧佤山所见。小时童话中那些高大阴暗的森林,也就是在这里吧!

开始幻想森林里面的布朗山乡是个什么样子……十公里后吧,公路从峡谷中钻了出来,又变成柏油路面,橡胶树、香蕉林、村寨很快将原始雨林的梦幻景色一扫而空,恢复了平常的山地风景。

布朗山乡很小,没去饭店吃饭,坐在路边吃棒冰,甜李子佐煮玉米。snow跟路边店铺的姑娘搭上话,一问居然不是傣族,是布朗族,布朗山乡,布朗族!姑娘挺漂亮,眼睛特别大,普通话说得挺好,像那种广东口音。她说布朗族用傣历,四月初是新年,泼水庆贺,就在前面这条大街上。外人开车来的话,族人会把车挡着,必须下车浇一桶水才放行。我问那路边的山寨也不是傣族,是布朗族了?她说是的,又朝我们去路指,说那边的山寨是哈尼族。乡后面有个庙,可以去看看。

我们去瞅了一眼,佛塔像圆形的葫芦,的确跟傣族佛塔不同。有菩萨,长辫子的乡姑,各种神兽,都涂着金黄的色彩。菩萨前有一个竹匾,上面洒满了花朵,大的小的百合、三角梅,各种叫不出名字来的。一一辨认,居然全部是真花,还有只小螳螂在花瓣上随着微风轻轻摇晃。噢耶,云南!

从布朗山乡出来,找路边一个村寨进去看了。村门仍然是黄金重檐的门楼,但进去一问,果然是布朗族的。房屋跟傣族的似乎没有区别,一层相比佤族更加整洁干净,一般是停放拖拉机或摩托。家畜都是单独用个小房子来养。sonw又和一家楼下抱小孩的年轻妈妈搭上话了,哎,布朗族人的眼睛真是又大又明亮!我们注意到房子的数十根柱子全是直接放在石基上的,没有埋进土里;整个房屋全是用木梁加在上面!她们说,柱子埋进土里容易腐烂。后来跟随年轻妈妈到她家二楼一看,真是家徒四壁啊,只有一个衣柜,被褥都是铺在地方。一间偏房是厨房,有火炕,旁边也有一床被褥,年轻妈妈说是老人睡的,老人都爱睡在火炕旁边。房屋的天顶上还放着一个木头架子,snow问那是什么?年轻妈妈说,老人八十多了,身体也不太好,百年以后就可以……生如朝露,死若夜霞,何等率性自然!孩子爸爸一直没有出现,年轻妈妈说她们这边的婚姻,是男方先到女方家里住两年,如果合得来,女方再跟着男方到家里,过一辈子;如果合不来就好聚好散。snow说泸沽湖的摩梭人不是有走婚习俗吗?年轻妈妈说也差不多吧……布朗族人对待生命何其豁达呢!

告别她们出来,回去取车的路上,路过一家小卖部,一个芭蕉叶盖着的盆子吸引了我们注意。守店的年轻姑娘掀开给我们看,原来是凉拌芒果,可当作凉菜下饭的。她热情的邀我们品尝,姑娘眼睛又大又亮,肤色微黑,牙齿洁白,笑容甜美,一下子把我们都吸引住了。她小孩也在旁边,妈妈说他拍照害羞,但我还是成功说服他们拍了合影;孩子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镜头,并不躲闪,我觉得她们相比其他民族已经很大方很大方了!驾车离开的时候,姑娘看见我们马上就主动挥手打招呼了!

