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跳峡穿越

@bykeer

峡谷悬崖壁立,沟壑深坠
宽谷有舒缓的草坡和田园,村庄,果树
中虎跳之上,悬崖泛着深蓝的铁一般的光泽

虎年的元旦,虎跳峡高路,新年登高,数不清已是第几年了。

从网上得知的线路,原本想着带薇薇一起徒步,但怕时光漫长,风景难再,于是阴差阳错,鬼使神差,这么快就将之付诸实践。

重拾徒步三峡难以磨灭的记忆,将虎跳峡也分为峡谷和宽谷。峡谷悬崖壁立,沟壑深坠,上至海拔五千多米的玉龙绝巅,下瞰深不可测的野性河谷,落差三千余米的立体画卷挑战着眼帘视角的极限。峡谷之握,金沙江水色泽缥碧,雪浪翻卷,波涛轰鸣掩盖在峡谷松涛声中,侧耳聆听方能隐隐可闻。宽谷点缀于峡谷之间,有舒缓的草坡和田园,村庄,果树,从山脚深峡艰难攀援而上的公路,让昔日隔世生息的边民村落,成为现今徒步旅程中温馨惬意的落脚点。这是粗粝犷野之中间奏,也是云岭之南最迷人所在,那些交融于山水间异彩纷呈的多彩元素。

虎跳峡的入口,一个名为“桥头”的小村,冲江河在此汇入金沙江。上虎跳之上的峡谷,高路在松林中蜿蜒,那被高原阳光点亮的松林,泛着温暖晕黄的光辉,几乎遮挡了深山险峡,那么像我家乡重庆的郊外,那些被长江冲断的山峡风光和青春岁月。树冠之上,无尽蓝天,让人忘却了严冬,不辨秋夏。再往后走,峡谷逐渐打开,山势变得荒芜,群山大开大阖,每一条皱褶的阴影,江流逼仄隐忍的印痕,还有星罗散布的村舍和田树,都在午后蓝天艳阳下历历在目。

中虎跳之上,另有一番风光。群山躲藏在阳光背后,悬崖泛着深蓝的铁一般的光泽。小路在山崖间盘绕迂回,在绝壁间铭刻出细若游丝却又无比决绝的印痕。这大山的图腾!瀑布从天而降,水雾飘飞,扑向深邃的谷底,汇入奔腾的金沙江水。一般意义上的虎跳峡高路,即止于此。小路从山崖直插江边,中虎跳之下,在群山的另一个层面,具体而微的砾石和深峡绝壁之间,平日浊浪浑黄的长江,竟也澄澈碧蓝,而浩荡稳重的江流,竟然白浪滔天,握于一线。

下虎跳,山势豁然开阔,只有崖脚仍挟持着江水,而江水已经平静下来。失去了奔腾气势的江水啊,徒有虎跳之名!虎跳峡徒步行至于此,自然也该结束了。

 

我们元旦当晚住在桥头村的龚禧里·清渡酒店,它有着江南和纳西风格混杂的白墙黑檐。从大堂到客房要穿过精致的楼阁,楼阁和大堂两侧都是水苑——当然,虎跳峡已是景区,周边这样的酒店不足为奇,可价格着实便宜,不到200,似乎只有我们两个房客——拉开阳台外兀自看着喧嚣奔流的冲江河。

次日一早出发,沿途饭店大门紧闭,顺着老路进山,我们的第一顿路餐就是早餐!路边倒有些棚舍,第一个可以俯瞰峡江的小山头上有个凉亭,可看起来更像一个空荡荡的商摊,没错,它就是商摊,但空无一物时你可以把它当做凉亭。还有个石屋牛棚,弹丸小屋内锅灶桌椅一应俱全,门前并排着几张无腿的椅面。松林中的“爬山加油站小卖部”,木板上画着的老虎就像刚才风油精盒盖上爬下来(老虎下的木板写着3 WATER FOR 10RMB 虎跳峡),屋棚内的红牛空罐堆得比墙还高……可全都空无一人!我们就是在巨大如山的未知和不确定性中前行,新鲜伴着惶惑,没错,这正是旅行的魅力……直到山势渐缓,视野中出现一片散落的村舍,所谓的宽谷,我们当时还不知道它名叫纳西村。

