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春节
2021.2.11~2.15



2021年春节前夕,疫情风声渐进,东北卷土重来;学校和公司都开始对出市、出省要求报备并有指导性要求。
看吧,虽然身在西南,成都和重庆仍算作跨省,回不去了。
于是,来成都这么多年,总算正儿八经的自己做了吃了一顿真正的年夜饭,也正式看了半场至少已阔别十年的春晚。
奶奶在电话中说,你们也一起看看春晚吧,薇薇现在上学了,起码也融入一下主流社会的生活方式……



对小朋友而言,年夜饭上的一瓶橙汁就是最开心的了。

薇神的神表情。

三五个菜,一家三口足够。

娘俩亲。

饭前才和薇薇去红旗超市买的30元玫瑰酒和她自己挑的鲜橙多。
碰个杯,又是一年。平常的生活简简单单。

初一一早,凌晨五点不到,snow带薇薇已经来到温江区情暖环卫工的慰问现场。
老父亲作为摄影师志愿者陪同前往。

活动并不复杂,全公益性质,志愿者们自带干粮(桌子、炉灶啥的),在环卫工们六点正式上工前,给他们煮上一锅热气腾腾的汤圆。

小朋友们的任务是把汤圆,和毛巾礼品、红包递给环卫工叔叔阿姨。

按我的尿性,多少觉得这有些折腾,家长们带着小孩也有不少表演性质;
但回来整理照片,看着环卫工大叔嬢嬢们的笑脸时,心中不由也充满了暖意。
永远在路上的浪子,大地上的异乡人,突然有了一丝丝的家园的奇怪感觉。

六点过,环卫工们四散上工去了,大小志愿者们才坐下来,开始2021牛年的第一顿早餐。
天空仍是朦胧,还没一丝亮色呢。

长假在家里呆着就是犯罪。回不了重庆老家,还是去西昌晒太阳吧。
大下午出发,天黑时分穿出四川盆地到达万源,我印象中是第三次在万源试图露营,仍是未能善终!
第一次是某年夏天,遍寻万源县城无果,最终在环湖路边找了一户农家的楼顶借搭了帐篷;
第二次算去年春节吧,掠过万源直接去石棉,仍然无处安身,只得把车停在街边窝过了大年三十。
这次,地图上看见一处半岛山头:营盘山,料想环境地势应还尚可;
兴致勃勃扑过来,在夜色黯淡的狭窄小路中拐上山顶,没想到这仿佛荒路的尽头竟是一个自然村!
我只能说,汉源这块人口密度太高了!或者,也许是因为我对露营环境过于苛求的执着?

去西昌吧!那炽烈如梦中般的阳光高原,红土山岭,白云蓝天。

跟去年人迹寥寥的春节天渊之别,今年的邛海人车喧嚣,拥堵不堪。
我们只得把目光投向了湖边连山。

山中还是有几处地方的,但秋冬严控防火,各村落路口戒备森严。
另外一点,薇薇慢慢长大了,她开始有些懵懵懂懂的知道了“怕”,不只是傻傻的跟着我们随意住哪。
于是又回到了湖边……旺季部分路段封闭,本来就几公里的路程,活生生绕到湖对岸走出三十多公里。

就是我们去年春节晒太阳的那片小停车场,今年也已经装上了收费系统,且行人颇多,不太适合露营了,time was changing……
我们最终在附近找到一片地方。优点是仰望星空。缺点是到湖滨公路无遮挡,勉强用车当做山墙。
薇薇作为新晋小学生,也不能一味傻玩了,她得有她的学习任务。

白天去了泸山。猴群家族颇为兴盛。
与峨眉山不同的是,这里路边小摊摆卖的,保安手里拽着的,是弹弓。多了一件自卫武器。

泸山沿途寺庙层叠,遗憾的是,同样出于秋冬防火之虞,登山只能到三清观,山顶瞭望塔没有开放。
泸山滨临邛海,想象夏夜火把节盛况,杨升庵曾有诗云:
“老夫今夜宿泸山,惊破天门夜未关。谁把太空敲粉碎,满天星斗落人间”。

是夜,我们的帐篷又搭在同一个营地。
早晨听着鸟鸣钻出睡袋,等朝阳慢慢掠过树梢,洒在天幕上。
慢吞吞的刷牙,洗脸,做早饭,摊开睡袋,东一枝西一片的挂上万国旗。
念叨过无数次想慢下来的旅行,在流年的冲刷下,在小公主的陪伴中,终于慢下来了。

阴翳雨湿的四川盆地并不遥远。
只在早春艳阳下无所事事的呆着,就足以成全一个幸福的冬假了。

第四天了。临走前去了家火盆烧烤,在海河湿地公园中兜兜转转。
直到夕阳衔山,我们才依依不舍的拍落衣上阳光,钻进汽车一路发力飞奔回了盆地。




(微信中因网页重排导致图片或链接异常,请长按二维码并选择识别)




Related Photograph & Travel Notes

攀西流浪记
[2020.1.24~29]
大表弟的婚礼
[2008.10.11]
年轻爱飞翔
[2005.7.31]
单车+自驾+徒步+行摄+岁月+人像+薇薇 浏览(613) | Copyright © bykeer 2003-2021

评论与留言(2021年春节)


传说中的沙发,虚位以待……
[头像]
姓名
来自
悄悄话