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航 天下 影像 驿站 BLOG 留言 app

漫步槟城
2019.9.13~15



得知马来西亚的槟城,是因为微信上跨海大桥马拉松的推送。
尽管心神往之,却由于旅途周折,工作时间不允,未能报名前往。
但是槟城这名字倒在心中记下了,好奇这南洋古城的风貌,今年中秋,终得以机会浮光掠影一游。




:::: 乔治城 George Town ::::



我们在槟城的游荡,是从薇薇心心念的椰子汁开始的。
记得数年前初游青岛,在一家工厂门口的商店,我们也曾拎着塑料袋打过啤酒。
而在这里,塑料袋都不带拎手,只是用塑料绳简单的系起一角,另一边的开口正好可以伸入吸管,就这么随性自然。

在炎热而又多雨的南国,骑楼的妙处自不必多言,但这也是闹市区才有的福利。
到槟城的第二天早上我出去跑步,返程中就遇上了暴雨;
可绿草如茵楼宇开阔的别墅区街道上无从躲避,我只有在大树下狼狈的站了半个多小时。

过去华人到了槟城,以海为生,就地取材,搭桥造家,同姓者同住一桥,一座长桥就宛如一座小小村落。
走在架空于滩涂上的狭长木桥上,因为日夜海风吹拂吧,目光所及,分外洁净。
桥上安静少人,促狭紧密的桥边板房有宗祠,有商店,有一户户整洁的人家。
板房之外,木桥远远伸入大海。
独坐桥头,风云舒卷,虽距离市井不足百米之遥,却宛然隧穿到另一片海阔天空。

在这狭窄老旧的市容肌理中,槟城却拥有着现代节奏的筋骨——发达的公交线路。
车辆配置跟现代都市并无两样,无线POS刷卡,到站遥感提示,甚至还有市政府免费提供的free bus线路。
路边一排排摩登酷炫的机车,提示着我们这并非是被现代文明遗忘的角落;
正好相反,是它在现代化浪潮中还可贵的保留着自己特有的生活气息。

东南亚无处不在突突车在槟城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人力三轮车,都无一例外的佩满了饰花。
一边浏览别人游记一边构思文字,写到这里突然有些遗憾,要是坐在三轮车上行摄槟城,又会是另外一种感觉吧?

不知道转到哪条巷落,不知哪里就会出现哪家网红食店,和大群饕餮食客。

没有中国人不知道孙悟空。儿时眼里,他是最顽皮又神通的神仙;长大以后,他是中国神话中最令人称道的斗战叛逆的英雄。
可是泱泱华夏闻所未闻的孙悟空庙,竟突然出现在遥远陌生的马来槟城,还真让我吃了一惊。
在槟城我们所见的中式庙宇中,这座孙悟空庙无疑是最大,最热闹,也最富灵性的。
也许从文化朝拜上,大陆讲究皇室正统威仪天下,而勇闯天涯的游子则必须真枪真枪靠实力打拼吧。
次日晚上我们再次路过,这里搭起了露天舞台,正开动着强大的文化输出模式。
强劲慑人的鼓点节奏中,热辣女歌手的唱词难以辨识,只能认出“齐天大圣”四字。

街头一景,让人心动的海边小城的黄昏,最喜欢暮色半笼中夜空深邃的蓝色。

街头风景。

如果说饭店是华人街的特色,那么鲜花店则是印度街最引人注目的。
在一旁的印度庙中,有祭师不时从石室中端出鲜花圣水,分给神像前等候祈祷的妇女,不知道是何仪式。
我们也进去观看,祭师神色自若,给薇薇前额眉心间也点上了朱砂。

街头巷角,马来西亚的辉煌条纹国旗随处可见。

这天正是中秋,小小的街头公园中张灯结彩,人潮簇拥,好不热闹。
提灯笼游行是马来西亚华人中秋节的传统游乐项目。

这座紧靠马六甲海峡的海岛上,槟城州首府乔治城,英属海峡殖民地的核心,从19世纪至今一直维持着相同的面貌,仿佛停留在了上个世纪的南洋时光里。





:::: 升旗山 Penang Hill ::::



避开寻常的旅游线路,我们选择了一条小路攀登升旗山。
只才接近山脚,热带森林的强大气场便扑面而来,裹挟着潮湿馥郁的空气,颜色姿态各异的野花。
山路狭窄,却经过水泥硬化,苔痕深深。几乎不见有人,偶见山民骑着摩托在陡峭的坡道上疾驰。

半山腰上,一场雷雨追上了我们,正好寻着一个棚子躲雨。
薇薇叫嚷着口渴,深林中人迹罕见,更别说有商店卖水了。
但山腰有小块农田,有摘不到的椰子树,一丛丛不知名的水果(青枣?),还有金桔可供我们偷偷解渴。

山腰有一个小庙,庙前的平坝成了最好的休息点和观景平台。
在这里邂逅了几位当地山友和骑友,他们把煮好的黑咖啡分了些给我们,那么醇厚浓香的一大杯!

