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攀西

@bykeer

大年三十

2020年春节,就这么到来了。

天气阴翳。是否还是按原计划自驾外出,一直在犹豫。武汉肺炎已经从微信群中的小道消息,变成了全国性散发疫情,全国累计确诊病例三百多起,成都也有将近十起,温江尚未上榜。

想想待在家里六七天实在难以忍受。倘若外出,衣食住行,交通和游玩风险可控,吃饭住宿风险较大,但可以变通,露营+野餐。因为春节计划,也购置了车顶行李架、炭火炉等装备;那还是走吧。如果情况堪忧,大不了原路折回。下午在地图上搜寻沿途宿营地,并未发现有合适住处,不过纸上谈兵也挺勉为其难的;磨磨蹭蹭到下午五点,终于还是出发了。到时再说吧。

邛崃,雅安,雨城淅沥,天色渐晚,阴雨中在漫漫长路上向着泥巴山隧道爬升,车灯光柱前竟开始飘起了雪花。脑中又浮现出前不久深秋周末突袭八角棚子,夜翻巴朗山的光景。穿出泥巴山隧道,也就穿越出了四川盆地,天晴了。汉源掠城而过——以前曾在这里尝试露宿,未果,最终还是在一户农家楼顶搭了帐篷——然后在石棉县城下了高速。

大年三十之夜,全城灯火通明,溢光流彩,街上鲜见人迹。四五座桥连接起来的大渡河两岸被我们来回转了个遍,却找不到落脚之处,只有和我们一样到处转悠的警车,和两三辆待命的消防车。沿江路外绿道中倒有些亭阁,可被射灯映得通明。城乡结合处有一片野地,似乎是县城圈定的鞭炮燃放点,散落着三三两两的年轻人和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东侧山腰上的变电站大门前还算清静,但地势倾斜,无三尺平。城西北路口的街心花园似乎是这河谷县城唯一的水平绿地,但又太开敞了,无甚遮挡。西侧山头上倒有一处学校,泥路上山后,校墙外的柏油便道可以俯瞰全城灯火,可snow看了校门外的石碑,说是震后新建的校园,觉得害怕,并且也太偏僻。好吧,拗不过她就去了十多公里山路外的安顺场,当年满河滩的雪白橘树花香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现在田野中的橘树也都是小灯笼般的硕果累累,但也正如我所料,这也只是朔冬中一个暗淡落寞的小山村罢了。河边停车场是可以露营,可这漆黑的冬夜里啊,山河如铁,江风凛冽,呼啸着掠过河滩。我怎么也不想大年三十在这里捱过一晚。于是又回到县城里。半夜十一点了,在一处树荫浓密的街区,躲过路灯,车头朝上,斜靠在座椅上终于沉入梦乡。没听见午夜十二点的欢呼和喧闹,根本也没醒来,不知不觉过了这个年。

 

大年初一

七点多醒来,天色灰蒙,地面微湿,街边的居民楼安安静静,清洁工人已经在打扫卫生了。我们不能在路边烧饭吧,于是又把车开出城外,穿过黄橙橙的柑橘树林,就在大渡河边的山坡上,应该是安顺场对面不远,有一处僻静的乡村广场停下车来,细雨霏微中煮了新春第一锅汤圆。

半天多时间里无暇顾及疫情新闻,心情放松了很多,有了时间开始研究线路刷起微信,又紧张纠结起来。湖北确诊病例突飞猛进,除神农架外,几乎所有地市都已经封闭。全国多地启动一级应急响应。据说四川省高速已经封路,又有消息在辟谣。可是雅西高速公路因为夜里大雪确实不通了啊;而拖乌山段的108国道是早就封闭了。继续前往西昌?只有省道乡道迂回相通,高德导航得要10个多小时。回成都?高速公路倒没封闭,可是就这么回去?

