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BLOG 留言 app

川北蜀道
2019.10.2~7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左右键翻页)


阳平关、汉中,位于汉水宽谷的浅丘之中,并没有想象中群山簇拥的险峻。
我们在陕西南界兜了一小圈,吃过35元一大碗的羊肉汤泡馍,又顺着米仓道回到了四川。
川陕公路在省界两端被截成211、101两段省道,垭口修建了城门,一侧是“秦关”,一侧是“蜀门”。
其实也还有小路可以贯通川陕的,可惜已被龙头山、米仓山风景区所阻断。

如果说李白大作《蜀道难》以金牛道为蓝本,而李商隐名作《夜雨寄北》则作于米仓道上的南江关坝。
米仓山是大巴山脉的一段:“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说来也算奇遇,今年国庆的川北游历,整整六天,未见着一分钟太阳,天天沉浸在阴雨雾岚之中。

米仓山南麓有个更响亮的名字,光雾山,以“最佳的红叶观赏地”驰名全国。
我们来到山脚光雾山镇时正值国庆尾期,雨湿阴翳,游人稀少。

就连小镇广场上的乐队露天演唱,并没吸引来多少人。我想,要能叫上一桶鲜啤闲坐半夜,也是极好的。
再等短短两周后,光雾山红叶节开幕,这里可就要人满为患,寸土寸金了。

次日,我们仍然登高一游。上午阴天,待到午后时大时小的雨滴便洒落下来,凄凄不绝,每日天气都是如此。
爬上海拔1700余米的光雾山巅,云遮雾掩,几缕树丛刚刚开始些微变色。

光雾山下的小溪,就是古时贯通川陕的交通要道之一,溯流而上直走挡墙关。
在连接陕西南郑和四川南江的二南路建成前,峡谷中米仓古道是南江前往汉中的必经之路。

时过境迁,曾因时代变迁荒废遗弃的交通要衢,如今转眼又成为观光旅游的黄金线。

山高路陡,奇峰峭立,植被葱郁。

路边小溪,巉岩碧水,秀美宜人。

临近两河口山谷出口,米仓道变成了实打实的栈道。石碑记载,古栈道宽度不到1米,后景区开发作了拓宽。唐代的古文则这样记载米仓道之险峻:
“其路则深豁峭岩,扪萝摸石,一上三日而达于山顶。行人止宿,则以絚蔓系腰,萦树而寝。不然,则坠于深涧,若沉黄泉也”。

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想来大巴山中的米仓道,也是我们光雾山无心之旅的惊喜了。
危峰林立,层峦叠嶂,山坡陡峻,攀登艰难,古时常有野兽出没,危及行人;
“绝顶谓之孤云、两角。彼中谚云:孤云、两角,去天一握。”,“行者必三日始达于岭”,难怪古蜀道以金牛道为主路。
而这深峡险栈,终究又让我回想起曾经徒步的三峡栈道了。
无数努力探出巴蜀盆地的山道啊,在时光长河中,抑或永沉江底,抑或被装上栏杆铺好地砖,也许这就是历史吧……

是夜雨停。黄昏中继续驾车南下,只见山野间雾气横扫一空,身后天边铸铁般深色群山披着洁白浓密的云被,蔚为奇观。
南江县古称难江,因“江水难涉”而名;明朝时方因米仓山南的南江河更名。
如同川江边的所有山城,这里也颇为魔幻:
繁华热闹的商业街道之外,是立体层叠的上河街下河街,中间由古老的城楼连接中,而城楼已被改造成了展示时髦商品的玻璃橱窗!
我是因为在上半城饭店吃饭,无处停车兜转到下半城无意发现此神奇地貌的;
开车几公里走路五分钟,这气质让我感到熟悉而亲切,正如我出生的山城重庆,还有当年走过的无数峡江边城。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左右键翻页)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十市廿二县
[1998.8.20]
梦回三峡
[1995.7.20~8.12]
甘南川西(一)
[2016.10.1~6]
章渡
[2009.8.1~ 2]
单车+自驾+徒步+行摄+岁月+人像+薇薇 浏览(215)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9

评论与留言(川北蜀道)


传说中的沙发,虚位以待……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