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花园之九顶后山
2021.7.11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  剩余全部  (左右键翻页)


九顶山位于岷山和龙门山脉中部,地处什邡、茂县、绵竹之间,因九峰相连而得名;最高峰狮子王峰海拔4989米。
得益于四川盆地与康藏高原的过渡地带,终年多雨又不缺阳光类似高山湿地的独特地貌,
五十月份之间,无数杜鹃花、报春花、鸢尾花、紫菀花、翠雀花、绿绒蒿盛开不败,造就了不同于其他高原花海的绝色美景。
九顶山终亦跻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的十大“非著名”山峰,位居第三。



人间四月芳菲尽,高原花海始盛开。7月初了,微信上的公众号已经在召集21年最后一次九顶山看花旅行。
天气吧,还是小雨阵雨的观望犹豫;线路呢,从前山旅游区搜摸到九顶山越野线,再到后山……
于是又一次延续了千里跃进磨子坪式的看花之旅,周六傍晚单人单车从成都出发,直走茂县;
县城前离开国道213,从山脚盘山路举灯上行,比磨子坪好些,山腰上有个藏族村落。
在夜雨淅沥的核桃树下、后座放平的“鸽子单间”里睡过一个也不算太坏的晚上,天亮了,朝霞点燃了岷江峡谷对岸大山上的云彩。

尽管天气天气预报一直是在小雨、阵雨和阴天中踯躅徘徊,这样的天气还可以吧,甚至让人萌生出希望。
我有八字真经可以分享:“说走就走”、“来都来了”。

6:35正式出发,穿出村落后沿着山腰一条便道进发。起初路迹尚且明显,可越走草木越深,
两边的蓑竹和灌丛渐渐合拢,野玫瑰的刺条和荆棘也上来凑热闹,很多地方不得不埋头蹲在地方爬过去!
但是手机导航,明明就是走在轨迹上啊!
7:30,出发一个小时,栈道开阔处。没下雨,全身湿透,鞋子,长裤,长袖,连帽子都已经摘下来拧过两次水,全是草木上残留的雨水和露水!
四周山里,雾霭散合,山上会是什么景色,这样能走到高山草甸吗?或是现在下撤,再次回到那个湿漉漉的山村?不知道。
前后都是密不透风的灌丛,回退和前进同样让我感到心悸。
再走走吧,来都来了!好歹走满三个小时,看看前面到底有啥!
灌丛时稀时密,但总体上越往后越发艰难,还有三四处滑坡路段!
我披上雨衣,硬着头皮向前拱,运动相机的伸缩杆插在裤兜中,啥时掉了都不知道,只有回头再走一遍去找,
看见它安安静静躺在一个滑坡乱石段的尽头,那时抬腿强攀,注意力完全不在此啊。
反复检查,我分明就是在轨迹上,也的确有路;实在想不通为何有人会这样走?!
可自己找的路,含着泪也要走下去,别成为一个笑话。

直到9:00,走了两个半小时,路终于大一些了,还看见了些垃圾,无比亲切的人类痕迹!
脱下鞋来拧干袜子,可恶的山蚂蟥,左腿一只,袜子下一只;右腿三只,袜子下两只,肚子上还有一只!
还好从前皖南的肖坑高峰山已经产生了免疫,要我第一次只身碰上这事,那还不要当场晕厥!

后面的爬升,稀泥,相比山腰那段地狱般的行程,不足一提。
山甬道里,枝头上盛开的小杜鹃,娇艳的落花在湿漉漉山道上别有一番美。

海拔3000米的样子,小路穿过林间开阔些的草地,已经满是繁花。

镜头上濛起水雾,照片也有着朦胧的调调。
根本就没下过雨,相机上沾湿的全是露水,抑或还有汗气。

草地不大,一小片一小片的,可有阳光,有繁花,心情也跟着明朗雀跃起来。

黄色、红色、白色、蓝色的花儿,交相辉映,像是走进了大自然的藏宝盒。

如梦如幻,如诗似画。
两小时前我还在地狱中挣扎。
值吗?值了。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  剩余全部  (左右键翻页)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夜袭磨子坪
[2020.5.17]
高峰山穿越
[2012.9.8~9]
四姑娘山之二峰
[2018.12.15~16]
单车+自驾+徒步+行摄+岁月+人像+薇薇 浏览(173)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1

评论与留言(云中花园之九顶后山)


传说中的沙发,虚位以待……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