出布朗山乡时也有一小片自然保护区。公路全是柏油路,因为距离河谷和对岸山坡较远,从公路看起来的植被就没有进来时那么气势夺人。河边有一小片村寨,藏着公路下的陡崖之下,几乎不易看见。我车子已经驶过去了,最终又掉头回去再看。很陡很窄的小路,车子下去差点没能掉过头来。房屋建筑都差不多,snow几乎失去兴趣。一个年轻姑娘在二楼拣拾茶叶,我们上去看,一问,居然是拉祜族!姑娘肤色明显比其他少数民族白很多,眼睛也不像布朗族人那么大而传神。随便聊聊,基本能够沟通。我问她房子是不是很早前修的,她说四五年吧;我后来看到台阶石基上有2004年的字样。她说房子是政府给她们修的,她们自己没钱修。她们在挑的茶叶三百元一斤,说有人会过来买。我们抓了二两准备买下来,秤秤算钱都让我们自己做,她似乎不懂。给她一百元,也没有钱找。最后我们只好要了一两茶,正好三十元零钱。她进门跟老人商量了几句,说另外剩下的茶你们也拿去吧。我们没要。

这个寨子人家和人都很少,只有不少小狗、小猪、鸡鸭在自由游荡。有几条很可爱的小黑狗,围着我们脚边不忍离开。一户人家的老人走出来,神情警惕的把小狗抱了回去。

后面路程中一直想找到哈尼族的寨子,却未能得逞。又问到了两个拉祜族的寨子,傣族的就更多,景哈之后路边有一些很小很局促的类似傣族样式的房屋,我们问两个放学的女生,她们一个是傣族一个是彝族。对了,在路上还见到两个牛仔打扮的小伙子,背着湿漉漉的渔网,却没见有鱼。问他们果真说是捞鱼去了,他们是哈尼族!

勐龙镇在长途车上都叫“大勐龙”,进镇的路口有个气势恢弘的门楼,这个镇一级的门楼就比普通村落的大了有十倍了。镇旁边的勐飞龙村雅致(那些金龙绕梁的公所)而漂亮(门户庭院中盛开的鲜花),村后面的山上有座古老巨大的白塔,建于南宋年间,陪伴古庙的仍是幽香的鸡蛋花和睿智的菩提树。上塔的公路不甚明了,甚至有好一段坎坷崎岖的土路,但从佤山下来的我们早已无所畏惧了,坚持走到底就是。

到景哈是条小路,路旁延绵的小山,覆盖满了橡胶林。在景哈前面的路段,沿着澜沧江边,橡胶林笼罩着公路甚至成了一条浓荫的甬道,在外人看来,这些浓绿和植被都是无可挑剔的;但这也不能掩饰它们简单划一农田的本质。这真是丰富多彩的多样化的大自然的悲哀!

滔滔澜沧江水流近边境线时已俨然一条大江,水色澄碧,有些黑龙江的味道。景哈是一个民族乡,到勐罕镇需要搭乘轮渡。这是我第一次在澜沧江上坐船了。

勐罕似乎是传说中西双版纳的中心,橄榄坝在我心中印象深刻。但实际上也就一条主街,人也不多,似乎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旅游城市。偏街上有烧烤一条街,每个大排档都把火炉烧得旺旺的。晚上坐在街边,来三个炒菜,两瓶冰冻啤酒,感觉不错。忽而空中电光闪闪,大家大呼小叫着把摊位挪到屋檐之下,暴雨倏忽而至。等我们吃罢宵夜,雨也停了。走在雨后清新湿润的大街上,路边是俊秀挺拔的椰子树。热带南中国内陆的初夏之夜,多么美好!

 

 

2012-05-10 星期四 多云、阵雨 勐罕―勐腊―易武 256km,共1806km

早上晚出,在昨天的烧烤一条街上吃粉面,看见一个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高挑美女,不知道是不是傣族混血。snow去农贸市场买傣装,先在市场门口买了一大袋菠萝干香蕉干芒果干椰子干。农贸市场进去就可以看见很漂亮的金银饰花布,大家都说现成傣装要去傣香园买,这里只能自己订做。亲和力超强的snow最终说服了裁缝店老板娘,陪我们一起去挑了布匹,量了身材做好之后寄给我们。老板娘的傣装也是自己做的,飘逸服帖,非常漂亮。


