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BLOG 留言 app

八角棚
2019.11.2~3



自从去年年底的二峰登顶归来,今年一整年几乎就没爬过山。
眼看着金秋时节就要过去,在遂宁、成都、西昌三场全马中忽然空闲出一个周末,
看看天气不错,说走就走,了却八角棚这个心愿吧!



周五下班后夜奔日隆,翻越巴郎山时偶遇今年冬天的第一场大雪。
周六一早进山,走在海子沟山脊上,放眼一片银装素裹。
阳光灿烂,浮云翩跹,回来面对电脑,才发现照片中的景色似乎比当时更加摄人呢!

雪山下的马帮,和令人心醉神迷的乱云。

雪山森林中,是泥泞不堪的土路。穿行在阳光暴晒下的杜鹃树林里,融化的残雪如同雨水般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明亮的阳光照射在浸透了霜雪的草坂上,阵阵水雾袅袅升腾,飘散在空中——这是浮云的家园,蔚为奇观。

打尖包后,游人尽是前往大峰二峰一线,只有我们和向导走在八角棚的路上。

海子沟畔的老牛园子营地,正好仰望鹰哥嘴雪山。

由于昨夜暴雪,向导竭力阻止我们负重上山,那就在海子沟扎营吧,次日一早登山,亦无大碍。
下午三点多钟,我们就在阴晴不定的河滩边安定下来;在霰雪中搭建帐篷,在高原艳阳斜光下闲坐沉默。
同伴们一起煮完火锅,点上篝火,一段如同传说中般美好闲适而腐败的户外时光。

入夜,浮云尽散,星子璀璨,月光照影。离开久坐的篝火漫步,雪光星光辉映,月光火影交叠,恍然如同梦中一般。

凌晨即起攀登,本没做夜行准备,只带了充电宝和独立灯头,照明设备那个糟糕……
走到一半海拔4000多米的样子,充电宝还没电了,只好将手机贴上暖宝宝,打开电筒别在腰带上照明。
对面四姑娘群山之上,遥遥可见攀登大峰和二峰的散落灯火,摇曳向上,一直攀上夜空,融入繁星。
来到最后爬升300多米的大雪坡上时,天色渐亮,俊俏的幺妹头顶已泛起红光。

两个半小时后,终于来到了八角棚海子边,四姑娘山正好沐浴着玫瑰般的晨光。

这个传说中倒映着四姑娘的最美海子,一半已是冰封,一半尚未结冻。
我刚靠近时,还听见湖边有野鸭的嘎嘎叫声呢。

等待不多时间,太阳升起一段高度,四姑娘便又恢复平日的冷艳模样了。

趟着齐膝的大雪,在海子另一边的山坡上,可以纵览海子沟。

仔细审视四姑娘山,就能发现前往二峰大本营的小路,石坡之上该就是大本营(虽然营房完全看不清),
向上翻越乱石坡、雪大坂,垭口……去年攀登的经历似乎又复现在眼前。

高处虽有胜景却也不胜寒,不堪久留,哆嗦着下山。

海子沟中的海子,映着明亮的雪光,彷佛日月宝镜。真是四姑娘最美的妆扮!

越野跑路标,就是它们灿若营灯的反光条,在暗夜中一路指引着我们登上八角棚的。
前一天正是环四姑娘山超级越野跑大赛,有些难以想象,八角棚也在赛程之中!
而百公里赛段更是越过八角棚海子横切到石布龙海子,继续下切前伸,一直跑进海子沟最深处。

涉水路段。夜里明明记得是上行过水,回来时发现几乎是平直横切的。黑夜的确能扭曲人的感官。

重回河滩草坂。凌晨夜行中灯光下璀璨闪耀的霜原,在阳光下又恢复成秋季迷人的金黄。

高原晴空下再次一览无余的鹰哥嘴峰,海拔5180米。我们前往的八角棚海子就是主峰正下方的雪壁上,距离主峰相对海拔仅五百余米。

重返出发之地。松树林梢,昨日的冰霜早已褪尽,换上了金秋的盛装。

晴空下的四姑娘,每次行经此处,必会留影。
看见四姑娘头上的云帽了吗?那是不会散开的,因为它并非飘来,而是由高山劲风吹雪而成,那就是云生之处!

最后一张,我们能腐善战的登山小队 :)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与4mm山的约会
[2003.11.20]
与四姑娘山的约会
[2003.10.27~ 30]
四姑娘山之二峰
[2018.12.15~16]
金刚台篝火夜
[2011.1.1~2]
单车+自驾+徒步+行摄+岁月+人像+薇薇 浏览(168)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9

评论与留言(八角棚)


传说中的沙发,虚位以待……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