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冰星海
2021.1.1~2



折多山,是我康藏高原记忆最深处的一道闸门。
川藏线骑行,历尽艰辛,在雨雾中艰难攀上折多山口,终于迈上了高原的关隘;
滇藏线骑行,从芒康回程的天路狂奔,在渐深夜色中越过折多山,来不及看清他的面庞。
香格里拉骑行,天空之城半马,折多山只是路上匆匆的行经,始终披着淡漠又神秘的面纱。
现在,终于能够再一次与折多山亲密接触了,垭口就是这次徒步的起点。
早晨五点半告别成都,一路高速抵达康定,吃过早饭,打车上来尚不到十点半。
才惊觉,漫长的流年,却把曾经的远山拉得如此近切了。

垭口上修有旅游观景台,名曰“观雪台”,不过今年几乎无雪。
登高4300米看罢风景,在停车场的石墙边自拍一张,出发!

折多山脊上那些嶙峋的石峰,我曾在蜿蜒前行的中巴车窗内眺望它们,困惑又好奇,那里会有什么?
现在就是答案,一川碎石大如斗,根本无路可言,重装上行可真要了我的老命。

翻过山脊,最高海拔4600余米,一汪湛蓝的海子蓦然绽现,像遗落在蛮荒之境的半块蓝天。
她就在那里,如同照片中那般惊艳,惊鸿一瞥,我就是被这样吸引来的!
蓝天,艳阳,疾风,旷野,海子,经过3小时踉跄跋涉,我独拥这方圆触目所及的一切!

出发前也曾顾虑和踌躇,在看到她的这一刻,突然全都不值一提了。
半生流年,何其庆幸,重拾独自前行,直面未知旅程的勇气!

湖边尚未完全封冻,可厚厚的冰层被挤上湖岸,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凌空飞腾在砂砾之上。

阳光融进了蓝天,湖水轻抚着冰层,山风疾驰过旷野。一切如此原始、纯粹、自然。

我小心翼翼的走上冰层。
这传说中的蓝冰。
这童话般的世界。
这仿佛涂抹在蓝莓蛋糕上的奶油和椰蓉。
这是2021年的元旦。
这是我人生新的一天。

冰面上布满了白色的小气泡,纵横交织的美丽神秘的裂纹,横亘整个湖面。
或远或近不时传出冰层咔咔的断裂声,阵风掠过冰隙的咆哮声,冰下不知何处汩汩的流水声,都让我不敢走得太远。
薄纱如梦。冰上和冰下,都是湛蓝色的神奇世界。

踩着湖边的冰面小心翼翼环绕一周,然后继续前行,很快便能看见旷野中的第二个海子。
一年中白昼最短的隆冬,才下午三点,太阳已经把人影拉得老长!

宛如平滑而光洁的溜冰场,第二个海子让我慢慢鼓起勇气,几次横穿湖面,终于坐卧自如了。

还记得从前的懵懂少年吗,跟随暗自喜欢的美丽女子,却又不敢靠的太近,最后慢慢变得熟悉。
就是这种感觉。
我在冰上漫步,录着视频。我对自己说,做蓝冰的朋友(——别太紧张,别太害怕,才能放松的欣赏她)。
也是在这里,我觉得,是有可能在冰面露营的。
但日头和海拔都还高,继续走吧。

途经两个比邻的海子,似乎水声喧哗,暗流涌动,并不适合露营。
五点四十五,山谷这边已经全部沉浸在夕阳阴影中了,还有一个海子可以选择。

同前面一样,海子一侧的浅水区并未封冻,但另一侧的深水区却冻得结结实实,且抵靠坡崖可以挡风。那就是这里了。
但帐篷搭得非常艰难,无比光滑的冰面,一阵阵狂风掠过,似乎连人一起都要被吹飞。
最后只得搬了两块大石头压在帐篷里,外帐拉绳上也系着一大块;
两根登山杖,一根用岸边大石头压着拉住帐篷一角,另一根牵开帐篷侧门,勉强搭了起来。花了我40分钟!