裁缝店老板娘的傣装也是自己做的

几个女子坐在哈尼族木楼的楼梯前休息

勐腊县城的街道挺有特色

勐腊去易武的公路边卖蜂蜜的

街头昏暗的灯光下只有两个烧烤摊,围坐着两三群人

出发前去傣香园门口瞅了一眼。看见它的招牌是千年古寨群落。看村寨还是看原生态的比较好,商业化的就变味了,多少带有表演性质。于是就撤了。

刚出勐罕的公路挺窄,但两旁都是高大茂密的棕榈,搭成浓荫的甬道,非常漂亮!出勐罕不远就是个村落,料想是傣族村落吧,遗憾刚出来提起速度没有进去看看。看到路边下一处村落停下来时,是很大的二层木楼,有四方的围墙把木楼围起来,几个女子坐在木楼的楼梯前休息。问是傣族吗?居然是昨天没有找着的哈尼族!好大的木楼,我数了下至少有50根以上的柱子,屋基面积大概有三四百平米吧,是昨天看到的布朗族木楼四五倍。好奇的问她们有多少家庭住?只有一家,五六个人而已。惊叹!房子是她们自己家的,修的时候全寨的人一起出力。她们才割胶回来,刚刚吃完饭。原来山上的橡胶林就是她们家的,她们说很辛苦啊,三四点钟起床割胶,八九点钟把胶收回来,现在干胶每斤可以卖到25元。

后面又有个村寨,村口的门楼跟我们刚进西双版纳看到的傣族门楼颜色相似,形式不同。怕是受傣族影响的某个民族吧?兴致勃勃的进去一问,也是傣族。她们说,哈尼族在那边!

去勐腊的是203国道,在山岭间盘盘绕绕。路边不时可见西双版纳国家自然保护区的牌子,这边山林地貌保持得还比较好。snow说山中阴凉很舒服,但还是走平行的小磨高等级公路轻松愉快:完全是高速公路的规格,却没有任何路桥费。接近勐腊前有多个连续的隧道群,我从GPS上就能看见203国道在一旁的群山中折曲绕回。

虽然接近口岸,勐腊却完全是一座本土化城市,跟前两天经过的镇康县迥异,snow想买缅甸玉、纪念品的希望也因此落空。不过勐腊的街道挺有特色,我这么一个外人随意逛了三四条街就能发现:一条街两边全是高大的棕榈,无数蕨叶从棕榈树干的鳞片中批覆下来;另一条街两旁又全是酒瓶椰子;还有的街道旁全是椰子树。

勐腊去易武的小路经过望天树风景区——这一带同属于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山岭植被保护相对完好。风景区边是一个水库,由于时间不早,天气阴沉,又由于布朗山的震撼经历,我们仍然只在景区门口转了一圈就继续赶路了。后面路边不远有个索桥通往对岸,这是原生态的,铁索上不少木板已经破烂,我们走得胆战心惊!但哈尼族的兄弟们毫不胆怯,骑着摩托就在索桥上飞驰电掣,这个技术难度可比骑越泸定桥高多了!我们走过索桥看了一小段,茂盛叠生的雨林,因为水库淹没而枯死的大树,还有天空中阴沉诡谲的乌云,构成了一幅气势恢弘的长卷。打听到里面两公里有一个哈尼族山寨,可惜没有时间过去了!我们退回到水库这边没两分钟,暴雨就下来了。

去易武有两条路,一条向西,经过“瑶区”,一条向东,经过“勐伴”。想看看云南的彝族,于是折向了瑶区方向。很平滑的白色柏油路,不见有车,一路行云流水到达瑶区乡,看见了三个黑衣人。再向前是一段水泥路,没多久路没了,成了土路。向路边的施工人员打听易武,一个老头说,走勐伴吧,这边全是土路,会把你们的车“抖散掉”。犹豫了半分钟,掉头。返程走了一段村寨小路,那个叫烂啊,稀泥,水坑,还有两三处淌水路段,横亘在泥泞之中,看着就吓人;甚至有一个水坑中还泡着一头水牛!心想彝族怎么如此不堪,在四川就聚居在边穷角落,来到云南也没能混出头来。