灰灰拿来一罐大理啤酒,算是为此行定下了基调。休闲游
半山居客栈露台上所见的夕照金山

纳西雅阁客栈接纳了我们。记住她的英文名NaxiFamily.G.H.,沿途路标中还将多次出现。15元一碗的青菜鸡蛋面,老板娘会送上一杯绿茶,里面飘浮着两片薄荷叶,呵,云南的气息!灿烂的阳光像幕帘一般倾泻而下,将玉龙十三峰掩埋在浓重的阴影中,只有纳西村风光奕奕,挂满了火红小灯笼的柿子树,熊熊燃烧的三叶堇,田畴碧野,流云漫卷,这绝世又绝色的山村!

28拐中有个“加油栈”(Gain energy to trackle the 28 Blends!),这里是有人的,后来我们才明白,大部分游客都是从纳西村出发。然后就是茶马客栈Tea-Horse G.H.,尚不到吃饭的点,但躺在露台的沙滩椅上,透过栏杆外疯长的各式多肉,就是全无遮拦的玉龙连峰,在同一片高原阳光坦诚相见。我仰望群山的苍老,他们不说一句话;阳光描出我的渺小,小草在我脚下。灰灰去点了一瓶可乐,替我拿来一罐大理啤酒,算是为此行定下了基调。休闲游。诚不我欺。

一路走走停停,下午四点来到本地湾,从云锦客栈、半山居、中途客栈一路考察过去。中途客栈Halfway G.H.是最有名的,天下第一厕No.1 Toilet和爽死你阳台Inspiron Terace威名远播。我一度记不住它中文名,挂在嘴边的都是HalfWay,对话亦丝毫无碍。老板娘带我们参观,说已经开了30多年,山景房300,普标130,网上基本预定一空,于是我们折回到半山居。半山居从纳西村过来沿途倒不少小广告,还有个温馨的英文名Judy's,可惜客栈本栈则完全的纳西中式,一点不见Judy的影子。次日我们前往中虎跳,它的地标是Tina's G.H.,我们在途中捡了个昆明妹子,交流也都是说Tina's,现在翻看地图,才知道其中文名:中峡旅店。

下虎跳出口大具乡,应是虎跳峡最后一家旅店,大具客栈。我们并未亲临,但从网上找到老板电话,约了次日包车回丽江。从桥头到大具,是古典意义的虎跳峡徒步全程,可惜随着现代化旅游开发基建推进,基本已萎缩成纳西-中虎跳一线了。大具客栈也越发冷清,只在网上搜寻路书轨迹,反穿虎跳,或是北上宝山,偶尔还能看见它的影子。

大具客栈老板把我们放在丽江汉庭,广义上说,这也算虎跳峡外延线吧。高级双床122,景观双床130。问前台区别?景观房可看日照金山……正当日落时分,速度安排,穿过四楼廊道,一侧竟是木桌露台,不由开怀一笑。次日早餐厅,竟是在楼顶,落地玻璃外是晨光下的雪山,还有凛冽的空气。恍惚中有点从前在东南亚旅行的影子。可这是汉庭啊。突然有点喜欢丽江了。

 

上虎跳峡口往香格里拉的高速公路和铁路
upper trekking route,沿途路牌皆为英文
中虎跳公路之下,山民们硬是把小路开辟成为景点
FERRY果真是车渡,只有我和灰灰两人,也走