冰面的晚餐。
头灯射向湖底,光线被冰缝割裂折射成明暗不同的光晕,水底的巨石历历在目,何其宏伟壮丽的餐桌。

七点半过,夜已黑透,漫天繁星,熠熠闪光。
极目所见,没有一丁人间灯火,没有丝毫光污染。
帐篷下的湖冰,在营灯下蔓延出莹莹绿光,宛然极光流彩。
虽身在极高山,却遇见了我心中的大海星辰。
(挺意外的,电脑上处理照片时发现曝光出一颗流星,两个月前长穿毕时也有同样幸运:))

也许再也找不到比今晚更加冰清玉洁、晶莹透明的营地了吧。

八点过便穿着抓绒钻进睡袋,并不觉太冷。四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却一直没能睡着。
迷蒙中发现帐篷一角开始变亮,终于忍不住好奇向外观望……繁星尽褪,皓月腾空!
明晃晃的月辉遍洒湖冰,滟滟流波,在深邃墨蓝的夜空之下,在沈静肃寒的海子之上,宛若仙境。
她一定是来陪伴我的啊!
风早停了,干脆拉开帐门,斜倚在石头上,沐浴着月光。
打开手机中的歌单收藏,邓紫棋,在白日自驾和徒步时已听过多遍了——
第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
第二首,存在,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或是展翅高飞保持愤怒……
我都忍不住的觉得神奇啊!恍然不知是梦是真!

一个人的夜晚是漫长的。并没有明显高反,却一直睡不太着。
刚躺下时,湖面远远近近不时响彻着冰层裂缝的声音,有几声甚是巨大,有一两声就在身下。
我并不害怕,我仔细观察过这里的冰裂缝,目测得有半米来深。
按照理工男的思维推演,这该是入夜后湖水结冰膨胀所致;即便崩裂,巨大的冰层相互支撑着,也不至于让人落入水中。
不时阵阵疾风,没吹上帐篷,却仿佛潜入冰底,与不安分的湖水翻搅着,发出一阵阵深沉又凌厉的啸叫。
一切都安静下来的时候,又是寂静,万籁俱寂,天地间没有了一丝声响。
两点钟醒来一次,心脏砰砰直跳,帐篷被月光照得透亮;然后终于疲倦的沉睡过去了。

天亮了。月亮还挂在半空。
海子早就安静了下来,如同娴静的淑女,谁知道她在夜里如此暴躁!
薄霜覆盖着晴空下的蓝冰,经过一晚沉睡,布满苍苍裂纹的冰面终于又融合成一个整体。

这是一张摆拍。
我原想这样露营的,风说,不行。

一个行者的家当。
诗人海子说,要有最朴素的梦想,即便明天天寒地冻,路远马亡。
他还说,让我顺手摸到的东西越少越好!

第二天,继续走在无边的旷野。
只是第二天,仿佛在时光洪荒中已经走了一个月。

掠过山谷中的木格措景区外围,穿过那些骑马溜达的游人,在向康定雅拉河谷的穿越中,我又是一个人了。
这是我熟悉的风景,深山,古树,残雪,小路遥遥通往山脚下村庄,黄昏和烟火的村庄。
下面能碰到什么人,什么事,怎么搭车回到出发点,我不知道。
有些像从前的无数个新年,在皖南山地登高穿越的情景。
永怀年轻的梦想,赐予我无畏的勇气,享受不确定的未知的旅程吧!2021,新年好。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八角棚
[2019.11.2~3]
甲尔猛措
[2015.10.31~11.1]
仙寓山之冰霜穿越
[2009.1.1~3]
炫彩太白(二)
[2012.10.1~4]
单车+自驾+徒步+行摄+岁月+人像+薇薇 浏览(115)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1

评论与留言(蓝冰星海)

[沙发] 发表人:Rapier[RE]
来自: 江苏(199.193.127.236)
发表时间:2021-01-06 22:55:45
[Homepage][Email]
沙发,向往

[2楼] 发表人:snow[RE]
来自: 江苏(223.87.206.219)
发表时间:2021-01-06 23:10:56
[Homepage][Email]
宿营的夜,真的是难以入眠呀!拥抱!!!

[3楼]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117.136.103.1)
发表时间:2021-01-07 15:24:50
[Homepage][Email]
这个可真是太生猛了!!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