勐伴到易武是和瑶区一样的白色柏油路,平滑顺畅,偶尔可见路过的摩托,一般都在公路边零星散落的两三个村落附近。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始料未及的这一段公路居然有七八十公里!我们的车子顶着前灯,在丝瓜藤一样缠住大山的公路上绕来绕去,这么长的距离只碰见过一辆皮卡!放眼出去,全是层层叠叠的山,幸好没有走瑶区的土路,否则很可能又像佤山一样,只得在山上过夜了。

讯昨天在短信中问我,自驾和骑车有何不同感受。我想,对骑车的人来说,自驾再烂的路不算什么,因为怎么也不会打湿你的鞋子。对骑车的人来说,自驾再远的路也不算什么,只不过是踩踩油门把稳方向盘而已,即便夜色中亦是风雨不侵,不像骑车般苦行僧似的苦行。多少次路遇暴雨,多少次夜色中奔袭,我都暗自庆幸,不是在骑行!但我也知道,付出不同,收获也必有差异!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直到退去最后一丝红霞。公路却越爬越高,哪一座山后才是易武?八点多了,终于渐渐见到村落、拖拉机,甚至一个厂区。问人哪是易武?他说快了,就在前面两百米。易武竟然在山上!

暗夜中简单衰败的小镇,在茶厂招待所中住下。饭店都已关门,街头昏暗的灯光下只有两个烧烤摊,围坐着两三群人。一群汉人,是施工队的工人;一群彝人,是一个大家庭;烧烤的是一对年轻的傣族夫妻。我和snow坐在后面的台阶上,望眼欲穿的等着烧烤,是这个小镇的过客和观众。

 

 

2012-05-11 星期五 晴 易武-江城-绿春 249km,共2055km

早上有晨雾,想出去拍云海,无奈山不够高(易武海拔1200米),都在云雾之中。易武是彝族地区,碰到不少彝族衣饰的人,各种偷拍、盲拍、强拍。彝族总体还是比较保守封闭,拍照时不苟言笑,乃至不愿意拍照。


又找到一户茶号人家,是汉人,
两百多年前从思茅迁到此处的

村寨屋顶的造型很像我想象中的瑶族,
进去一打听,却是傣族

一个年轻妈妈在给一口大锅里的男女两个小孩洗澡

上衣的花边不是妇女绣的,是她女儿的杰作

snow跟干妈儿子的合影

我爱你们,热情开放的哈尼人!

返回来去易武古镇玩,当地叫老街。在一个小山顶后面,山顶是当地小学。易武贡茶很有名,据说易武是普洱茶的发源地。以前没有公路时,易武茶就靠茶马古道,运送到思茅等地。易武茶都是生茶(靠自然发酵,熟茶是通过科技手段人工快速发酵),制成后要存放后才能饮用,一般存放5/6年后效果最好。古镇入口处有一家彝人,我们在他们那里品茶,最老有08/09年的茶,大树茶只有今年的。彝族青年常在外采茶,这段时间在家中,坐在大树桌台后操持茶道,看起来多了一股文化气息。08年的茶压得较紧,苦味重;09年的茶松软些,喝着反而不太涩口。我们买了一饼09年的茶和两饼大树茶。大树茶是500元一斤,今年1000元一斤的茶已经卖完了。

在易武古镇的下面,又找到一户茶号人家,是汉人,两百多年前从思茅迁到此处的,他们家的房子是本地的第一户院宅。老婆也是汉人,从坪地过来打工的,就结婚留在这里了。他们热情的请我们聊天、品茶。我们离开时又拿了一饼受潮的04年的茶饼做纪念和装饰品。两兄弟姓朱,汉人,老妈妈穿着彩色服装,捡茶时完全就像彝人。他们混在彝人区中讨生活,感觉已经有些彝人化,或说融合了。