仿徨,犹豫,十点左右再刷地图,雅西高速通车了。snow说,既然已经出来了,就走呗,给我吃下了定心丸。路过石棉县城,我们又穿过乐西公路的大渡河铁索桥去对面小山头转了一下。空气清新,冷冷清清,想象不出这就是昨晚灯红柳绿的高光地带。能够遥看昨夜山腰上那所学校,白日里并无甚特别,山后更高处还有一座小庙。和一个晨练的老头小心翼翼的交谈,原来我们两三年前所见那些茶馆窄巷全搬迁了,临河石崖上的飞檐小亭也被一段安全护栏所隔断,这本是一处露营胜地。老头倒无惧什么肺炎,“那是收恶人的”。

拖乌山段果然大雪,双螺旋公路盘绕山间,银装素裹,云雾升腾。翻上攀西高原,天空迅速敞亮,所有的乌云阴翳都抛在了身后,放晴了!茫茫高地,山川逶迤,好不壮观!禁不住在方向盘后放声高吟了: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

一路向南,地势走低,蓝天流云,青山白雪,黄草坡坂,美不胜收。那些长满黄草的山坡,像梦一般柔软蓬松,像我在年轻时逗留武汉的大学时光,像江夏平原上极目所见的那些青郁草甸。“在那片青色的山坡我想埋下我所有的歌,等待着终于有一天它们在世上传说”。

避开西昌市区,我们循着一条小路翻上村落后的山坡,在山脊突出处停驻下来,扎好天蓬。炭火炉派上了用场,生火是snow的强项,烤羊肉串也算她的拿手。待的时间长了,发现这条崎岖狭窄的小路竟也算山中要道,不时有摩托或小车经过,前往山后不知所往的无名村落。当然,他们都是彝族人,有的会停下来好奇的看着我们,还问一句干什么的?我们会回上一句新年好!出来耍,晒太阳!

炭火要点着很麻烦,可一旦烧起来却烈焰熊熊,经久不息。我们看上了对面山坡的小道,带着薇薇过去散步,临行前提着火炉寄存到山谷中的彝人家里。山中小路没人(次日我们才知道那是条牧羊道),可草木空气真香啊。原以为小路爬上山顶后能连通山后的公路,没想到是条死路,只有一户孤单又热闹的彝族人家。我们原路返回,天已经黑了,还没走回彝人家的坡下,那干瘦的汉子就已经戴了口罩提着火炉迎了下来。谢过他后,回到车旁搭帐篷做晚饭;我再回去接水,拧开水龙头却是空的。彝人给我指了方向,遍寻不着,四顾茫然正迷糊着,彝人手起石落,精准击中溪谷边的石崖——我爬过去一看原来是段胶管,拔开接头就能够流出水来!那该是他们赶羊练出来的神功吧。

夜里,在路口接应山下伙伴的小伙子骑走摩托后就再也无人经过,此时此地才真正变成一片露营胜地。满天的繁星啊,摄人心魄,今冬已经无数次仰望你们。头顶并无寸云,头灯光柱中却清晰可见飘飞的霜花;虽不陌生,却唯有这次,一句古诗无比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空中流霜不觉飞。

 

大年初二

早晨,太阳还躲在东方的云层后面,远远就看见山谷下不少小车列队而来,不禁心生好奇。等他们慢慢盘旋折上山腰,原来是婚嫁的新车,新娘坐在副驾,红头巾下还能看出彝族姑娘帽饰的形状。我们露营的山脊口上,不时有三三两两披着斗篷的彝族汉子,带着弟弟的小姐姐,还有单手抱着母鸡的嬢嬢从山上下来,又走下公路边陡峭的小路;我们也跟他们三三两两的打着招呼,保持着两三米的安全距离:新年好啊!去下面赶场吗?他们微笑着回应,阳光从高处山头上流淌下来,照耀着他们黝黑的脸庞。没多久,却又看见他们原路返回上山,原来出于疫情防控,山下的集市已经取消了。

早饭后带着薇薇走了一下这段彝人小道,穿出山脚村落,又沿着盘山公路折回上来。在snow的吩咐下我们也都戴上了口罩,这时间点却全程没碰着一个人,只在盘山公路上偶有摩托经过。不过,口罩倒是遮阳的好装备。

