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西流浪记
2020.1.24~29



2020年春节,注定是一个不甚太平的日子。
新冠的各路传闻纷至沓来,快速变化。
当“可防可控”的消息口径刚被钟南山一锤定音为“人传人”时,
大年三十之夜,我们自驾去了趟攀西。
浪迹雪山、森林、峡江,自主食宿六天五夜后,
在日益收紧的疫情管控中安全返回家中开始了数天不出家门的隔离生活……



大年三十夜,彷徨石棉街头;
初一早上,我们来到乐西公路的大渡河铁索桥,这是我们第二次来到这里。
两三年前那些茶馆窄巷已经全部搬迁了,这片街边绿地成为了石棉县城的高光地带。

雅西高速拖乌山段,双螺旋公路盘绕山间,银装素裹,云雾升腾。
山地交通几乎每日都被大雪所阻,在全面疫情管控时期不时会冒出交通封锁的传闻,让人心生紧张。

越过彝海灵山,拥抱满怀阳光,四川盆地的雨霾终于被抛在了身后。
雪山腰上的这块平地是我们这次旅程中的首次露营地。

傍晚时在山中散步,远眺夕阳霞光照耀下,雪山裂谷中的田园村庄,如同远离尘世的桃园。

初二晴天,早饭后带着薇薇走了一段彝人小道。
在snow的吩咐下我们也都戴上了口罩,这时间点却全程没碰着一个人。
不过,口罩倒是遮阳的好装备。

乡村封锁,省市管制,每天探寻露营地倍觉艰辛也别有乐趣。
这天穿过冬季漫长的田野和干枯的果园,来到一个松林葱郁的无人山头。
“啊莫莫”啥意思我也不懂,自行百度吧。

在黄草地上、稀树林中过一天隐士般的生活,看夕阳光隐没在天边的山头之下,树梢挂满钻石般的繁星

万籁俱静星夜后的第二天清晨,金色的朝阳再从另一边山头爬上来,阳光从松树林梢慢慢淌下,点亮我们的帐篷。
时光原始而混沌,似乎千百年从未改变过。

带着薇薇在森林中漫步,享受每天上午快乐的亲自时光。

冬季的森林,晴朗,干净,没有蚊虫的滋扰,阳光和落叶都恰到好处。

初三中午,从森林中出来,前往金沙江边。阳光灼热,赤土青山。
路边巨大的仙人掌灌丛比人头还高,葱郁山岭上的风车阵列是最美的天际线。

从群山峻岭中俯瞰金沙江,绿水蜿蜒,浮云掠影,舒缓起伏的巨大山岭如同海洋般浩渺而广阔。

从雪山到森林,再到峡江,这儿是我们的第三天露营地。

入夜,漫天繁星,银河横亘。这是记忆中除狼塔之外,又一次夜夜仰望繁星的旅行。

熊熊炭火是这次自驾中新晋的装备,也是这寂静冷清冬夜中最好的陪伴。

大年初四,金沙峡江之晨。

和薇薇在漫长硕大的卵石滩上漫步,只有我们两人。
阳光灼热,江水澄清,远岸隐隐可见高擎着鲜艳花朵的木棉树,真像那年冬天的怒江啊。

国道跨江而过,翻山越岭,只留下江边崎岖小路,通向狂野未知的山河。
蛮荒天地中,江水却一反常态的澄碧缥青,丝毫不显露出其伟力。

灿烂阳光猛烈江风中,三三两两的人们戴着口罩在沙滩上玩耍。
snow去江边洗碗洗菜,我在车内用气罐烧水煮面,难忘的瘟疫时代的旅行。

想象没有高速的时代,国道在山岭间盘折苦行!这是路边即景。

大年初五,最后一天,回到西昌邛海。在湖边晒了半天太阳,我们驱车返程,结束了这次流浪汉般逃亡的旅行。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流浪攀西
[2020.2.1]
重返克什克腾(二)
[2010.10.1~6]
武夷山奔袭
[2013.10.1~6]
重返克什克腾(一)
[2010.10.1~6]
单车+自驾+徒步+行摄+岁月+人像+薇薇 浏览(478)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0

评论与留言(攀西流浪记)

[沙发] 发表人:小白免[RE]
来自: 安徽(108.61.162.227)
发表时间:2020-02-17 10:42:24
[Homepage][Email]
先mark一下,留言feed可做啦?
bykeer:[RE]
好了哈,留言板页面单独做了个rss

[2楼] 发表人:崭新[RE]
来自: 北京(1.203.144.139)
发表时间:2020-02-27 14:18:54
[Homepage][Email]
世外桃源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