易武出来,十公里下山,山势逐渐变缓,浅丘起伏,公路仍是不停的左右旋转。又碰到一起边防武警检查,把普通话改为重庆话回答问题后,态度缓和了很多。后面是一座大山,人烟稀少,类似昨日勐伴易武之路,翻过去之后就走出西双版纳,进入江城。S218省道汇入S214之前有一个村寨,屋顶的造型很像我想象中的瑶族,进去一打听,却是傣族。一楼地方摆满了南瓜;女主人很大方的就允许我们上楼去参观,说她们也是水傣,跟西双版纳那边一样。听我们说她们的房子跟西双版纳不同,就问,你们是哪个寨子的?

进入江城之前,可见路边彩色的路灯柱,一处悬崖上有江城区域地图,“一城三国”的宣传。三国是指缅甸、越南、中国。可以看出来江城打造旅游的强烈愿望,可惜我们一路过来并没有什么实际感觉。

江城午餐,酸辣罗非鱼、炒水蕨、凉拌马蹄根,40元,很便宜很美味。只是马蹄根是当地野菜,苦涩难以下咽,我们整顿饭艰难的吃了不到二分之一。

江城前往绿春的公路人车稀少,车车方向盘左右旋转得很爽快。柏油路不时间杂着土路。嘉禾乡前是一座大山,嘉禾乡位于高高的山顶。下山是土路,类似川藏线那种有着石子的硬土路,走起来还算爽快。一路瞄着穿民族服饰的路人拍照,半山腰遇到两个牧牛人,以为是哈尼族,一问却是汉族。我说你们的包包色彩艳丽很有少数民族特色!老牛倌把包包中的东西掏出来看,原来是采摘的蘑菇,菌伞上有细致的颗粒,清香扑鼻!

很长的下坡土路放到山脚,估计有二十多公里吧;能够看见一条碧绿的江水,地图上叫李仙江,不远就流入越南。跨江大桥是江城和绿春的分界。

刚过桥的路边,一个年轻妈妈在给一口大锅里的男女两个小孩洗澡,我们开过去后慢慢停下车准备偷拍。小女孩四五岁吧,光着屁股,看见我们路过,害羞的飞跑回土路另一边的家门口,远远朝我们张望。年轻妈妈扭头望着小女孩,无可奈何的笑,洁白的牙齿在远处那么醒目!

这一带穿传统服饰的少数民族很多,过江一下子见着这么多民族服饰,真让我万分惊喜。她们大都穿着花边的黑衣,戴着黑色的包头,像彝族。但我们对黑衣“彝族”心存畏惧,不太敢停下来拍照;还看见一个年轻女子在额前挽着发髻,跟桥边那口锅里的小女孩一样。另一个妇女在屋后洗澡,衣服穿在身上,就坐着凳子上用浴巾在后背上搓!

终于恢复了柏油路,公路还是沿着江边,有两个戴着花头巾的妇女在路边刺绣。snow不太情愿,但我还是撺掇她过去搭话拍两张照。在车里面等了几分钟,等我过去看snow时,一个妇女已经拿了一个崭新的黑色绣花头巾给她试穿了!她们是哈尼族!另一个妇女也回家拿来了红色绣花边的上衣和背心,她老公让她把裤子和捆在后腰的花布也拿了过来,snow笑得合不拢嘴,换了一个整套,我来拍照。大家都说漂亮漂亮。上衣的花边不是妇女绣的,是她女儿的杰作,现在在城里。snow非常喜欢,把整套服饰都买了下来,还认了妇女做干妈。她说,阿姨给她试衣服的时候,就像妈妈在打扮女儿出嫁一样!“干爸”一直想留我们吃饭,可惜我们还要赶路!他让我们春节再来,强调说是汉族人的春节,村里的人都会穿上节日盛装,一起跳舞!我们急着赶路,回到车内已经上车发动了,snow想起了什么,又从车里拿出一个菠萝跑出送给了他们。哎,这已经不仅仅是民族友情了,还有亲情在里面呢!

