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百合的夏天
2022.5.22



生命,一次又一次轻薄过
轻狂不知疲倦
——《生如夏花》题记,泰戈尔




我听见回声,来自山谷和心间
以寂寞的镰刀收割空旷的灵魂
不断地重复决绝,又重复幸福
终有绿洲摇曳在沙漠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妖治如火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
乐此不疲

我听见音乐,来自月光和胴体
辅极端的诱饵捕获飘渺的唯美
一生充盈着激烈,又充盈着纯然
总有回忆贯穿于世间

我相信自己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
不盛不乱,姿态如烟
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
玄之又玄

我听见爱情,我相信爱情
爱情是一潭挣扎的蓝藻
如同一阵凄微的风
穿过我失血的静脉
驻守岁月的信念

我相信一切能够听见
甚至预见离散,遇见另一个自己
而有些瞬间无法把握
任凭东走西顾,逝去的必然不返

请看我头置簪花,一路走来一路盛开
频频遗漏一些,又深陷风霜雨雪的感动

般若波罗蜜,一声一声
生如夏花,死如秋叶
还在乎拥有什么



前半程比想象中轻松,公路已经一直通到山腰,停车场出去不远就是大片的野百合,熙攘的游人在山林和花树间穿插。
越往里走,树林间草甸上,野百合如浪花一般涌现出来,暗香浮动,蔚为奇观。
石板小路蜿蜒通向山顶,林中仙子们时稀时密,各自舒展着身姿,兀自绽放。
有些已经开始凋零,仔细凝视可见花瓣上黄斑隐现,但丝毫不能遮掩她们的优雅。
无人的山径上,是闪烁铺展开的诗行,“只要有过那样的一个夏日,只要走过,那样的一次。”




----------------漫长的分隔线------------------




下半程,开启越野模式,沿着轨迹路书,翻越另一个山口前往山下的小镇。
路小,湿滑,在荆丛中穿插攀行。没带登山杖,又穿的越野跑鞋,可真要了我的老命。
肯定是有户外队伍走过的,粗大的枝条已被砍掉;但初夏里,无数柔韧的刺藤继续生生不息,绵绵不绝,无限亲近。
有一段山坡,小路甚至直接就是从灌丛上踩过去的……还好我捡了根树枝,虽然短小,偶尔也能顶半根登山杖,收拾荆条,拨弄蛛网。
接近山脊有大片次生林,来到海拔1300米以上,在通往垭口的山谷褶皱中,啊,我又发现了野百合的身影!
她们并未生活在游人的视野中,绝世独立,身姿挺拔,怒放的生命,决绝的凋零!
穿越林带,山脊之上行路艰难。这是熟悉的川西盆地与康藏高原交界处的山岭,雨雾如屏,潮湿陡峭,腐叶沉积,路迹难觅。
尽管手边就是轨迹路书,在枯藤峭壁荆丛之间,仍然找不到路!
退回到山脊上,沿着轨迹又走回来,路呢?路呢?
方寸几十米间,在这里迂回了半个多小时。已经傍晚五点多了,还好这是夏天!原路退回去么?那踩着灌丛荆棘横生的来路,让我胆颤……
在原始丛林(也许算吧)中参照轨迹的大致方向,在无数同样错综斑驳的树影后找着那个更开阔更像路的豁口跋涉,
下一步可能是在左后方的枝杈后,或者右下方的石壁下,反正不在脚下……
终于,小路逐渐明晰起来,荆丛退到了身后,我知道我翻过来了!
这时才能又看见野百合。她似乎早就等在那里,微笑着迎接绝望的旅行者。
黄昏潮湿而宁谧的空气中,弥散着野百合醉人的幽香。
香得想哭。
噢,真正让我想哭的是脚下的路,泥泞,湿滑,从三四十度的斜坡倾泻而下,以及,无杖。
终于成了那个离不开杖的男人。
傍晚六点,来到一处废弃的农舍,典型的川西山中的木板房小院。终于可以坐下来解开鞋带,把泥沙抖弄干净。
后面的路就平缓多了,野菊簇拥,就是你们想象中那种牧歌小道。可谁会料到山上无人区的野径,何以蛮荒至此?
汇入山间公路后,正巧碰上一辆山民的小车,于是一路村村通轻车快马,得以重返人间。

接近山脊垭口处,林间草地上的野百合

潮湿陡峭、路迹难觅的蛮荒野径上,有不知名的落花点缀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秋叶
[2012.11.18]
北山的花与叶
[2013.3.31]
无悔的青春
[2005.8.21]
单车+自驾+徒步+行摄+岁月+人像+薇薇 浏览(86)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2

评论与留言(野百合的夏天)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