2005年骑行滇藏线,从深圳飞抵昆明,转夜班卧铺列车到达大理,再转长途巴士到达丽江,花了整整24小时。这次成都飞丽江的航班,准点率只有令人惊叹的19%,因为疫情人稀,航班大都取消合并到了下午。下午2点从家出发,6点上了丽江机场大巴,一个乘客忧心忡忡的说,我现在乘大巴回丽江做核检,长沙机场突然要求所有云南抵达必须持核检报告,但是广州不用,只看绿码,可广州航班是明天中午,不知到时会不会变,算了赌一把,说完拖着行李急匆匆下车了。我也跟着下了,坐了十分钟不见要开的样子,打的到丽江古城跟灰灰会和,吃完饭,再包车到虎跳峡镇,香丽高速转214国道,抵达酒店尚不到10点。

徒步第一天,桥头经典线路,一大早仍被拦住买了景区门票,检查健康码行程码,身份证号手机号;脚下却是尘土飞扬的工地公路,没有一点点“景区”该有的样子。就当扶贫吧,自我安慰。然而灰灰一再纠正我,中国已全面脱贫了。修这么宽的路基,该是打造景区?山随路转,上虎跳峡口的两座大桥双虹般展现在眼前,这是前往香格里拉的高速公路和铁路;昨天包车师傅说了,现在只铺了铁轨,还没通车。突然明白,这是正在修高速公路出口辅道!不用多久,虎跳峡徒步线路就将永远改变了,forever。

插上小道,正幕拉开。虎跳峡高路,upper trekking route,沿途不仅路牌皆为英文,宣传标语也都双语。Forest such as love,fire on everyone。感受一下。护林如爱家,防火靠大家。另外一个,Building of the beautiful mountains and rivers,forest fire prevention first。这个能看懂,建设秀美山川,护林防火当先。路边石壁上也刷得有到各处G.H.的里程或时间,还有个别广告,Happy Time At Sean's,4PM-8PM,Beer 50% discount,只是不知道时效性如何。

虎跳峡高路到江边公路,古官道到今县道之间,倘若留意,也有不少羊肠小路相连。28拐垭口有一个小摊,嬢嬢说东西就是从下面小路背上来的——虽然“下面”在我眼中都是如同三峡神女峰那样的绝壁。中虎跳公路之下,山民们硬是把小路开辟成为景点:穿过神似三峡的栈道、甬道,颤颤微微越过钢索悬桥,游人们得以近距离走近江边,踏上虎跳石,任咆哮轰鸣的沸水震彻心扉。山民们贴有告示:中虎跳还没有正规开发,这里的小路都是老百姓自己修通的,你刚才走的那段路叫一线天到此为止(我们是两家人修的路),现在你下观景台上天梯到公路需要付15元的修路费。全程走通大概要四五十元,好吧,我认了,这钱至少是直接给到老百姓手里的。栈道边拉有简易的铁管和钢索保护,这似乎已是最好状态——你能想象正式开发虎跳峡,把栈道内砌好台阶修上石栏么?!我们下切中虎跳超过好几支队伍,又值元旦疫情,偌大的江边仿佛包场,只有我和灰灰两名游客。上午11点了,阳光仍只能点亮狭井外宽谷的高处,谷底萧杀阴森,一个嬢嬢在窝棚中烤火,问她阳光啥时能照到江面?下午五点!

飞机,高速,山路,栈道,轮到公路了。从中虎跳到下虎跳,山白脸到大具,本该云淡风轻闲庭信步,谁知下虎跳上又在修建前往香格里拉的隧道,烟尘横飞,行不安生。下虎跳下的金沙江深陷在黄土沟壑之中,静若平湖,我一度坚信下游必定筑有水坝,但在卫星地图上仔细找过了,一无所获。大具这段有好几处渡口,但大都弃用荒废了。我们沿着公路前往轮渡,一条古典的土路,从喧闹的主路上分离出来,立刻恢复成岁月静好的模样——暖阳温柔,玉龙巴哈相守,草坂平整舒缓,金沙江碧水潜流——太安静了,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没有车,连渡口也看不见,奔腾的时间洪流似乎戛然而止。