前面不远就是大黑山乡,公路离开李仙江又开始了爬升,一路向上,上升了二十多公路吧,不时可见鲜艳漂亮的哈尼族人。我终于明白了这里为何如此淳朴,在这交通艰难的群山之间!

上山,下山,无止尽的公路,五六天来,感觉走完了半辈子的山路。前两天的山路扭得臂膀痛,今天的下坡踩得膝盖酸。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甚至找不到喝水的时间,这个弯到下个弯的距离,不足以抬起水瓶,倒水然后放下!有时候弯道那么急,车子转过去的强大离心力把我的半个身子都要从安全带中滑出来;山道急弯会车是家常便饭,snow从最初的失声尖叫,到现在也习以为常了。我一直在教导她,坐我副驾最好的办法就是向老刘学习,用安全带把自己紧紧的绑在车上,然后闭上嘴巴不要说话!

今天的计划是到元阳梯田,400公里;但我一路飞奔,加上早晨和路上的停留,也只跑了250公里山路,到达绿春县城已经快9点了,天色刚刚完全黑完。绿春是个很有特色的县城,在一个山坡顶上——我好奇为何这边的易武、嘉禾等城镇都在高高的山巅!绿春这个名字,嗯,常常被我误读做“春绿”,原谅我吧——一条狭窄的长街,两旁是热闹繁华灯火辉煌的店面、超市,这一切都与内地别无两样,但路上到处行走的是头戴黑色绣花头巾的哈尼人!也有不带黑头巾的,戴头帕,或是缀满闪亮的珍珠,我们问过了,都是哈尼族,来自不同地区而已。绿春入城前有一个牌楼,上面写着“最标准哈尼语发音地区”,看得我们大笑,后来也证实了,这就是哈尼地域的中心!哈尼人挺开放,我们在街边跟她们打听头饰、上衣,都可以很快聊开来,snow拉着穿汉装的年轻姑娘,和她衣着传统服饰的长辈一起在路边合影!街边四个卖香蕉芭蕉的哈尼族妇女,头饰各不相同,将她们一起摄入镜头也毫不躲闪。我爱你们,热情开放的哈尼人!

 

 

2012-05-12 星期六 晴 绿春-元阳-建水-玉溪-昆明 505km,共2560km

西双版纳那边喜欢酸辣口味,绿春哈尼区域则喜欢苦辣。江城的马蹄根已经见识过了,在昨晚在绿春吃宵夜时,本来点了一盘细细嫩嫩的山竹笋,哈尼美女老板娘说,你们可能吃不惯,我们尝了一下,果然比较苦涩。薄荷炒牛肉很好吃,22元好大一盘,昨晚没有吃完,snow打包寄放在饭店冰箱里,早餐吃米粉时一扫而光。


可以看到梯田,还有新修的高等级公路

瑶族最好辨认,简单的黑色衣服,
但胸前挂着一排朱红色的长蕙

后来我们把屁股后面只有一块布的,
或者服饰说不上套路的都归到哈尼族

元阳位于海拔不足百米的元江边上,
气候燥热,一副苦夏的做派

喜欢绿春浓厚的民族气氛,尽管时间紧张,出发前仍然在县城里逛了一个小时。发现戴头巾的主要是中老年妇女,还有进城买菜的农民们从头到脚的装饰也很整齐。头巾上的丝穗,大都是正红色的,老妈妈会用暗红色、灰色或黑色,也有人用朱红色的。哈尼服饰变化很多,黄色、绿色、白色、红色、黑色,不一而足。我买了一件男式对襟的短衫,只要30元;而snow昨天在干妈那买到的纯手工上衣,花纹和做工精细的在店里要两千多元。我们想,也许再过十年,县城里穿戴哈尼服饰的人就会少很多了。

