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穿毕
2020.10.23~25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左右键翻页)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枯瘦的枝干少有人来停驻。曾有对恋人在我胸膛刻字,我弯不下腰无法看清楚。





独自沿着小路前行,有时能碰上队友,让他们成为照片美景中的点缀;有时只身漫行。
离开主路的河滩上,再次煮上一锅狼塔的经典午餐,速餐汤加馕饼。
一生中最闲适的时光,一年中最美丽的光景。
无数次远游,只有从前年轻时,才能真正走进旅程中,彻底飞离地面,脱离现实。
那是真正的青春时光,青春的诗和远方啊。



在山路迂回最后回望幺妹的这个河湾,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视角。
在猫鼻梁,在八角棚,甚至在飞机上,在遥远的锦官城,你曾眺望过四姑娘的芳容;可只在这里,才能有幸一睹她的背影。







长坪沟的尽头,是一座U形的花岗岩巨崖,上方簇拥着海拔高差2000余米的锋利角峰,

第二天营地的一角。






:::: 星光穿越 ::::

前两天都是牧歌悠扬的舒缓线路,最后却有一个海拔近千米的陡峭爬升,翻越4700米的垭口后陡降至毕棚沟,戛然而止。
旅游团队通常都是两点拔营,三点出发,正常行进一个小时后,海拔已爬升300余米。
掐指一算,怕是到达垭口天还没亮,于是主动降速,走两步歇三步,最后干脆拿出相机拍起星空来。

垭口下方,擎灯而行的人们汇成了光河,蜿蜒融入夜空,蔚为壮观。
我衣着单裤,在一处巨石下休息逗留了40多分钟,好在无风,并不算冷。
星夜北斗高悬,直指垭口,令人震撼。我分明瞥见一颗火流星掠过长空,定神再看,却什么都没有。
无比神奇的,当我回家后整理照片,又看到了流星的影子,可那是我当时未曾见到的另一颗。

无比明亮、璀璨的繁星啊,人世间的尘障早已消逝一空。
当这穿越百亿光年的星辉洒满肩头,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只有星辉的夜晚是冷清的,愿雪光和金山与星空辉映相伴!

翻过长穿毕的最高垭口,脚下是毕棚沟的云海,那是从冬日的四川盆地一直逶迤而来的雾霭。



云层的海拔高度约4000米,不同于飞机快速俯冲降落,徒步则有一个缓慢切换的体验。
无数的高山聚拢起的四川盆地,我们正站在盆沿上,一步一步走进湿漉漉的盆地中。

回首来路,雪光山野正渐渐隐入雾霭。

太阳终于从山后升起来了,但山也已经被雾霾所蒙蔽,只剩下冬日四川中常见的昏昏太阳,一个朦胧的光晕。
这不就是我们最普通平常的一天么。不由得微笑的想,那后面是什么,云层之上的清澈和严寒,星子和雪光辉映的世界,谁又知道呢。








后记
轻装徐行的登山是没有灵魂的。施施然走在前往垭口的山路上时,我这么想。可贸然前行又会错过日出的时间。好在相机夜摄让我找到了平衡。捱到队伍末尾,终于又拔腿赶往垭口时,沉重的喘息和急促的心跳再次让我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得益于两边旅游和景区公路开发,长穿毕两天足矣,即便重装亦无太多压力。当然,若是侧重于风光摄影是另一回事。另外,穿越是否成功不仅仅在于是否到达毕棚沟,完美的句号还要画在如何乔装旅游客混出景区大门,走过的人都懂的。^_^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左右键翻页)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八角棚
[2019.11.2~3]
四姑娘山之二峰
[2018.12.15~16]
绝色狼塔(三)
[2014.9.28~10.4]
炫彩太白(二)
[2012.10.1~4]
单车+自驾+徒步+行摄+岁月+人像+薇薇 浏览(281)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0

评论与留言(长穿毕)

[沙发] 发表人:bykeer[RE]
来自: 广东(27.38.20.203)
发表时间:2020-11-17 22:01:36
[Homepage][Email]
碰巧看到今年的流星雨:
1月4日象限仪座流星,ZHR=120;
4月22日天琴座流星雨,ZHR=20;
6月27日牧夫座流星雨,ZHR=50;
8月12日英仙座流星雨,ZHR=100;
10月10日金牛座流星雨,ZHR=10;
10月21日猎户座流星雨,ZHR=20;
11月17日狮子座流星雨,ZHR=20;
12月14日双子座流星雨,ZHR=120。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