雨停后继续上行,深入山间密林中,到处是叶子巨大的树,偶尔还有色泽艳红的野果。
薇薇碰到了一条蚂蝗,还有两条被雨水冲到路面的钢丝虫。
我看见两只松鼠蹦跳着跑过小路。不能久停,蚊子会够你受的。

海拔820余米的升旗山顶也是槟城最高点。无边视野,正好俯瞰跨海大桥,和隔槟城海峡一水相望的中南半岛大陆。
殖民时期的士兵们也在山顶瞭望海峡,发现敌舰则升起旗帜发出信号,故得此名。

山顶也是公园,公路畅通,路边别墅的小花园令人赏心悦目。
不知是否因为中秋原因,前来游乐赏玩的马来本地人亦是不少。

喏,游人大都是乘坐缆车上下的。这种交通工具在家乡重庆并不少见,
但资料上说,升旗山的缆车已有近百年历史,于1922年为方便英国人上山度假而建。
同时,这也是亚洲最长的缆车轨道,和世界上最陡的隧道轨道。





:::: 街头艺术 Mirror Georgetown ::::



漫步在槟城街头,总有一些意料外的惊喜等着我们。

记得多转转头转转身,常常就有意外之美,意外之发现。

这些充满烟火味的人物画像,与沧桑斑驳的墙面融为一体。并没人刻意保护它们。
槟城人们的生老病死,墙上壁画的支离斑驳,这分明就是时光铭刻出的印迹啊。
它们不只是壁画,而是槟城日常决定性瞬间的另一种映像方式。

与大街小巷中无处不在的中国祠堂、印度神庙、穆斯林教堂一样,这非常槟城,很有气质。

槟城壁画的英文名,Mirror Georgetown,想想挺有意思,乔治城的另一种存在?
没人看到时,它是弥散的,波动的,无处不在。当我转身看见它了,观察它,它便塌缩了,固定下来,也凝视着我。
薛定谔的猫,在你转身之后,到底是什么东西,谁知道呢?

铁线画也是街头一景,但总觉得少了壁画的那种质朴和质感。
也许在这慵懒破旧的古城中,铁线过于强硬坚挺了吧,于是就从槟城气质中抽离了出来。

前两天的随机漫步,壁画只是偶有所获,意外惊喜。
当我们从升旗山下来那个疲乏的晚上,去搜寻姐弟共骑,各式壁画突然纷至沓来……

于是切换运动模式,开始逐条街巷扫描遍历。



想想我们次日就要离开槟城了,差点错过了这么多。
可浏览网上的游记,我们确实也错过了好多经典壁画呢。
也许,阴差阳错也是生命的一部分吧。





姐弟共骑,槟城的经典,印上了无数旅游导图的封面。
我们晚上溜达过去时并没什么人,只是匆匆拍了几张照片;
现在仔细观看,五岁半的薇薇,那身段神情,跟单车上的姐姐颇有几分神似呢。
可惜这是我们呆在槟城的最后一个晚上了。
一隅小城,两天三夜,并不觉长,不知是否还有机缘再相见!





:::: 吉隆坡 kuala Lumpur International Airport ::::



因为转机,我们停留在吉隆坡机场,也趁机进行了一番机场半日游。
与国内机场不同,这边机场在候机厅之后,还有规模宏大的餐馆和卖场,似乎拼接了半个mall上去。
邂逅的一场即兴击鼓表演,鼓声先是在不同角落击响,吸引着人们的视线,然后溪流归海般逐渐汇总到一起来。
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三个民族的鼓手相互唱和,神采飞扬,鼓声激越震荡,动人心魄。
在这精彩绝伦的现场表演中,我们也告别了这个风土民情绚丽多彩的国度,结束了短暂的马拉西亚之旅。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侨乡开平发现之旅
[2007.1.13~14]
Sleepless in Seattle
[2008.11.8~15]
北欧商旅
[2007.11.3~10]
缅甸漫行图记(二)
[2019.2.3~8]
单车+自驾+徒步+行摄+岁月+人像+薇薇 浏览(254)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19

评论与留言(漫步槟城)

[沙发] 发表人:xuyufeng[RE]
来自: 江苏(153.3.3.44)
发表时间:2019-09-25 23:44:17
[Homepage][Email]
潇潇洒洒, 三人行必有我V

[2楼] 发表人:tiger[RE]
来自: 江苏(223.104.18.187)
发表时间:2019-09-26 08:24:14
[Homepage][Email]
难得的休闲腐败游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