在街上碰上一队做丧事的,经幡高举开道,众人披麻戴孝,八抬棺材奠尾,最后跟着一辆拖拉机,车厢后驮着一个大铁桶,噼里啪啦的放着鞭炮。棺材前行时,人们轮流跪在地上,让棺材从头顶上通过。我猜想,哈尼民俗肯定是受到汉文化影响的,当很多习俗或礼仪已经被汉族抛弃或遗忘时,这些少数民族地区倒成了它们最好的传承或保护区。就像汉文化被大陆抛弃,却在香港台湾得到很好的传承。

公路离开绿春,继续向上攀升至山顶,可以看到梯田,还有新修的高等级公路,劈山越岭,在接近山顶的山岭中高高划出一条裂痕,如同大理到保山的公路气势。然后一路下降,不时经过塌方损毁的路基,阳光明亮燥热,大山植被贫瘠,人烟罕见。绿春是这片绵延起伏群山中广大哈尼同胞的狂欢地。

正午时分到达黄草岭乡,其实在哀牢山的脚下,突然眼前一亮。好多少数民族同胞,皆是盛装。赶紧停车下来细细观看,不禁眼花缭乱。穿黑色斜襟白色花边的妇女,一问竟是傣族!原来就是传说中的黑傣,跟版纳的水傣衣着迥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这里完全是山地民族的装束了。路边蹲着卖菜的衣饰花白繁复的小姑娘,是彝族。没想到彝族也有这样繁茂花样的服饰,我还以为她们都是易武所见的黑色服装。还有,屁股后面搭着两块花布的,也是彝族,这是后面去看元阳梯田才知道的,我本以为屁股后面搭着布的都是哈尼族,看来靠这个来区分完全不靠谱。瑶族最好辨认,简单的黑色衣服,但胸前挂着一排朱红色的长蕙。这个装束简单而有些匪夷所思,我们猜想是不是其他民族把服饰花样都做尽了,瑶族老祖宗实在想不出其他法子,才弄出这么一个有些雷人的花样。回过头来,反而不太确定哪些是哈尼族了,她们服饰色彩和式样变化多端,不像上面其他民族那么稳定。后来我们把屁股后面只有一块布的,或者服饰说不上套路的都归到哈尼族。另外哈尼族的头巾比较特别,似乎她们很注重头上装饰。看见一个老太太的头巾特别霸气,一整块长布从后背一直延伸到前额之前,绝对的女皇气场!我找路边冷饮店老板娘确认过了,她也是哈尼族!老板娘说当地还有苗族,不过我们没看见。

出黄草坪后开始爬山,上山路有二十多公里吧,快到山顶有个攀枝花乡,今天也是当场。再上去就是大名鼎鼎的元阳梯田了,现在不是最好的时候,因为秧苗已经长出来了。三四月份和春节期间是最佳时节,据说春节期间游览的人非常多。元阳梯田其实分做两大片,分别在山脊的南北两侧。我们跟着一个彝族姑娘到南侧的梯田景区看了,在一个大山坳中,相对比较封闭。北侧景区因为距离元阳县城更近,去的人更多,消费也更贵些。看上去那边的梯田比较分散,似乎可以从其他小路自由进入。

梯田到元阳县城的公路,从海拔两千米左右的山巅倾泻而下到海拔不足百米的元江边上,估计有三十多公里吧,从GPS上看路势曲折宛如抽象图腾。元阳气候燥热,一副苦夏的做派,我们在路边大榕树下的冷饮店外喝果汁,吃麻辣洋芋。这里的果汁香郁浓稠,货真价实,感觉很爽!