驱车继续向攀枝花方向进发。行驶在来时的乡野小道,阔谷两侧山脉虽然也都沐浴着阳光,却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霭,再非昨日初见那般白雪青山交相辉映澄澈如洗了。


西昌往南是山脉间绵长的宽敞河谷,一路高大挺拔的风车延绵不绝,田野中点缀着星罗散布的低矮农舍。河谷渐行渐窄,两侧的山岭愈发巍峨,透过山岭间的隙谷,有时能瞥见后面白雪皑皑更加威严雄伟的群山。米易之后,山势渐浅,路边丘陵上全是干涸的黄土。可天空湛蓝,白云悠悠,灿烂阳光下成片的芒果田,高擎着红色火炬的高大攀枝花树随处可见,这整个就是云南物候啊!

高速休息站是我们这两天所到人烟最为密集之处了,抬眼90%都是口罩遮面。把车上的水袋灌满,最重要的,在水池龙头下冲了个头。高速出口被拦住测量了体温,一切正常。

我们的目标,金沙江峡谷之上的迤沙拉村,村口阳光灿烂,却清净异常,两三个戴着口罩的村民严防把守。所有村庄已经对外封闭了。一辆川A的车停在路边,两三个人在路下田坎边转悠,一个小姐姐说他们是走攀枝花亲戚的,知道大景区都已经关闭,没想到小村子也都封锁了。另一个人在嘀咕,要不要去大理,洱海总不可能全部封闭吧。我们折回去加油站,这可是最最重要的事,看见国道边,有人举着专业大炮筒在冬樱树下拍摄人像。有一辆川A停在一处清静的山间坡道上,两个人就窝在路边的茅草丛中晒太阳!加油站供应都还正常,两三个人从后备箱中翻出方便面,说就在这吃吧,这里还有热水。哎,没想到各路川藏线路中以加塞变道臭名昭著的川A,现在也沦落到这般地步!地图导航中临近不远的G5高速省界,云南进川方向有长段的严重拥堵,应该是在疫情检查吧。回想上午刷出来的消息,也报道四川跨省客运已全部停止,只保留了省内交通。

我们来到风车山头的松树林带,下国道后要穿过好几公里田野和冬天干枯的果园,终于有一片平缓柔软的枯黄草地,隐蔽在稀疏的松林间,夕阳灿烂的斜光洒下金色的光辉,宛如世外桃源。挂上吊床,搭好天蓬,没生火炉,就用气罐煮了美美的一大碗白菜和西蓝花。靛青的夜空不知不觉就失去了色彩,无数繁星闪耀,如同璀璨钻石挂在树梢。万籁俱寂中,只有山头上风车隐隐的低鸣。

 

大年初三

万里晴空,纤云无痕。金色的朝阳从松树林梢慢慢往下爬,点亮我们的帐篷,时光原始而混沌,似乎千百年从未改变过。snow仍然待在营地,我带着薇薇去森林中转了一圈,走过山脊平旷的枯草地,折进山腰茂盛的灌丛小道,再跨过一座独木桥,又从山林间公路绕回来。虽然还是冬天,枯草丛中已经开出了斑斑点点淡白的重瓣野花;树林蓝天下,风车也显得格外洁白。摘菜煮面,美美一顿后收拾下山,已经又是十二点过了。

再次穿出田野间的大片果林,料想她们春天里一定分外美丽,这片世外桃源般的乡村啊。有卡车停在路上收摘白菜,snow去找农户买了一颗白菜两条莴苣,这两天的蔬菜供给又能解决了。小镇路边三轮车上有水果卖,药店却都关了门,酒精和口罩采购计划落空。取道一条乡道插上108国道前往金沙江边,蓝天白云,红土青山,葱郁山岭上的风车阵列是最美的天际线,无端猜想,我们昨日的露营地该就在山岭之后吧。路边巨大的仙人掌灌丛比人头还高,阳光灼热,恍惚中如同重返越南。

