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将和人间的伟大诗人一起佩戴,用你美丽叶子缠绕我的竖琴和箭袋
单车长途短途纵贯中华
自驾在路上
徒步穿越登山健行
行摄全球城乡小景
岁月偶拾成长碎片
人像妹子花事
薇薇爸爸去哪儿
金城兰州
[ 2020.10.2~6 ]  */745
兰州处于大西北的“十字路口”,接南通北、承东启西;
自古就是“联络四域、襟带万里”的交通枢纽和军事要塞,以“金城汤池”之意命名金城,素有“黄河明珠”的美誉。
2020年国庆,因川西阴雨天气挟持疫情后的报复性出游,观望两天后决定放弃自驾,有了这次匆忙却不仓促的深度腐败游。

从春节开始,经过了大半年的萧飒,虽然展厅、车站仍要求佩戴口罩,这人间集市,已跟疫情前并无二样了。
详情
川北蜀道
[ 2019.10.2~7 ]  /1873
沿广元继续向北,在古时“朝天驿”的地界,嘉陵江要隘明月峡,是川陕蜀道的另一个咽喉。
详情
瓦屋山下的古镇
[ 2018.6.16~18 ]  /3677







:::: 雅女湖 ::::

从前研读瓦屋山攻略时就知道了雅女湖,凭空想象那是片山腰的水洼。黄昏中初识,才见识了她的阔大与胸襟。
而清晨到上午,又是不同风姿,从天光云影共徘徊的如鉴水面,到吹皱一池春水的波光粼粼,自有万种风情。
我们无意中借宿的路边店,湖景房中竟是无与伦比的湖景床,正对着大瓦山的兄弟,蜀中两大桌山之一的瓦屋山。
注目凝望,云纱之间,跌落高逾千米的兰溪瀑布宛若银练,赫然在目。
次日就是端午,旅店老板娘执意送了我们几个粽子,包的仍是青豆腊肉馅,不知是不是这儿的风俗呢。
详情
西北以北·兰州
[2018.6.9] */3762
淌不完的黄河水向东流
邛崃的春天和古镇
[2017.3.18~19] /3964
古旧的街镇,却予人新鲜的安慰
2017 海南的春节
[2017.1.30~2.3] /3892
越发熟悉的海南也算是家了
何似在南京
[2014.7.16] /1047
梅雨间隙,青奥在望的另一个南京
岭南的古村
[ 2013.5.18~19 ]  /1639
村落一角的土地庙。正对着这条小巷人家的一块门匾上,“革命到底”的标语已经沧桑,土地神位的香火仍然兴旺着
详情
淮北·临涣
[ 2011.2.19~20 ]  /4063
街头的茶摊,引人注目的青瓷茶壶。临涣可是淮北有名的茶镇
详情
2009 重庆
[2009.10] /2658
山城重庆是我亲爱的家乡
章渡
[2009.8.1~ 2] /1976
青弋江畔的古镇章渡,有“江南千条腿”之说
广州掠影
[2009.2] /2410
我喜爱的广州,是一座生活气息浓厚的古老城市
周庄
[2008.9.10~ 11] /1306
熙攘的游人之外,是否还有另一个水乡周庄
2008 重庆
[2008.2] /2049
山城重庆是我亲爱的家乡
青岛印象
[2007.12.29~2008.1.1] /1413
冬天的青岛和栈桥,冰风中自是一种凛冽的美
侨乡开平发现之旅
[2007.1.13~14] /2507
侨乡开平的周末旅行
冬皖暖阳
[2006.12.2~3] /8909
没赶上秋天最好的时候,初冬皖南的简单旅行
城南
[ 2006.7.23 ]  /8553
98年春天考研,第一次来南京面试。眼中的南京,内桥,三山街,在夹道的梧桐树下阴暗,狭窄。
当时心中颇为失望,想像中繁华的江南省城,竟如此古旧,局狭,与企望相差甚远。
转眼之间,在南京竟也呆了八年。渐渐熟悉这里的生活,看着这座城市翻天覆地的变化。
偶然得知城南大规模拆迁,周末过去转了两个下午。
第一次走进这座城市深长狭窄的古巷,看到这些被喧嚣干道隔离出来的隐秘角落。
而不少朋友告诉我,他们小时候就居住在这样的地方,花坛,庭院,奶奶的家门,无比熟悉。
心中颇有感触,留下照片四组,乱语数句。尽管这无关我千里外遥远的童年。






城南旧事

详情
石头城
[ 2006.6.28 ]  /1009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详情
重庆森林
[ 2006.1 ]  /3415
河岸往事
详情
原乡
[2005.2.12~13] /4987
曾经的熟悉的山野乡村
如今眼中的别样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