跨过元江就离开了哀牢山区,元阳到建水继续翻山,哦,不叫翻山,是重返云贵高原!如果说边陲的群山是层叠散漫、沟壑纵深,那么高原就是全被挤压到一起的山群,峰峰相连,已经填平了下切的河川。这是我们此次历程的最后一段山路,snow拿出数码相机来全程做了视频纪录。元阳属于红河地区,矿藏丰富,路面被大卡车碾得如同起伏不平的海面……不过再怎么说,这边的山路跟边疆国境线还是无法相提并论,那边的皱褶和弯道啊,我前面已经说过了,常常找不到超过20米的直路!建水境内,公路变得平滑宽敞,才从绿春元阳的破旧老路上来,我们的车就像在水面上滑;天色渐渐暗下去了,高地公路滑行的感觉,你知道的,Need For Speed,极品飞车。建水之后就是高速公路了,路边任何风景相比佤山傣水已经不足挂齿,我们一鼓作气,星夜飞奔回昆明,为这次为期8天2560公里的旅程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漫游云南陆疆(一)
漫游云南陆疆(二)
香格里拉腹地旅行
怒江日记
[2007.4.22]
怒江日记
滇藏线行记
[2005.11.28]
滇藏线行记
天山遥远
[2012.8.26]
天山遥远
追忆狼塔旅行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492)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8



评论与留言(云南南疆行记)

[快速留言]  

[沙发] 发表人:Jason[RE]
来自: 江苏(10.138.106.48, )
发表时间:2012-06-25 12:47:35
[Homepage][Email]
占个沙发,慢慢读!

[2楼] 发表人:lostdog[RE]
来自: 北京(159.226.119.198)
发表时间:2012-06-25 13:29:56
[Homepage][Email]
看看文字更好!

[3楼] 发表人:凉白开[RE]
来自: 江苏(159.226.101.147)
发表时间:2012-06-25 13:30:26
[Homepage][Email]
占个板凳,留着慢慢读 :-)
“带着我的女人”——霸气外漏哇


天。。。原来只能抢到地板

[4楼] 发表人:Jason[RE]
来自: 江苏(10.138.106.48, )
发表时间:2012-06-25 13:37:08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楼主
凉总,好久不见 :)

[5楼] 发表人:凉白开[RE]
来自: 江苏(159.226.101.147)
发表时间:2012-06-25 17:54:21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楼主
是你好久不现,我一直都在啦

[6楼] 发表人:双子座[RE]
来自: 山东(123.232.201.11,)
发表时间:2012-06-27 09:41:04
[Homepage][Email]
哈,原来是蜜月旅行去了

[7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125.40.110.226,)
发表时间:2012-07-01 21:53:16
[Homepage][Email]
留个印,慢慢品。
看来天山游记是没戏啦!也好,一件事没做,就一直搁在心里,哈哈
bykeer:[RE]
有个朋友,LL,去骑独库公路去了。晚上21:40刚收到短消息,在将军庙住下来了。

[8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125.39.238.37, )
发表时间:2012-07-12 22:25:53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bykeer
现在怎么样了?一个人?是不是被你的照片害的?
另,2012年7月11日,严冬冬在天山登山时遇难。哀悼!
无论怎么玩,安全第一!
bykeer:[RE]
一个人,回来了,魂不守舍,哈哈
就是说走的时候不想离开新疆了。同感啊。

[9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120.65.131.196,)
发表时间:2012-07-17 15:58:52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bykeer
魂不守舍,准确!

[10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125.39.238.38)
发表时间:2012-09-23 16:43:15
[Homepage][Email]
被打断了无数次,终于看完了,是比较浮躁的看完了,回头对着图片找个安静的时间再看一遍,你要配上地图就好了,标下地点和民族。
bykeer:[RE]
这份游记是当时每天现场敲出来的,呵呵。现在旅行之后已经没有时间或精力记录这种流水账了。
后面空了找机会把照片配上去吧。

[11楼] 发表人:凉白开[RE]
来自: 江苏(159.226.101.147)
发表时间:2014-03-07 20:38:39
[Homepage][Email]
云南得一直去一直去一直去
bykeer:[RE]
还有两三条线可以去。另外觉得养老也还不错

[12楼] 发表人:凉白开[RE]
来自: 江苏(159.226.101.147)
发表时间:2014-03-10 10:57:20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bykeer
同意,你和snow去养老时开个夕阳红公寓吧,到时给我留一间
bykeer:[RE]
整个房车,或者大篷车,每个地方待一周~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