国道上人车稀少,舒缓起伏的巨大山岭如同海洋般浩渺而广阔,一改盆地峡谷的局狭紧促,是我喜欢的风景。12公里长坡俯冲到金沙江底,路边的观景台渺无一人,甚至连路过的车辆都没有。薇薇和snow在后排睡觉,我独自一人爬上山头,俯瞰群山间绿水蜿蜒,浮云掠影。金沙江桥头有警察和医护人员检查测温,我们没有过江,沿着江边土路行驶了好长一段,穿过成昆线破旧的铁路桥,来到江边卵石滩上。长达数公里偌大的江滩边,只有一辆川A和本地川D牌照的小车,他们离开后就只剩我们了。snow负责生炭火炉,我负责搭天蓬,基本功仍然不足,并不太顺利,江面东西南北风,搭搭拆拆折腾了好久,终于还是在天黑前建造好了我们的安乐窝。熊熊碳火再一次燃烧起来了,烧水秒开,烤红薯更不在话下。月牙早已追随着夕阳落下西山,头上还是满天的繁星,银河横亘。夜夜仰望星空,在我记忆里,也还只有狼塔之行了罢。

回想第一次河边露营是19年元旦的青衣江小三峡,同样是在寂静冷清的夜里,教薇薇诵记李白大作: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炭炉烤火的念想,也正是那时就留下的了。

 

大年初四

又是一个响晴天。八点多了,太阳才从峡江山头上移到我们的帐篷。照例带着薇薇去江边散步,鹅卵石滩空旷无人,唯见芦苇轻摇,江水缥碧。薇薇说,我们来唱歌吧。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想去远方的山川想去海边看海鸥,就这么好奇就这么幻想这么孤单的童年。牵着薇薇的小手,阳光把我们长长的影子投射在石头滩上,真是快乐而难得的亲子时光。

回到营地,阳光暴烈,snow躲在车中,睡袋帐篷都摊在艳阳中暴晒着。我热得把毛衣都脱了,收帐篷,裹睡袋,羽绒睡袋极度膨胀无比蓬松,真难塞进小小的收纳袋中。在一千零一夜的遥远古代,他们可没有羽绒睡袋,怎么能想象出要把庞大妖怪塞进小小玻瓶中的呢?真是神奇。就只是在这艳阳下暖暖的晃荡着,就是莫大的幸福!

江对岸有一处野温泉,我们试探着过去,村民们也都还在指路。路边是江岸倾斜狭窄的田畦,遍种着芒果、香蕉、木瓜,俨然一片热带风光!山崖碧水间一条土路蜿蜒,尽头几户温泉农庄,当然的,没有营业。这次肺炎影响大啊!我隔着五个人的距离跟老板招呼。snow戴着口罩过去接了一大桶温泉水拎出来,很烫,我就在土路停车场上洗了个头,擦擦身体,然后一起冲了个脚。也算完美了。

返回桥下江边,一些本地或外地车辆停在这里,三三两两的人们戴着口罩在沙滩上玩耍。江风很大,江水碧蓝,snow去江边洗碗洗菜,我在车内用气罐烧水煮面。端着饭碗坐在驾驶座上,看窗外阳光灿烂,一时觉得恍惚。瘟疫时代,那么远,又那么近。

返程了。沿着108国道,过桥便是卫生检疫哨卡,登记身份证,测量体温。国道上车还是很少,路边偶尔有摆卖地瓜的山民。翻山越岭后又是长下坡回到高速路边,想象一下从前没有高速的时代,何其艰辛。大三那年夏天我还试图从重庆骑行攀枝花呢,后来还是在自贡折向了川北。

最后一个留宿在外的夜晚,似乎又回到第一天的魔咒循环。从高速白马镇出口下来,测过体温,买了母女俩喜欢的甘蔗(米易原本就是红糖产地),却找不到宿营地了。所有的宾馆和农家乐全部关闭——我们倒不是要住农家乐,可地无三尺平的山区,完全不考虑农家外面的平坝院子,还真没太多选择。吃完饭再说吧,烧水洗菜煮面折腾下来,就已经夜里十一点了。小镇上要么街巷嘈杂,要么路灯明亮,于是继续上路。夜色中驶过几天前阳光明媚的风车峡谷,头顶云层浓厚,在这次外出后第一个没有星光的夜里,路边隐约高大的风车如沉默的巨人,沉重而缓慢的旋转着。