一直走到江边才终于见着FERRY,果真是车渡,就只能开上一辆车那种小渡轮。只有我和灰灰两人,也走。查过健康码身份证。每人20元。这该是我横渡长江的最上游了。大具这侧,三个高耸的桥墩正在修建,填齐金沙江两岸的台地。据说公路桥今年国庆就能通车。

再回到Halfway,这并非妄称。东行山路除了下插Tina's,仍有一脉在山间高走,越过大深沟瀑布,直达古道枦克青年旅社Luke Youth Hotel,然后是千年核桃林,空欢喜观景台,至本习村或恩怒村,向巴哈村、香格里拉而去。六只脚等高线地图上也有这条小路。我从半山居地图上加了枦克的微信,看他朋友圈中说,2010年搭建了第一座、第二座,2014年搭建了第三座铁桥,用了11年时间维护的路和桥,在2021年7月24日下午5时被百年难遇的泥石流吞没了。虎跳峡也是横断天路的一段,无端感觉,横断天路应是一路高走进入香格里拉吧。

 

如约而至的日照金山,和摆渡车窗外躺平的V、0

大具客栈的老板带上我们向丽江飞驰,公路在玉龙雪山东麓盘旋,垭口海拔出人意料的超过了3200米,江边上来竟有35公里爬坡,这几乎相当于滇藏线上第一座大山,从虎跳峡到小中甸的爬升了!垭口之上,巴哈雪山、玉龙雪山寒光凛冽,一览无余。然后向丽江俯冲,玉龙群峰山随路转,愈发巍峨,神祇似的遮蔽了半幅天空!我们又在幻想了,骑车,翻上垭口等待日照金山;或重装徒步,就只是在山脊上扎下帐篷面朝雪山, 就该是何等心醉的旅程啊。

最后一天,我的生日。景观房窗外,日照金山如约而至。不同于昨日,金山上飘浮着一个涂满淡黄色奶油的积云蛋糕。而最让我惊讶的,是上午飞往成都的航班,虽然同来程一样有着令人心碎的准点率,却并未取消,那么我就可以下午继续搬砖了。站在摆渡车上,有一瞬间,我抬头看见天空的云,分明显出V、0两个字母,尽管是躺平的,还遮挡着铁架!等摆渡车开出一段,我想再拍,云痕却消失了,什么都未发生。

过后我才震惊!这莫非是一段通灵的旅行?05年、07年、08年,三度骑行云南,那是我最自由的时光;12年,西双版纳自驾,那年我结婚了;今年元旦,第一次滇行徒步,又是新的一年短暂的光阴。让生命赐予我勇气,让岁月赐予我智慧,让云南赐予我灵感吧,无论面对多么遥远未知的旅程。

 

记于2022年1月9日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元旦奔赴5000里的虎跳峡

虎跳峡高路
[2022.1.2~3]
虎跳峡高路
云南南疆行记
香格里拉腹地旅行
怒江日记
[2007.4.22]
怒江日记
滇藏线行记
[2005.11.28]
滇藏线行记
西高原
[1996.10.12]
西高原
追忆狼塔旅行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292)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2



评论与留言(虎跳峡穿越)

[沙发] 发表人:break[RE]
来自: 江苏(36.28.64.197)
发表时间:2022-01-09 23:51:26
[Homepage][Email]
哈哈哈哈,让人开心的虎跳峡

[2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111.38.29.216)
发表时间:2022-01-12 09:56:35
[Homepage][Email]
先留个印,再找个平静的时间慢慢品:)

[3楼] 发表人:Torrents[RE]
来自: 上海(101.80.62.109)
发表时间:2022-02-19 12:56:03
[Homepage][Email]
大具的下游有水坝是正确的,在下游约50公里处的梨园,大具这边属于梨园水库的库尾。《中国国家地理》2019年10月长江专辑有专文讲到。
bykeer:[RE]
明白了,谢谢指出。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