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去哪儿·云上的春山
2020.5.1~5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  剩余全部  (左右键翻页)


二〇二〇年仲春,当然不能放过这个难得的五一长假。
再去川西转一圈吧!都汶高速堵得厉害,于是反向而行,穿二郎山到泸定,
在川藏第一桥后下高速,享受了路边的樱桃自由,继续沿大渡河北上。
从康定方向的318国道分路出来,后面就是我没去过的线路了。
沿途全是延绵不断的隧道,和炙黄荒芜的干热河谷,根本无法歇息露营。
天色渐晚,终于在路边看见一块旅游区黄底白字的招牌,管他的,先拐过去看看再说。





:::: 色龙 ::::



狭窄的公路挂在山腰陡崖上,接连不断的发卡弯就像层层涌来的海浪,打的人喘不过气来。
沿途不见有车,更没有人,也不知通往何处。
爬上山腰后,终于能看见了绿色,也渐渐有了树林、村庄。
公路尽头是个停车场,还有一处观景平台,能俯瞰风云苍茫的大渡河峡谷。

停车场的尽头有个毫不起眼的隧道口,穿过去竟是一片村庄田园。
道路阡陌,屋舍俨然,被四周莲花般的群山簇拥着,宛如世外桃源!
夜色渐暗,华灯初上,随意漫步,晚花吐芳,完全想象不出来群山间还有这么一片乐土!

村庄已经旅游开发,民宿与原住藏民的石楼间杂着,俨然一体,无可分辨。
靠大渡河一侧则是宾馆,坐拥群山,仰俯雪山深谷。
因为疫情关系,前来赏玩的游人很少,屈指可数。

我们就在崖边草地上搭起帐篷,伴着溪流声进入了梦乡。
早晨,浮云散去,玫瑰色的霞光照亮了河谷尽头的皑皑雪山。

村庄另一头,穿过开阔谷地,是狭长攀升的山谷。
一条清晰可辨的石板路在原始茂林中蜿蜒爬升,我独自走了两三公里,山路始终清晰,不知通往何处。
从地形图上来看,也许是前往山顶,或是翻越垭口连接着隧道外面的村庄。

溪谷两边时常有小石屋出现,屋顶厚厚的青苔与山林融为一体。

原以为是藏人放牛的小屋,后来才发现是水磨房。
屋中的木漏斗和石磨完好而清洁,似乎刚停下来没多长时间。

磨坊之外,还有由整棵树干开凿连接而成的引水管道,由灵活精巧木板水阀控制着。
这么多的水磨,这么坚实的山道,可以想象这里曾多么繁忙,供养着溪流下兴旺的村庄!
但也明显的,这套水利工程已经废弃了——色龙村的旅游开发始于一两年前,
也许从那时起,村民逐渐迁居至山下,家用电磨取代了水磨,
新村和宾馆的取水管道将溪涧分流,这些运转百十年的水磨房终于安静下来,逐渐消隐在森林中。

头顶的蓝天白云,春树春山。千百年来,兀自枯荣,守护着这片净土。
如此偶然而庆幸的,我还能看见这些山居印迹,也许它们很快就会在时光中消逝了。

环村庄山腰一周的旅游木栈道,是俯瞰这片莲花宝地中村舍和寺院的最佳场所。
留守还是开放,这真是个难题。也许历史自会做出选择。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  剩余全部  (左右键翻页)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绿野仙踪
[2018.8.18~19]
木梨硔
[2015.9.3~5]
紫金山北麓
[2015.4.26]
甘南川西(二)
[2016.10.1~6]
单车+自驾+徒步+行摄+岁月+人像+薇薇 浏览(228)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0

评论与留言(爸爸去哪儿·云上的春山)

[沙发] 发表人:Daisy[RE]
来自: 海外(125.84.182.224)
发表时间:2020-05-10 16:21:10
[Homepage][Email]
霸道

[2楼] 发表人:Mickey[RE]
来自: 重庆(183.227.145.201)
发表时间:2020-05-11 10:33:17
[Homepage][Email]
Re:楼上之楼主
疫情中难得的51长假,远离城市的喧嚣,尽情的在人烟稀少的山区排毒、洗肺,堪比过一过世外桃源的神仙生活!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