休息站里凑合一晚?似乎又回到数年前春节,我只身一人驱车从南京回成都,星夜兼程,困了就进休息站靠座椅打上一盹儿,醒来后继续前行的日子。西昌市区前的匝道,我鬼使神差的打了下方向盘。两公里外的安宁河边便道,漆黑,安静,树影瞳瞳,寒风呼啸。停下车来准备睡觉。snow忽然醒了,说害怕。于是调转车头,能够看见不远处国道上偶有经过的夜行车。终于沉沉睡去。

 

大年初五

早晨睁眼,天空中仍旧云层浓厚,但东侧远山上空已经撕开了一道口子,映照着霞光。京昆高速拖乌山段又大雪封路了。

附近的中国石油是我们最可靠的保护站,自助加满油,把车倒进后面的停车区,刷牙洗脸。这里不便生火,干脆去邛海边看看?在108国道边买了当天蔬菜。无比熟悉的邛海湿地,两三个月前才跑过第三次全马的邛海湿地,湖滨公园已经全部关闭,但公路外围还是自由开放的,度假小镇平和安宁,绿地步道人迹稀少。阳光又洒落下来了,鲜红的海棠花、辣椒花、三叶堇在湖风中荡漾,闪耀着高原阳光的光辉。偶尔有些戴着口罩的游客散步,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老人骑着电摩托兜售草莓和水果,甚至还看见一个环湖跑步的。snow做早饭,我带着薇薇兜转回来,在安静无人树影婆娑的停车场上比赛跳绳,热得一件件脱掉外衣——学会跳绳算是我今年春节最大的功绩了——吸引了几个游人远远的围观。

吃完早饭,忽然不想走了。阳光这么好,再待待吧!就在停车场边,排排坐晒太阳。大树脚下,芦苇丛边,湖水很蓝,风轻云淡。邛海对岸的城市一片空蒙,邛海这边的山上,一团云朵在阳光中不断变换着形状,却始终不曾飘走。午饭就是早晨买的大盆蘑菇和青菜,饭后还是流连。拉开车门,让风和阳光穿梭进来,躺在座椅上睡觉。这流浪汉一般的生活啊。从前无数次旅行,总是步履匆匆,停不下追逐的脚步。这次瘟疫中的逃亡,总算慢下来了吧。

终于开车回家。彝海灵山,又见皑皑白雪;拖乌山段,天空中已经覆盖着浓厚的云层。四川盆地的棉被,夏季耷拉在泥巴山小相岭边缘,冬天则一直绵延覆盖了灵山。雅安雨城,雨城雅安,又开始飘雨。邛崃以外,入蓉高速全被封闭起来,所有车辆绕行服务区排队检测体温。温江区下高速,再次登记身份,检查测温。进入小区,第三次检查。萧萧夜色中,曈曈灯影下,几天前出发时还无甚异样的小区里已经是人尽口罩了。我们又回来了。

 

记于2020年2月1日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攀西流浪记
[2020.1.24~29]
攀西流浪记
冰风中的崂山和青岛
霞浦游记
[2007.5.17]
霞浦游记
从九江到南陵
[2008.10.18]
从九江到南陵
浙南和浙北的秋天旅行
单骑镇江
[2003.9.14]
单骑镇江
春走石潭
[2007.3.28]
春走石潭

页首|梦幻高原.燃情岁月.海边看山.以梦为马.无心的云.万山之巅.马拉松路.纵贯中华.青铜时代
浏览(433)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0



评论与留言(流浪攀西)

[沙发] 发表人:tiger[RE]
来自: 江苏(112.3.248.84)
发表时间:2020-02-01 16:38:51
[Homepage][Email]
浪!

[2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111.38.9.197)
发表时间:2020-02-02 12:06:01
[Homepage][Email]
看到你不停的浪,倍感安慰。就当是我自己在浪了。
bykeer:[RE]
呃,今天2月8日,周六,睡眠时间10小时40分钟,已经连续第6天没出过家门了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